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印军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在印度兰姆伽受训的中国驻印军
  中国驻印军,是1942年中国远征军第一次进入缅甸作战失利后退入印度的新22师和新38师的基础上成立的中国军队。因为当时印度没有战场,中国军队不能称作远征军,故改称驻印军(C.A.I.)。驻印军后来反攻入缅,但它的名称依旧不改,一直到打通中印公路,班师回国,它仍然保持着原有的称号。

  1942年8月,中国远征军第一期入缅作战结束,一部分退入印度休整,并开始接受美国装备和训练。到1943年初,在印度的中国军队达到了两个军以上,是当时中国最为精锐的作战部队,为反攻缅北、协同中国远征军打通中印公路、歼灭日军第18师团立下了赫赫战功。美国罗斯福总统和马歇尔将军曾设想将美械装备的中国驻印军一个团于1944年底调往欧洲战区与纳粹德军作战。

中国驻印军的组建与整训

  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失败,日军截断了滇缅公路,完成了对中国的包围,盟国的空中航路被迫北移,空运变得更加危险和困难。要实现美国亚洲政策,使中国坚持抗战,成为对日海上运输线和本土进行空袭的基地,将来成为反攻日本的跳板,就必须向中国提供维持战争的物质,也就是要打通滇缅公路,收复缅甸。为此目的,当缅甸战役败局已定时,史迪威就制定了利用租借物质在印度组织训练中国军队的计划,得到蒋介石的批准。此后,史迪威又说服美、英政府,中美英三国作战,在印度兰姆伽整编,训练中国军队3万余人,使之在武器装备和精神面貌上都焕然一新,成为保护中印公路的修筑和反攻缅北的先锋。

史迪威的整训计划

  第一期缅甸战役末期,史迪威就提出了在印度组织并训练中国部队的建议,并命令威廉·R·格鲁伯准将从缅甸前线返渝,于4月27日将计划提交蒋介石。史迪威在建议中警告蒋介石,日本可能会切断在最近将来即能使用的通过缅甸北部的公路或航线,这样就会把积累在印度的租借法案物质和中国隔离开来。为了把这批物质利用起来,实现反攻缅甸的计划,史迪威建议派遣10万中国官兵去印度,用《租借法案》中的武器装备,将其训练成为装备精良的优秀兵团。史迪威准备先训练两个军,每个军3个师。史迪威估计需要4至6个月的时间来完成训练,然后展开军事行动。军事行动的第一阶段是收复缅甸,以主力从印度出击,另以一支部队从中国及掸邦北部进行战略配合。第二阶段把日军从泰国赶出去(注:《史迪威在华使命》第135~136页) 。蒋介石与格鲁伯会谈后,对计划表示“大体上”同意。

史迪威 四星上将 中国驻印军总指挥,时年61岁
  1942年4月30日,史迪威、罗卓英和亚历山大达成协议,如果加利瓦-杰沙-八莫-兴威防线失守,第5军及第38师将从杰沙开往印度,以补充和加强实力。

  5月2日,亚历山大发出了从防线总退却的命令。5月5日,史迪威、罗卓英从缅甸北部向西撤退。孙立人指挥的中国远征军六十六军新三十八师奉命掩护英军,该部历经艰难,但秩序良好,遵照史迪威的指示,由缅甸的提定以北地区,于5月25至30日也到达印度英帕尔(注:《史迪威与美国在华经验》第299页)。杜聿明率领的第五军直属部队及新二十二师,由缅甸的打洛、新平洋,经野人山撤退到印度的列多,8月到达印度的迪不鲁加尔。

  6月15日,蒋介石接见史迪威,和史迪威商谈了中国在印军队如何安顿的问题,并就令第五军留驻印度或调回国内征求史迪威的意见。蒋介石提出:“余意第五军在印之安顿,应由美方负责”,“及负统辖之全权” (注:《蒋委员长接见中国战区盟军总部参谋长史迪威谈话记录》,《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抗日战争时期》第二编《作战经过》第3册第327页)。对此,史迪威表示根据训练华军10万人之原议,美国实愿负完全责任以训练之,配备以在印可得之大炮等武器,供给以营房及医药设备,并希望得升降黜陟之全权。

  史迪威还建议中国军队驻扎在加尔各答东北200英里靠近仁溪的兰姆伽,因为该地在霪雨区外,卫生环境较佳。蒋介石当即指示:第五军仍由史迪威统率,要史迪威以此资格与英方谈判有关事项。6月24日的会议上,蒋介石明确表示同意在印度训练中国部队,双方同意由史迪威担任这支训练部队的司令,罗卓英担任主管行政和军纪的副司令,史迪威负责指挥和训练(注:《蒋介石的外国高级参谋长——史迪威》第447页,《史迪威文件》第116~117页)。此外,蒋介石还答应空运5万部队去印度训练。

  7月16日,史迪威被正式任命为中国在印度军队的司令官,其权力限于组织、训练和指挥(注:《史迪威文件》第126页)。罗卓英被任命为副司令。史迪威受命以后,飞回印度,和印度政府进行了旷日持久的谈判,免除了英国对大批中国军队进入印度会对印度的民族主义产生影响的担心,说服韦维尔同意把曾关押过两万名意大利战俘的旧兵营兰姆伽划为中国部队的训练基地。美国由于不打算把本国步兵派入中缅印战区,所以全力以赴的支持史迪威的训练计划。于是英美达成协议,英国以租借物资为受训人员提供膳食和薪饷,美国负责这支部队的装备和训练。

中国驻印军的整训

  1942年8月26日,兰姆伽训练中心举行正式开训典礼。9千余名步行到印度的缅甸战役的幸存者成为第一批受训的部队。由英、印当局负责向中国军队提供卢比,在当地购买部分日用品、医药用品飞粮食等,重型装备和军械则由美国提供。

  在兰姆伽训练中心共设有三个总部:训练中心、哨所、指挥部,主要机构是指挥部。

  蒋介石同意史迪威的训练计划后,决定将远征军第一路司令官部撤消,成立中国驻印军总指挥部,由史迪威任总指挥,罗卓英任副总指挥,海登·L·博特纳准将任参谋长。

  10月4日,中国驻印军总指挥部正式行使职权。史迪威雄心勃勃,一心要在1943年2月训练和装备两师步兵,3个炮兵团,1个工兵团,10个步兵营及l.5千名可以担任“练兵30师”的教官。

  除了从缅甸退往印度的军队外,又从国内空运了一些部队,开始时每天400人,11月份,每天以16架飞机运送650人。可是,阿萨姆-孟加拉铁路却因此出现了拥挤现象。到12月底,在兰姆伽受训的中国部队已达到了3万2千人。史迪威的目标是,在1943年1月收复缅甸战役发起前,建立一支随时可以投入战斗,由两个齐装满员师,三个炮兵团和其他保障分队组成的部队。他希望新的受训人员能源源不断地来到印度,在两年内经兰姆伽训练学校学习毕业总人数达到5万3千人。

  在兰姆伽训练中心,史迪威建立了一套新的军事制度。他向中国军队各级指挥机构派出联络组或行使顾问职权的单个军官,对部队进行强化训练。史迪威经常穿着短裤和开领短上衣,戴着一次大战时期的硬边帽,在训练的中国士兵中来回走动。他耐心地卧倒在士兵的身旁,为他们做示范,校正瞄准点。由于语言障碍和缺少翻译人员,训练主要通过示范进行。美国军官担任教练,中国军官执行纪律,管理日常生活、膳食、水电、医药、运输等事务由英印军官负责,中美英三国合作,使训练顺利进行(注:吴湘湘:《第二次中日战争史》第868页)。

  士兵基本训练时间为六周,期满后由中国军官按照美军要求的标准继续训练,美国军官担任督导。在兰姆伽,中国军官接受战术和作战技术训练,士兵学习使用步枪、机枪、迫击炮、火箭筒、反坦克炮和用于特种作战的其他装备,还要接受丛林作战训练。火炮课程用于学习使用驮载炮、榴弹炮和用于丛林作战的突击炮。作战指挥官和军士要学习战地卫生和医疗救护,属于计划组建的30个师的军官也被空运到兰姆伽,接受为期六周的指挥和参谋训练。

  驻印军营养较国内好些,医药卫生很完善,疾病很少。更重要的是没有逃兵(注:郑洞国、覃异之:《中国驻印军始末》,《文史资料选辑》第8辑第80~81页)。部队的士气,尤其是新组建的炮兵部队士气非常高。史迪威认为中国士兵学习掌握军事技术非常快,来自农村从未见过枪炮的农民一个星期就学会了如何使用驮载炮和榴弹炮,许多人还兴致勃勃地学会了操作野战电话和无线电台。

  史迪威严令禁止美国教官体罚中国士兵和干涉中国军官执行军法,强烈反对中国军队克扣军饷的作法。他坚持采取集体点名的方式,把津贴直接发到士兵手里,从而改变了中国指挥官按人员总数领取津贴的办法,这样就与中国驻印军副总指挥罗卓英产生了矛盾。此后,罗卓英又坚决拒绝美国人插手行政事务,矛盾遂逐渐激化。史迪威呈请蒋介石撤回罗卓英。蒋介石把罗卓英调回后,撤销副总指挥部,把中国驻印部队改编为一个军。蒋介石原打算派邱清泉为军长,但何应钦认为邱的性情粗暴,如与美国人关系不好,影响美援,他向蒋介石建议派郑洞国为军长。1943年春,郑洞国赴印上任,成立了新一军。编制齐全的第一支中国驻印军诞生了。

  新一军成立后,整个军部只有四十多人。新一军最初下辖新二十二师、新三十八师,每师步兵3个团、炮兵2个营、工兵1个营、通讯兵1个营、辎重兵1个营,外加卫生队、特务连。每团3个步兵营,迫击炮和平射炮连各1个,1个通讯连、1个卫生队、1个特务排,全团约3千人。每营有3个步兵连、1个机枪连。每连3个排,每排3个步兵班、1个轻迫击炮班。

  总指挥部的直属部队有3个炮兵团,每团重炮36门。1个汽车团,有载重汽车400辆。两个工兵团、两个化学兵团,以后改设为重迫击炮团,每团有重迫击炮48门。骡马辎重兵1个团、1个特务营、1个通讯兵营、1个战车训练处(注:中国驻印军前总指挥办公室编辑:《中国驻印军缅北战役战斗纪要》上册,1945年版第79~80页)。

  兰姆伽训练营以训练步兵和炮兵为主,史迪威特别关心把炮兵和步兵的比例从9比1提高到3比1,他认为这样中国陆军就具有与日军陆军同等的火力,加上美国空军的威力,就可以压倒日军。由于盟国原定在1942年冬天收复缅甸,所以训练工作进行得很快。士兵完成常规炮使用训练后,要在丛林沼泽地区接受训练。丛林训练是在缅甸山区作战的必修课。

  由于盟国反攻缅甸的计划一再推迟,为了修建中印公路,1943年9月,新三十八师、新二十二师先后开到列多附近,执行警戒任务。兰姆伽训练基地只剩下当年春从国内空运到印度的新三十师继续训练和接受装备。该师以后归入新一军编制。

  为了配合英美军队缅南登陆,中国驻印军制定了缅北作战计划。作战计划规定驻印军以协同友军歼灭敌人为目的,于1943年12月中旬先向缅北进攻,夺取孟拱、密支那要点,然后经八莫向曼德勒前进,将敌压迫于曼德勒附近地区,包围而歼灭之。指导要领规定:军应于攻势开始前集中于利杜附近地区,等利杜至新平洋公路完成后,即向新平洋附近跃进。军应先发动攻势,将敌兵力吸引于缅北方面,使友军于缅南登陆容易。军攻势作战第一目标为孟拱、密支那之线。第二目标为卡萨、八莫之线。第三目标为曼德勒。缅北作战计划还对部队的展开、搜查、防空防毒、交通通信、补给卫生等作了详细规定。

  1943年12月19日,蒋介石正式授予史迪威指挥利多部队,并有权罢免所有官员,但警告他不能为英国的利益而做出牺牲(注:《史迪威文件》第126页)。1944年3月底,史迪威为了充分利用已经开始的第二次缅甸战役的成功,以便占领密支那,飞往重庆要求蒋介石增援。

  1944年夏,蒋介石为了取得更多的美式装备,空运54军的第14师和第50师到利多接受装备和短期训练。以后,上述两师在缅甸战役中与原驻印军合并,扩编为新1军和新6军。郑洞国改任副总指挥,原军部改为副总指挥部。

  新1军军长为孙立人,辖新38师、新30师、50师。

  新6军军长为廖耀湘,辖新22师、14师。

  两军总共约3万5千人。

  从1942年8月兰姆伽训练中心开训,到1943年10月胡康河谷战斗打响,经过中美两国的共同努力,中国驻印军已经成为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士气高昂的队伍。打回祖国去,成为官兵一致的愿望。中国驻印军编练成功后,立即投入保护修筑列多公路的战斗中初试锋芒。以后在解放缅北的战斗中,与中国远征军、英印军配合,连克孟拱、密支那、八莫、畹町等重镇,显示了坚强的战斗力,立下了卓越的功勋。

战役

胡康河谷战役

于邦之战

  1942年5月,日本占领缅甸以后,立刻加固各战略要点,构筑工事,巩固缅北外围边防。但是,日军实际上处于三面受敌的境地。在缅甸西部的印缅边境,与从印坊为基地的英军对峙,在缅北的胡康河谷,与从列多为基地的史迪威、郑洞国统率的中国驻印军不断进行小规模战斗,在中国云南,与从保山为基地的中国远征军隔怒江而战。战略态势对日本非常不利。

史迪威与中国远征军将领在研究作战方案
  1943年,中、美两国的陆空军力量日渐增强,中美两国构筑列多公路更使日军感到恐惧,日军预测中美军队在列多公路完工后,就会开始反攻。日军在三面临敌的广大战场上,对占绝对优势的中美英印军队的反攻,如从守势应战,势必防不胜防。因此,日军决定在中美英反攻前,应先行攻击中美英的根据地,以攻为守。为此,日军认为英印兵力比较脆弱,决定先行攻打印缅边界的英军。1943年冬,缅甸的第15军司令部确认盟军将以一部兵力攻击阿恰布,主力攻击曼德勒,然后向南,收复整个缅甸。因此,制定了攻击印坊英军的计划。1944年1月7日,该计划得到日本大本营的批准(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下册,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1月24日,日本大本营命令中国派遣军进攻湘桂、粤汉、平汉铁路线,和缅甸的日军互相呼应,配合作战。但在日军攻击印坊以前,中国驻印军就已进行胡康河谷,打乱了日军的战略部署,揭开了中美英印反攻缅甸的序幕。

  胡康河谷地区是大洛盆地和新平洋盆地的总称,共约2.8千平方里,全部是原始森林。驻守胡康河谷的是日军第18师团,辖8个步兵大队、5个炮兵大队、1个工兵联队、1个辎重兵联队、5个特种部队中队及若干勤务部队,师团长为田中新一中将。该师团于1925年编成,曾参加过杭州湾、燕湖、广州、南宁战役、马来亚战役及缅甸战役,是日军中的久战劲旅。

  中国驻印军反攻缅甸的初期战斗是攻占大龙河西岸日军的据点,掩护中国驻印军主力进出野人山。

  1943年10月,雨季将要停止,有利于作战的旱季即将来临。10月10日,新1军接史迪威总指挥第6号命令,于11月1日前占领大洛至大龙河及大奈河之交点,以迄下老卡之线,掩护新平洋飞机场及中印公路的构筑(注:查尔斯·F·罗马纳斯、赖利·森德兰:《史迪威在华使命》华盛顿1953年版第135~136页)。新1军新38师奉命为反攻缅甸的前锋,立即派出112团分3路向指定目标挺进。

  11月4日以后,日军先后将第18师团所属第55、56两个步兵联队从滇西方向抽出,星夜增援大龙河西岸据守的日军。日军山炮第18联队及重炮兵独立第21大队也调至胡康区,敌师团司令部也由密支那进到前线附近。11月20日,日军增援部队到达。被围之日军,作困兽之斗,被驻印军击退。日军增援部队利用炮兵掩护,晚上强渡约200公尺宽的大龙河。22日,日军55、56联队全部渡过大龙河。11月25日,114团第1营赶到前线,被日军包围,全靠空投补给。该营官兵砍芭蕉、毛竹、葛藤等取水度日,沉着应战,10余次打退日军的进攻,独立作战达月余之久。   

  12月中旬,38师决心转移攻势,先行肃清大龙河西岸之敌,114团、113团及炮兵第2营也到达前线。孙立人师长重新拟定战斗计划,一面增兵从正面攻击于邦守敌据点,一面派出部队由两翼渡大龙河夹击敌后,将大龙河畔之日军一举歼灭之。

  12月24日上午8时,驻印军先以炮火轰击,然后以114团主力从正面攻击,另以第1连从左侧迂回,战斗异常激烈,史迪威总指挥也亲临前线观战。经过一周的连续攻击,至29日,驻印军完全占领日军阵地。少数残敌,向于邦两侧森林逃窜。

  于邦之战,以驻印军的大胜而告结束,驻印军击毙日军第55联队管尾队长以下军官11名,士兵173名,缴获轻重机枪12挺,步枪63枝,日军死于森林中的无法查计。从此大龙河右岸地区全部被盟军占领。于邦战役的胜利为缅北反攻开创了胜利的纪录。日军第18师团55、56联队在这场激战中失败,大感震惊。日军战史记载:历来的行情都是日军1个大队对付中国的1个师而绰绰有余。尤其在九州编成,转战中国大陆素有把握的第18师团与中国军战斗,更有最强的自信心。岂料胡康河谷的中国军无论在编制、装备或战法与训练上都完全不同,步兵军56联队虽曾勇战力攻,然而敌用稠密的火网与空中补给支持着圆形阵地,不仅不能压倒它,且使我军损失惨重。我军虽使敌军损失900余人,敌仍顽抗,扼守密林阵地,毫不退让。全军接此情报后,均为之愕然(注:麦克米伦公司:《蒋介石的外国高级参谋长——史迪威》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447页)。

胡康河谷第二期战斗

  中国驻印军先遣支队占领大龙河西岸后,军主力乃进出于胡康地区。12月18日,蒋介石赋予史迪威指挥中国驻印军的全权。12月28日,史迪威发出第8号作战命令。命令中国驻印军驱逐敌人于大洛经太伯卡至甘卡及东南方之线以外,准备尔后继续向东方及南方前进,第22师以步兵1团工兵1营为右路军向大洛攻击,并确保该地区及控制大奈河右岸道路。以新38师为左路军,沿新平洋以北攻击太伯卡及甘卡。两师随即开始行动,胡康河谷第二期战斗就开始了。

  12月31日,新22师65团附工兵营在新平洋集中完毕,向南渡大奈河,直趋大洛。新38师以114团附炮兵第2营(欠1连)及工兵1连为右翼,由康道渡河,沿大奈河南岸,直趋太伯卡之背后,准备实施对敌包围而歼灭之。以113团(欠第2营)为左翼,以113团(欠第2营)为左支队,协同压迫日军右侧背,使我驻军之力进击太伯卡易于成功。

  1944年1月9日,65团渡过大奈河,沿河左岸,在崇山峻岭中,开路前进。在推进过程中,数次与日军进行遭遇战,击毙日军第55联队第3大队小队长井泽觉中尉等数10人。20日,前锋第1营攻破百贼河日军既设阵地,毙敌60多人。21日,65团主力继续南进,发现日军主力在百贼河南岸,为迅速占领大洛,决定先围歼这股日军。次日,我驻印军以第1营主力正面攻击,第2营从左翼迂回敌后,切断日军退路,第3营为机动部队。当天晚上,完成了对日军的包围。23日11时,我军以猛烈炮火轰击敌阵,开始全线攻击。在驻印军的猛攻下,日军被迫退入核心阵地,第1营官兵以手榴弹、掷弹筒、迫击炮、轻重机枪火力猛击日军,当天即歼灭日军大部。25日,残敌携带重兵器南逃,被第4连阻击,狼奔豕突,悉数被歼。同时第5、6连攻入敌阵,扫荡残敌。此役全歼日军第55联队冈田大队主力第9加强中队,毙敌中队长以下军官数10人,士兵250人以上。26日,该团继续前进,攻击大洛。从阿好河以南到大洛,地势较为平坦,较易实施攻击。经过几次与冈田大队余部遭遇战后,该团乘胜直扑,于31日11时占领大洛,先后毙敌官兵400人以上,圆满结束攻取大洛的战斗。

  经过第一期战斗后,日军退守太伯卡及其东西之线。主力在太伯卡以西地区,凭借在孟阳河、大奈河及宛托克山修筑的坚固工事和险要地形,阻止我左翼队进出。

  1月工2日,新38师右翼队第114团进抵孟阳河,经3昼夜血战,于16日越过孟阳河。随即对日军第55联队1、2两个大队由孟阳河至太伯卡主要防守阵地逐次发起攻击。到1月19日止,驻印军右翼队全部攻占孟阳河附近日军据点,毙敌189人。右翼队前锋进抵太伯卡之南森邦卡附近,将公路切断,直接威胁太伯卡敌军。

  新38师左翼队于1月11日渡过沙色河,14日占领大班卡,毙敌30余人。左翼队第3营沿大龙河左岸,向南进击,15日与于邦对岸据守乔卡之敌接触,16日晨几经冲杀攻克该地,日军死亡40余人。17日第3营又进占宁鲁卡,威胁太伯卡之敌。当晚日军用四只竹筏,满载士兵,从太伯卡对岸渡口增援太伯卡。3营第9连绕至河边,等到日军半渡,以轻重机枪猛烈射击,竹筏被全部击沉,毙敌百余人。此时第1营也从森林中迂回敌后,完成了对太伯卡之敌的包围。30日,第3营和第2营分别从东、南两面发起猛攻,日军依靠坚固的工事和复杂的地形负隅顽抗,经两昼夜激战,日军第56联队第2大队残部向东南方向逃窜,驻印军攻占大洛。

  新38师左支队,由密林中开路前进,于1月11日迂回到宁便对岸之敌敌后,经过激战,将敌击溃,毙敌70余人。13日,左支队改属左翼队指挥,且战且进,指向甘卡。16日抵达甘卡附近,随即向甘卡发动进攻,击溃守敌日军第56联队第3大队。至此,驻印军各部胜利完成任务。

  这一期作战中,驻印军因战术上的成功,屡次重创敌军,而且灵活运用了迂回奇袭的方法,以后各次战役,多采用此种战术。第2期作战胜利后,驻印军主力方能展开于大洛、太伯卡、甘卡一线,既可掩护后方交通安全,保证补给,又能灵活指挥大军,分兵合击,为此后诸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肃清孟关外围之敌

  1944年2月1日,驻印军占领大洛、太伯卡、甘卡等地后,为了围击胡康地区日军心脏-孟关,数路分进,直逼腰班卡、拉征卡、大宛河一线,先行肃清孟关外围之敌,胡康战役就进入了第3个阶段。

  2月5日,中国驻印军总指挥史迪威发出第9号作战命令:第22师主力,附配属38师山炮兵1连进出腰班卡、拉征卡、大奈河一线,38师驱逐大宛河之东及南方之敌,并肃清森邦卡西北地区之敌。两师随即开始行动。

  22师以66团、65团第2营及38师山炮兵1连,沿宁干沙坝经康道向腰班卡方向攻击前进。38师以114团、123团第2营为右翼队,肃清孟阳河之敌后,进击森邦卡,以123团主力为左翼队、以112团第2营为左支队,围歼至拉貌卡之敌。

  66团于2月5日由新平洋开始南下,第2营担任先锋,在与日军的遭遇战中,生俘55联队通信中队中队长松永孝义大尉。18日,第2营到达魁邦河,侦知敌主阵地在魁邦河东岸。19日晨,第1营由正面发起冲击,突入敌阵地。至黄昏,两军混战,短兵相接,双方都牺牲惨重。66团又以第3营攻击敌阵地右翼,日军不支溃退。在这次战斗中,日军伤亡百余人。23日,66团与65团在腰班卡会师后,沿途追击日军,于当日午后进占拉征卡。

  1月16日,38师114团渡过孟阳河,攻击对岸日军。日军多次在炮火掩护下突围,均被我军击退。2月3日,114团对被围在9978阵地的第55联队第1大队第2中队日军发起猛攻,毙敌42人,生俘4人。残敌退守最后阵地。俘虏供称:被围后官兵均甚惊慌,诚恐再遭于邦第2大队之命运。当被俘时,以为必死,不期得此优待,诚非所能料想得到者。盖常闻官长说,支那军队捉到日本人,即砍头或杀死,故宁死不降,今日方知是伪。114团印发传单,进行攻心战,劝被围日军投降,日军坚守不降。19日,114团对被围之敌实施最后攻击,战至傍晚,全歼第2中队余部,日军遗尸83具。此役击毙日军第55联队第1大队大队长室喜忠大尉、第2中队中队长大森文一中尉等军官,缴获轻重机枪5挺,步枪66枝 [ 注:西奥多·H·怀特:《史迪威文件》纽约,1949年第126页。 ] 。此后,113团与114团分别沿大奈河和山尼河前进,沿途收复森邦卡、拉征卡,完全肃清森邦卡以北孟阳河口以东地区残敌。

  113团攻占太伯卡敌阵地以后,经太伯卡北侧森林到达大奈河北岸。2月7日,占领卡杜渣卡。先后击败日军第56联队第2大队第5中队和第3大队第11中队,日军死伤100多人,无心恋战。到17日,全部肃清太伯卡东侧河套之敌。

  2月7日,左支队搜索前进。于15日渡过丹般卡渡口,挺进陈南卡,多次击溃小股日军。22日,占领拉貌卡。于是,茂林河以北,茂林河大奈河东南河套之敌已全部肃清。驻印军经此役后,拔掉了日军在孟关外围的所有据点,形成了围击孟关的态势。

孟关会战

  中国驻印军扫清胡康区外围日军据点后,长驱直下,袭取胡康区心脏-孟关,准备一举击破日军主力。2月21日,驻印军总指挥部发出第10号作战命令,以22师为右翼,38师为左翼,以战车第1营河谷、66团第1营于大奈河西附近,秘密集结待命,迅速向孟关、瓦鲁班、沙杜渣出击。具体部署如下:22师除以1营警戒大洛,1营随战车营作战外,主力向南攻击,包围孟关之敌而后歼灭之。38师主力渡大宛河,向大奈河及南比河右岸地区之敌攻击,以协助攻击孟关易于成功。战车第1营及伴随步兵,攻击孟关东侧敌阵地,占领大班,以切断敌之退路。为攻击孟关,以重迫击炮1连,配属22师作战。美军5307支部(约为1个团兵力)也于2月24日由宁使出发,从驻印军左侧翼前进,相机占领瓦鲁班,以切断敌之退路。

  2月23日,新22师占领腰班卡、拉征卡后,按攻击孟关。计划重新部署:66团沿公路西侧开路前进,攻取孟关,64团主力沿公路南进,压迫孟关之敌,65团(欠1营)向东南挺进,夺取般尼,切断般尼至孟关道路。

  到2月29日,66团主力进至孟关附近,该团第5连于唐开以北切断公路,伏击日军,击毙日军55联队中尉大川铁夫及士兵26人。64团主力亦进至芒光。65团自腰班卡向东南前进。3月1日,64团继续向孟关攻击前进,其先头部队第2营,遭日军三面包围。第2营官兵沉着应战,才转危为安。这一仗双方都死伤惨重,我军的胜利,奠定了尔后攻克孟关的基础。3月2日,66团前锋已进至挨的河,切断了般尼至孟关的大道。在与日军的遭遇战中,毙敌50余人。3月3日,66团第2营到达孟关以南,切断了孟关至新班公路。恰巧日军步炮两个中队向南移动,中线伏击,入夜,日军反复冲击,4日遗尸130多具后,部分逃窜。65团由密林中向般尼前进,因地形复杂,走错了方向,3月3日才抵达般尼以北,并与66团右翼取得联系。至3月4日,我围攻孟关,均已到达指定位置。

  3月5日,新22师主力以雷霆万钧之力,从三面向孟关之敌发动了全线猛攻,64团第2营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冲入孟关北侧,66团第3营冲进孟关西部,与64团第2营会合,残敌狼狈南窜。整个战役共毙敌800多人,新22师完全占领孟关。

  在22师准备攻击孟关前,左翼新38师为了协助军主力攻孟关,分别肃清大宛河南北之敌。为达此目的,38师分兵两路,扫荡大奈河与拉曼河的三角地带。

  当时日军在此三角地带,有第56联队1大队以上兵力,山炮4门,利用预筑坚固工事及河川障碍,企图顽强抵抗,阻止38师南下。

  2月24日,38师以112团第3营为右翼,113团(欠第3营)为左翼,向日军攻击前进。26日,右翼队击溃沿途之敌后,渡过大宛河。左翼队也于27日击溃沿途之敌后,强渡大宛河,左右两翼直趋敌后,向拉曼河畔攻击。3月3日,左右两翼占领拉曼河以北。被击溃的日军绕道向东南地区逃窜,敌军战斗意志完全丧失,举手投降者甚多(注:郑洞国、覃异之:《中国驻印军始末》,《文史资料选辑》第8辑第868页)。美军5307支队在38师两翼掩护下,避实就虚,逐步向瓦鲁班方向渗透前进。

  左翼队越过拉曼河,追击南溃之敌,攻占拉树卡,前锋进抵沙鲁卡道北岸附近。至此,合计38师两翼队大小战斗40余次,毙敌300余名,将拉曼河、大宛河以北之敌完全肃清。

  孟关会战中,驻印军战车部队首次出动,战车第1营协同66团第1营奉命由芒光东侧,经南姆卡及南邦河迂回至大班敌后,截断孟关至瓦鲁班之敌补给线。3月3日,战车营出发。因丛林茂密,无路可循,只好以开路机和工兵排在林中开路前进,速度缓慢。中午,进至南姆卡西北侧,发现敌人。战车冒着日军炮火,纵横扫荡,日军四处溃逃,先后被辗死100多人。战车营一辆战车被敌炮击中,一辆被地雷炸断履带,伤亡官兵7人。5日进抵南邦河南岸。当天下午,军主力已攻进孟关。

  孟关居胡康之中心,扼交通之要冲,素为胡康之重镇。以前日军以此为中心,集结兵力,分向大龙河、大宛河、大奈河各要点,利用复杂地形,布设坚固阵地,企图阻止驻印军南进,以孟关为防守缅北第一关。然而,驻印军发动攻势后,全军将士视死如归,发扬战斗精神,所向无敌,先后击败18师团所属步兵第55、56联队及114联队第3大队主力,炮兵第18联队、野战重炮21大队、独立第13速射炮大队,一举夺取孟关,取得了胡康战役的决定性胜利。

瓦鲁班追击战

  日军自孟关惨败后,18师团长田中新一决心于瓦鲁班附近地区重新部署,师团主力集结于瓦鲁班。22师取得孟关大捷后,战车部队从正面和东侧追击日军,使其不能从容撤退。为使孟关败逃之敌不能逃脱,美5307支队业已进抵瓦鲁班附近小河。

  中国军队缴获了日军的作战命令,知道日军有向瓦鲁班转移、集结主力反攻之意图。38师第113团经两昼夜急行军,于3月6日进占瓦鲁班附近拉干卡,截断日军退路。7日,我驻印军从各方开始猛攻,113团第2营从东南方向围攻瓦鲁班,64团第1、3两营分别协同一连战车向昆年卡及大班发动攻击。战车出动后,敌被辗毙及中弹者100多,其余四下逃窜,63团第1营很快拿下昆年卡,缴获炮弹100余箱和可供全师三日之用的粮食。8日,64团第1营、66团第1营协同战车第1营由昆年卡向瓦鲁班攻击前进,步战协同,勇敢进击。一路冲破日军阻击线,进至瓦鲁班西北附近,忽见一群日军窜入森林,在猛烈的炮火射击下,大部日军粉身碎骨,横尸林中。从敌尸身上,搜出18师团作战课长石川中佐、经理部长木村大佐、56联队长山崎大佐的印章、私人文件、日记等,上述日军军官,恐均被击毙。在战利品中,还发现18师团司令部印章一枚。此外,还缴获装甲车两辆、卡车、指挥车各一辆,战防炮6门。

  9日拂晓,38师113团向瓦鲁班发动猛攻,日军不支溃退,113团第2营于7时攻占瓦鲁班。第3营于16时攻占秦诺,击毙日军中队长大田。午后1时,64团主力、66团第1营及战车营扫荡残敌,进至瓦鲁班。于是驻印军38师、22师及战车营合力击溃日军18师团主力后,胜利大会师。瓦鲁班追击战中,总计毙敌在1.5千人以上,伤敌3千人,连同缴获的各种战利品,开创了反攻胡康诸战役的新记录。

攻占孟拱河谷门户

  孟拱河谷与胡康河谷交界的分水岭,是崇山峻岭森林茂密之区,在两河谷连接处,形成长达20余里的隘路,险要天成,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概,易守难攻。日军自胡康惨败后,就集结18师团55、56两联队及其他部队残余,增援在此隘路设防的114联队,企图阻止驻印军前进,相机转移攻势(注:中国驻印军前总指挥办公室编辑:《中国驻印军缅北战役战斗纪要》上册,第29~80页)。若日军固守此区,进可反攻胡康,退可巩固孟拱河谷,亦可防御胡康地区。而且,这还是打通中印公路必须之隘口。因此,实为兵家必争之地。

  3月10日,驻印军总指挥部发出第11号作战命令:中国驻印军以最大速度南下。命令22师(欠65、66两团各第1营)沿孟关、卡盟大路两侧疾进,占领并确保沙杜渣及两侧高地。38师除警戒昆年卡、三保卡、秦诺、孟关等地外,并封锁孟关卡盟道路。并以英军1旅、美军5207支队协助作战。

  新22师主力64团及炮兵第1营沿公路南进,经常与森林中日军发生炮战。因日军在公路设置地雷,故进展缓慢。3月15日,64团第3营攻击了高沙坝日军,略经接触,日军即后撤。至此,胡康谷地再无敌踪。

  当时日军以步兵两个大队,山炮、野战炮、重炮各1大队、速射炮1大队,依据坚固阵地,扼守间布本山隘。22师变更部署,以66团附战车两排,沿公路正面攻击,以64团由公路以东高山,开路迂回敌之侧背。

  3月15日,66团战车与步兵协同,在炮火掩护下,向敌猛攻,日军亦全力顽抗。18日后,战斗更加激烈,经66团反复冲击,终将间布本区正面阵地突破。64团也进至高鲁阳东北一公里附近。日军阵地被击破以后,唯恐旧路被切断、重蹈被全歼的命运,残部迅速南逃。66团乘势尾追,越过山隘口,将胡康河谷与孟拱河谷交界天险间布本山隘完全占领。从3月10日到19日,该役消灭日军400多人,缴获平射炮4门。

  3月19日,22师突破间布本山隘后,继续南进,以64团第3营归66团指挥,并以64团余部迂回高鲁阳以南地区,断敌退路。21日,66团以战车、炮兵、协同步兵向据守高鲁阳以北高地的日军发动猛攻,由于森林茂密、崎岖不平,日军以猛烈炮火抵抗,66团进展缓慢。66团战车被日军击毁7辆,仍未能突敌阵地。遂改以第2、3(营?)包围公路以东日军两大据点,逐步缩小包围圈。23日,我军四面合围困守之敌,咫尺相接,炮火战车均失效用,双方以手榴弹、刺刀搏杀,战斗异常激烈。第66团士兵以手榴弹逐一攻克日军工事。第2营士兵张长友,冒生命危险,以手榴弹连续攻占日军3个堡垒。至25日正午,全歼公路以东据点日军,此后,又向公路以东日军发起攻击,战斗未及3小时,日军撤向高鲁阳。

  3月26日,该师因66团伤亡较重,改以65团(欠第1营)任正面攻击,64团由侧翼协助,日军退守高鲁阳后,企图死守顽抗。65团发动攻击后,激战3天,于28日占领日军阵地。日军向南撤退,65团展开追击战,由于左翼38师迂回成功,日军不敢恋战,迅速后撤。中国驻印军于29日攻占沙杜渣,并与38师113团会师。日军先后遗尸300多具,死伤900人以上,66团伤亡674人。至此,素有孟拱河谷天然屏障的胡康河谷交界处山林中20多里山隘,为中国驻印军突破。孟拱河谷之门户,完全被打开。

战役总结

  中国驻印军自1943年10月底发动反攻缅甸战役后,到1944年3月底占领整个胡康河谷止,从新平洋向南前进90多英里,占领土地面积达3100多平方公里。先后击败日军精锐第18师团55、56两个步兵联队和炮兵、特种部队,先后击毙日军军官60多人,士兵4100多人,日军伤亡总数达12000多人。中国驻印军新编第1军阵亡军官80人,士兵1850人,受伤官兵总数为4560人。中国驻印军还俘虏日军60多人(含印缅伪军),缴获大炮15门,步机枪780余支。至此,以善于打硬仗、进行丛林战斗的18师团主力,屡遭沉重打击已不复存在。中国军队一扫在中国战场上畏敌退缩之风气,屡挫日军,士气空前高涨。

孟拱河谷战役

  孟拱河谷为沿孟拱河西岸谷地的总称,地形狭长。孟拱河(又名南高江)自大利以南,折而向东,横贯孟拱平原,流入伊洛瓦底江。船可航至八莫,铁路从孟拱东至密支那,西经卡萨南下仰光,公路可达卡盟。孟拱城位于水陆交通中心,握缅北交通之枢纽。孟拱与密支那及卡盟成犄角,为缅北军事重镇。每逢雨季,鲜有晴日,山地泥深过膝,平地一片汪洋。卡盟以南,森林较稀,人烟稠密。

战前态势

  新1军自1944年3日中旬突破孟拱河谷以北头道天堑间布本山隘以后,以破竹之势长驱南下,于3月底攻占拉班、沙杜渣等地,占据了瞰制孟拱河谷的有利地位,进可攻取孟拱河谷,退可守胡康河谷。

  日军为阻止中国驻印军南进,确保缅北,以善于丛林战、从胡康谷地撤出的第18师团步兵第55、56两联队残部、114联队部分、师团直属特种兵大队、野战重炮第21大队、独立第13速射炮大队等部队为基干,并于4月调第56师团今冈宗次郎大佐指挥的146联队(欠l大队)、于5月上旬调第2师团一刈勇策大佐指挥的第4联队及该师团直属炮兵第2联队第2大队,于6月初调第53师团冈田博二大佐指挥的第126联队主力及桥本驹次郎大佐指挥的第151联队第1大队,增援孟拱河谷。第18师团因前期作战损失大,由久留米、姬路师管区调拨1千多名新兵,均无战斗经验,原有士兵因久战体力也已下减。但第18师团与其它部队相比,素质仍较优良,应战沉着,能坚守阵地,射击准确,在日军中,仍以“超人战士”自誉。

  中国驻印军新编第1军新22师、新38师、第50师一部、战车第1营官兵共约25000多人参加了夺取孟拱河谷的战斗。

  日军企图依靠山川、湖沼、森林交错的复杂地带,凭借既没坚固阵地,逐次抵抗,阻滞驻印军前进,以图在卡盟地区争取充裕时间,从容备战,相机反击。56联队及114联队第3大队在孟拱河西岸,沿公路纵深配置,阻止正面攻击。55联队及146联队部分在孟拱河以东地区,沿拉克老河、马诺塘一线,阻击侧翼攻击。

  新1军新32师占领沙杜渣之后,以主力继续南进。新38师部分奉命渡过孟拱河,进入河东地区,主力警戒孟关、尤卡。各部队在激战之后,未及整顿,即攻击前进,开始了孟拱河谷战役。

攻占瓦康、丁克林一线

  日军自沙杜渣惨败后,一方面向南溃退,一方面沿公路节节抵抗。新1军以部分兵力,沿孟拱河两岸,向南追击。

  4月4日,中国驻印军总指挥部发出第12号作战令:命令新1军迅速南下,夺取并确保卡盟。新1军当即令新22师、新38师分别沿孟拱河西岸和东岸南下,会同进占卡盟。

  受命以后,军右翼新22师立即以主力南下,做好攻击瓦康之敌的准备。64团第3营由右翼开路迂回瓦康,被日军发觉,未获成功。4月8日,65团第3营及66团第1营,从正面逼近日军阵地,65团第2营及66团第2营由西向东压迫日军左翼。9日正午,中国驻印军发起猛攻,激战4小时,日军被迫撤退,遗尸40多具,生俘自杀未遂士兵田代巧、笠逸等4人。

  4月10日至12日,65团主力与配属的64团第3营、66团第1营继续前进,并在前进途中以猛烈炮火摧毁小股日军的阻击,完成了对瓦康日军的三面包围,并于凌晨发动攻击。日军受三面包围,恐遭围歼,经短时间战斗后,被迫后撤退守瓦康以南河沟既设阵地。14日,65团以猛烈的攻击击溃当面之敌,便以一部沿公路向南追击残敌,主力集结瓦康西南整顿。

  瓦康战役激战达10余日,先后击毙日军大尉以下军官10余人,士兵394人。新22师阵亡副营长以下军官14人,士兵171人,405人受伤。

  4月14日,军右翼掩护支队65团第1营进军伦京,攻占般新。

  左翼新38师第113团于4月3日攻克巴杜阳后,立即向丁克林一线推进。该团第1营于4日抵巴杜河,被日军1中队阻击,遂对其3面包围,9日逐渐缩小包围圈。12日发动全面进攻,以火炮迫击炮猛轰,到下午1时,日军溃散,毙敌40余人,伤50多人。该营在追击过程中,于14日占领西丁克林。

  4月9日,113团第3营开始向中丁克林挺进。11日,对中丁克林守敌发起攻击。12日,第3营派部队从河上游距该敌1英里处偷渡成功,对防守河岸之敌猛烈侧攻,营主力在炮火掩护下乘机渡过南那江,于14日占领中丁克林,日军遗尸30余具。

  4月12日,113团第2营沿马拉河东岸开路前进,击溃少数阻击之敌,于13日占领东丁克林。15日,第2营第6连伏击了由中丁克林狼狈逃窜而来的日军官兵40多人,全部歼灭。至此,西、中、东丁克林一线及其以南,了无敌踪。新1军经过两翼作战,将瓦康至丁克林一线完全占领。

攻占英开塘、高利、拉吉

  新1军占领瓦康、丁克林一线后,日军56联队一部退守瓦拉渣,主力集结于英开塘、沙逊山附近。在孟拱河以东的55联队,以一部退守丁克林东南山地,主力集结于高利、瓦兰、拉吉,企图凭借险要的地形和坚固的工事阻止新1军前进,并相机反击。新1军为迅速夺取卡盟,继续向南进攻。

  军右翼新22师以65团沿公路攻击正面之敌,64团由右侧沿沙逊山攻击日军左翼,策立正面战斗。4月17日,各部按部署行动。当天晚上,65团主力进抵老木河。64团也于4月17日沿沙逊山西麓进抵瓦拉河北岸。4月20日,65团第2营越过瓦拉河,向东南开路前进,于22日到达瓦拉渣南端附近。第3营于23日到英开塘以北约1英里处,与据守阵地约1中队日军发生激战,至25日将敌击溃。当天65团及66团第3营,进抵潘玉河,中午12时,以猛烈迫击炮火轰击敌阵。下午,日军援兵1中队反击65团第2营阵地,不断冲锋,经过两小时手榴弹及白刃搏斗,日军在丢下50多具尸体后,退入原阵地,双方形成对峙状态。

  右侧64团主力于5月1日到达马拉高西北两侧,原预计当天出动空军轰炸后,即进出公路,切断65团当面之敌退路。但因气候恶劣,空军无法出击,该团遂以炮兵截断英开塘日军退路。这样,新1军就以迂回与正面进攻相配合,包围了英开塘日军。此后,中美军队陆空联合,一举突破英开塘。

  5月2日,65团主力于英开塘以北,66团第3营在东北,64团在西南,完成了对英开塘日军的包围。

  5月3日13时,美军出动飞机36架,对死守的日军进行反复俯冲轰炸,随后,战车第1营出动轻型和中型坦克57辆,突入敌阵,各种火炮也随战车前进,延伸射击,压倒了日军的战防炮和战车肉搏队,日军阵地被顷刻摧毁。此后,64团各部在空中掩护下搜索前进,以主力夹击65团当面之敌。64团第2营在空中和战车掩护下,向敌突击,敌主力移向西翼,激战两小时,才前进300码,日军又进入预备阵地,经空中轰击,不但不退,反而发起反击,激战4小时,仍成对峙状态。当晚日军因死伤过重,企图乘暗夜之际撤退,被发觉后以集火射击,抛下大量死尸逃窜。4日中午,65团第2营进占英开塘。

  新1军自发动缅北攻势以来,这是首次以强大的空军和战车部队配合作战。英开塘之战日军坚强纵深设置阵地,一举被突破,正是各兵种协同作战的功劳。新22师自4月17日起至5月4日,激战17日,前后击毙日军410多人,该师阵亡军官11人,伤12人,士兵阵亡145人,伤507人(注:西奥多·H·怀特:《史迪威文件》第266页)。

  军左翼38师接受总指挥部命令以后,决定从孟拱河东丛山地区分两路南下,114团为右路,112团为左路,夹击卡盟之敌。113团为师预备队。

  4月16日,114团鉴于地形为斜长河谷,旁边为库芝山脉,地势险峻,日军占居高临下之利,遂以第一营在左,策应该团正面攻击,第2营为预备队,第3营沿拉克老河攻击前进。拉克老河为日军孟拱东岸第一线抵抗地带,兵力雄厚。日军第18师团第55联队长山崎四郎大佐指挥第55联队第3大队、114联队第3大队、56联队第3大队一部,设立纵深坚固阵地,并配置轻重炮火支援,妄图固守。114团各部攻击前进,发挥高昂的士气、纯熟的战斗技能,冒着日军猛烈的炮火,向南冲击。日军凭借坚强的工事,顽强抵抗,寸土不让,战况异常激烈。114团以渗透迂回的战术,先后攻陷日军坚固据点10多处,到4月20日,该团进抵的克老缅北端。26日,该团第2营对的克老缅之敌展开攻势,双方正接近至最近距离,日军仍顽抗死守。此时第4连由敌后攻占的克老缅东侧高地,并与营主力前后夹击,一举突破敌阵,席卷西侧,日军伤亡惨重,残敌退向东西瓦拉既设阵地。

  5月1日,114团第2营进抵东瓦拉附近,该处为日军55联队主阵地,工事坚固,山陡林密,地形险要,扼的克老缅至大弄河间唯一交通要道。第2营在炮兵协助下,战斗到5月8日,才能进到东瓦拉日军主阵地前。第2营左翼发动猛攻,一举突破日军右侧阵地,进到东瓦拉东南侧高地,从侧面以密集火力攻击日军。5月11日,该营借助猛烈的炮火。三面猛攻,先后毙敌100多人,占领东瓦拉,残敌向西瓦拉方向逃窜。

  5月7日,第1营进至拉吉西北1公里处。拉吉是由的克老缅东侧至大弄阳的交通要冲,多为悬崖绝壁,由日军55联队1个中队兵力防守。该营以主力正面攻击,以一部向敌侧翼猛击,并以迫击炮摧毁日军阵地,次日占领拉吉,然后向大弄阳前进。8日,该团团部及第3营进抵拉吉以北。13日,第1营进抵大弄阳,出其不意,迅速占领大弄阳,扫荡大弄阳至芒平间日军残敌。至此,由的克老缅至大弄阳、芒平间的道路,完全打通。在拉吉和大弄阳战斗中,第1营共击毙日军70多人。

  4月10日,第112团按照作战命令秘密向瓦兰方向前进,所经路线全是深山密林,异常险峻,山炮连和骡马部队无法通行,于15日撤回拉班。16日,该团官兵所带粮秣告罄,道路险阻,无法追送。为保守行动秘密,又不能空投,时值旱季,水源缺乏,官兵只好以野菜及芭蕉根充饥解渴,继续向预定目标猛进。20日,进至荡板山附近,截住由卡盟向瓦兰北上之敌援军。21日,驻守芒平外围之敌日军114联队第1大队以两中队兵力,从东北、西南两个方向,向112团先头部队第9连发动进攻,9连以猛烈火力迎击日军,毙敌60多人。日军因伤亡过大,停止攻击。次日,该营派第7连,潜入芒平南端,突然袭击芒平。芒平防守日军以为在后方,疏于戒备,惊慌应战,乱不成军,遗尸40余具,逃进密林中,7连占领芒平。此后112团派第3营固守芒平,堵截由卡盟北上之敌,团主力向瓦兰进击。

  日军在112团占领芒平后,感到由的克老缅及瓦兰的后方补给线时刻都有被切断的威胁,于是从4月25日起到5月8日,集中第56师团146联队第2、3大队主力及第18师团114联队1大队,不分昼夜,向第3营各阵地发动猛攻。第3营官兵充分发挥火力,沉着固守,先后击毙日军200多人,阵地屹立不动。

  112团第1营进抵高利之后,与日军第55联队第1大队第1、3中队、机枪第1中队发生战斗,多次攻击均未成功。4月30日,新38师急调山炮第5连,支援第1营的攻击。高利日军阵地居高临下,以火力控制山坡谷地,第1营官兵冒着猛烈炮火仰攻,以山炮迫击炮压制日军火力。战至5月2日,与日军展开6小时肉搏战,攻占日军左侧第3中队阵地,残敌由右侧阵地逃窜。5月3日,营主力继续攻击右侧阵地之敌。次日拂晓,该营主力在山炮迫击炮掩护下,继续对敌猛攻,激战至下午2时,完全占领高利日军阵地,毙敌中队长加腾武雄中尉和小队长大场隆清中尉等60多人,残敌向瓦兰逃窜。该营在追击过程中,收复奥溪。

  高利、奥溪为瓦兰的屏障,地形险要。日军企图在雨季前确保该线,阻止驻印军由侧翼攻击卡盟。驻印军的胜利,完全粉碎了日军的企图,为卡盟外围争夺战,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卡盟外围战

  日军自英开塘、东瓦拉、拉吉、芒平、高利、奥溪等地遭我驻印军严重打击后,原驻守孟拱河以西谷地之56联队余部、21重炮大队主力、18山炮兵联队部分,退至马拉高以北。孟拱河东55联队主力、114联队第1大队及146联队部分,退至瓦兰及西瓦拉及其附近据点,顽强死守,力图阻止新1军前进,等待雨季来临。

  新1军为了包围歼灭卡盟地区日军,决定先夺取卡盟外围据点,令新22师、新38师按先前部署,分别南进。5月4日,军右翼新221师占领英开塘后,即令64团(配总部直属重迫炮第3连)继续沿公路攻击正面之敌,66团及山炮兵第2连工兵1连攻击日军左翼,65团为预备队。5月6日,驻印军总部调50师149团归新22师指挥。

  64团奉命前进,立即与日军展开激战。5月9日,为迅速击溃据守公路之敌,总指挥部调战车第1营协同作战,但由于地形开阔,东有孟拱河为障,西有群山之险,易守难攻,日军以猛烈炮火阻击战车,致使战车被击毁两辆、击伤7辆,日军并不时组织兵力反击,双方都伤亡惨重。日军为阻止64团沿公路前进,掩护卡盟,不断增援,拼死顽抗,双方形成拉锯战。

  5月5日,66团沿沙逊山东麓迂回前进,沿途不断遇敌阻截。新22师鉴于正面与右翼两团,久战疲劳,于5月16日令50师149团继续由正面向南攻击。此后10余日,新22师主力与日军一直在马拉高与日军进行争夺战。5月29日,149团当面受敌,因受包围的威胁,自动撤退。该团第1营进行追击,并与66团第2营协同攻占马拉高。

  新22师从5月5日起,与日军激战将近一个月,并于5月30日夺取马拉高,先后毙敌在500名以上。

  军左翼新38师自占领东瓦拉、拉吉、大弄阳、高利、奥溪等地后,以112团和113团分别为左右翼,攻占瓦兰和马兰。

  5月9日,112团第3营在芒平附近受日军56师团146联队第3大队主力的攻击,日军企图打通至大弄阳的交通线。日军突破了左翼阵地,第3营以预备队迅速反击,激战4小时,将日军击溃。日军被击毙90多人,其中包括第9中队中队长中村大尉、机枪第3中队中队长大见池淮中尉等。此后,第3营遂进至瓦兰西南。第2营以主力向瓦兰日军迂回,切断瓦兰日军前进据点被完全拔掉,112团之面直逼瓦兰,合力围攻。瓦兰西南通卡盟,南下孟拱,为敌我必争之地,日军第18师团步兵指挥官相田俊二少将曾亲至该地督战,日军对包围部队,不时主动发起反击。由于日军工事坚团,加之仰攻不易,112团遂改变战术,以炮火和小部队日夜袭击,以消磨其精神体力,打击其战斗意志。5月23日,日军因被困日久,粮弹断绝,多次企图突围,遗尸110多具。次日,第2营占领瓦兰。

  5月4日,113团全线越过克老河,向南攻击。沿途拔掉日军据点20余处,日军死伤100多人。5月20日,第2营三面包围马兰之敌,激战两日后,占领瓦兰,毙敌中队长腾田中尉等60多人。

卡盟会战

  经过卡盟外围战后,新1军已经扫清了卡盟外围之敌,取得了包围卡盟的有利态势。日军为了确保卡盟,陆续调第2师团第4联队及151联队主力和114联队的部分,亦向卡盟集结,企图在卡盟与新1军决战,将盟军的攻势阻止在卡盟一线。当时,雨季已经来临,为了迅速进入缅北,支援攻打密支那的战斗,驻印军总指挥部急令新22师、新38师继续南进,并各以一部从侧翼迂回卡盟日军侧背。

  6月1日,新22师迂回部队65团(欠第1营)、66团第1营、149团第3营,到达索卡道、南亚色以南,截断卡盟西北公路及小道,割断日军电话、电线。索卡道守敌在野炮掩护下,企图恢复后方交通,遭受严重损失后,退回原地。为迅速消灭南亚色、索卡道之敌,该师重新部署,分进合击南亚色、索卡道之敌。

  各部队受命以后,于6月6日,击溃沿途阻击之敌,完成了对南亚色、索卡道的包围态势,而日军也以主力转向索卡道以南2英里的拉其卡道,据守东侧山地及公路附近。

  6月7日至9日,各部队分别向日军发起猛攻。64团第3营在攻击中,激战一昼夜,夺取拉其卡道以北山谷中日军重炮阵地,歼敌200余名,缴获105重炮4门,野炮6门,汽车10余辆。149团分两路进攻索卡道,南路第1营,西路第2营,激战两日,9日占领索卡道,获山炮1门,速射炮3门,卡车27辆。65团、66团合力攻击昆卡道、大柯之敌。9日,66团主力进至南亚色及索卡道。至此,日军精锐的了8师团主力56联队全部、114联队第3大队、18山炮兵联队主力、21重炮大队,基本上被消灭,新22师前锋已达卡盟不到4英里的地方。

  卡盟位于孟拱河西岸。原属新22师作战区域。但当时新38师正面比新22师突出20英里,形势极为有利。为了不给日军增援固守的时间,新38师决定以一部由正面对敌牵制,主力秘密迂回南下,偷渡孟拱河,切断卡盟以南日军主要交通线,然后向北进击卡盟。

  为达到上述目的,新38师命令第112团主力于5月21日经大奈河、瓦拉、西凉河,占领拉高,迅速渡过孟拱河,一举袭占卡盟。第114团为2纵队,由芒平以南经大班、青道康之间山谷迅速开路南下,与112团协力将日军包围于卡盟而歼灭之,第113团为第3纵队,随时准备行动。

  112团受命后,于5月21日轻装急进,日夜兼程,全部游泳渡过水流湍急的孟拱河,一举攻占卡盟以南7英里的色当,切断日军孟拱至卡盟唯一的补给线,夺取卡盟地区日军军用物资总库。112团缴获满载军用品大卡车45辆、15公分重榴弹炮4门、骡马320匹、汽车修理厂1座、粮弹库房11处。使卡盟及其以北地区日军,不仅弹尽粮绝,而且整个通信、联络、运输、指挥等机构,都陷入混乱状态。

  正在此时,在卡萨地区切断日军铁路线的英印军第3师被日军击溃,日军沿卡萨-孟拱铁路向卡盟紧急增援,日军第2师团第4联队全部、53师团一部已进抵卡盟附近。为了打通退路,日军以增援的生力军第2师团第4联队、53师团第128联队部分、151联队部分、18师团114联队部分,重炮4门、野战炮12门、速射炮10余门,中型坦克5辆,向112团南北两端阵地发动猛攻,112团始终确保占领地区重地,虽遭重大伤亡,毫不后退。战至16日,先后歼敌大队长增永少佐以下官兵1730多人(注:中国驻印军前总指挥办公室编辑:《中国驻印军缅北战役战斗纪要》上册,1945年版第22~23页)。日军打通其生命线的企图失败后,不得不放弃马拉高以南至卡盟20英里既设坚固阵地。

  第114团于5月28日于芒平附近集结后,从杳无人烟的原始森林中于6月1日突然出现在瓦鹿山,出敌不意,一举攻占拉芒卡道。6日攻占大高、卡当两地。10日攻占大利、马塘。15日攻托猛拱、密支那间交通要冲巴陵杜,距孟拱仅4英里,取得了瞰制孟拱的有利战略地位。这样,114团与112团相互呼应,密切配合,切断了孟拱至卡盟、孟拱至密支那的公路、铁路,使日军无法增援密支那,对于整个反攻缅北,取得了决定性的有利态势。

  6月5日,第113团攻占纳昌康,同时在西瓦拉与114团第2营会合。6月7日,原在瓦兰地区的溃逃之敌55联队第1大队残余100多人,经西瓦拉向支遵逃窜,被113团第2营发觉,将该敌全歼后攻占支遵。支遵与卡盟一水之隔,唇齿相依。113团以竹筏屡次偷渡,因时值孟拱河河水暴涨,水流湍急,加之日军炮火猛烈,未能成功。6月9日,新1军左右两翼,已将卡盟包围。

  6月10日,新22师沿公路攻击卡盟正面,65团攻击其侧背。新38师由东北渡河攻击,112团于卡盟南占领区发动攻势,牵制敌军。这样,新1军各部已围卡盟城西、北、南三方,东面113团准备强渡攻击。6月16日,各部队开始向卡盟之敌合力围攻。113团第3营在炮火和烟幕掩护下,以橡皮舟实行强渡。由于官兵奋勇,不惜牺牲,10时渡河成功,一举攻占卡盟东侧高地,卡盟顿失屏障。此时,65团第3营经反复冲杀,于13时攻入卡盟。113团第3营也已攻入卡盟东北地区。新22师和新38师会合,完全占领卡盟。

  卡盟失守后,日军残余和伤病员撤到卡盟西南山地,新1军令64团和149团由正面向南压迫,66团主力从西侧阻击,逐地扫荡,将残敌完全肃清。新22师从占领索卡道到肃清卡盟西南山地残敌,先后击毙敌遗尸确认者1600多具,俘敌大尉以下官兵89名,缴获各种火炮30门、汽车200余辆、仓库30余处。

  卡盟会战的胜利,为保证中印公路的顺利修筑,粉碎日军企图阻止新1军在孟拱河谷过雨季的计划,奠定了基础。

打通缅北交通

  卡盟失守后,驻守孟拱的日军第53师团128联队主力、151联队的一部、18师团114联队一部,企图凭借孟拱河天险固守孟拱及西山地,阻止中国驻印军南下。新1军占领卡盟后,以主力攻击孟拱,打通缅北交通,并解救被日军围攻的孟拱东南英军77旅。

  114团占领巴棱杜后,威逼孟拱,受命全速在孟拱以东渡河,支援英军并攻取孟拱。当时英军第3师77旅空降在孟拱卡萨区间,受日军攻击,伤亡重大、士气沮丧。该师派少校参谋泰克到新38师请求支援,表示如无援兵,英军只能支持24小时即向东南山地后撒。为了避免因英军崩溃而影响整个战局,114团冒雨轻装挺进,于6月18日晨抵达孟拱日军侧背。114团第2营沿孟拱东侧攻击前进,于黄昏前攻占孟拱外围重要据点马亨、瓦铁,切断孟拱日军主要交通线。23日,114团经激战后夺取孟拱外围汤包、来生、来鲁,切断通孟拱的公路和铁路,从东南北三面包围了孟拱。114团第1营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突破日军坚固的障碍物,经6小时激战,攻入城区。第2营第5连亦由瓦铁西进,攻占孟拱城西大铁桥,断敌后路。这样孟拱日军处于四面楚歌之中。

  至25日,日军因伤亡过大,又无援军,抵抗才逐渐减弱。下午5时,新38师占领孟拱。残余日军投南恩河泅水逃跑,大部被击毙。

  这次战役共击毙日军1500多人,俘虏21人,缴获轻型战车5辆、汽车47辆、列车95辆、各种炮24门,仓库20余所。

  至7月10日,112团与149团在卡盟-孟拱公路会师,完全打通了卡盟公路。6月27日,113团沿铁道向固宁南堤的日军攻击。日军1个大队负隅顽抗,经113团集中炮火轰击,于28日占领南堤,毙敌95名,缴获列车250辆。残敌沿伊洛瓦底江逃窜。

  7月11日,113团沿铁道到达密支那,与围攻密支那的盟军和30师会合。这样,新1军就打通了孟拱至密支那40多英里长的铁路线,粉碎了日军阻止中国远征军修筑中印公路的企图,缅北战役告一段落。

  在夺取孟拱、打通卡盟、孟拱公路及孟拱至密支那铁路的战斗中,击毙日军53师团炮兵联队长高见量太郎大佐及128联队大队长丁本冒利少佐等3400多人,生俘日军43人,列车462辆及大量武器弹药。

战役总结

  新1军自进入孟拱河谷到占领孟拱,与日军作战4个多月,从日军手中夺取了2600多平方英里土地。歼灭了日军精锐第18师团,重创第2师团第4联队,53师团128联队及151联队、56师团146联队,先后毙敌达11500多人,日军曾12次补充18师团,足见伤亡之惨重。生俘日军117名,骡马585匹,缴获各式大炮116门,轻重机枪324挺,步枪4370枝。日军钻隙辟路,攀登雪邦山,向南逃窜。孟拱战役的辉煌胜利,使新1军不但占领卡盟、孟拱两大重镇,从而控制了缅北整个战局,奠定了反攻缅甸胜利的基础。

密支那战役

  密支那位于缅甸北部,周围多山,中间是小平原,为缅甸铁道终点,可直达孟拱、曼德勒、仰光等地。公路北通孙布拉板,南通八莫至腊戍,接滇缅公路入云南,西至孟拱经卡盟可达胡康谷地,与中印公路相接。东有伊洛瓦底江环绕,向东南倾注,经缅甸中部流入大海。不但交通发达,而且是缅北的商业中心和最大城市之一。密支那西北为有名的库芒山脉,把密支那与孟拱河谷隔断,是防守的天然障碍。密支那城西、北面两方都有机场,中印公路也经过此地,战略地位尤显重要。

战前态势

  密支那为进出缅甸必争的战略要地,日军自占领缅甸以来即以此为缅北根据地,经过两年的经营,建立了严密的防御设施。日军在胡康战役失败后,深感缅北盟军的发展,将威胁缅中整个局势,动摇日本在缅甸的战略地位。于是,日本集中重兵于孟拱河谷、卡盟和密支那地区,企图阻止盟军前进。

  日本缅甸派遣军司令官河边正三亲临密支那视察防务后指示:关于日军胜败之关键,乃在中印公路能否阻止而定,尤以密支那的得失为前提(注:中国驻印军前总指挥办公室编辑:《中国驻印军缅北战役战斗纪要》上册,第51~66页)。为了确保密支那,日军收罗18师团残部114联队的第2、3两大队及直属部队,工兵12联队第1中队,56师团148联队第2中队,15师团机场守备大队分遣队,宪兵分遣队及少数缅伪军,总共约3千多人,固守密支那。

  中国驻印军总指挥部洞察日军的企图,除令已在孟拱河谷的新22师、新38师积极猛攻卡盟、孟拱外,决定在密支那另辟战场。4月21日,中国驻印军总指挥部决定,由美国的加拉哈德团和中国部队组成一支突击队,从山路秘密挺进,夺取密支那机场,然后通过空运,把部队和装备运往密支那,最后占领密支那城。这样,中美两国军队混合编组,组成了一支先遣突击队。

  先遣突击队队长为米尔准将。第1纵队(K纵队)队长凯利生上校,第2纵队(H纵队)队长亨特上校。第1纵队由美军加拉哈德团步兵1营、新30师步兵88团、新22师山炮兵第4连组成。第2纵队由加拉哈德国团(欠1营)、7.5山炮兵1排(美军组成)、50师步兵150团组成。4月28日,两个纵队武器装备都补充完毕,由1400名美军,4000名中国军队和600名克钦族突击队员组成的特遣队就开始行动了。

奇袭机场

  密支那特遣队翻山越岭,先后在雷班和丁克路高与日军发生遭遇战。在丁克路高战斗中,88团第3营与日军相持17天,使主力绕道前进,直到密支那战役打响,日军撤退,第3营才脱离战斗。

  5月17日上午10时,夺取机场的战斗打响。第50师150团攻击机场,加拉哈德团第1营奉命夺取附近伊洛瓦底江渡口。日军在突然打击下惊慌失措、混乱不堪,突袭完全成功,机场很快就被攻占了。

密支那外围战

  18日晨7时,150团开始向密支那市发起攻击。但攻占密支那市的最初企图由于情报不确、组织不佳而出现了许多失误。密支那的情报人员估计只有少数日军,5月18日估计市区日军只有300人,大大低估了日军人数,使中美联军不得不逐次增加兵力。

  19日拂晓,150团第2、3两营,开始向密支那市区和火车站攻击。8时30分,第2营攻占了车站。日军很快集中兵力反扑,企图夺回车站。日军切断了第2、3营对外的通信联络,美军总联络官孔姆中校借故离开战场,以致无法要求机场的空军和炮兵援助,第2、3营损失惨重,车站得而复失。当天晚上,150团弹尽粮绝,后方补给送不上,遂被困于车站附近,同日军进行白刃战。直至21日,才接到指挥部命令,撤退到跑马堤。日军乘机跟进,加固原有工事。23日,史迪威与中国30师、50师师长飞抵密支那,组织临时指挥所,重新布署对密支那的攻击。24日,史迪威至第一线视察各部队,下达了次日攻击命令。以新30师主力攻击密支那城西郊,50师150团及由列多空运到密支那的14师42团不惜任何牺牲,固守跑马堤。

  密支那日军自受中美联军袭击后,即将密支那划分为北中南3个防御地区,从东、西、北三面以及前沿阵地调来增援部队。虽然英国派出钦迪远程突击队在南边阻止,但在一周之内密支那的日军还是增加到3000人,到第2周,日军增加到5000人,他们和太平洋岛屿上的日军一样,实行玉碎防守。

  5月26日,右翼第150团第3营由机场出发,向密支那城南郊攻击前进,左翼新30师主力向密支那城西郊攻击前进。第3营进至南毕塔工厂附近,遭到日军的猛烈进攻,被日军四面围攻,处境至危。欧阳营长誓死不退,身先士卒,率部激战至夜,英勇牺牲。28日,150团第2营紧急增援第3营,一举击退包围第3营之敌后,向锯木厂和十字路攻击。由于日军工事坚强,火网严密,所以前进缓慢。此后,由于进入雨季,空运难以维持,气候恶劣,地形不利,中美联军各部奉命就地构筑坚强据点,以求今后发展。

  5月30日,天气转晴,驻印军总指挥部下达第12号作战命令:(1)5月31日12时,各部队联合攻击密支那,由150团及89团的位置向北攻击,竭力前进,奋勇攻击。(2)88、89团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不得由其阵地后退一步。柯柏中校指挥42团第1营及各混成队,负责飞机场的安全,美军炮兵协助美军守机场。

  中美先遣突击队占领密支那机场以后,指挥官米尔心脏病发作,史迪威任命博特纳准将替代他负责指挥。盟军向密支那市发动攻击以后,日军不断发起攻击,用迫击炮轰击机场,加上气候恶劣,迫使飞行中断,使6月份的食品和物资供应降到最低点,好几次部队只剩一天的口粮。日军似乎有重新占领机场之势。总指挥部认为这是绝对不许可的。由于中国军队和英国钦迪突击队伤亡很大,史迪威调来在紧急情况下才能用作步兵预备队的两营工兵。这些修筑公路的工程兵,在接受基础训练后就从未摸枪。由于美军加拉哈德远程突击团伤亡很大,只剩下300人,史迪威把5月从美国送到印度的补充人员2700人编成两营,补充加拉哈德团,加拉哈德团原有人员另组成一营。

  从6月中旬到6月底,双方军队互有攻守,处于胶着状态。其间,日军114联队第1大队由八莫增援密支那,148联队也由滇西开到。

  7月6日,中国驻印军军长郑洞国到达密支那前线视察,认为拖延时日,有害无利,决定在“七·七”发动全面攻击,当晚以电话下达战斗命令:(1)为纪念“七·七”,各部于明晨发动全线攻击。(2)攻击成功后应断然实行果敢追击。7月7日午后1时,在炮兵的掩护下,中美军队发动了猛烈的进攻,但因日军顽强固守,至死不退,进展不大。8日以后,指挥部命令各团抽调1营到后方进行短期的对据点攻击演习,其余各部构筑据点,为尔后攻击作好准备。

  7月10日,指挥部下达统一攻击的命令。各部队立即作好实施准备。13日,中美军队在4个中队B-25式轰炸机攻击掩护下,连攻三天,拿下了射击场北端高地及其西南的几个据点。此后,各部队掘壕攻击,逐渐夺取密支那日军郊外阵地,进入街市战斗。

夺取密支那

中美联合部队向密支那日军阵地进行炮击
  7月17日以后,包围密支那的各部队大都进入了夺取街市的战斗。右翼150团、42团、41团均已接近南端第一条横马路。左翼88团、89团第1营到达10日命令指定目标。89团(欠1营)进入西郊缅宝塔以西村落一带。

  密支那市敌军,受到中美军队近两个月的攻击,在中美军队优势空军和炮兵的轰击下,虽屡次补充,仍死伤惨重,只得逐步退守市区。北地区由114联队直属队及第3大队、15机场守备队、气象分遣队担任守备。中地区以114联队第2大队及工兵112联队1小队任守备。南地区以148联队第1大队及第15铁道兵联队一部、55及56联队伤愈官兵200余人任守备。由于中美空军每天对市区轮番轰炸,日军为避免伤亡,将防御重兵由市区移向北面西打坡。

  日军在街市的防御,利用民房和街道两侧构筑坚强的掩蔽体,重要区域以壕沟相连。重火器设置在十字路口、交通要道。炮兵大部移到伊洛瓦底江东岸游动使用。日军在阵地上只安排少数人使用自动火器阻击外,大部在掩体内休息,中美军队不逼近阵地,绝不轻易射击。

  自7月11日50师150团第1营由森林地带攻入市街南端,14师1、3营也相机进入村落作战,各部队以坑道攻击的方式,不断前进。到7月20日,89团第1营占领了至孙布拉板公路,88团第3营占领公路以西。150团及42团攻克了密支那市米厂、足球场、天主堂、缅人寺及火车修理厂。21日,突破第2条横马路。美军战斗工兵第209营右翼与89团第1营也取得了联络。26日,88团与89团在铁路与公路的交会点会合。当时由俘虏的口供和当地居民的报告中得知,八莫日军约2000人,汽车200多辆,正准备增援密支那。指挥部根据这一情报,即令42团第2、3营,连夜强渡伊洛瓦底江,切断八莫到密支那的交通线,并重新调整都置。

  7月28日,中美军队继续向日军发动猛烈攻击。到31日,各部队虽未到达攻击目标,但150团已通过第6条马路,149团已将火车站全部占领,市区大部分已落入中美联军手中。

  日军失去大部分市区后,强迫市民到西打坡江边,制作竹筏,准备渡江。8月1日,沿江警戒部队,发现日军伤员开始坐竹筏或油桶顺江而下,当即予以击沉。各部队当即加强向敌攻击,以防日军撤退。当天晚上,150团到达第7条横马路。90团占领了敌营房修械所,42团正在攻击婉貌,美军已攻占日军城北高地据点西打坡三分之一,包围圈逐渐缩小。

  8月1日晚,指挥部下达攻击命令:(1)各部队8月2日晨继续攻击。(2)144师向北推进至铁路,向东沿公路北进。(3)30师全力攻击营房区,予以占领。(4)50师向北攻击(注:查尔斯·罗马纳斯、赖利·森德兰:《史迪威指挥权问题》华盛顿1956年版第242页)。

  8月2日,50师鉴于城北日军凭坚顽抗,决定组织敢死队,征选官兵100人,携带轻便武器和通信器材,乘夜分组潜入敌后,将日军的通信设备完全切断。3日晨,各组向预定的日军重要据点及敌指挥所发起突然袭击,里应外合,将第11条横马路完全占领,日军纷纷向江中逃窜。30师奋勇冲击,将日军预定死守的据点营房区全部占领,残余日军大部分以手榴弹自杀。城北美军加拉哈德部队第3营和工兵209营,亦于同日占领西打坡。8月5日,中美联军完全占领密支那及密支那附近区域。密支那攻击战,到此胜利结束。

战役总结

  中国驻印军新1军从4月下旬在孟关集结,与美国加拉哈德远程突击队从深山密林中向密支那秘密迂回前进,到占领密支那,前后历时3个月,推行90多英里,占领面积2200多平方英里。消灭日军2000多人,守密支那的18师团114联队主力,工兵12联队大部,56师团148联队主力全部被歼。生俘日军69名,缴获大批武器弹药。新1军官兵在战役中牺牲2400多人,4200人受伤。美军加拉哈德团也伤亡1000多人,英军钦迪突击队也有较大伤亡(注:中国驻印军前总指挥办公室编辑:《中国驻印军缅北战役战斗纪要》下册第127页)。

  中美军队攻占密支那以后,完成了夺取胡康谷地、孟拱河谷、密支那的预定战略计划,胜利结束了缅北会战的第一期任务。日军失去了密支那,就丧失了缅甸最北部的重要基地和空军机场。盟军夺取了密支那,使经驼峰航线空运的飞机能够在更南边的一条航线上飞行而不必担心日军战斗机的骚扰。从而缩短了驼峰航线的航程,降低了航线的高度。结果,运输量扶摇直上。6月空运量达到1.8万吨,7月达2.5万吨,8月达2.9万吨,9月接近3.5万吨,11月已达到3.9万吨。实际上,空中航线过了密支那,驼峰就绕过了,飞机既消除了日军战斗机的阻截,又避开了最恶劣的飞行条件,因此空中运输的战略物资急刚增加。毫无疑问,这对于正在困难中坚持抗战的中国,是一个巨大的支持。

  中美军队攻克密支那以后,基本上将缅北地区从日军的统治下解救出来,威逼缅中,取得了有利的战略地位。这样就为第2期攻势,取八莫、下南坡,与中国滇西远征军会合,打通中印公路,恢复中国的陆上国际交通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