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解放軍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繁体.png 简体.png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陸戰隊)

  中國人民解放軍英文:People's Liberation Army of China,英文縮寫:PLA),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武裝力量,常簡稱為人民解放軍解放軍,是中國共產黨締造和領導的人民軍隊。最高軍事機關為中央軍事委員會。誕生於1927年8月1日。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稱中國工農紅軍抗日戰爭時期稱八路軍新四軍,從解放戰爭時期起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為指導,緊密依靠人民群眾,進行了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歷經艱難曲折,由小到大,由弱到強,戰勝了國內外的強大敵人,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立下不朽功勳,贏得全國各族人民的愛戴與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人民解放軍抵禦外來侵略,參加抗美援朝戰爭,維護國家獨立與安全,參加和支援社會主義建設,同時,在加強自身革命化、現代化和正規化建設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成為鞏固國防,保衛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堅強柱石。

  中國人民解放軍現役部隊由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組織而成。現役總人數約200萬人,是世界上現役兵員最多的國家軍隊之一。另有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由黨中央、中央軍委集中統一領導,實行中央軍委-武警部隊-部隊領導指揮體制。武警部隊職能屬性不變,不列入解放軍序列。

  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名稱最早來自于抗戰勝利之後,1945年8月12日出版的延安《解放日報》(第1543號)在第一版全文公佈了朱德發佈的6項命令,並為此加了總標題──“延安總部命令各路解放軍向遼吉熱察綏等省挺進”。在1947年,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野戰軍首先成立。1948年11月1日,中共中央軍委對全軍的編制、番號作了統一規定,在團和分區以上各部隊均冠以“中國人民解放軍”字樣。從此,“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稱號全面使用。

體制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領導全國武裝力量”,“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負責”。該委員會與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實際為同一機構。

  中央軍事委員會由下列人員組成:

  • 主席
  • 副主席若干人
  • 委員若干人

  中央軍事委員會實行主席負責制。中央軍事委員會每屆任期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每屆任期相同。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炮兵導彈發射陣地
  中央軍委下設四總部負責軍事指揮,國務院下設國防部負責軍事管理和涉外工作。因中央軍委和國務院互不隸屬,國務院及國防部是不能直接調動軍隊的。

組織制度

  中國人民解放軍各級軍事單位實行軍、党兩套指揮系統。各級軍事單位均設首長或司令員,負責軍事指揮。團級以上軍事單位設置黨委,其一把手即為司令員、政治委員;連、營級軍事單位設置黨支部,其一把手分別叫指導員和教導員;負責軍隊的思想工作和黨務工作。司令員與政治委員(包括連指導員和營教導員,以下同)並非上下級關係,而是並列關係,即雙長制,其工作分工不同。中國人民解放軍施行党對軍隊絕對領導,其各級指揮員均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必須絕對服從中國共產黨指揮。目前其他政黨均不得在軍隊發展組織。

組織機構

最高機構

  • 中央軍委
    • 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
    •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
  • 主席:習近平(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於2013年3月14日決定)
    • 副主席:許其亮 張又俠(2017年10月25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通過)
    • 委員:魏鳳和 李作成 苗華 張升民(2017年10月25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通過)。

領導機構

  • 中央軍委七大部(廳)
    • 中央軍委辦公廳
    • 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
    • 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
    • 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
    • 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
    • 中央軍委訓練管理部
    • 中央軍委國防動員部
  • 中央軍委三大委員會
    • 中央軍委紀律檢查委員會
    • 中央軍委政法委員會
    • 中央軍委科學技術委員會
  • 五大辦公室(署/局)
    • 中央軍委戰略規劃辦公室
    • 中央軍委改革和編制辦公室
    • 中央軍委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
    • 中央軍委審計署
    • 中央軍委機關事務管理總局

下屬機構

  • 中國人民解放軍東部戰區 司令員:劉粵軍 政治委員:何平
  • 中國人民解放軍南部戰區 司令員:袁譽柏 政治委員:魏亮
  • 中國人民解放軍西部戰區 司令員:趙宗岐 政治委員:吳社洲
  • 中國人民解放軍北部戰區 司令員:李橋銘 政治委員:範驍駿
  • 中國人民解放軍中部戰區 司令員:乙曉光 政治委員:殷方龍

各軍兵種

  • 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 司令員:韓衛國 政委:劉雷
  •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 司令員:沈金龍 政委:秦生祥
  • 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 司令員:丁來杭 政委:於忠福
  •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司令員:周亞甯 政委:王家勝
  • 中國人民解放軍戰略支援部隊 司令員:高津 政委:鄭衛平

簡史

  中國人民解放軍創建於1927年8月1日的南昌起義。1927年秋至1928年春,中國共產黨先後發動了南昌起義、秋收起義廣州起義湘南起義和湖北東部等地區的起義。這些地區起義後保留下來的部隊,當時叫中國工農革命軍。

南昌起義(油畫)
  1928年4月,南昌起義後保留下來的一部分軍隊和湘南起義的農民軍,由朱德陳毅等率領到達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同毛澤東領導的秋收起義隊伍會師,組成了紅四軍,5月後各地起義部隊陸續改稱中國工農紅軍,簡稱“紅軍”。

  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紅軍曾發展到30萬人,建立了以江西中央區為中心的擁有一千多萬人口的許多革命根據地,擊破了國民黨軍隊四次大規模圍剿,後來紅軍未能打破國民黨軍隊第五次圍剿,被迫退出根據地進行長征。1935年1月遵義會議後,紅軍在毛澤東領導和指揮下,勝利地完成了二萬五千里長征。

  1937年7月7日,抗日戰爭全面爆發之後,8月25日紅軍的主力部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簡稱“八路軍”,9月11日改稱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活動在江西、福建、廣東、湖南、湖北、河南、浙江、安徽八省十四個地區的紅軍遊擊隊集中起來,10月2日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簡稱“新四軍”。

  1945年,八路軍總司令朱德批下七道抗日反攻命令,並在其中第四道命令中首次提出“人民解放軍”一詞。抗日戰爭勝利後,1945年中共領導下的關內各解放區部隊大批進入東北地區,10月31日和東北抗日聯軍等組成東北人民自治軍,1946年1月14日,東北人民自治軍改稱東北民主聯軍

  1946年爆發內戰,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解放區各部隊由八路軍、新四軍、東北民主聯軍等陸續改稱人民解放軍。經過數年戰爭,打敗了國民黨軍隊,並于1950年進軍西藏,完成了對中國大陸地區的軍事控制。

  2005年12月31日,解放軍完成體制編制調整改革,裁減員額20萬。總員額下降為230萬,陸軍占總員額的比例下降至歷史最低點。

  2006年,解放軍全面啟動非現役公勤人員制度,軍級以上單位的機關和非作戰部隊中由士官和義務兵承擔的炊事、駕駛等部分公勤崗位,逐步使用社會聘用人員。

建制演變

  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中國工農紅軍

紅軍長征翻越雪山(影視資料圖片)
   紅一方面軍

   紅二方面軍

   紅四方面軍

   南方八省遊擊隊


  抗日戰爭時期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後來改稱“第十八集團軍”)和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

   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八路軍)一一五師

   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八路軍)一二〇師

   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八路軍)一二九師

   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


  解放戰爭時期:中國人民解放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西北野戰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中原野戰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華東野戰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東北野戰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華北軍區部隊(華北野戰軍

軍旗、軍徽、軍歌

軍旗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旗為紅色,上綴金黃色的五角星及“八一”兩字,表示中國人民解放軍自1927年8月1日南昌起義以來經過艱苦卓絕的長期鬥爭,終於在党的領導下取得了中國革命的偉大勝利。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旗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旗的規格(按照總參1951年1月頒佈的條令執行):

  軍旗可以授予團級以上部隊和院校,授旗時可以舉行儀式。

  軍旗主要用於參加典禮、檢閱、隆重集會、遊行等場合,由掌旗員掌握軍旗,左右各有一名護旗兵,位於部隊的前列。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旗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武裝力量的標誌,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榮譽、勇敢和光榮的象徵。它激勵全體指戰員牢記自己的神聖職責,忠於祖國,忠於人民,忠於黨,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來捍衛祖國的神聖領土和尊嚴。


  人民解放軍軍旗,歷史上有過四種形式,經歷了不同的歷史時期:

  第一面軍旗是工農革命軍軍旗。它誕生於1927年9月毛澤東領導的秋收起義。它的旗底為紅色,象徵革命;旗中央為五角星,代表中國共產黨;五角星內鐮刀,斧頭代表工農;旗面靠旗杆的一條白布上,寫著“工農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的字樣。全旗的含義為:工農革命軍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工農武裝。

  第二種樣式是中國工農紅軍軍旗。1928年5月,中共中央決定,工農革命軍改名為工農紅軍。1930年4月,中共中央軍委發出了《關於紅軍各級軍旗的規定的通令》,對全國紅軍的軍旗第一次作出了統一規定。紅軍軍旗基本上延用了工農革命軍軍旗的樣式,但明確規定了旗幟的尺寸、顏色、斧頭的樣式和刀鋒在圖案上的方向,增加了旗須與文字的橫標。即鐮刀、斧頭皆柄向下,二者鋒刃相對,刀右斧左,鐮刀斧頭用黑色,五星為白色;旗上方一律橫書“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這是土地革命時期,紅軍使用最廣的一種旗式。

  第三種樣式產生於1933年4月,仍為中國工農紅軍軍旗。1931年後,一批在蘇聯進修過的共產黨人受共產國際派遣回國,他們中有的人認為,錘子才是現代產業工人的象徵。1933年4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軍事委員會頒佈命令,正式更改了中國工農紅軍軍旗式。旗的右上方為一顆五星,旗中間為交叉的鐮刀錘子,旗的三面有旗須,旗杆處留有2寸3分的白布書寫部隊番號。五星和鐮錘用金黃色布做成。由於當時國民黨軍隊的圍剿,各根據地之間聯繫不便,除中央紅軍外,其他蘇區均沒有及時採用這種旗式。

  第四種式樣就是今天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旗。1949年初,黨中央指示解放軍總部提出製作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旗的方案。周恩來親自主持這項工作。在研究設計過程中,毛澤東親自聽取彙報,並指示:軍旗要有“八一”二字,表示1927年8月1日是中國人民舉行南昌起義反對國民黨反動派的歷史節日;要有五角星,象徵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周恩來指示:軍旗要以革命的顏色、廣大人民群眾的傳統喜慶顏色——紅色作為主體。星和字用黃色,旗杆要有紅黃二色旋紋,頂部要裝一個紅纓槍的矛頭,飾著紅穗,象徵人民軍隊的由來。總部根據毛澤東、周恩來的指示,經過多次研究,確定了方案,製作了第一面八一軍旗。1949年6月15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命令,頒佈“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旗及軍徽樣式”。命令指出:“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旗為紅地,上綴金黃色的五角星及“八一”兩字,表示中國人民解放軍自1927年8月1日南昌起義誕生以來,經過長期奮鬥,正以其燦爛的星光,普照全國。”“旗杆套用白色”,“旗杆為紅黃相間之旋紋,上置黃色矛頭”。


  陸軍軍旗:旗面上半部保持三軍軍旗的基本樣式,正紅色旗面,右上部有金黃色五角星和“八一”字樣;下半部為草綠色旗面,它象徵著祖國美麗、富饒的綠色大地。陸軍軍旗表示:陸軍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組成部分,為保衛社會主義祖國領土安全而英勇戰鬥,所向無敵。

  海軍軍旗:旗面上半部與陸軍相同;旗面下半部為橫向的海藍色和白色條紋相間,象徵著萬里大海和波濤。海軍軍旗表示:海軍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組成部分,為保衛社會主義祖國的萬里海疆乘風破浪、勇往直前。

  空軍軍旗:旗面上半部與陸軍相同;旗面下半部為天藍色,象著蔚藍色的天空。空軍軍旗表示:空軍是中國民解放軍的組成部分,為保衛社會主義祖國的神聖領空展翅翱翔、搏擊長空。

軍徽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徽
  1949年6月15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發佈命令,頒發經毛澤東主席審定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徽式樣。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徽為鑲有金黃色邊的五角紅星,中嵌金黃色“八一”兩字,亦稱“八一”軍徽。紅星象徵中國人民獲得解放,“八一”表示1927年8月1日中國共產黨人發動南昌起義,打響了反對國民黨反動派第一槍,中國人民解放軍從此誕生。

  陸軍軍徽亦即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徽。海軍、空軍的軍徽以“八一”軍徽為主體。海軍軍徽為藏藍色底,象徵廣闊的海洋,襯以銀灰色鐵錨,代表艦艇;空軍軍徽為天藍色底,象徵無垠的藍天,襯以金黃色飛鷹兩翼,代表飛機。

軍歌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 》,原名《八路軍進行曲》,為《八路軍大合唱》中的一首齊唱歌曲。公木詞,鄭律成曲,1939年秋作于延安。同年冬,由曲作者親自指揮,魯迅藝術學院合唱隊與樂隊在延安中央大禮堂首次演出。1940年夏,刊登於《八路軍軍政雜誌》,隨即在各抗日根據地廣泛流傳,深受廣大軍民的歡迎。

  解放戰爭中,各部隊根據當時的形勢和任務,對歌詞作了修改,更名為《人民解放軍進行曲》。1951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統一修訂了歌詞,刊於由總政文化部編印出版的《部隊歌曲選集》第一集。同年2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總參謀部命令頒佈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內務條令(草案)》的附錄二,曾以《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之名刊登了該曲。1953年5月1日頒佈新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內務條令(草案)》,附錄二重新以《人民解放軍進行曲》之名刊登了這首歌。1965年更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一些詞書、文章曾將這首歌作為“軍歌”加以論述介紹。實際上,這首歌以前未經正式確定為“軍歌”。

  1988年7月25日,經中共中央批准,中央軍委決定將《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定為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同日,總參、總政為正式頒佈軍歌聯合發出《關於頒佈〈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的通知》和奏唱的暫行規定。通知指出,《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體現了我軍的性質、任務、革命精神和戰鬥作風,反映了我軍的光輝戰鬥歷程。正式頒佈《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一定會激勵全軍指戰員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繼承和發揚光榮傳統,努力加強我軍的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建設,肩負起建設四化、保衛四化的歷史重任。高唱《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將使廣大指戰員更加振奮革命精神,激發戰鬥熱情,增強革命軍人的光榮感、自豪感和使命感。

  《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形象鮮明,旋律流暢,音調堅實,節拍規整,集中表現了人民軍隊豪邁雄壯的軍威,具有一往無前的戰鬥風格和摧枯拉朽的強大力量。


  軍歌歌詞:

  向前!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向太陽,腳踏著祖國的大地,肩負著人民的希望,我們是一隻不可戰勝的力量。

  我們是工農的子弟,我們是人民的武裝,從不畏懼,決不屈服,英勇戰鬥,直到把反動派消滅乾淨,毛澤東的旗幟高高飄揚。

  聽,風在呼嘯軍號響!

  聽,革命歌聲多麼嘹亮!

  同志們整齊步伐奔向解放戰場,同志們整齊步伐奔向祖國的邊疆。

  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向太陽,向最後的勝利,向全國的解放。

中國人民解放軍稱謂的演變

工農革命軍、紅軍、中國工農紅軍稱謂的由來

  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開始主要稱工農革命軍,後相繼改稱紅軍中國工農紅軍

工農革命軍

  1927年大革命失敗後,中共中央決定舉行武裝起義。同年8月1日,在以周恩來為首的前敵委員會領導下,賀龍葉挺朱德劉伯承等率領由中國共產黨直接掌握及受其影響的部分國民革命軍2萬餘人在江西舉行了南昌起義。1933年7月11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批准以每年8月1日作為中國工農紅軍成立紀念日。這便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節的由來。此後,每年的8月1日便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紀念日。

  南昌起義後的第六天,即8月7日,中共中央在漢口召開了緊急會議(史稱“八七會議”),確定了實行土地革命和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總方針,並把有計劃地在廣大地區準備農民的總暴動,在湘、鄂、贛、粵廣大農村立即發動秋收起義作為全黨當時最主要的任務。會議還向全黨明確提出了創建“真正革命的工農軍隊”、“真正人民的軍隊”的任務。至於党將要創建的這支軍隊的名稱,會議當時並未作出決定。8月20日,受中共中央派遣到湖南負責領導秋收起義毛澤東在給中央的信中建議:國民黨的旗幟不要了,要共產黨;不要國民革命軍,要工農革命軍(南昌起義時,中國共產黨沒有公開打出自己的旗幟,起義部隊仍沿用國民革命軍的番號)。8月21日,中共中央在《中國共產黨的政治任務與策略的議決案》中就軍隊問題作了明確規定:“革命戰爭,必須要創造新的革命軍隊”,“雇傭軍隊決不是革命的靠得住的工具”,“因此創造新的革命軍隊,不要有雇傭的性質……建立工農的革命軍”。8月23日,中共中央在給中共湖南省委的批復信中指出:“在指定暴動的區域,未發難之先即應正式成立若干農軍,暴動成功之後,須無限制的擴充數量,施以真正的軍事政治訓練,所有工農自衛軍可改為工農革命軍。”幾天後,中共中央在《兩湖暴動計畫決議案》中強調:“軍事方面鄉村用農民革命軍,城市用工人革命軍名義,簡稱農軍工軍,合稱工農革命軍。”

  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1927年9月,毛澤東在部署湘贛邊界秋收起義時,將參加起義的原武漢國民政府警衛團和湖北、湖南、江西等地的農民自衛軍工人糾察隊工農義勇隊等革命武裝統一整編為工農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起義後,部隊打出了底為紅色,中央為五角星,星內有鐮刀、斧頭標誌的紅旗。繼湘贛邊界秋收起義之後,全國其他地區的中共組織也陸續發動了一系列武裝起義,但起義前後各地組織的革命武裝的名稱極不統一,有的仍沿用國民革命軍的番號,有的稱工農革命軍,有的稱農軍或農民革命軍,還有的稱工農自衛軍、工農討逆軍、共產軍、土地革命軍等。

  1927年10月中旬,中共中央南方局和中共廣東省委在制定的《最近工作綱領》中提出:國民革命軍之名義應廢除,以後軍隊和全省工農討逆軍一律改稱工農革命軍,廢除青天白日旗,改用紅旗。10月下旬,中共中央在致南方局並轉中共廣東省委的信中指出:“以後工人武裝改稱工人革命軍,農民武裝改稱農民革命軍,合稱工農革命軍,用工農的紅旗。”

  1928年4月,朱德陳毅率領的南昌起義餘部及湘南起義軍到達井岡山地區,與毛澤東領導的湘贛邊界秋收起義部隊勝利會師。兩軍會師後,組成了中國工農革命軍第四軍。

紅軍、工農紅軍

  1927年11月,中共黃麻特委領導農民自衛軍一舉攻佔黃安縣城,取得了起義的成功,古老的黃安城頭插上了繡有鐮刀、斧頭的紅旗。當地著名書法家吳蘭階先生興致勃勃地寫了一副對聯,貼在了原縣衙大門的兩旁。上聯是:痛恨綠林兵,假稱白日青天,黑夜沉沉埋赤子;下聯是:光復黃安城,試看碧雲紫氣,蒼生濟濟擁紅軍。雖然吳蘭階先生在對聯裡使用了“紅軍”一詞,但當時中共領導的武裝起義部隊還沒有正式稱紅軍的。同年12月,張太雷葉挺葉劍英等領導廣州起義時,首次使用了工農紅軍的稱謂。當時,廣州起義的領導機關發佈了《紅旗號外》,公開宣佈組織工農紅軍,並公佈了以葉挺為總司令的工農紅軍領導人名單。在起義爆發的當天,起義部隊第一次打出了工農紅軍的旗幟。起義失敗後,起義部隊沒有繼續使用工農紅軍的旗幟。

  隨著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土地革命戰爭的迅速發展,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第九次擴大會議於1928年2月25日作出了關於中國問題的議決案,其中指出:“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認為蘇維埃化的農民區域中,(中國共產)黨的主要任務是實行土地革命和組織紅軍部隊——以備這些部隊漸漸聯合而成全國的中國紅軍。”5月25日,中共中央頒發了《軍事工作大綱》,大綱強調:“建立紅軍已為目前的要務,不一定要尋(等)到一省或一國暴動成功,只要能建立一割據區域,便應當開始建立紅軍的工作”,並明確要求:“割據區域所建立之軍隊,可正式定名為紅軍,取消以前工農革命(軍)的名義。”同年6月以後,全國各地的工農革命軍及其他革命武裝開始陸續地改稱紅軍。

中國工農紅軍

  隨著紅軍的不斷發展,中共中央於1930年5月在上海召開了全國紅軍代表會議,討論了紅軍的主要任務、戰略戰術、發展方向和紅軍的編制等問題,並決定各地紅軍分別集中組建正規兵團。隨後,全國各地的紅軍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進行整編,組建了一批正規兵團,並陸續改稱中國工農紅軍。1933年5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決定組建中國工農紅軍總司令部,朱德任中國工農紅軍總司令,周恩來任中國工農紅軍總政治委員。

  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中國工農紅軍共組建過3個方面軍、9個軍團、30多個軍。

八路軍、新四軍、華南抗日縱隊、東北抗日聯軍稱謂的由來

  在抗日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主要有八路軍新四軍華南抗日縱隊(習慣上稱華南抗日遊擊隊)和東北抗日聯軍,它們分別戰鬥在華北、華中、華南和東北等地。

東北抗日聯軍

  東北抗日聯軍(簡稱東北抗聯),是以中共組織在東北地區創建的抗日遊擊隊為基礎發展而來的,在全國抗戰爆發前就已建立。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東北各族人民和東北軍部分愛國官兵,在中國共產黨抗日號召和推動下,紛紛組成救國軍、自衛軍、大刀會、紅槍會等抗日武裝,共30余萬人,統稱東北抗日義勇軍。1933年1月,中共中央指示中共滿洲省委,要加強党的領導,克服“左”傾關門主義,建立抗日統一戰線,擴大遊擊戰爭。中共滿洲省委據此於5月作出決定,以抗日遊擊隊為基礎,組建東北人民革命軍。這樣,從1933年下半年開始至1936年春,先後組建了7個軍。1936年2月10日,中共滿洲省委以東北人民革命軍楊靖宇等領導人的名義發表了《東北抗日聯軍統一軍隊建制宣言》,指出:“現在全中國正走向‘組織國防政府,建立全國抗日聯軍,實行全國總動員,對日抗戰’”,“我們東北人民革命軍……一律改組軍隊建制為東北抗日聯軍”不久,由中國共產黨直接領導的東北人民革命軍陸續改編為東北抗日聯軍。

  當時,東北抗日聯軍除了由中國共產黨直接領導的7個軍以外,還有一些與中共有統戰關係的抗日武裝,在全國抗日形勢的鼓舞下,經過中共組織的工作,於1936年夏至1937年秋先後加入了東北抗日聯軍的序列。1945年10月,東北抗日聯軍與挺進東北的八路軍、新四軍合編為東北人民自治軍。至此,東北抗日聯軍完成了其歷史使命,進入了新的歷史時期。

八路軍

  八路軍,全稱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是由中國工農紅軍主力改編組成的。將紅軍主力改編為八路軍,是中國共產黨為抗日救國而作出的一項戰略決策。1937年8月22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正式宣佈紅軍主力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並委任朱德彭德懷為正、副總指揮。8月25日,中共中央軍委發佈改編命令,宣佈紅軍主力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簡稱八路軍),紅軍前敵總指揮部改編為第八路軍總指揮部。改編後的八路軍下轄3個師6個旅12個團,共4.6萬人。

  1937年9月11日,蔣介石發佈命令,按照全國新的統一的陸海空軍序列,將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改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八路軍總指揮部改為第十八集團軍總司令部。但由於紅軍改編為八路軍後,八路軍這個名稱已在廣大指戰員和群眾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一般情況下,在共產黨、八路軍內部和廣大群眾中仍習慣地沿用八路軍的稱謂,對國民黨方面才使用第十八集團軍的稱謂。

新四軍

  新四軍,全稱為國民革命軍新編陸軍第四軍,是由紅軍主力長征後留在江西、安徽、福建、浙江、河南、湖北、湖南、廣東等8省14個地區的紅軍遊擊隊改編組成的。1937年9月28日,蔣介石任命葉挺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軍長。10月6日,蔣介石下令將南方遊擊區的紅軍遊擊隊均編入新四軍。10月12日,國民黨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輝轉發蔣介石電令:鄂豫皖邊、湘鄂贛邊、粵贛邊、閩西等地的紅軍遊擊隊“統交新編第四軍軍長葉挺編遣調用”。這是首次公開發佈新四軍的番號和軍長名字。隨後,國共兩黨就新四軍的建制、編制、幹部、裝備等問題逐步達成了一致意見。12月5日,新四軍軍部在漢口成立。隨後,中共中央經與國民黨協商,又任命項英為副軍長,張雲逸為參謀長,袁國平為政治部主任。1938年2月和3月,南方紅軍遊擊隊根據新四軍軍部的指示,分別向皖南和皖西集結,進行整訓和改編。至4月,新四軍的整訓改編工作基本完成,共編成4個支隊、10個團和1個特務營,全軍共1.03萬人。隨後,新四軍各部陸續向華中敵後挺進,展開抗日遊擊戰爭。1939年,新四軍軍部確定10月12日為新四軍成立紀念日。

  1941年1月,國民黨頑固派蓄意製造了皖南事變,並誣衊新四軍為“叛軍”,宣佈撤銷新四軍番號,聲稱將軍長葉挺交“軍法審判”,從而將第二次反共高潮推向了頂峰。為直接對抗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發佈的關於撤銷新四軍番號的反動通令,中共中央決定重建新四軍軍部。1月20日,由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軍委起草的重建新四軍軍部的命令在延安發佈,任命陳毅為新四軍代軍長,劉少奇為政治委員,張雲逸為副軍長,賴傳珠為參謀長,鄧子恢為政治部主任。隨後,根據中共中央軍委的指示,新四軍軍部將隴海路以南、長江南北地區的新四軍、八路軍統一整編為新四軍7個師又1個獨立旅,共9萬餘人。此後,新四軍繼續高舉抗日的旗幟戰鬥在大江南北,直至全國抗戰的勝利。

華南抗日縱隊

  華南抗日縱隊,是抗戰時期中國共產黨在廣東省(含今海南省)領導創建的7支人民抗日遊擊隊(包括東江縱隊瓊崖縱隊珠江縱隊廣東人民抗日解放軍廣東南路人民抗日解放軍抗日遊擊隊韓江縱隊廣東人民抗日遊擊隊韓江縱隊)的統稱。它們與八路軍、新四軍不同,沒有統一的建制和番號。1944年10月10日,周恩來延安各界慶祝雙十節集會上就中國成立統一的民主聯合政府問題發表的題為《如何解決》的講話中,正式將中共在華南地區領導的抗日遊擊隊稱為“華南抗日縱隊”。在抗日戰爭中,華南抗日縱隊在遠離中共中央,長期處於日、偽、頑軍夾擊的艱苦環境中,堅持獨立自主的遊擊戰爭,緊密依靠群眾,開闢華南敵後戰場,共發展到7個縱隊2.08萬餘人,抗擊和牽制日偽軍15萬餘人,對日偽軍作戰3000多次,殲滅日偽軍2萬餘人,創建了面積達8.2萬平方公里、擁有1000余萬人口的抗日根據地和遊擊區,為抗日戰爭的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

解放軍、人民解放軍、中國人民解放軍稱謂的由來

  在解放戰爭時期及新中國成立之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統稱為中國人民解放軍,一直到今天,仍在繼續使用這一稱謂。

解放軍、人民解放軍

  在抗日戰爭後期,解放軍人民解放軍的稱謂便已出現了。1944年8月20日,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副主席劉少奇在中央軍委舉行的一次高級幹部會議上,便提出了關於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可改稱解放軍的建議。他在發言中指出:我們已有50萬正規軍,200萬遊擊隊,這個問題可以考慮一下。我們軍隊的名字(實際上指的是正規軍)就叫八路軍、新四軍,但是大大發展了的八路軍、新四軍。我們的正規軍和遊擊隊“合起來可以叫解放軍,或加之為國民革命軍解(放軍)”。

  1944年10月7日,中共六屆七中全會主席團會議在討論群組織河南軍區問題時,劉少奇提出:新成立的河南軍區受延安指揮,以河南人民解放軍的名義出現。這一建議被毛澤東所採納。10月14日,毛澤東在為中共中央軍委起草致新四軍第五師的電文中,正式使用了人民解放軍的稱謂。但以上解放軍或人民解放軍稱謂的出現,只是中共中央、中共中央軍委在討論問題或發出指示時在內部使用的,對外還沒有公開提出過,共產黨當時所領導的部隊中也未正式使用這一稱謂。

  1945年1月,廣東人民抗日解放軍和廣東南路人民抗日解放軍的成立,不僅在共產黨所領導的人民軍隊中正式使用了解放軍這一稱謂,而且公開打出了解放軍的旗幟。1945年8月10日至11日,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解放區抗日軍總司令朱德在連續發出的七道全面反攻及受降的命令中,也公開使用了解放軍的稱謂,其中有“所有山西解放軍統歸賀龍指揮”的提法。在此之後直到抗日戰爭勝利,解放軍和人民解放軍的稱謂不斷地見諸中共方面的報端或文電中。

  不過,當時解放軍稱謂的提出和使用,中共中央、中央軍委並沒有一個統一的命令或時間,也沒有作出統一的規範,只是根據形勢的需要而靈活使用的,有的還是由下面部隊提出來、在經中共中央軍委同意後開始使用的。這就造成了解放軍這一稱謂在使用上很不一致:就其所包含的物件來說,有時是八路軍、新四軍和解放軍並用,有時是八路軍和新四軍或者再加上共產黨領導的其他遊擊隊統稱解放軍;就解放軍這一稱謂本身而言,有時稱解放軍,有時稱人民解放軍,有時稱人民抗日解放軍,有時則在解放軍稱謂前冠以地名。

中國人民解放軍

  抗日戰爭勝利後,為了爭取國內和平,建設一個獨立、自由、民主的新中國,毛澤東、周恩來等代表中國共產黨于1945年8月下旬親赴重慶,與蔣介石國民黨方面進行了長達40余天的重慶談判。為了表明對和談的誠意,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決定停止使用解放軍的稱謂,繼續使用八路軍、新四軍等稱謂。1945年10月31日,中共中央決定,進入東北的八路軍、新四軍和東北抗日聯軍等部隊統稱東北人民自治軍,總司令林彪,第一政治委員彭真。1946年1月14日,東北人民自治軍改稱東北民主聯軍,主要領導人未變。由於中共領導的人民軍隊當時正在進行整編和調整戰略部署,變化較大,在名稱的使用上很不統一,除了八路軍、新四軍、東北人民自治軍、東北民主聯軍等稱謂外,還有民主建國軍、華中民主聯軍等。有的部隊甚至用人名或地名作稱謂,如濱海支隊、吉黑縱隊、劉其人師、賀慶積旅等。

  1946年6月,全面內戰爆發後,解放軍和人民解放軍的稱謂重新提出,並且出現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提法。同年9月12日,《解放日報》在《蔣軍必敗》的社論中,再次使用了人民解放軍的稱謂。該社論指出:在解放區實現“耕者有其田”的政策和開展土地改革運動後,“把解放區和人民解放軍大大地鞏固和加強了”。不過,該社論中同時還出現了“我們謹向八路軍、新四軍、東北民主聯軍、民主建國軍、民主同盟軍、華中民主聯軍及一切人民軍隊致敬”的字樣,這說明當時中共領導的人民軍隊的稱謂仍不統一。在此之後,新華社和毛澤東發表的文章中,開始越來越多地使用人民解放軍或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稱謂。10月3日,《解放日報》在《為實現一月停戰協定及政協決議而鬥爭》的社論中,第一次公開使用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稱謂。1947年2月10日,朱德首次以人民解放軍總司令的名義,與毛澤東一起簽署了組建陝甘寧野戰集團軍的命令。3月24日,新華社在談及西北戰場作戰時,首次公開使用了人民解放軍總部的稱謂。1947年7月以後,各解放區部隊陸續開始改稱人民解放軍,只是在名稱前冠以地區名,如西北人民解放軍、晉冀魯豫人民解放軍、華東人民解放軍、東北人民解放軍等。

  1947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軍委發佈了由毛澤東起草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宣言》,宣佈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8項基本政策,並強調指出:“我們是偉大的人民解放軍,是偉大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隊伍。只要我們時刻遵守黨的指示,我們就一定勝利。”同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頒發《關於重新頒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的訓令》。

  為奪取解放戰爭的最後勝利,中共中央政治局於1948年9月召開了擴大會議。會議提出建設500萬人民解放軍,在大約5年(從1946年7月算起)左右的時間內,從根本上打倒國民黨統治的戰略任務。根據這次會議的精神,中共中央和中共中央軍委于同年11月1日作出了《關於統一全軍組織及部隊番號的規定》,指出:中國人民解放軍分為野戰部隊、地方部隊和遊擊部隊三類。野戰部隊的“野戰軍現時分為四個,以地名區分,即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野戰軍中原野戰軍華東野戰軍東北野戰軍”;“各兵團的正式名稱,定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某某兵團”;“各軍、師、團的正式名稱定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某某軍,中國人民解放軍第某某師,中國人民解放軍第某某團”;騎兵師、騎兵團“其正式名稱定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騎兵第某某師,中國人民解放軍騎兵第某某團”;炮兵師、炮兵團“其正式名稱定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炮兵第某某師,中國人民解放軍炮兵第某某團”;作為地方部隊建制的軍區,其“第一級軍區(即大軍區),現有五個,以地名區分,即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軍區,中原軍區,華東軍區,東北軍區,華北軍區”;“第二級軍區,現有三個,亦以地名區分,即中國人民解放軍晉綏軍區,豫皖蘇軍區,冀熱遼軍區”;遊擊部隊,則依情況需要和可能由各地軍事機關自行組織。隨後,全軍進行了統一整編。從此,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稱謂在全軍開始統一使用。

  根據解放戰爭形勢的發展,原先以地區冠名的各野戰軍的稱謂已經不適合新形勢的需要了,據此,中共中央軍委於1949年1月15日又發出指示,決定將各野戰軍改為按序數排列,西北、中原、華東、東北野戰軍分別改稱第一至第四野戰軍。此後,各地的人民解放軍部隊再次進行了整編。同時,在長江以南地區堅持鬥爭的遊擊隊也進行了整編,並正式列入中國人民解放軍序列,如中國人民解放軍閩粵贛邊縱隊、中國人民解放軍閩浙贛邊縱隊、中國人民解放軍桂滇黔邊縱隊、中國人民解放軍粵贛湘邊縱隊等。

  新中國成立後,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原有陸軍的基礎上,又先後組建了空軍、海軍、防空軍、公安軍,還相繼建立了炮兵、工程兵、通信兵、鐵道兵、防化兵、裝甲兵等技術兵種(其中有的軍兵種已被撤銷),從而逐漸發展成為諸軍兵種的合成軍隊。

軍銜制度

  軍銜制是世界各國軍隊為明確軍中指揮關係、激勵士氣而普遍採用的一種行之有效的軍隊管理制度。軍銜既可以明確軍人在軍隊中的地位、責任和相互關係,也是國家給予軍人的榮譽。軍銜制度可以追溯到古代國家的武階體制。近代軍銜制度出現於15世紀的西歐。之後,經過二三百年的不斷發展與傳播,最終形成了現代國際上通行的軍銜制度。

  中國人民解放軍誕生1927年8月1日。在革命戰爭年代,中國人民解放軍曾兩次擬議實行軍銜制度,但由於受當時環境的制約,兩次擬訂的軍銜制度都未能實行。

  新中國成立後,為增強軍人的責任心和榮譽感,促進軍隊正規化建設,加強軍隊諸軍兵種之間指揮、管理和保障的協同,便於進行國際交往,中國人民解放軍於1955年9月首次在全軍(包括現在武警部隊的前身公安部隊)實行了軍銜制。

  這次軍銜等級設置是在中國傳統軍銜等級體系的基礎上,參照了前蘇聯、朝鮮等國的軍銜制而設定的。軍官軍銜設4等14級,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元帥、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大元帥實際未授予);大將、上將、中將、少將;大校、上校、中校、少校;大尉、上尉、中尉、少尉。1955年9月2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二次會議通過了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的決議。同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毛澤東向朱德、彭德懷、林彪、劉伯承、賀龍、陳毅、羅榮桓、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10人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發佈命令,授予粟裕、黃克誠、譚政、肖勁光、王樹聲、陳賡、羅瑞卿、許光達、徐海東、張雲逸10人中國人民解放軍大將軍銜,授予55人上將軍銜,授予175人中將軍銜,授予802人少將軍銜。以後,從1956年至1964年間,又陸續晉升了一批將軍。到1965年,共授予將官以上軍銜1614人。總計有60余萬名幹部獲得了準尉以上軍官軍銜。

  1965年5月22日,第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九次會議通過了《關於取消中國人民解放軍軍銜制度的決定》,1965年6月1日開始實施。國務院據此公佈了關於中國人民解放軍新的帽徽、領章和部分軍裝樣式的決定,規定陸、海、空軍和公安部隊。一律佩帶全紅五角星帽徽和全紅領章。

  改革開放以來,為加強我軍革命、現代化、正規化建設,恢復軍銜制度被提到了議事日程。1980年3月,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提出要搞軍銜制。1984年5月31日第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兵役法》規定:“中國人民解放軍實行軍銜制度”。1985年6月,中央軍委召開擴大會議,果斷地提出割斷1965年以前的軍銜體制,“實行新的軍銜制”。

  1988年7月1日,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次會議通過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軍銜條例》。士兵軍銜制度同時立法。同年9月23日,國務院、中央軍委又頒佈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現役士兵服役條例》。由此形成了我軍完整的軍銜體系。中國人民解放軍新軍銜制度於1988年10月1日正式實施。

  新公佈的軍銜制度不設元帥、大將和大尉,而以一級上將為最高軍銜。軍官軍銜設3等11級,即一級上將、上將、中將、少將;大校、上校、中校、少校;上尉、中尉、少尉。海軍、空軍軍官在軍銜前分別冠以“海軍”、“空軍”。專業技術軍官,在軍銜前冠以“專業技術”。中央軍委領導鄧小平、楊尚昆主動提出自己不受軍銜,因此,一級上將空缺。

  1993年10月1日起,士官分別佩帶共有4個軍銜等級的標誌。士兵軍銜按等級分為:士官:軍士長、專業軍士;軍士:上士、中士、下士;兵:上等兵、列兵。

  1994年7月1日,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七次會議對1988年制定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軍銜條例》作了修改。其中主要改動為:(1)取消一級上將軍銜,軍官軍銜由原來的3等11級改為3等10級。(2)明確規定:中央軍委主席不授予軍銜;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央軍委委員、解放軍總參謀長、總政治部主任的職務等級編制軍銜均為上將。(3)軍事、政治、後勤軍官從正大軍區職至排職的軍銜設置,由原來的一職兩銜或三銜(其中一個為基準軍銜),一律改為一職兩銜(其中前一個為主要軍銜,後一個為輔助軍銜)。

  1995年9月10日,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預備役軍官法》,規定預備役軍官軍銜設3等8級,即少將;大校、上校、中校、少校;上尉、中尉、少尉。

  1999年6月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重新修訂發佈《中國人民解放軍現役士兵服役條例》,士兵的軍銜按兵役性質分為: 志願兵役制士兵:六級士官、五級士官、四級士官、三級士官、二級士官、一級士官; 義務兵役制士兵:上等兵、列兵。

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各個歷史時期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

  1927年,國民黨內的蔣介石集團、汪精衛集團先後背叛革命,殘酷屠殺共產黨人和革命人民,使國共合作的反帝反封建大革命遭到失敗。中國共產黨從失敗中認識到武裝鬥爭和組織軍隊的極端重要性。1927年7月下旬,中共中央決定集合共產黨所掌握和影響的國民革命軍,在江西南昌舉行武裝起義。8月1 日,以周恩來為書記的中國共產黨前敵委員會和賀龍、葉挺、朱德、劉伯承等領導國民革命軍等11軍第24師、第10師一部,第4軍第25師(葉挺獨立團擴編),第20軍,第3軍軍官教育團等部,共2萬餘人舉行南昌起義,打響了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標誌著中國共產黨獨立領導武裝鬥爭的開始。8月7日,中共中央在漢口召開緊急會議(“八七”會議),總結大革命失敗的經驗教訓,確定了實行土地革命和武裝起義的方針。根據“八七”會議精神,中國共產黨在革命群眾運動基礎較好的地區發動和領導了武裝起義。9月11日,毛澤東等領導的由農民、工人和革命官兵組成的工農革命軍第1軍第1師,在湖南、江西邊界地區舉行秋收起義。12月11日,張太雷、葉挺、惲代英、葉劍英、楊殷、周文雍、聶榮臻等領導工人赤衛隊和革命官兵舉行廣州起義。至1928年6月,中國共產黨還領導了海陸豐、洪湖、黃麻、弋橫、湘南、桑植、渭華等地區的近百次起義。以後,又領導了平江起義、左右江起義和其他起義(見彩圖)。在這些起義中創建了許多支工農武裝。

  湘贛邊秋收起義受挫後,毛澤東率領起義部隊向井岡山進軍。在永新縣三灣村進行改編,將一個師縮編為一個團。在部隊中建立了共產黨的各級組織,把黨的支部建在連上;實行民主制度,制定了革命紀律。三灣改編提出和實行的原則和制度,為建設新型人民軍隊奠定了初步基礎。

  1927年10月,毛澤東領導工農革命軍到達井岡山,開展遊擊戰爭,廢除封建土地制度,實行工農武裝割據。到1928年2月,在井岡山創立了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在井岡山鬥爭中,工農革命軍繼續加強党的建設和政治思想工作。毛澤東為工農革命軍規定了打仗、籌款和做群眾工作三大任務,制訂了“三大紀律六項注意”(後來發展成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以及優待俘虜的政策。同年4月,朱德、陳毅率領由南昌起義軍餘部和湘南農軍編成的工農革命軍到達寧岡縣礱市同毛澤東率領的部隊會師(見彩圖)。兩支部隊合編為工農革命軍第4軍,朱德任軍長,毛澤東任黨代表。轄3個師,共1萬餘人。1928年5月以後,各地起義建立起來的武裝,陸續稱為紅軍,1930年後,又改稱中國工農紅軍。

  井岡山地區的紅四軍,在毛澤東、朱德指揮下,採取“分兵以發動群眾,集中以應付敵人”和“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的遊擊戰術,粉碎了江西、湖南兩省國民黨軍的多次“進剿”和“會剿”。1928年12月,彭德懷、滕代遠等率領由平江起義部隊組成的紅軍第5軍主力轉移到井岡山,同紅四軍會合。

  1929年1月,毛澤東、朱德、陳毅率領紅四軍主力向江西南部和福建西部挺進,開展遊擊戰爭,6月至翌年3 月,先後粉碎了江西、福建、廣東三省國民黨軍兩次“會剿”,創建了後來成為中央蘇區的贛南、閩西根據地。1929年12月,中共紅軍第四軍前委根據中共中央九月來信,在福建省上杭縣古田,由毛澤東主持召開了中共紅四軍第九次代表大會,會議全面總結了紅四軍誕生以來的建軍經驗,通過了以《關於糾正黨內的錯誤思想》為中心內容的決議案。決議規定了紅軍的無產階級性質和基本任務,明確了共產黨對紅軍的絕對領導和政治工作的地位,解決了如何把以農民為主要成分的軍隊建成無產階級新型人民軍隊這個至關重要的問題。它在中國共產黨所領導的人民武裝力量發展史上起了長時期的指導作用。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其他地區紅軍,先後創建了湘鄂西、鄂豫皖、湘鄂贛等革命根據地,並在鬥爭中逐步發展壯大。1930年 6月以後,各革命根據地的紅軍根據中共中央指示和全國紅軍代表會議決定,分別進行了整編。贛西南革命根據地和閩西革命根據地紅軍編為第 1軍團,朱德任總指揮,毛澤東任政治委員,轄第3、第4、第12軍。隨後,由贛西南地方武裝組成的第20、第22軍也劃歸第 1軍團建制。閩西革命根據地紅軍編為第21軍。湘鄂西革命根據地紅軍編為第 2軍團,賀龍任總指揮,周逸群任政治委員,轄第2、第6軍。湘鄂贛革命根據地紅軍編為第 3軍團,彭德懷任總指揮,滕代遠任政治委員,轄第5、第8、第16軍。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紅軍第11軍改編為第 1軍。贛東北革命根據地紅軍編為第10軍。廣西省右江革命根據地紅軍仍為第 7軍。廣東省東江地區紅軍編為第11軍。江蘇省南通、海門、如皋、泰興地區紅軍編為第14軍。浙江省南部地區紅軍編為第13軍。全國紅軍總數達 7萬餘人。

  紅軍第1、第3軍團編成後,分別轉戰湘贛、湘鄂贛地區,於 8月23日在湖南省瀏陽縣永和市會合,組成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和中共紅軍第一方面軍總前敵委員會,朱德任方面軍總司令,毛澤東任總政治委員和總前委書記。

  1930年11月~1931年 9月,紅軍第一方面軍在毛澤東、朱德指揮下,採取“誘敵深入”的作戰方針,連續打破國民黨軍3次大規模“圍剿”。在此期間,由贛南地方武裝編成的紅35軍和由右江地區轉移到中央蘇區的紅7軍先後劃歸紅軍第一方面軍建制。1931年11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成立,朱德任主席,王稼祥、彭德懷任副主席,下設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經理部。中革軍委成立後,撤銷了紅一方面軍總部,其所屬部隊歸中革軍委指揮,並稱中央紅軍。12月,寧都起義部隊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 5軍團,季振同任總指揮,蕭勁光任政治委員,歸中革軍委直接指揮。不久,中央紅軍組建了第 1軍團總指揮部,林彪任總指揮,聶榮臻任政治委員。1930年11月~1932年 3月,湘鄂西革命根據地紅軍相繼挫敗國民黨軍3次“圍剿”,並取得襄北作戰的勝利。在此期間,紅2軍團改編為紅軍第3軍。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紅軍於1931年1月和5月,先後打破國民黨軍第1、第2次“圍剿”,11月組成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徐向前任總指揮,陳昌浩任政治委員,下轄第4、第25軍。爾後紅四方面軍主動發起攻勢作戰,至1932年6月,連續取得黃安、商潢、蘇家埠和潢光4次戰役的勝利,使國民黨軍對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的第3次“圍剿”計畫遭到破產。湘贛、湘鄂贛、贛東北等革命根據地紅軍在反“圍剿”作戰中也取得了勝利。

  各地紅軍經過 3次反“圍剿”作戰,共殲滅國民黨正規軍20余萬人;主力紅軍發展到15萬人,各革命根據地得到鞏固和擴大。

  1932年7月,蔣介石調集約50萬人的兵力,對湘鄂西和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發動第 4次“圍剿”。由於王明“左”傾冒險主義的錯誤領導,兩地區的紅軍未能打破敵人的“圍剿”,被迫於10月分別退出革命根據地。鄂豫皖地區的紅四方面軍主力于12月轉移到四川北部地方,接著創建了川陝革命根據地。此後,打破了國民黨四川軍閥部隊的“三路圍攻”和取得3次進攻戰役的勝利,部隊發展到 5個軍約8萬人。1933年11月至1934年9月又取得反“六路圍攻”的勝利。留在鄂豫皖地區的部分紅軍於1932年11月重建第25軍,繼續堅持鬥爭。湘鄂西地區的紅3軍經過艱苦轉戰,於1934年6月到達貴州省沿河地區,此後創建了黔東革命根據地。

  1933年2月,蔣介石以30多個師的兵力,對中央革命根據地發動第 4次“圍剿”。紅一方面軍在周恩來、朱德的指揮下,打破了國民黨軍的“圍剿”。5月,中國工農紅軍總司令部成立,朱德任總司令兼紅軍第一方面軍司令員,周恩來任總政治委員兼紅一方面軍政治委員。

  1933年9月,蔣介石調集100余萬人的兵力,對紅軍進行第5次“圍剿”,其中直接用於中央革命根據地的兵力約50萬人。由於以王明為代表的“左”傾冒險主義錯誤的戰略指導,紅軍未能打破國民黨軍的“圍剿”。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率中央紅軍主力于1934年10月被迫撤出中央革命根據地,進行長征(見彩圖)。湘贛、湘鄂贛、閩浙贛等革命根據地紅軍的反“圍剿”作戰,也都遭到失敗。在此之前,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於1934年7月,以第7軍團(1933年10月正式組成,軍團長尋淮洲,政治委員蕭勁光,11月後為樂少華)組成北上抗日先遣隊,向閩浙皖贛邊挺進。8月,以湘贛革命根據地紅6軍團(任弼時任軍政委員會主席,蕭克為軍團長,王震為政治委員)西征,10月到達黔東,與紅3軍(後恢復第2軍團番號)會合,接著向湘西發動攻勢作戰,至1935年 1月,創建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

  中央紅軍主力長征初期,由於“左”傾冒險主義領導者實行退卻中的逃跑主義,使紅軍在突破國民黨軍4道封鎖線後由8.6萬人減少到3萬餘人。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在貴州黎平召開政治局會議。會議採納了毛澤東的建議,改變了原定去湘西會合紅2、紅6軍團的計畫,轉向國民黨軍兵力薄弱的貴州北部前進。1935年1月7日,紅軍佔領遵義城。15~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義召開擴大會議(見彩圖),糾正了王明“左”傾冒險主義在軍事上的錯誤,確立了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共中央的正確領導。遵義會議成為中國革命歷史的一個重要轉捩點。3月,成立了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三人軍事指揮小組。中央紅軍四渡赤水河,於5月渡過金沙江。這時,紅四方面軍長征佔領了以茂縣(今茂汶)、理番(今理縣)為中心的廣大地區,一部前出到懋功、達維一線。中央紅軍繼續北進,強渡大渡河,翻越夾金山,於6月中旬到達四川省西部懋功地區,同紅四方面軍會師。會師後中共中央提出北上創建川陝甘革命根據地的戰略方針,張國燾則主張向青海、新疆或西康(今四川西部、西藏東部)地區轉移。為統一戰略思想,中共中央政治局於6月26日在懋功以北的兩河口舉行會議,決定北上創建川陝甘革命根據地。7月,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任命張國燾為紅軍總政治委員,並將紅軍第1、第3、第5、第9軍團依次改為紅軍第1、第3、第5、第32軍。8月,兩個方面軍混編為左右兩路軍,過草地北上。當左路軍先頭部隊到達阿壩、右路軍到達班佑、巴西地區時,率左路軍行動的張國燾拒絕繼續執行中共中央北上方針,提出要紅軍南下川康邊,背著中央電令陳昌浩率右路軍南下。又提出“徹底開展黨內鬥爭”,企圖危害黨中央。中共中央遂率右路軍中的第1、第3軍(後組成陝甘支隊)繼續北上,於1935年10月19日到達陝甘革命根據地的吳起鎮,結束了長征。

  在此之前,陝甘邊根據地和陝北根據地紅軍在艱苦困難條件下,積極開展遊擊戰爭,粉碎了國民黨軍多次“圍剿”,創建了紅軍第26、第27軍和陝甘革命根據地。謝子長、劉志丹等創建的陝甘根據地,成為中共中央和三大主力紅軍以及紅25軍長征的落腳點。

  堅持鄂豫皖地區鬥爭的紅25軍,於1934年11月開始長征。12月到達陝西省雒南(今洛南)庾家河地區,至1935年5月,打破國民黨軍的第一次“圍剿”,創建了鄂豫陝革命根據地。7月,紅25軍打破國民黨軍第二次“圍剿”。接著西征北上,於9月到達陝甘革命根據地,與該地區的紅軍第26、第27軍合編為紅軍第15軍團,徐海東任軍團長,程子華任政治委員,劉志丹任副軍團長。11月初,陝甘支隊同紅15軍團會師後,恢復紅一方面軍番號,彭德懷任司令員,毛澤東任政治委員,葉劍英任參謀長,王稼祥任政治部主任,下轄第 1、第15軍團,共 1.4萬餘人。11月下旬,紅一方面軍取得直羅鎮戰役的勝利,為中共中央把革命大本營放在西北奠定了基礎。

  張國燾率領紅四方面軍以及隨同行動的紅一方面軍第5、第32軍南下後,10月5日在綏靖之卓木碉宣佈另立“中央”,公然分裂党、分裂紅軍。隨後部隊在天全、蘆山、名山地區與國民黨軍作戰,開始曾取得較大勝利,但由於戰略方向的錯誤,在敵人進攻下,受到重大損失,1936年 4月被迫撤至西康甘孜地區。這時,部隊由南下時的8萬餘人減為4萬餘人。張國燾的南下方針即告破產。在中共中央正確方針的影響和中央領導人的督導下,經過朱德等和紅四方面軍廣大指戰員的鬥爭,張國燾被迫於6月6日取消另立的中央,準備再次率部北上。

  紅軍第2、第6軍團於1935年2~8月,粉碎了國民黨軍的“圍剿”。11月撤離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開始長征,轉戰於湖南、貴州、雲南等省,於1936年 4月北渡金沙江,接著越雪山北進,於6月底7月初到達甘孜地區,與紅四方面軍會師,7月5日,紅2、紅6軍團和紅32軍組成中國工農紅軍第二方面軍,賀龍任總指揮,任弼時任政治委員,蕭克任副總指揮,關向應任副政治委員。7月上旬,紅四、紅二方面軍從甘孜地區開始北上,8月上旬和9月初分別進入甘南地區。

  1935年12月下旬,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陝北的瓦窯堡召開會議,分析了國內階級關係變化的新形勢,制定了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總政策。1936年2~7月,紅一方面軍取得了東征、西征戰役的勝利,擴大了紅軍,鞏固和發展了陝甘革命根據地,推動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發展,並為三大主力紅軍會師創造了有利條件。8月,中共中央制定了紅軍三個方面軍協力奪取寧夏的戰略計畫。9月中旬,張國燾電令紅四方面軍準備西進青海和甘肅西北部。16~18日,中共西北局在岷州召開會議,否定了張國燾的西進主張,重新肯定了北上方針。9月23日,漳縣會議又採納了從永清、循化渡河的意見。會後張國燾電令紅四方面軍迅速從蘭州以西渡過黃河,向涼州、永登地區前進。後西進部隊因氣候、地形條件受阻,中共中央和軍委又連電指示停止西進,立即北上。在此情況下,張國燾遂率領紅四方面軍北上。10月,紅軍第四、第二方面軍分別在甘肅省會甯和靜寧將台堡地區同第一方面軍會師。

  10月20日,國民黨軍開始大舉進攻。25日,按照中共中央和軍委的部署,紅四方面軍第30軍渡過黃河。隨後,第9軍和紅四方面軍總部及第5軍亦渡過黃河,準備執行寧夏戰役計畫。11月 5日,紅軍總部電令紅四方面軍河西部隊:目前主要任務是消滅馬步芳部,獨立開展一個新局面,首先佔領大靖、古浪、永登地區,必要時應迅速佔領涼州地區。11日,中共中央決定:河西部隊稱西路軍,成立以陳昌浩為主席、徐向前為副主席的西路軍軍政委員會,統一指揮該部的行動。此後,西路軍在甘肅西北部同軍閥馬步芳等部的優勢兵力進行了 4個多月的浴血奮戰,共殲敵約 2萬人。但西路軍也遭到嚴重損失,到1937年 3月中旬終於失敗。李先念等率餘部翻越祁連山,穿過戈壁灘,進入新疆。

  1936年11月,紅軍取得山城堡戰役的勝利,迫使國民黨軍停止對陝甘革命根據地的進攻。12月12日,西安事變發生。中國共產黨以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大局為重,努力促成事變的和平解決,為後來的國共合作、共同抗日鋪平了道路。

  1936年12月,中華蘇維埃中央政府決定:組成23人的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毛澤東任主席,周恩來、張國燾任副主席;朱德任中國工農紅軍總司令,張國燾任總政治委員,劉伯承任總參謀長,葉劍英任副總參謀長,王稼祥任總政治部主任,楊尚昆任總政治部副主任。至全國抗日戰爭爆發前夕,在陝甘地區的中國工農紅軍主力和地方部隊發展到7.4萬餘人。

  紅軍主力長征後,項英、陳毅等領導留在南方的紅軍和遊擊隊,在和中共中央失去聯繫的情況下,緊緊依靠人民群眾,以無比英勇的氣概,靈活的鬥爭策略,在8省14個地區獨立地堅持艱苦卓絕的三年遊擊戰爭,牽制和消耗了國民黨軍大量兵力,從戰略上配合了主力紅軍的行動,並保存了 1萬餘人的武裝,成為爾後華中、華南地區人民進行抗日戰爭的骨幹力量。

  在土地革命戰爭深入發展的時候,日本帝國主義於1931年製造“九一八”事變,侵佔中國東北三省。當地軍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推動下,組成抗日義勇軍、遊擊隊,英勇抗擊侵略者。中國共產黨組織領導的東北抗日武裝,於1934年11月開始改編為東北人民革命軍,1936年初改稱 東北抗日聯軍。1936年至1937年7月,東北抗日聯軍廣泛開展遊擊戰爭,殲滅了大量日本侵略軍,發展到10個軍,1個獨立師,共2萬餘人。東北抗日遊擊戰爭,打擊了日本帝國主義在東北的殖民統治,推動了全國抗日運動的發展。

抗日戰爭時期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後,中國開始了全國性的抗日戰爭。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於7月8日發出通電,呼籲全國人民、國民黨政府和軍隊團結起來,共同抗戰。8月國民黨當局接受了中國共產黨提出的合作抗日主張,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全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得以實現。8月下旬,中共中央在陝西省洛川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通過《關於目前形勢與黨的任務的決定》和《抗日救國十大綱領》,提出全面的全民族的抗戰路線,確定共產黨領導的軍隊執行獨立自主的山地遊擊戰的戰略方針,擔負開闢敵後戰場、配合正面戰場、建立抗日根據地的基本任務。會議決定組成以毛澤東為主席,朱德、周恩來為副主席的中共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簡稱中共中央軍委)。根據國共兩黨達成的協議,中國工農紅軍主力于 8月25日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簡稱八路軍),朱德任總指揮,彭德懷任副總指揮(9月11日按全國統一的戰鬥序列,八路軍改稱第18集團軍,朱、彭改稱正、副總司令),葉劍英任參謀長,左權任副參謀長,任弼時任政治部主任,鄧小平任政治部副主任。轄3個師:第115師,林彪任師長,聶榮臻任副師長;第120師,賀龍任師長,蕭克任副師長;第129師,劉伯承任師長,徐向前任副師長,全軍共4.6萬餘人。8月初,薄一波等利用同山西閻錫山建立的特殊形式的統一戰線,組建成實際由共產黨領導的山西新軍的第一支部隊山西青年抗敵決死隊。自8月22日起,八路軍3個師先後開赴山西抗日前線。主力開赴前線後,在延安成立了以蕭勁光為主任的八路軍後方總留守處,統一指揮留守陝甘寧邊區的部隊(以後,後方總留守處改稱八路軍留守兵團司令部,蕭勁光為司令員)。為保證共產黨對八路軍的絕對領導,中共中央軍委於8月29日決定成立前方分會(後稱華北軍分會),朱德為書記,彭德懷為副書記。同時,各師成立軍政委員會。9月25日,第115師在平型關殲滅日軍1000餘人,首戰告捷。此後,八路軍以一部兵力分散發動群眾,創建抗日民主根據地,主力則活躍于日軍側翼,不斷打擊敵人,配合國民黨軍保衛忻口、太原的作戰。10月,中共中央軍委決定恢復受國民黨干涉一度取消的政治委員制度,任命聶榮臻、關向應、張浩分任第115、第120、第129師政治委員,同時恢復師、旅政治部和團政治處,加強部隊政治工作。11月 8日,日軍佔領山西省會太原,國民黨軍大部退向黃河以西以南。從此,在華北以國民黨軍為主體的正規戰爭即告結束,以八路軍為主體的遊擊戰爭進入主要地位。

  10月12日,國民黨政府宣佈:南方 8省的紅軍和遊擊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簡稱新四軍),葉挺任軍長,項英任副軍長,張雲逸任參謀長,周子昆任副參謀長,袁國平任政治部主任,袁國平任政治部副主任。轄4個支隊:第1支隊,陳毅任司令員,傅秋濤任副司令員:第 2支隊,張鼎丞任司令員,粟裕任副司令員;第3支隊,張雲逸兼司令員,譚震林任副司令員;第4支隊,高敬亭任司令員。全軍共1萬餘人。新四軍組成後,第1、第2支隊挺進蘇南;第3支隊展開於皖南;第4支隊展開於皖中,開展遊擊戰爭。

  至1938年4月,八路軍完成了在山西的戰略展開,創建了晉察冀、晉西南、晉西北、晉冀豫抗日民主根據地,先後成立了晉察冀、晉冀豫和冀南軍區。在此期間,中共山東省委領導的抗日武裝起義遍及全省,建立了許多支抗日武裝,為山東各抗日民主根據地的建立創造了條件。從1938年 4月下旬起,八路軍依託山區向平原發展。第129師主力和第115師一部進入冀南、魯豫邊,加強當地抗日武裝;第120師、晉察冀軍區各一部合編為第4縱隊,挺進冀東,協同當地中共組織和抗日團體,發動人民舉行暴動,創建冀東根據地;以冀中人民自衛軍與河北遊擊軍合編為八路軍第3縱隊,同時成立冀中軍區,創建冀中根據地;第115師、第129師各一部進軍冀魯邊,第120師一部挺進綏遠(今屬內蒙古自治區),協同當地人民武裝創建根據地。至1938年10月武漢失守,八路軍進一步完成在華北的戰略展開,開闢了廣闊的敵後戰場,部隊發展到15.6萬人。新四軍在長江南北先後創建了蘇南、皖江和豫東等抗日民主根據地,部隊發展到2.5萬人。八路軍和新四軍抗擊日軍40萬人,偽軍7.8萬人,有力地阻滯了日軍的進攻。與此同時,東北抗日聯軍在十分困難的條件下,積極展開對日軍作戰,建立和堅持了人民抗戰的陣地。在此期間,毛澤東先後發表《抗日遊擊戰爭的戰略問題》和《論持久戰》等重要論著,對八路軍、新四軍和各抗日根據地軍民堅持抗戰起了重要的指導作用。

  日軍侵佔廣州、武漢後,停止了戰略進攻,抗日戰爭進入相持階段。日本對國民黨採取以政治誘降為主、軍事打擊為輔的政策,逐漸向敵後戰場增兵,加緊對共產黨領導的軍隊和人民武裝作戰。國民黨當局則從戰爭初期較為積極抗戰轉為消極抗戰。1938年9~11月間,中共中央在延安召開擴大的六屆六中全會,總結抗戰以來的經驗,提出把黨的主要工作方面放在戰區和敵後,重申獨立自主地放手組織人民抗日武裝鬥爭的方針,會議確定了鞏固華北,發展華中、華南的戰略任務。六屆六中全會以後,敵後抗日根據地和人民抗日武裝得到大的發展,成為堅持中國抗戰的主要力量,敵後戰場成為抗戰的主要戰場。在華北,八路軍 3個師的主力向冀中、冀南、山東挺進,與當地抗日武裝相結合,積極對日偽軍作戰。至1940年,八路軍又新編25個旅和第1、第2、第5縱隊。1940年8~12月,八路軍以105個團約20萬人的兵力,對華北日偽軍展開大規模的破襲戰(史稱百團大戰),沉重地打擊了日偽軍。在華中,新四軍確定了向南鞏固、向東作戰、向北發展的方針,各支隊廣泛開展遊擊戰爭,創建了皖東、豫皖蘇、鄂豫邊等抗日民主根據地。1940年夏,八路軍一部南下,協同新四軍開展對敵鬥爭。7月,新四軍江南部隊一部渡長江北上,此後開闢了蘇北抗日民主根據地。11月中旬,華中新四軍八路軍總指揮部在蘇北鹽城成立,葉挺,陳毅任正副總指揮,劉少奇任政治委員。在兩年中,八路軍、新四軍、華南抗日遊擊隊不斷對日偽軍進行襲擊、伏擊,並粉碎了日偽軍的“掃蕩”100餘次,抗擊侵華日軍的58%和全部偽軍 ,共斃傷俘日偽軍約40萬人。敵後抗日軍民還打退了國民黨頑固派發動的第一次反共高潮。從1940年3月起,山西新軍陸續加入八路軍的戰鬥序列。新四軍新建了第5、第6支隊及豫鄂挺進縱隊。八路軍、新四軍和華南抗日遊擊隊發展到50余萬人,在華北、華中、華南建立了擁有近1億人口的十幾塊抗日根據地。東北抗日聯軍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縮編部隊,分散堅持抗日遊擊戰。成立於1937年1月的抗日軍事政治大學以及後來陸續成立的十幾所分校,在整個抗日戰爭期間共培養各級幹部達10萬餘人,為軍隊建設作出了貢獻。1939年2月,八路軍總部發出整軍訓令,華北各部隊連續進行三期整軍。同年 6月,中共中央軍委指示新四軍採取八路軍的經驗,加強教育工作和黨的工作。1940年 2月,中共中央軍委發出開展大生產運動的指示,要求各部隊一面戰鬥,一面生產,一面學習,全軍普遍開展大生產運動。同年 4月,中共中央發出瓦解敵軍工作的指示,要求健全旅以上的敵軍工作部門。在延安和各抗日根據地建立了日人反戰同盟支部和日本工農學校。

  1940年 9月日本同德、意結成軍事同盟後,加緊準備南進,發動太平洋戰爭。為變中國為其進行太平洋戰爭的基地,日本繼續對國民黨政府進行誘降,對敵後抗日根據地加緊“掃蕩”、“清鄉”,實行“三光”(燒光、殺光、搶光)政策,進行軍事、政治、經濟、文化相結合的“總力戰”。國民黨則繼續堅持消極抗戰、積極反共的方針。1941~1942年,八路軍、新四軍和華南抗日遊擊隊處於極端困難時期,八路軍、新四軍的總兵力由50萬人下降到40萬人,根據地縮小了1/6,根據地人口由1億減至5000萬以下。為了克服困難,中國共產黨採取了一系列措施。1941年11月,中共中央軍委發出《關於抗日根據地軍事建設的指示》。遵照軍委的指示,各部隊普遍實行精兵簡政,主力部隊抽調大批幹部充實地方武裝,一部分正規軍轉為地方部隊,從而使主力部隊更加精幹,地方武裝和民兵成倍發展,適應了當時的形勢和開展人民戰爭的要求。1942年 6月,中共中央軍委和總政治部發出《關於軍隊中整風學習與檢查工作的指示》。全軍經過整風運動,提高了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水準,改進了政治思想工作,為爭取抗戰勝利打下了思想基礎。全軍普遍開展了“擁政愛民”、“擁軍優抗”、“尊幹愛兵”運動,更加密切了軍政、軍民、官兵關係。同年 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通過《關於統一抗日根據地党的領導及調整各組織間關係的決定》,確定在各抗日根據地實行党的領導的統一和一元化。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敵後廣大軍民對日偽軍加強政治攻勢,廣泛開展圍困戰、麻雀戰、地雷戰、地道戰等群眾性的遊擊戰爭;根據中共中央制定的“敵進我進”的方針,組織精幹的武裝工作隊,深入日軍佔領區開展鬥爭,粉碎日軍“掃蕩”、“清鄉”,挫敗了日軍的“總力戰”。有些部隊還越過長城到熱東、遼西發展遊擊戰爭。在這個階段的初期,1941年 1月,國民黨頑固派製造了皖南事變,包圍襲擊奉命由皖南向長江以北轉移的新四軍軍部及皖南部隊,軍長葉挺被扣,副軍長項英遇害。“皖南事變”後,中共中央軍委決定重建新四軍軍部,任命陳毅為代理軍長,劉少奇為政治委員,張雲逸為副軍長,賴傳珠為參謀長,鄧子恢為政治部主任;將所屬部隊擴編為 7個師、1個獨立旅,全軍共9萬餘人,繼續堅持華中抗戰,粉碎了國民黨頑固派的第二次反共高潮。到1942年底,敵後各抗日根據地軍民克服種種困難,頑強戰鬥,堅持抗日陣地,渡過了敵後抗戰的最艱苦階段。

  從1943年起,敵後抗日武裝力量開始恢復和發展,八路軍、新四軍和華南人民抗日遊擊隊積極作戰,多次粉碎日偽軍1~4萬人的大“掃蕩”,並積極展開拔除日偽軍據點、破壞日偽軍交通線的鬥爭,恢復了一些地區;迫使日偽軍收縮兵力,轉為守勢;1943年夏,制止了國民黨頑固派發動的企圖以重兵進犯陝甘寧邊區為主的第三次反共高潮。1944年 4月,毛澤東主持起草八路軍留守兵團政治部《關於軍隊政治工作問題》的報告。這是繼古田會議決議之後,又一歷史性文獻,對軍隊建設起了指導作用。6月以後,各部隊根據中央《關於整訓部隊的指示》,普遍開展練兵運動,提高了戰鬥力。4~12月,日軍在太平洋戰爭失利的情況下,為保持本土與東南亞的聯繫,摧毀美軍在中國西南地區的空軍基地,發起打通大陸交通線作戰,國民黨軍在華中、華南地區全線潰敗;八路軍、新四軍則向日偽軍佔領的城鎮和交通線連續發動攻勢作戰。1944年10月,第 120師一部組成八路軍獨立第1遊擊支隊(通稱南下支隊)挺進湘粵邊。12月,新四軍主力一部渡長江南下,鞏固與擴大了蘇浙皖邊抗日根據地。1945年春、夏季,八路軍、新四軍繼續開展攻勢作戰。兩年中,共收復縣城70餘座,殲日偽軍40余萬人,把日偽軍壓縮到大中城市和主要交通線沿線地區。到1945年上半年,抗日民主根據地在西北、華北、華中和華南已經發展到19塊,根據地人口達9550余萬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武裝發展到91萬餘人。

  1945年4~6月召開的中共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制定了“放手發動群眾,壯大人民力量,在我黨的領導下,打敗日本侵略者,解放全國人民,建立一個新民主主義的中國”的政治路線,提出了實行從抗日遊擊戰爭向正規戰爭的戰略轉變和迎接全國反攻的總任務。7月26日,中、美、英三國發表《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投降。8月6日和9日,美國向日本廣島和長崎投了原子彈。8日,蘇聯對日宣戰,隨即出兵中國東北。9日,毛澤東發表《對日寇的最後一戰》聲明,號召舉行全國大反攻。10日和11日,朱德總司令連續發佈大反攻命令。各抗日根據地軍民立即向拒絕投降的日偽軍展開猛烈的進攻,收復了華北、中原、華東、華南等地的大片國土。東北抗日聯軍積極配合蘇聯紅軍在東北諸省的作戰。8月15日,日本正式宣佈無條件投降。9月2日,日本政府在投降書上簽字(見彩圖)。至此,中國人民偉大的抗日民族解放戰爭勝利結束。

  在八年抗戰中,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武裝在人民群眾的支援下,同日偽軍作戰12.5萬餘次,斃傷俘日偽軍171.4萬餘人,在19個省區形成擁有100多萬平方公里土地和1.2億人口的解放區,部隊發展到130余萬人,為打敗日本帝國主義,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作出了巨大貢獻。

解放戰爭時期

  抗日戰爭勝利後,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反動派在美帝國主義的支持下,為獨佔勝利果實,消滅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武裝力量,蓄謀發動內戰。在其準備尚未就緒的情況下,採取假和平、真內戰兩手策略,一面邀請中共代表赴重慶談判;一面加緊部署全面內戰,向解放區周圍調集兵力,進行挑釁和進攻。中國共產黨同蔣介石集團進行了針鋒相對的鬥爭。在同國民黨政府進行和平談判,爭取和平民主的同時,對其發動內戰的陰謀保持高度的警惕,領導解放區軍民從各方面加強應戰準備。

  為適應國民黨將要發動內戰的形勢,中共中央制定了“向北發展,向南防禦”的戰略方針,調整了戰略部署。先後將在廣東、浙江、蘇南、皖南、皖中、湖南、湖北、豫北等地的部隊,分別轉移到蘇皖邊、山東和中原解放區;從關內各解放區抽調部隊11萬余人和黨政幹部約2萬人進入東北,會同東北人民自衛軍開闢東北解放區。各大戰略區的部隊進行整編,編組野戰兵團。至1946年6月,全軍共編成27個野戰縱隊(師)及 6個野戰旅、14個炮兵團。各個戰略區和野戰軍的指揮員:東北人民自治軍(1946年1月改稱東北民主聯軍),林彪任總司令,彭真、羅榮桓分別任第一、第二政治委員。陝甘寧晉綏聯防軍,王世泰任代司令員,習仲勳任政治委員。晉綏軍區,賀龍任司令員,李井泉任政治委員;晉綏野戰軍,賀龍兼任司令員。晉察冀軍區,聶榮臻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晉察冀野戰軍,蕭克任司令員,羅瑞卿任政治委員。晉冀魯豫軍區和晉冀魯豫野戰軍,劉伯承任司令員,鄧小平任政治委員。中原軍區,李先念任司令員,鄭位三任政治委員。新四軍軍部兼山東軍區機關,陳毅任軍長兼軍區司令員,饒漱石任政治委員;山東野戰軍,陳毅任司令員,黎玉任政治委員。蘇皖邊部隊組成屬於新四軍建制的華中軍區和華中野戰軍,張鼎丞任軍區司令員,鄧子恢任政治委員;粟裕任野戰軍司令員,譚震林任政治委員。全部野戰軍約60萬人,另地方軍60余萬人,民兵220余萬人。在此期間,各解放區軍民對國民黨軍的挑釁和進攻進行了堅決自衛還擊。先後進行了上黨戰役、邯鄲戰役、平綏路戰役、津浦路阻擊戰及四平保衛戰等,殲滅了國民黨軍的有生力量,遲滯其進攻,有力地配合了和平談判。與此同時,各野戰軍、地方軍和民兵開展了軍政大練兵,協助地方黨組織和政府開展減租減息、土地改革和大生產運動等。

  1946年6月,蔣介石公開撕毀國共雙方簽訂的停戰協定,以約30萬人的兵力進攻中原解放區,接著,將戰火擴展到其他解放區。中原軍區部隊英勇奮戰,分路勝利突出重圍(見中原突圍),各解放區軍民奮起自衛,人民解放戰爭全面展開。此後各解放區部隊陸續改稱人民解放軍。戰爭初期,蔣介石憑藉其430萬人的兵力和武器裝備的優勢,採取全面進攻、速戰速決的戰略方針,企圖在3~6個月內首先消滅關內的人民解放軍,爾後殲滅東北地區的人民解放軍。人民解放軍在兵員數量和武器裝備均居劣勢的情況下,堅持人民戰爭思想,採取以殲滅國民黨軍有生力量為主,而不以保守地方為主的戰略方針,在內線作戰。從1946年7月至1947年2月,共殲滅國民黨軍71萬餘人,迫使其停止了全面進攻,改為向陝北和山東實施重點進攻。人民解放軍在陝北和山東戰場繼續進行防禦作戰,打擊並鉗制國民黨軍的主要集團,在東北、熱河、冀東、豫北、晉南等戰場舉行戰略性反攻。至1947年6月,人民解放軍在1年作戰中,共殲滅國民黨軍112萬人,斃俘其旅(將)級以上軍官202名。人民解放軍的總兵力增加到 195萬人。在此前後,人民解放軍各部隊遵照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指示,普遍恢復和建立了黨委會。與此同時,加強了瓦解敵軍和改造新解放戰士的工作,收到了極大效果。

  戰爭進入第 2年,針對國民黨軍戰線延長,守備兵力增多,機動兵力減少,戰略後方空虛等情況,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決定人民解放軍以主力打到外線去,將戰爭引向國民黨統治區,在外線大量殲敵;同時,以主力一部和廣大地方部隊繼續在內線殲敵,收復失地。1947年7~9月,人民解放軍在總兵力尚處劣勢和未完全粉碎敵人重點進攻的情況下,轉入全國規模的反攻和進攻,並把進攻重點首先指向中原地區。6月30日晚,劉伯承、鄧小平率晉冀魯豫野戰軍主力 4個縱隊,突破國民黨軍的黃河防線,發起魯西南戰役,經 1個月作戰,殲滅國民黨軍9個半旅共6萬餘人,為進軍大別山打開了道路。8月上旬,晉冀魯豫野戰軍主力越過隴海路南下,向大別山挺進;8月下旬,陳賡、謝富治率晉冀魯豫野戰軍2個縱隊和1個軍南渡黃河,進軍豫西。9月下旬,陳毅、粟裕率華東野戰軍(1947年 1月,山東、華中兩野戰軍合併改稱)主力進軍豫皖蘇邊區。三路大軍艱苦奮戰,開闢並鞏固了以大別山為中心的解放區。1948年 5月,重建中原軍區;轉入外線的晉冀魯豫野戰軍主力改稱中原野戰軍。晉察冀軍區與晉冀魯豫軍區合併為華北軍區。人民解放軍在內線的各部隊,先後展開攻勢作戰,殲滅了大量國民黨軍,收復並新解放了大片土地。人民解放軍在內線的攻勢作戰與外線的大舉出擊相結合,構成了向國民黨軍舉行全國規模進攻的總形勢,使戰爭達到一個歷史轉捩點。

  1947年10月10日,人民解放軍總部發佈《中國人民解放軍宣言》,發出:“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的號召。同日,重新頒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12月,毛澤東在關於《目前形勢和我們的任務》的報告中,提出了著名的十大軍事原則,對於指導解放戰爭的勝利起了重要作用。1947年冬至1948年夏,各部隊利用作戰間隙先後開展了以“訴苦”(訴舊社會給予勞動人民之苦)、“三查”(查階級、查工作、查鬥志)為主要內容的新式整軍運動,純潔了內部,增強了團結,提高了全體指戰員的政治覺悟。部隊政治、經濟、軍事三大民主得到進一步發揚。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廣泛開展立功運動,激發了革命英雄主義精神。隨後,全軍各部隊遵照中共中央1948年 1月發出的“關於建立報告制度”的指示,進行了紀律整頓,加強了組織紀律性。

  戰爭進入第3年時,國民黨軍的總兵力下降到365萬人。人民解放軍總兵力上升到 280萬人。經過兩年作戰,人民解放軍的軍政素質已有很大提高,建立了較強大的炮兵和其他一些特種兵,進一步掌握了攻堅戰術,初步具備了攻取大中城市的能力。而國民黨軍則連戰連敗,戰鬥力日益下降。1948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重申建設500萬人民解放軍,在大約5年左右的時間內(從1946年7月算起)從根本上打倒國民黨反動統治的總任務,並決定打前所未有的大殲滅戰,即通過戰略決戰殲滅更多的國民黨軍。

  1948年9月12日至11月2日,東北野戰軍在遼寧省西部和瀋陽地區舉行遼沈戰役,共殲滅國民黨軍47.2萬余人,解放了東北全境。遼沈戰役的勝利,以及豫東、濟南等戰役的勝利,使全國的軍事形勢進入了一個新的轉捩點,人民解放軍不但在品質上早已佔有優勢,而且在數量上也已佔有了優勢。11月6日至1949年1月10日,華東野戰軍、中原野戰軍和華東、中原、華北軍區地方武裝各一部共60余萬人,在以徐州為中心的廣大地區舉行淮海戰役,殲滅國民黨軍55萬余人,解放了長江下游以北廣大地區。11月29日至1949年1月31日,東北野戰軍和華北軍區第2、第3兵團以及地方部隊等共100余萬人,在北平、天津、張家口地區舉行平津戰役,共殲滅和改編國民黨軍52萬余人,華北地區基本解放。

  在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前後,華東野戰軍於1948年9月16~24日進行了濟南戰役,全殲守敵5萬餘人。西北野戰軍進行了澄郃、荔北戰役和冬季攻勢,殲滅國民黨軍近6萬人。華北軍區第1兵團(後改稱第18兵團),於1948年10月5日發起太原戰役,1949年4月24日會同第19、第20兵團攻克太原,殲滅國民黨軍13萬餘人。

  三大戰役後,人民解放軍的總兵力增加到 400萬人,其中野戰軍218萬人;國民黨軍僅有220萬人,且分佈在新疆至臺灣廣大地區和漫長戰線上。蔣介石為拖延時間,以便重整軍力,一面宣佈“總統引退”,由李宗仁出面要求同共產黨進行和平談判;一面則在幕後指揮加緊擴軍,佈防長江,企圖阻止人民解放軍過江。中國共產黨為求早日結束戰爭,同南京國民黨政府進行談判;同時,要求人民解放軍作好向全國進軍的一切準備。1949年 3月,毛澤東提出了解決國民黨殘存作戰部隊的“三種方式”(即用武力解決的天津方式,進行和平改編的北平方式,暫時予以保留,爭取其中立,待時機成熟後再行改編的綏遠方式)。為適應戰爭形勢的發展,人民解放軍按照中央軍委關於統一全軍編制及部隊番號的規定,於1948年冬至1949年夏進行整編:西北野戰軍編為第一野戰軍,彭德懷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轄第1、第2兵團;中原野戰軍編為第二野戰軍,劉伯承任司令員,鄧小平任政治委員,轄第 3、第4、第5兵團;華東野戰軍編為第三野戰軍,陳毅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轄第7、第8、第9、第10兵團;東北野戰軍編為第四野戰軍,林彪任司令員,羅榮桓任政治委員,轄第12、第13、第14、第15兵團。華北軍區第 1、第2、第3兵團改稱第18、第19、第20兵團,連同由東北野戰軍鐵道縱隊改編的鐵道兵團,直屬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指揮。原有的 5個一級軍區除中原軍區於1949年 5月同第四野戰軍合併成華中軍區(林彪任司令員,羅榮桓、鄧子恢分任第一、第二政治委員)外,其餘4個軍區無變動,即:西北軍區(1949年2月組建),賀龍任司令員,習仲勳任政治委員;東北軍區(1948年1月組建),林彪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華北軍區,聶榮臻任司令員,薄一波任政治委員;華東軍區(1947年1月組建),陳毅任司令員,饒漱石任政治委員。此外,在長江以南各地堅持鬥爭的遊擊隊,分別整編為人民解放軍閩粵贛邊縱隊、粵贛湘邊縱隊、桂滇黔邊縱隊、閩浙贛邊縱隊和瓊崖縱隊。人民解放軍各大軍區及野戰軍為適應形勢發展的需要,以原抗日軍事政治大學及所屬分校為基礎,先後成立了東北、華東、華北、西北、中原等軍事政治大學及軍政幹校和各類技術學校,訓練了大批幹部,為加強軍隊建設,奪取革命戰爭的勝利,發揮了重要作用。

  1949年 4月20日,南京國民黨政府拒絕在國共雙方代表擬就的國內和平協定最後修正案上簽字,使談判破裂。人民解放軍根據毛澤東、朱德發佈的《向全國進軍的命令》,於20日午夜,以第二、第三野戰軍及第四野戰軍第12兵團發起渡江戰役,23日解放國民黨統治的政治中心南京,5月17日解放武漢三鎮,5月27日解放上海。渡江戰役共殲滅國民黨軍43萬餘人。

  渡江戰役結束後,各野戰軍按照中共中央軍委的預定部署,分別向東南、中南、西北、西南地區進軍。第三野戰軍第10兵團,於 7月上旬進軍福建,至10月下旬,解放了除金門等島嶼以外的福建全省,追殲國民黨軍10萬餘人。6月底,第四野戰軍及第二野戰軍第4兵團進軍中南,8月初,國民黨長沙綏署主任程潛率部起義,至12月中旬,解放了除海南島以外的中南全境,殲滅國民黨軍40余萬人。第一野戰軍於 5月20日解放西安後,相繼解放蘭州、西寧、銀川等地,9月下旬國民黨軍新疆省警備司令陶峙岳及省主席鮑爾漢先後率部起義。第一野戰軍在向西北進軍中,共殲滅國民黨軍30余萬人,解放了西北 5省。第二野戰軍在第一、第四野戰軍各一部配合下,於11月開始 進軍西南,至1950年4月中旬,解放了除西藏以外的西南 4省,殲滅國民黨軍90余萬人。1949年9月19日,國民黨綏遠省主席董其武率所部6萬餘人起義,至此華北全境解放。1950年5月1日,第四野戰軍第15兵團在瓊崖縱隊的接應下解放海南島。5月19日,第三野戰軍第 7兵團解放舟山群島。至此,人民解放軍解放全國的大規模作戰行動即告結束。

  人民解放軍在歷時4年的解放戰爭中,共殲滅國民黨軍807萬人,解放了除西藏(1951年5月和平解放)和臺灣、金門、馬祖以及南海諸島等島嶼以外的全部國土,為奪取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做出了巨大的貢獻。至1950年5月,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發展到530余萬人。

社會主義時期

建國初期的解放軍空降部隊:正在受閱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人民解放軍肩負著完成統一大陸,抵禦外來侵略,捍衛國家領土主權完整,維護國家安全,保衛和參加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任務,同時,不斷加強自身革命化、現代化和正規化建設。

  1949年10月,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成立,毛澤東任主席,朱德、劉少奇、周恩來、彭德懷、程潛任副主席。朱德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不久,全國統一劃分為 6個戰略區:西北軍區,彭德懷任司令員,習仲勳任政治委員;西南軍區,賀龍任司令員,鄧小平任政治委員;華東軍區,陳毅任司令員,饒漱石任政治委員;中南軍區,林彪任司令員,羅榮桓任政治委員,鄧子恢任第二政治委員;華北軍區,聶榮臻任司令員,薄一波任政治委員;東北軍區,高崗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根據中共中央決定,1950年 4月以後,相繼撤銷各野戰軍番號,其所屬部隊歸所在軍區建制。

  建國初期,為了鞏固新生的革命政權,人民解放軍在完成肅清國民黨軍殘餘部隊作戰任務的同時,對盤踞各地的土匪、特務等反動武裝進行清剿,至1953年,共殲滅土匪、特務武裝 240余萬人。在此期間,還對襲擾海防、空防和邊防的國民黨海軍、空軍和武裝特務給予了沉重打擊。各部隊一面作戰,一面執行工作隊任務,參加新解放區的接收、管理以及土改、建黨、建政等各項工作。

  1950年6月,美帝國主義軍隊侵略朝鮮,同時侵佔中國領土臺灣。隨著把戰火燒到中朝邊境,嚴重威脅中國安全。10月,中共中央和毛澤東主席根據中國人民的意志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要求,作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決策。中國人民解放軍部分志願人員組成中國人民志願軍,在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率領下,於10月19日開赴朝鮮,與朝鮮軍民一起同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作戰。中國人民志願軍在裝備處於劣勢、沒有制空權和制海權的困難條件下,經兩年零九個月的作戰,至1953年 7月27日,共殲敵70萬餘人,迫使美帝國主義在《朝鮮停戰協定》上簽字,有力地支援了朝鮮人民的正義鬥爭,保衛了中國的安全。同時取得了諸軍兵種聯合作戰和在新的歷史條件下以劣勢裝備戰勝優勢裝備之敵的寶貴經驗。

  人民解放軍從1949年11月起建軍進入新階段,相繼組建和加強了空軍、海軍、公安軍和炮兵、裝甲兵、工程兵等軍種、兵種。全軍開展了大規模文化教育運動。與此同時,為培養適應諸軍兵種合成軍隊建設需要的各級幹部,創辦了各級各類院校,至1953年共建立 107所。為適應國家經濟的恢復、鞏固、發展和軍隊建設的需要,人民解放軍實行了較大規模的精簡整編,一批幹部、戰士復員轉業,許多建制部隊轉為經濟建設和屯墾戍邊的隊伍。

  1953年12月,中共中央召開全國軍事系統党的高級幹部會議,確定了把人民解放軍建設成一支優良的現代化革命軍隊的總方針和總任務,討論了加強党的領導,軍隊的組織編制、訓練,以及實行義務兵役制、薪金制、軍銜制等軍隊建設的重大問題。從1951年起,中央軍委先後頒發了各種條令、條例;人民解放軍先後實行了義務兵役制、薪金制和軍銜制;又相繼建立了50餘所院校,建立了軍事科學院、國防科學技術委員會、國防工業委員會等軍事學術、軍事技術研究和武器裝備研製機構。在此期間,人民解放軍大力加強政治思想工作,開展群眾性的學習共產主義戰士雷鋒及其他英雄模範人物和先進集體的活動,提高了全軍指戰員的政治覺悟,繼承和發揚了人民軍隊的光榮傳統與優良作風。

  1954~1965年,人民解放軍在加速部隊建設的同時,進行了保衛國家邊防、海防和領空的作戰。1962年10~11月,人民解放軍邊防部隊對入侵中國邊境的印度軍隊進行了自衛反擊作戰,取得重大勝利。從1965年10月開始,根據越南政府的要求,遵照中共中央的指示,人民解放軍派出防空、工程、鐵道、後勤等部隊,大力支援了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國鬥爭。

  從50年代後期開始,人民解放軍逐漸受到“左”的指導思想的影響,錯誤地開展反“教條主義”鬥爭和批判“資產階級軍事路線”,使軍隊的正規化建設受到嚴重影響。1966年以後的十年中,“文化大革命”的嚴重錯誤和林彪、江青兩個反革命集團的干擾和破壞,使人民解放軍的建設受到重大損失。人民解放軍執行中共中央和毛澤東賦予的“三支兩軍”(支左、支工、支農、軍管、軍訓)任務,在當時的混亂情況下,對穩定局勢起了積極作用,同時也帶來不少消極後果。但由於一些領導者和幹部、戰士對“左”的思想和林彪、江青兩個反革命集團罪惡行徑抵制和鬥爭,軍隊工作仍然取得了成績。全軍指戰員忠於職守,保衛了國家安全。1967年4~5月,空軍部隊連續擊落侵入廣西地區上空的美國軍用飛機5架;1969年3月,東北邊防部隊在珍寶島自衛反擊戰中,保衛了邊疆的安全。1974年1月,海軍南海艦隊在陸軍配合下,嚴懲了入侵西沙群島的南越侵略軍。國防科技戰線也取得了新的成績。繼成功地爆炸第一顆原子彈後,又成功地爆炸了第一顆氫彈,並成功地首次進行了發射導彈核武器的試驗。在此期間,還組建了第二炮兵和基本建設工程兵,人民解放軍的現代化建設有了新的發展。

  1976年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粉碎了江青反革命集團,結束了“文化大革命”。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人民解放軍的建設進入一個新階段。1981年6月,鄧小平當選為中央軍委主席。中央軍委制定了一系列軍隊建設的方針,把軍隊的教育訓練擺到戰略地位。全軍開展了適應現代化戰爭需要的,以幹部訓練為重點的,以合同戰術為中心的軍事訓練;進行了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教育,軍隊建設取得了大的進步。在華北地區舉行的諸軍兵種聯合作戰演習,展示了人民解放軍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建設成就。全軍開展了培養軍隊和地方兩用人才的活動和軍隊與駐地人民群眾共同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活動,創造了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密切軍民、軍政關係的新形式,豐富了軍隊政治工作的內容。1980~1982年,向太平洋發射遠端運載火箭 ,用 1枚火箭發射3顆衛星和潛艇水下發射運載火箭成功,標誌著人民解放軍掌握現代軍事技術的能力又有了新的提高。

  1985年 5月,中央軍委擴大會議,提出在國防建設的指導思想上實行戰略性轉變的重大決策,並作出人民解放軍減員100萬的決定,同時進行體制改革和精簡整編。1988年,實行《中國人民解放軍現役軍官服役條例》、《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軍銜條例》和《中國人民解放軍文職幹部暫行條例》。這一系列改革,標誌著人民解放軍的建設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時期。

  1979年2~3月,人民解放軍邊防部隊進行的對越自衛還擊作戰,和以後在廣西、雲南邊境地區對越南軍隊入侵的自衛還擊作戰,不僅沉重地打擊了越南的侵略行為,捍衛了中國領土主權,而且鍛煉了部隊,促進了軍隊的建設。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人民解放軍還積極參加社會主義經濟建設。全軍僅1956~1959年就參加修建各種水利工程 2.6萬余項;1978~1984年參加建設大中型重點工程8200余項;鐵道兵修建鐵路52條,共 1.2萬餘公里。此外,還參加抗震、抗洪、滅火等各種搶險救災活動共37萬余次,充分表現了人民子弟兵的優良品質。

  中國人民解放軍從誕生以來,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忠實地履行自己的職責,為奪取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為鞏固國防,保衛並參加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作出了巨大貢獻。同時,在加強自身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建設中取得了新的成就。中國人民解放軍已成為保衛國防和維護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組織機構

中國人民解放軍院校

  中央軍委所屬:國防大學(北京)  國防科學技術大學(長沙)


  總參謀部所屬:解放軍資訊工程大學(鄭州)  解放軍理工大學(南京)  南京陸軍指揮學院(南京)  石家莊陸軍指揮學院(石家莊)

         解放軍國際關係學院(南京)  陸軍軍官學院(合肥)   南京炮兵學院(南京)    工程兵學院(徐州)

         防化學院(北京)       陸軍航空兵學院(北京)  防空兵學院(鄭州)     解放軍電子工程學院(合肥)

         解放軍外國語學院(洛陽)   國防資訊學院(武漢)   西安通信學院(西安)    重慶通信學院(重慶)

         瀋陽炮兵學院(瀋陽)     裝甲兵學院(蚌埠)    特種作戰學院(原軍體院)(廣州)


  總政治部所屬:南京政治學院(南京)     西安政治學院(西安)   解放軍藝術學院(北京)


  總後勤部所屬:後勤學院(北京)       後勤工程學院(重慶)   第二軍醫大學(上海)    第三軍醫大學(重慶)

         第四軍醫大學(西安)     軍事經濟學院(武漢)   軍事交通學院(天津)    蚌埠汽車士官學校(蚌埠)

         鎮江船艇學院(鎮江)     白求恩醫務士官學校(河北石家莊)         醫學院(北京)


  總裝備部所屬:裝備學院(北京)       裝甲兵工程學院(北京)  軍械工程學院(石家莊)   裝甲兵技術學院(長春)

         武漢軍械士官學校(武漢)


  海軍所屬:  海軍指揮學院(南京)     海軍工程大學(武漢)   海軍航空工程學院(煙臺)  海軍大連艦艇學院(大連)

         海軍陸戰學院(廣州)     海軍潛艇學院(青島)   海軍航空兵學院(葫蘆島)  海軍蚌埠士官學校(蚌埠)

         海軍職工大學(旅順)


  空軍總部直屬:空軍指揮學院(北京)     空軍工程大學(西安)   空軍航空大學(長春)    空軍預警學院(武漢)

         空軍勤務學院(徐州)     空降兵學院(桂林)    空軍第一航空學院(信陽)  空軍大連通信士官學校(大連)

         空軍第一職工大學(南京)


  北京軍區空軍:空軍石家莊飛行學院(石家莊)(原空軍第四、第六飛行學院)


  瀋陽軍區空軍:空軍哈爾濱飛行學院(哈爾濱)(原空軍第一、第三飛行學院)


  成都軍區空軍:空軍西安飛行學院(夾江)(原空軍第二、第五飛行學院)


  第二炮兵所屬:第二炮兵指揮學院(武漢)   第二炮兵工程大學(西安)  第二炮兵青州士官學校(青州)


  北京軍區所屬:石家莊機械化步兵學院(石家莊)


  南京軍區所屬:南昌陸軍學院(南昌)


  成都軍區所屬:成都軍區昆明民族幹部學院(昆明)


  蘭州軍區所屬:邊防學院(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