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繁体.png 简体.png

中國共產黨黨旗

  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中文拼音:Zhongguo Gongchandang Diba Ci Quanguo Daibiao Dahui),1956年9月15日至27日在北京舉行。到會代表1021人,請假5人。列席代表107人。毛澤東致開幕詞,劉少奇作政治報告,鄧小平作《關於修改党的章程的報告》,周恩來作《關於發展國民經濟第二個五年計劃的建議的報告》。

  大會對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以後國內的主要矛盾作出了科學的判斷;確定了政治、經濟、文化和外交工作的一系列方針;提出了執政黨建設的問題,強調要堅持民主集中制和集體領導制度,反對個人崇拜,發展黨內民主,加強黨和群眾的聯繫。大會通過的《中國共產黨章程》體現了執政黨的特點,強調貫徹執行黨的民主集中制原則和群眾路線,規定全國、省、縣級代表大會實行常任制。大會通過了《關於政治報告的決議》和《關於發展國民經濟第二個五年計劃的建議》。大會選舉了由97名委員和73名候補委員組成的中央委員會。隨後召開的八屆一中全會選舉了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務委員會,選舉毛澤東為中央委員會主席,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雲為副主席,鄧小平為總書記;選舉了由17名委員和4名候補委員組成的中央監察委員會。

中国共产党党旗.jpg
中國共產黨歷次全國代表大會
一大  二大  三大  四大  五大  六大  七大  八大  九大  十大  十一大  十二大  十三大  十四大  十五大  十六大  十七大  十八大  十九大

毛澤東作八大開幕詞

  同志們:

  從我們黨的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以來的十一年間,在全中國和全世界,為了共產主義和人類解放事業而英勇奮鬥和辛勤工作,因而付出了自己生命的同志和朋友,是很多的,我們應當永遠紀念他們。(全體起立,默哀

  我們這次大會的任務是:總結從七次大會以來的經驗,團結全黨,團結國內外一切可能團結的力量,為了建設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的中國而奮鬥。(熱烈鼓掌

  在七次大會以來的十一年中,我們在一個地廣人多、情況複雜的大國內,徹底地完成了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又取得了社會主義革命的決定性的勝利。在兩個革命的實踐中,證明了從七次大會到現在,黨中央委員會的路線是正確的,我們的黨是一個政治上成熟的偉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政黨。(熱烈鼓掌)我們的黨現在比過去任何時期都更加團結,更加鞏固了。(熱烈鼓掌)我們的党已經成了團結全國人民進行社會主義建設的核心力量。(熱烈鼓掌)我們各方面的工作都有很大的成績。我們的工作是做得正確的,但是也犯過一些錯誤。在這次大會上,需要把我們工作中的主要經驗,包括成功的經驗和錯誤的經驗,加以總結,使那些有益的經驗得到推廣,而從那些錯誤的經驗中取得教訓。

  就國內的條件來說,我們勝利的獲得,是依靠了工人階級領導的工農聯盟,並且廣泛地團結了一切可能團結的力量。為了進行偉大的建設工作,在我們的面前,擺著極為繁重的任務。雖然我們有一千多萬黨員,但是在全國人口中仍然只占極少數。在我們的各個國家機關和各項社會事業中,大量的工作要依靠黨外的人員來作。如果我們不善於依靠人民群眾,不善於同黨外的人員合作,那就無法把工作做好。在我們繼續加強全黨的團結的時候,我們還必須繼續加強各民族、各民主階級、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的團結,繼續鞏固和擴大我們的人民民主統一戰線,必須認真地糾正在任何工作環節上的任何一種妨害黨同人民團結的不良現象。

  在國際範圍內,我們勝利的獲得,是依靠了以蘇聯為首的和平民主社會主義陣營的支持,(熱烈鼓掌)以及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民的深厚同情。(熱烈鼓掌)現在,國際形勢的發展對於我國的建設事業是更加有利了。我國和各社會主義國家都需要和平,世界各國的人民也都需要和平。渴望戰爭、不要和平的,僅僅是少數帝國主義國家中的某些依靠侵略發財的壟斷資本集團。由於愛好和平的國家和人民的不斷努力,國際的局勢已經趨向和緩。(鼓掌)為了爭取世界的持久和平,我們必須進一步地發展同社會主義陣營中各個兄弟國家的友好合作,(熱烈鼓掌)並且同一切愛好和平的國家加強團結。(熱烈鼓掌)我們必須爭取同一切願意和我們和平相處的國家,在互相尊重領土主權和平等互利的基礎上,建立正常的外交關係。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各國的民族獨立解放運動,以及世界上一切國家的和平運動和正義鬥爭,我們都必須給以積極的支援。(熱烈鼓掌)我們堅決支持埃及政府收回蘇彝士運河公司的完全合法的行動,堅決反對任何侵犯埃及主權和對於埃及實行武裝干涉的企圖。(熱烈鼓掌)我們必須使帝國主義的製造緊張局勢和準備戰爭的陰謀徹底破產。(長時間的熱烈的鼓掌

  我國的革命和建設的勝利,都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勝利。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中國革命的實踐密切地聯繫起來,這是我們黨的一貫的思想原則。許多年來,特別是從一九四二年整風運動以來,我們在加強黨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教育方面,做了許多工作。現在,比起整風運動以前,我們黨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思想水準,已經提高了一步。但是我們還有嚴重的缺點。在我們的許多同志中間,仍然存在著違反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觀點和作風,這就是:思想上的主觀主義、工作上的官僚主義和組織上的宗派主義。這些觀點和作風都是脫離群眾、脫離實際的,是不利於黨內和黨外的團結的,是阻礙我們事業進步、阻礙我們同志進步的。必須用加強黨內的思想教育的方法,大力克服我們隊伍中的這些嚴重的缺點。(鼓掌

  十月革命以後,列寧給蘇聯共產黨提出了這樣的任務:學習,再學習。蘇聯的同志們,蘇聯的人民,按照列寧的指示做了。他們在不長的時間內,取得了極其燦爛的成就。(長時間的熱烈的鼓掌)蘇聯共產黨在不久以前召開的第二十次代表大會上,又制定了許多正確的方針,批判了黨內存在的缺點。可以斷定,他們的工作,在今後將有極其偉大的發展。(長時間熱烈的鼓掌

  我們現在也面臨著和蘇聯建國初期大體相同的任務。要把一個落後的農業的中國改變成為一個先進的工業化的中國,我們面前的工作是很艱苦的,我們的經驗是很不夠的。因此,必須善於學習。要善於向我們的先進者蘇聯學習,(鼓掌)要善於向各人民民主國家學習,(鼓掌)要善於向世界各兄弟黨學習,(鼓掌)要善於向世界各國人民學習。(鼓掌)我們決不可有傲慢的大國主義的態度,決不應當由於革命的勝利和在建設上有了一些成績而自高自大。國無論大小,都各有長處和短處。即使我們的工作得到了極其偉大的成績,也沒有任何值得驕傲自大的理由。虛心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後,我們應當永遠記住這個真理。(熱烈鼓掌

  同志們,我和大家都相信:已經得到解放的中國人民的力量是無窮無盡的,我們又有偉大的盟國蘇聯和其他兄弟國家的援助,(鼓掌)我們又有世界上一切兄弟黨的支持,(鼓掌)又有世界上一切同情者的支持,(鼓掌)我們並沒有孤立的感覺,這樣,我們就一定能夠一步一步地把我國建設成為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工業化的國家。(熱烈鼓掌)我們這次大會,對於我國的建設事業的前進,將要起很大的推動作用。(鼓掌

  今天在座的有五十幾個國家的共產黨、工人党、勞動黨和人民革命党的代表。(長時間熱烈的鼓掌)他們都是馬克思列寧主義者,他們和我們有一種共同的語言。(鼓掌)他們走了很長的路程來到我國,以崇高的友誼參加我們黨的這次代表大會。這對於我們是一個很大的鼓舞和支援。(熱烈鼓掌)我們對他們表示熱烈的歡迎。(全體起立,長時間的熱烈的鼓掌

  今天在座的還有我們國內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民主人士的代表。(熱烈鼓掌)他們是和我們一道工作的親密的朋友。(鼓掌)他們一向給了我們很多的幫助。(鼓掌)我們對他們表示熱烈的歡迎。(全體起立,長時間的熱烈的鼓掌


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和候補委員名單

  (按得票多少排列、得票相同的按姓氏筆劃排列)


  中央委員:


  毛澤東、劉少奇、林伯渠、鄧小平、朱德、周恩來、董必武、陳雲、林彪、吳玉章、陳伯達、蔡暢、李富春、羅榮桓、徐特立、陸定一、羅瑞卿、徐向前、鄧穎超、劉伯承、陳毅、彭德懷、廖承志、李先念、陳賡、聶榮臻、林楓、張鼎丞、彭真、烏蘭夫、黃克誠、滕代遠、肖勁光、譚政、柯慶施、粟裕、賀龍、王首道、王維舟、鄧子恢、李克農、楊尚昆、葉劍英、宋任窮、張雲逸、劉曉、李維漢、王稼祥、康生、葉季壯、劉瀾濤、劉甯一、薄一波、胡喬木、楊秀峰、舒同、賴若愚、張際春、程子華、陳郁、劉長勝、伍修權、肖克、錢瑛、王從吾、鄧華、馬明方、張聞天、譚震林、劉亞樓、李雪峰、陳少敏、李葆華、許光達、王震、曾山、林鐵、鄭位三、徐海東、肖華、胡耀邦、趙爾陸、歐陽欽、習仲勳、劉格平、謝富治、安子文、賈拓夫、李立三、黃敬、李井泉、吳芝圃、呂正操、王樹聲、陶鑄、曾希聖、陳紹禹。


  候補中央委員:


  楊獻珍、王恩茂、楊得志、韋國清、羅貴波、張經武、謝覺哉、葉飛、楊成武、甘泗淇、章漢夫、潘自力、李大章、許世友、帥孟奇、楊勇、劉仁、陳錫聯、萬毅、張宗遜、周揚、黃火青、李濤、陳奇涵、陳漫遠、徐子榮、黃歐東、古大存、李志民、劉瀾波、蘇振華、馮白駒、周保中、吳德、奎璧、張德生、區夢覺、範文瀾、朱德海、邵式平、張啟龍、黃永勝、李堅真、馬文瑞、張霖之、張璽、王世泰、閻紅彥、桑吉悅希、張達志、高克林、賽福鼎、廖漢生、洪學智、章蘊、徐冰、江渭清、廖魯言、宋時輪、譚啟龍、周桓、鐘期光、陳丕顯、趙健民、蔡樹藩、錢俊瑞、潘複生、蔣南翔、江華、韓光、李昌、王鶴壽、陳正人。


宋慶齡在“八大”會議上致詞

  (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六日)

  親愛的同志們!

  首先請允許我向中國共產黨第八次代表大會和參加這次大會的全體同志,表示最衷心和最熱烈的祝賀。祝賀你們在過去的每一個階段的革命鬥爭中所取得的輝煌成就。

  同志們,象我這樣一個非共產黨員,能夠列席這次具有歷史意義的大會,這是我畢生中感到最光榮和最愉快的事。

  十天來,我在這裡列席,聽到了富有重大意義的報告,聽到了諸位外國朋友的致詞,聽到了很多同志的重要發言。我受到很大的鼓舞,禁不住也想在這裡講幾句話。

  中國人民積了幾十年慘痛的經驗教訓,終於在中國共產黨正確的領導下,很快地解脫了帝國主義的束縛,消滅了封建主義,取得了社會主義革命的決定性的勝利。經過兩次革命,我們已經推翻了那人吃人的剝削制度而站立起來。這在人類歷史的進程中,再一次樹立了一個偉大的里程碑。我們要感謝不斷為人類解放事業而奮鬥的共產黨。沒有党的領導,我們的勝利是不可能的。

  歷史是人民所創造的。中國共產黨根據這一原則,一貫地實行群眾路線的領導。它團結群眾,教育群眾,聽取群眾的意見,為人民謀福利,從不脫離群眾。中國共產黨在愛國主義的旗幟下,聯合所有民主黨派,建立了聯合陣線和聯合政府。它運用這個國家政權的力量,肅清了反革命分子,恢復了國民經濟,為建設社會主義社會鋪平了道路。就是說,憑藉了人民民主政權,繼續不斷地從一個革命的勝利達到另一個革命的勝利。中國共產黨領導了我們,和平地建設一個社會主義的社會。

  我們的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獲得了世界上廣大人民的熱情的支持;同時也受到反革命分子的仇視和阻撓。現在在國內還有盤據臺灣的蔣介石集團;在國外還有以好戰集團為首的帝國主義侵略勢力。對這些反革命分子應當提高警惕,加強我們的專政,粉碎他們的陰謀。同時,我們要繼續不斷地團結國外愛好和平的人民,發揮文化交流的作用,發展平等互利的貿易,把協商和合作的精神擴充到整個世界。

  目前正在繼續發展中的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已經把土地所有制改變了。正在繼續發展中的公私合營的企業,已經把資本所有制基本上改變了。國營事業和各種合作社,更在那裡打下我們社會主義社會的基礎。但為有效地、迅速地配合我們新的社會經濟關係、新的生產關係起見,我們必須加強我們自己的思想教育,舊腦筋是不能辦好新事業的。落後的思想不會創造新的關係。腐敗的習慣只是破壞進步的制度。沒有愛國主義的教育,就很難完成國營企業的任務。個人主義的觀念不消除,就很難達到合作社的目的。今後我們在思想教育領域內的工作,一定是很艱巨而繁重。目前日益高漲的社會主義競賽,文藝工作的百花齊放,科學工作的百家爭鳴,正在開闢著一條光輝燦爛的道路。我們應當在這些方面不斷加緊努力。

  我們最近獲得的成就,對我們說來,是一個莫大的鼓勵。親愛的同志們!有階級有剝削的社會,在這個星球上已經存在著五千多年了。但在中國共產黨建黨以來三十五年間,很大一部分人類已經脫離了帝國主義的束縛而走上社會主義的道路。我深信在不久的將來,社會主義就會成為全世界的一種通行的社會制度。到那時,無疑地,無階級無剝削的社會就更要普遍,人類也就要進入真正的大同世界。因此我想這種社會制度,只有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才能實現,也一定會實現。

  最後請讓我再一次對致力於人類解放事業的偉大的共產黨表示感謝和崇高的敬意,並祝大會勝利成功!


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關於政治報告的決議

  (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 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七日)


  一


  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在討論了劉少奇同志代表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所作的政治報告以後,認為中央委員會從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以來所採取的政治路線是正確的,決定批准這個報告。

  我們党領導中國人民,已經完成了資產階級民主革命,並且基本上取得了社會主義革命的勝利。這就使我國出現了一種完全新的社會面貌。在舊中國社會中的主要矛盾,即中國人民同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的統治的矛盾,由於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勝利而解決了。在解決了這種矛盾以後,我國除了對外還有同帝國主義的矛盾以外,在國內的主要矛盾是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這是社會主義革命所要解決的矛盾。我們對農業、手工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就是要變革資產階級所有制,變革產生資本主義的根源的小私有制。現在這種社會主義改造已經取得決定性的勝利,這就表明,我國的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已經基本上解決,幾千年來的階級剝削制度的歷史已經基本上結束,社會主義的社會制度在我國已經基本上建立起來了。

  我國在近百年間,經濟和文化的發展遠落在世界先進水準之後,廣大的覺悟的愛國人民一直要求把我國從落後的農業國變為先進的工業國。我們黨早就指出,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必須首先推翻束縛社會生產力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政治制度和經濟制度,並且指出,在現代中國的條件下,只有建立社會主義制度,才能真正解決我國的工業化問題。由於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的勝利,生產力發展的障礙基本上已經掃除了。毫無疑問,我國人民還必須為解放臺灣而鬥爭,還必須為徹底完成社會主義改造、最後消滅剝削制度而鬥爭,還必須為繼續肅清反革命殘餘勢力而鬥爭。不堅決進行這些鬥爭,是決不許可的。但是,我們國內的主要矛盾,已經是人民對於建立先進的工業國的要求同落後的農業國的現實之間的矛盾,已經是人民對於經濟文化迅速發展的需要同當前經濟文化不能滿足人民需要的狀況之間的矛盾。這一矛盾的實質,在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已經建立的情況下,也就是先進的社會主義制度同落後的社會生產力之間的矛盾。黨和全國人民的當前的主要任務,就是要集中力量來解決這個矛盾,把我國儘快地從落後的農業國變為先進的工業國。這個任務是很艱巨的,我們必須在經濟、政治、文化等方面採取正確的政策,團結國內外一切可能團結的力量,利用一切有利的條件,來完成這個偉大的任務。


  二


  為了把我國由落後的農業國變為先進的社會主義工業國,我們必須在三個五年計劃或者再多一點的時間內,建成一個基本上完整的工業體系,使工業生產在社會生產中占主要地位,使重工業生產在整個工業生產中占顯著的優勢,使機器製造工業和冶金工業能夠保證社會主義擴大再生產的需要,使國民經濟的技術改造獲得必要的物質基礎。建成這樣一個工業體系,不但對於促進我國國民經濟的全面發展有重大的意義,而且對於加強社會主義陣營各國之間的協作,促進社會主義各國經濟的共同高漲,也有重大的意義。

  在實現社會主義工業化這個任務的過程中,應當明確地解決以下一系列的經濟政策問題:

  第一,必須繼續堅持優先發展重工業的方針,積極擴大冶金工業、機器製造工業、電力工業、煤炭工業、石油工業、化學工業和建築材料工業的建設,積極建立和發展我國重工業中目前還缺乏的或者薄弱的而又是最急需的部分,例如高級合金鋼和稀有金屬的冶煉,重型機器、專用機床和儀錶的製造,有機合成化學工業、無線電工業和原子能工業的建設等等。對於優先發展重工業這一基本建設方針不能有任何的忽視。要求各項建設事業不分輕重緩急地齊頭並進的傾向,是錯誤的。

  第二,在優先發展重工業的同時,我們必須根據原料、資金的可能和市場的需要,積極發展輕工業。採取這個政策,才能夠有更多的消費品來供應人民日益增長的生活需要,繼續保持物價的穩定;才能夠有更多的日用工業品去交換農產品,在經濟上鞏固工農聯盟;才能夠更快地積累資金,來幫助重工業的發展。片面地強調重工業的發展而忽視輕工業的發展,結果將反而會削弱重工業。

  第三,農業對於工業化事業有多方面的極其重大的影響。農業的發展不僅直接地影響著人民生活的水準和輕工業發展的速度,而且也影響著重工業發展的速度。我國目前農業生產還不能適應日益增長的需要,今後必須用更大的力量發展農業。但是,在最近的將來我國還不能有很大的農業機械工業和化學肥料工業,還不能進行很大規模的墾荒,水旱災害也還不能迅速根治。因此,目前農業增產的主要途徑,就是要充分發揮農業已經基本上實現合作化這個優越條件,依靠合作社的集體力量和政府的支援,採取興修水利、增施肥料、改良土壤、改良品種、推廣新式農具、提高復種指數、改進耕作方法、防治病蟲災害等項措施,來增加單位面積產量。此外,還應當根據可能條件,積極開墾荒地,擴大耕地面積。糧食生產是農業經濟的基礎,必須優先發展;同時也必須按照適當的比例發展棉花和其他各種經濟作物的生產,並且發展畜牧業和副業生產,發展農業的多種經濟。為了發揚農民的生產積極性,除了國家必須實行正確的稅收政策、糧食政策和物價政策以外,農業生產合作社必須堅持勤儉辦社和民主辦社的方針,正確地處理合作社內部集體和個人的關係,進一步鞏固集體所有制。

  第四,為了發展工業和農業,必須相應地發展運輸業和商業。在運輸業方面,應當合理地組織運輸力量,繼續進行新的線路的建設,對原有的線路(首先是鐵路上運輸緊張的地段)進行必要的技術改造,並且充分地利用民間的運輸工具。在商業方面,由於私營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已經基本完成,在我國已經形成了社會主義的統一市場。為了適合於新的經濟情況和人民的需要,這種社會主義的統一市場應當以國家市場為主體,同時附有在一定範圍內的國家領導下的自由市場,作為國家市場的補充。為此,必須採取相應的措施,改進購銷關係和市場管理辦法,並且合理地調整物價,以利於商品流通的擴大和工農業生產的發展。

  第五,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不但要表現在經濟成就的數量和進度上面,還必須表現在它的品質上面。目前許多產品和工程的品質不高,一部分日用的工業品和手工業品的品質甚至比以前降低,對於國家和人民都造成了損失,這種現象必須堅決地改變。應當在一切企業中克服片面地追求數量而忽視品質的傾向,養成重視品質的風氣,並且按照需要和可能定出合理的產品標準和工藝規程。一切檢查制度不嚴的廠礦和工地,都必須迅速建立品質檢查和技術監督的機構和制度。在提高品質的過程中,必須同時注意降低成本,為全面地完成國家計畫而鬥爭。

  第六,為了建成一個基本上完整的工業體系和推進國民經濟的技術改造,在重工業部門中,必須集結和壯大設計新產品的力量,增強製造能力,並且逐步地推行生產標準化,加強專業和協作的配合,以提高我國的技術水準。在今後一個時期內,對於主要工業產品,特別是國家建設和國民經濟技術改造所必需的技術設備,應當通過仿造的辦法,逐步達到能夠自行設計和製造的目的。在這個過程中,一方面需要廣泛地吸收蘇聯、各人民民主國家和世界上其他國家最新的科學技術成就,另一方面又需要密切地結合我國的自然條件和經濟條件,設計和生產適合於我國具體需要的新產品。只有依靠這些重大的努力,並且依靠社會主義各國的技術支援,我們才有可能逐步地完成我國國民經濟技術改造的艱巨任務。

  第七,為了促進國民經濟在全國範圍內的普遍發展,必須正確地解決工業和其他經濟事業的佈局問題。在內地和近海地區的關係上,既須繼續把工業重點合理地移向內地,發展內地的經濟事業,又須充分利用和合理發展近海地區的經濟事業,特別是應當充分利用近海原有的工業基地來迅速推進內地新的工業基地的建設。在中央和地方的關係上,既須發揮中央各經濟部門的積極性,又須發揮地方的積極性;既須糾正地方經濟事業中盲目發展的偏向,又須糾正對地方經濟事業注意不夠和限制過多的偏向。在大型工業和中、小型工業的關係上,既須努力建設那些起骨幹作用的大型工業企業,又須有計劃地新建和改建那些起配合作用的或者適合於較小規模經營的中、小型工業企業。

  第八,隨著社會主義改造的勝利,全國工農業產品的主要部分都將列入國家計畫,由生產單位按照計畫進行生產。但是為了適應社會的多方面需要,在國家計畫許可的範圍內,有一部分產品將不列入國家計畫,由生產單位直接按照原料和市場的情況進行生產,作為計畫生產的補充。國家對於這一部分產品的生產只從供銷關係上加以調節,或者只規定參考性的指標。如果把這一部分產品勉強列入國家計畫,或者把參考性的指標當作正式計畫的指標,對這些產品的生產作不必要的限制,那就不合於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的需要。同樣,社會主義經濟的主體是實行集中經營的,但是也需要有一定範圍的分散經營作為補充。在對於公私合營的工商業和合作化了的手工業、小商業、農村副業進行經濟改組的時候,必須根據各行各業的具體情況,正確地解決集中經營或者分散經營的問題。如果把應當分散經營的勉強地合併起來集中經營,那也就不合於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的需要。(⑴⑵)

  第九,必須使國家建設和人民生活改善這兩個方面得到適當的結合,也就是使國民收入中積累和消費的比例關係得到正確的處理。為了實現社會主義工業化,全國人民必須使當前利益和個人利益服從長遠利益和集體利益,艱苦奮鬥,克勤克儉,在發展生產和提高勞動生產率的基礎上增加國家的資金積累;同時,政府必須厲行節約,認真節減國防費用和行政費用的支出。但是如果過高地規定國民收入中積累的比重,不注意在勞動生產率提高的基礎上適當地改善人民的生活,不注意人民群眾當前利益和個人利益,就會損害人民群眾建設社會主義的積極性,損害社會主義的利益。我們的稅收政策、物價政策、工資政策和合作社組織收益的分配政策,應當既能夠保證社會主義建設所需要的資金積累,又能夠保證人民生活的逐步改善。

  第十,由於我國生產力獲得了解放,由於我國有豐富的人力和物力的資源,有最廣闊的國內市場,有以偉大的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各國的支援,只要我們能夠正確地處理上述各方面的問題,發揚全國人民的積極性,就有可能高速度地發展我國的生產力。如果對於這種可能性估計不足,或者不努力把這種可能性變為現實性,那就是保守主義的錯誤。但是,我們也必須估計到當前的經濟上、財政上和技術力量上的客觀限制,估計到保持後備力量的必要,而不應當脫離經濟發展的正確比例。如果不估計到這些情況而規定一種過高的速度,結果就會反而妨礙經濟的發展和計畫的完成,那就是冒險主義的錯誤。党的任務,就是要隨時注意防止和糾正右傾保守的或“左”傾冒險的傾向,積極地而又穩妥可靠地推進國民經濟的發展。


  三


  為了適應國家工業化的需要,必須大力地發展文化教育衛生事業,特別是科學事業、高等教育和中等教育事業。我國高等教育在過去幾年中有了迅速的發展,但是也發生了強調數量、忽視品質的傾向。今後,應當在保證一定品質的條件下,盡可能地繼續增加學生的數量。在科學事業方面,黨和政府必須大力幫助科學院和政府各部、各高等學校、各大企業的科學研究機關,使全國的科學家有必要的條件實現科學發展的十二年規劃,爭取許多最重要的科學和技術部門儘快地接近世界先進水準。

  為了保證科學和藝術的繁榮,必須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用行政的方法對於科學和藝術實行強制和專斷,是錯誤的。對於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的思想,必須繼續進行批判。但是,對於中國過去的和外國的一切有益的文化知識,必須加以繼承和吸收,並且必須利用現代的科學文化來整理我國優秀的文化遺產,努力創造社會主義的民族的新文化。

  為了實現我國的文化革命,必須用極大的努力有計劃地、逐步地掃除文盲和普及小學義務教育,並且在職工和機關工作人員中進行適合需要的文化教育和技術、業務教育。在這個問題上,急躁冒進或者消極保守都是錯誤的。


  四


  為了有效地擔負起偉大的經濟文化建設任務,必須繼續加強我國的人民民主專政。在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取得全國勝利以後的人民民主專政,實質上就是無產階級專政。它的任務就是團結全國最廣大的人民來共同建設社會主義,並且同社會主義的敵人作鬥爭。

  在我國進入社會主義建設時期以後,進一步地擴大國家的民主生活,開展反對官僚主義的鬥爭,有迫切的、重要的意義。必須用加強黨對於國家機關的領導和監督的方法,用加強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對於各級國家機關的監督的方法,用加強各級國家機關的由上而下和由下而上的監督的方法,用加強人民群眾和機關中的下級工作人員對於國家機關的批評和監督的方法,來同脫離群眾、脫離實際的官僚主義現象作堅持不懈的鬥爭。

  為了克服中央和上級國家機關的官僚主義,為了廣泛地發揮地方和下級國家機關的積極性、機動性,以促進我國社會主義建設的普遍高漲,必須在國家所已經建立的統一集中的基礎上,適當地調整中央和地方、上級地方和下級地方的行政管理職權。

  繼續鞏固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統一戰線,是加強人民民主專政的必要條件。為了鞏固人民民主統一戰線,必須繼續貫徹執行團結、教育、改造知識份子的政策,使廣大的知識份子在社會主義事業中同工人農民形成親密的團結。必須繼續加強對於民族資產階級的工作,給以工作上和生活上的適當安排,使他們中間的絕大多數人在社會主義思想的教育下逐步改造成為名副其實的勞動者,把他們在生產上、經營上有用的知識和經驗貢獻給祖國。必須繼續團結國內各民族中的一切愛國人士,繼續團結國外各地的華僑。必須按照長期共存、互相監督的方針,繼續加強同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民主人士的合作,並且充分發揮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和各級協商機構的作用。在一切政府機關、學校、企業和武裝部隊中,共產黨員都必須負責建立起同黨外工作人員合作共事的良好關係。

  加強國內各民族的團結,促進各民族的共同進步,是我們國家工作中的一項重大的任務。必須充分保障民族平等的權利和聚居的少數民族的區域自治的權利,必須切實注意民族自治機關的民族化和培養少數民族幹部的工作。在少數民族地區的漢族工作人員必須克服任何大漢族主義的錯誤觀點,積極地耐心地幫助少數民族當家作主,而在少數民族工作人員中,也應當注意防止和糾正地方民族主義的傾向。凡屬少數民族地區尚待進行的民主改革和社會主義改造,必須由少數民族的人民和公眾領袖從容考慮,協商處理,並且堅持用和平的方式進行。各級政府的有關部門必須積極發展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和文化工作,並且注意在少數民族地區逐步地發展工業,培養少數民族自己的工人階級和工業幹部。

  由於社會主義革命已經基本上完成,國家的主要任務已經由解放生產力變為保護和發展生產力,我們必須進一步加強人民民主的法制,鞏固社會主義建設的秩序。國家必須根據需要,逐步地系統地制定完備的法律。一切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必須嚴格遵守國家的法律,使人民的民主權利充分地受到國家的保護。

  過去幾年進行的鎮壓反革命的群眾運動,已經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今後對於反革命殘餘勢力還必須繼續進行堅決的鬥爭。但是因為反革命力量已經日益縮小和分化,對於反革命分子應當進一步實行寬大政策。除極少數罪大惡極、引起人民公憤的罪犯不能不處死刑以外,其餘罪犯應當一律免處死刑,並且給以人道的待遇,盡可能把他們教育成為善良的勞動者。需要處死刑的案件,應當一律歸最高人民法院判決或者核准。

  為了保衛我國的安全,必須加強國防力量。

  我國政府應當爭取用和平方式解放我國的領土臺灣,但是也要準備在不能和平解決的時候,採取其他的方式達到解放臺灣的目的。


  五


  在建設社會主義的工業化的新中國的偉大事業中,除了必須團結國內一切可能團結的力量以外,還必須團結國外一切可能團結的力量,努力爭取世界的持久和平。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在歐洲和亞洲出現了一系列新的社會主義國家,組成了以蘇聯為首的強大的社會主義陣營,而在其他國家中,社會主義運動的力量也有了重大的發展。同時,在亞洲和非洲還出現了一系列的民族獨立國家,這些國家形成了一種重要的世界力量;在還受著殖民主義壓迫的民族中,民族獨立運動也正在日益發展。這一形勢,在埃及收回蘇伊士運河公司所引起的國際鬥爭中,充分地顯示出來了。社會主義運動的力量和民族獨立運動的力量都是主張和平、反對戰爭的。此外,在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中,主張和平、反對戰爭的社會力量也在逐漸增長;某些國家的政府由於身受美帝國主義擴張政策和備戰政策的壓迫,已經開始表現了和平中立的趨勢。由於社會主義國家和各國社會主義運動的力量的高漲,由於民族獨立運動的力量和世界和平力量的高漲,由於帝國主義內部矛盾特別是英美矛盾的加深,堅持擴軍備戰政策的美國侵略集團日益陷於孤立,日益遇到不可克服的困難。在這種情況下,世界局勢正在趨向和緩,世界的持久和平已經開始有了實現的可能。

  但是帝國主義者還會繼續進行侵略,繼續製造緊張局勢,還要壓迫一切他們可能壓迫的人民,戰爭的危險仍然存在,我們決不可以放鬆警惕。

  我國在國際事務中的方針應當是:(一)繼續鞏固和加強同偉大的蘇聯和各人民民主國家的永恆的、牢不可破的兄弟友誼;(二)同贊成“五項原則”的亞洲、非洲國家和其他國家建立和發展友好關係;(三)同一切願意同我國建立外交關係和經濟文化關係的國家建立和發展正常的外交關係和經濟文化關係;(四)繼續反對在國際事務中使用武力和武力威脅政策,反對準備新戰爭的政策;(五)支持世界人民的和平運動,發展同各國人民的友好往來;(六)反對殖民主義,支持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的一切反殖民主義和保衛民族主權的鬥爭;(七)支持各國工人階級和勞動人民的社會主義運動,加強各國無產階級的國際主義團結;(八)在同一切外國和外國人民的交往中,教育自己的工作人員採取真正平等對待的態度,嚴格反對大國主義。


  六


  我們的一切任務能否勝利地完成,歸根結底,是決定于党的領導是否正確。也就是說,決定于党的領導能否實事求是,能否將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同中國革命的實踐密切結合起來。我們的黨已經取得了巨大的勝利,黨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思想水準是提高了,黨的隊伍是更加壯大了,黨的團結是更加鞏固了。但是我們的工作還有許多缺點。這些缺點中最根本的,就是在党的許多幹部的思想和工作中,還沒有擺脫主觀主義。主觀主義曾經使我們的黨在革命鬥爭中受過嚴重的損失,在過去幾年的建設事業中也已經造成過一些損失。今後在我們的社會生活中,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的思想仍將長期殘存著,而且在社會主義建設中,我們將經常面對著許多對於我們完全生疏的新的問題和工作。如果我們沾染了非無產階級思想的影響,如果我們驕傲自滿,自以為是,而不虛心學習,那麼我們就仍然不能避免主觀主義的危害。為了保持正確的、健全的領導,克服黨內幹部的思想上的主觀性和片面性,我們黨必須不斷地提高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思想水準,特別是提高高級幹部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思想水準,不斷地同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的思想傾向進行鬥爭;必須堅持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實事求是的態度來指導工作,把我們的一切工作放在確實可靠的基礎上。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少犯錯誤和不犯嚴重的錯誤。

  為了使領導工作能夠做到實事求是,就必須發揚黨的群眾路線的傳統,就必須貫徹執行集體領導和黨內民主的原則,就必須克服官僚主義和宗派主義。我們党的領導機關必須善於向人民群眾學習,善於傾聽人民群眾的批評和建議,在人民群眾的實踐中檢驗我們的領導,修正我們的錯誤。在黨內,必須善於向廣大的黨員和幹部學習,善於聽取同級的和下級的不同意見,善於在黨的會議上和黨的報刊上組織關於政策問題的自由、切實的討論,在紀律許可的範圍內允許少數人保留自己的意見,允許下級向上級提出異議。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有生動活潑的黨的生活,我們的領導才不致犯了錯誤而不能及時地改正。那種脫離群眾、脫離集體、聽不得反對意見、用機械的服從來維持領導威信的辦法,只能妨害我們的事業的發展。

  維護黨的統一和團結是黨員的義務,因為黨的統一和團結是黨的生命,是黨的力量所在。我們黨在過去幾年中粉碎了高崗、饒漱石的反黨聯盟,這個反黨聯盟用陰謀手段企圖分裂和篡奪我們黨,這是同黨的團結不相容的。在粉碎了這個反黨聯盟以後,黨的團結是更加鞏固了。我們也必須把混入黨內的反革命分子、不可救藥的腐化分子和其他壞分子驅逐出党。但是對於一切在革命鬥爭中犯錯誤的同志,党都應當堅持“懲前毖後,治病救人”、“既要弄清思想,又要團結同志”的原則,耐心地説明他們改正錯誤,繼續團結他們在一起工作。

  我們將繼續鞏固我們黨的團結,依靠這個團結來團結全國勞動人民,團結國內外一切應當團結、可以團結的力量。這樣,我們就一定可以盡可能迅速地把我們的國家建設成為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


中共第八屆歷次中央全會

一中全會(1956年9月28日)

  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在9月28日晚間舉行了第一次全體會議。出席的有中央委員會委員九十六人,候補委員七十人。會議選舉了新的中央機構。選舉結果如下:


  (一)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

     副主席: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雲

     總書記:鄧小平


  (二)中央政治局委員: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雲、鄧小平、林彪、林伯渠、董必武、彭真、羅榮桓、陳毅、李富春、彭德懷、劉伯承、賀龍、李先念

     候補委員:烏蘭夫、張聞天、陸定一、陳伯達、康生、薄一波


  (三)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雲、鄧小平


  (四)中央書記處書記:鄧小平、彭真、王稼祥、譚震林、譚政、黃克誠、李雪峰

     候補書記:劉瀾濤、楊尚昆、胡喬木


  (五)中央監察委員會委員(按姓氏筆劃排列):王從吾、王維舟、王維綱、帥孟奇、劉格平、劉錫五、劉瀾濤、李士英、李楚離、肖華、吳溉之、高克林、高揚、馬明方、張鼎丞、董必武、錢瑛

     候補委員(按姓氏筆劃排列):王翰、劉其人、李景膺、龔子榮

     書記:董必武

     副書記:劉瀾濤、肖華、王從吾、錢瑛、劉錫五

二中全會(1956年11月10~15日)

  1956年11月10~15日在北京舉行。劉少奇作《目前時局的報告》,談到埃及問題、波蘭問題、匈牙利問題以及黨對這些問題所採取的政策和應記取的教訓。周恩來作《關於1957年度國民經濟發展計畫和財政預算的控制數字的報告》,報告充分肯定了成績,指出了缺點,總結了經驗教訓;報告明確提出,1957年的計畫應當在繼續前進的前提下,為基本建設作適當的壓縮;合理調整各經濟部門之間的比例關係,以適應國家的財力和物力的可能性。陳雲作《關於糧食和主要副食品問題的報告》。毛澤東作總結發言,同意全會所採取的各項方針和措施,並著重談了經濟問題、國際形勢問題、整風問題和中美關係問題,號召全體工作人員向主觀主義、宗派主義、官僚主義的傾向作鬥爭。

三中全會(1957年9月20日~10月9日)

  1957年9月20日~10月9日在北京舉行。鄧小平作關於《整風運動的報告》和會議的總結發言,陳雲作《關於改進國家行政管理體制問題和關於農業增產問題的報告》,周恩來作《關於勞動工資和勞保福利問題的報告》。毛澤東在會議結束前作了題為《做革命的促進派》的講話。會議基本通過了《1956年到1967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草案)》以及關於工業、商業、財政的管理體制和關於勞動工資、勞保福利問題的幾項規定草案。這次會議重點討論了五個問題:一是關於整風和反右派鬥爭問題,肯定了大鳴、大放、大辯論、大字報是進行政治戰線和思想戰線上社會主義革命的很合適的形式;二是關於農業問題;三是關於國家行政管理體制問題;四是關於勞動工資和勞保福利問題;五是關於國內主要矛盾問題。這次會議對1956年黨中央所採取的反冒進的若干正確作法再次提出尖銳批評,這實際上是後來發動“大躍進”的開端。

四中全會(1958年5月3日)

  1958年5月3日在北京舉行。會議重點討論了《中央委員會向八大二次會議的工作報告(修正稿)》和《八大二次會議關於在莫斯科舉行的各國共產黨、工人黨代表大會的決議(草案修正稿)》等文件。

五中全會(1958年5月25日)

  1958年5月25日在北京舉行。全會增選林彪為中央委員會副主席、政治局常務委員;增選柯慶施、李井泉、譚震林為政治局委員;增選李富春、李先念為書記處書記;遞補楊獻珍、王恩茂為中央委員。全會決定出版《紅旗》雜誌,每半月一期,由陳伯達任總編輯。

六中全會(1958年11月28日~12月10日)

  1958年11月28日~12月10日在湖北武昌舉行。鄧小平作了《關於人民公社若干問題的決議的說明》,李富春作了《關於1959年國民經濟計劃安排的說明》。毛澤東在會上作了重要講話。會議通過了由毛澤東主持起草的《關於人民公社若干問題的決議》、《關於改進農村財政貿易管理體制的決議》、《關於1959年國民經濟計劃的決議》和《同意毛澤東同志提出的關於他不作下屆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候選人的建議的決定》。會議期間(12月1日),毛澤東寫了《關於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是不是真老虎的問題》的著名短文;12月6日,毛澤東還同有關同志談了宣傳工作問題。他提出,新華社和《人民日報》要始終保持冷靜的頭腦,要實事求是,反對虛誇作風。

七中全會(1959年4月2~5日)

  1959年4月2~5日在上海舉行,會議聽取了薄一波作的《關於第一季度工業生產情況和第二季度的安排的報告》,李先念作的《關於財貿工作的情況和意見的報告》,鄧小平作的《關於經濟工作和國家機構的人事配備的說明》,李富春作的《關於準備提交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討論的1959年國民經濟計劃主要指標的說明》。全會通過了《1959年國民經濟計劃草案》、《關於人民公社的18個問題》的會議紀要和《關於國家機構和人事配備的方案》。會議重點討論了:(1)人民公社問題,重申計算勞動報酬的原則是“按勞分配多勞多得”;(2)1959年國民經濟草案;(3)毛澤東在會議上作了工作方法問題的講話。

八中全會(1959年7月2日~8月16日)

  1959年7月2日~8月16日在江西廬山舉行。7月2~15日,會議的議題是總結經驗,糾正錯誤,著重討論毛澤東提出的19個問題,包括形勢、任務、體制、宣傳、綜合平衡、群眾路線、協作區關係、公共食堂、農村初級市場、以生產小隊為核算單位等問題。毛澤東在會議開始時講話,指出大躍進的主要教訓之一,就是沒有搞綜合平衡,過去安排國民經濟的次序是重、輕、農,沒有執行《論十大關係》確定的序列。應當反過來,以農、輕、重的次序安排國民經濟計劃,重工業要為輕工業和農業服務。這是我們黨第一次明確使用“農、輕、重”的概念,是對《論十大關係》的重要發展。7月14日,彭德懷針對當時客觀存在的問題,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陳述他對1958年以來左傾錯誤及其經驗教訓的意見。7月23日,毛澤東在大會上講話,認為彭德懷的信表現了“資產階級的動搖性”,是向黨進攻,是右傾機會主義的綱領。因而在會議後期開展了對所謂“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反黨集團”的鬥爭。8月1日,中央常委會上,算了彭德懷的歷史舊帳。8月2日~16日召集了八屆八中全會,通過了《中國共產黨八屆八中全會關於以彭德懷同志為首的反黨集團的錯誤的決議》、《為保衛黨的總路線、反對右傾機會主義而鬥爭》的決議、《關於撤銷黃克誠同志中央書記處書記的決定》、《關於開展增產節約運動的決議》和八屆八中全會公報。

九中全會(1961年1月14~18日)

  1961年1月14~18日在北京舉行。毛澤東主持了八屆九中全會。會議聽取和討論了李富春作的《關於1960年國民經濟計劃執行情況和1961年國民經濟計劃主要指標的報告》、聽取和討論了鄧小平作的《關於1960年11月在莫斯科舉行的各國共產黨和工人黨代表會議的報告》。通過《關於農村整風整社和若干政策問題的討論紀要》。全會正式批准對國民經濟實行“調整、鞏固、充實、提高”八字方針,建議國務院根據這一方針,編制1961年國民經濟計劃,交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議。全會號召全國集中力量加強農業戰線,貫徹執行國民經濟以農業為基礎,全黨全民大辦農業、大辦糧食的方針。全會還批准成立東北、華北、華東、中南、西南、西北六個中央局,代表中央分別加強對各省、市、自治區黨委的領導。其中,陶鑄擔任中南局第一書記、宋任窮擔任東北局第一書記、李井泉擔任西南局第一書記、劉瀾濤擔任西北局第一書記、李雪峰擔任華北局第一書記、柯慶施擔任華東局第一書記。

十中全會(1962年9月24日~27日)

  1962年9月24日至27日在北京舉行。八屆十中全會是在毛澤東同志主持下進行的。八屆十中全會討論了關於進一步鞏固人民公社集體經濟、發展農業生產的問題,並且通過了決定;討論了關於商業工作的問題,並且通過了決定。全會還通過了關於有計劃地交流各級黨政主要領導幹部的決定。全會還決定加強黨的各級監察委員會的工作,並且增選了中央監察委員會的成員。全會增選陸定一、康生、羅瑞卿三同志為中央書記處書記,同時決定撤銷黃克誠、譚政兩同志的書記處書記的職務。八屆十中全會認為,我國人民當前的迫切任務是:貫徹執行毛澤東同志提出的以農業為基礎、以工業為主導的發展國民經濟的總方針,把發展農業放在首要地位,正確地處理工業和農業的關係,堅決地把工業部門的工作轉移到以農業為基礎的軌道上來。八屆十中全會號召全國各民族的工人、農民、知識份子、民主黨派、一切愛國人士,更加緊密地團結起來,在黨中央和毛澤東同志的領導下,更高地舉起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的光輝旗幟,鼓足幹勁,努力增產節約,為爭取明年農業的豐收、為爭取國民經濟的新發展、為爭取我國社會主義事業的新勝利而奮鬥。

十一中全會(1966年8月1~12日)

  1966年8月1~12日在北京舉行。毛澤東主持會議。鄧小平、周恩來、劉少奇先後講了話。劉少奇的講話列舉了自十中全會以來的在國際、國內方面的一些工作,對派工作組承擔了責任。8月5日,毛澤東寫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8月7日,會議轉為集中揭發批判劉少奇。朱德、陳雲、鄧子恢、薄一波等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批判。8月8日全會通過《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即《十六條》)。8月12日,根據毛澤東提議,全會改組了中央領導機構,選舉毛澤東任主席,林彪任副主席,選舉毛澤東、林彪、周恩來、陶鑄、陳伯達、鄧小平、康生、劉少奇、朱德、李富春、陳雲為政治局常委;補選陶鑄、陳伯達、康生、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為政治局委員,李雪峰、謝富治、宋任窮為政治局候補委員;補選謝富治、劉寧一為書記處書記;候補中央委員遞補中央委員的有楊得志、韋國清、羅貴波、張經武、謝覺哉、葉飛;撤銷彭真、羅瑞卿、陸定一的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職務,楊尚昆的中共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職務。

十二中全會(1968年10月13~31日)

  1968年10月13~31日在北京舉行。毛澤東主持會議並講了話。會議批准江青、康生、謝富治等人用偽證寫成的《關於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決定把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撤銷其黨內外的一切職務。會議還通過了《關於九大代表產生的決定》和《關於中國共產黨章程(草案)的決定》。會議還通過了候補中央委員遞補中央委員的人員名單:黃永勝、許世友、陳錫聯、張達志、韓先楚、潘複生、劉建勳、劉子厚、吳德、李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