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货币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国古代货币:秦以前曾经流行的各种货币
中国古代货币:田字空首布(春秋)
中国古代货币:刀币
中国古代货币:垣字圜钱(战国)
中国古代货币:秦半两钱
中国古代货币:形如“鬼脸”的蚁鼻钱
中国古代货币:战国时期的郢爰金版
中国古代货币:麟趾金(右)和马蹄金

  中国古代货币(money in ancient China),中国自史前时期至明清两代独具特色的独立货币体系与货币文化。在中国古文献中,有许多关于货币起源的传说。如《汉书·食货志》说:“神农之世”就有“金刀龟贝所以分财利通有无者也”。《史记·平准书》说:高辛氏以前(约公元前24世纪)就有“龟贝金钱刀布之币兴”。《初学记》说黄帝时(约公元前26世纪)“采首山之铜,始铸为刀”。《古今治平略》载:“伏羲氏聚天下之铜……以为棘币……而钱币自此始矣……神农氏列鄽于国以聚货帛……黄帝氏作立货币以制国用……陶唐氏谓之泉……禹于是采历山之金铸币……汤发庄山之金铸币通有无于四方……”,还有《通志》、《通典》、《竹书纪年》、《管子》等众多古史典籍中都有使用货币的记述。

  中国最早的货币是海贝。海贝在史前的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大汶口文化遗址中,在夏代纪年范围内的二里头文化遗址和商周墓葬中,屡有发现,《盐铁论·错币》中并有“夏后以玄贝”的记载。海贝是产自南方暖海的远方外来交换品,是美丽珍贵的装饰品。它开始起货币作用,似可上溯到夏代,即中国进入阶级社会、国家产生的时候。商和西周时已为流通中的主要货币。在商代晚期和西周,还出现无文字的铜仿贝。至东周发展成为有铭文的铜贝蚁鼻钱,形成正式金属铸币,主要流通于南方楚国地区。

  另一种最早的货币是铜质的钱、、刀。钱、是农具,刀是多种用途的工具,它们也是人们可以让渡的财产,在殷周或更早的遗址中都有出土。大概在殷商晚期和西周,这些铜工具在不同地区形成一般等价物。钱、至春秋发展为专职货币,即后人所称的空首布;虽保存青铜铲的基本结构,有细长的銎,但已不适宜装木柄,不能作工具使用,而成为具有典型意义的先秦铸币。至战国进一步发展为略具铲形小铜片的布币,主要流通于北方周、晋、郑、卫地区。青铜刀至东周发展为刀币,主要流通于齐国及燕、赵地区。

  战国中后期,一种更便于授受使用的圆形金属铸币圜钱,在周、魏、赵、秦、齐、燕等地出现,特别是秦国正式采用圜钱制度,为圜钱发展成全国统一的铸币形式准备了条件。

  春秋战国时期,贵金属黄金也作为货币进入流通。它以镒(20两)、斤(16两)计。南方盛产黄金的楚国还出现铭文“郢爰”等字样的金版。这是一种比较原始的,但在中国是最早的黄金铸币。

  公元前221年秦王朝建立后,废除以前铸造的包括贝币在内的各种各样的地方货币,规定以黄金为上币,即主要在上层统治阶级范围内行使的货币,单位以镒计。又以原秦国的铜铸币,圆形方孔半两圜钱为下币,主要供民间日常交易使用。这样,实现了中国货币种类及其单位的首次统一。半两钱的圆形方孔形式,与古人的天圆地方的宇宙观相符合,又便于在经济生活中授受使用,故这一铸币形式沿用到清末。

  汉承秦制,定黄金为一等币,单位以斤计。以铜钱为二等币,汉初曾允许私铸。汉武帝于公元前 118~前113年间,废止以前各钱,将铸币权收归中央,统一铸造五铢钱。五铢钱轻重适中,是历史上成功的一种铸币,其流通一直延续到隋末,长达700余年。

  魏晋南北朝的“谷帛为市”谷和帛是民生必需品,有较稳定的价值,历代皆作为一种较重要的价值尺度与支付手段,具有不同程度的货币性能。每当时局动乱,币值波动剧烈时,它便成为人们最乐意接受的支付手段。魏晋南北朝时期,国家长期分裂,社会动荡不安,币制杂乱,曹魏境内多以谷帛为货币,在北齐布帛成为普遍的支付手段,南梁大部分地区用谷帛交易。

  货币流通的这一消极遗产影响到隋唐,形成钱帛兼行制度,即大额交易用绢帛,日常小额支付用铜钱。在唐代,绢布是法定货币,包括锦、绫、罗、纱等各种丝织品和、赀、火麻布等,但主要是绢和缣。由于绢、布易损坏,流通中又常割截,故经常存在着被铜币排斥的现象,至宋遂退出流通。

  唐王朝的建立,出现了长期稳定与统一的局面,为重新统一货币创造了条件。621年铸开元通宝钱,这是中国古代货币史上又一划时代意义的铜铸币制度。铜钱以“宝”为名,说明中国金属铸币制度脱离了以重量“半两”、“五铢”为名的量名钱体系,发展为更高一级的铸币形式。开元通宝钱的流通,还对中国衡法发生重大影响。原来重量计数均以24铢为一两,而自重二铢四的开元通宝钱广泛流通以后,十进位的一两十钱制便逐渐形成,计算更加方便。唐创立的宝钱制度,历经宋、元、明、清四代,为时1000多年。大致宋以后,各朝皇帝每更改一次年号,即铸造一种标明年号的新宝钱,故这类钱又叫年号钱。

  宋代始终未建立起统一的铜铸币制度,而是承袭五代十国时期某些地区使用铁钱的事实,形成铜、铁钱区并存的流通制度。铁钱比铜钱形大体重而单位价值更低,当时最大的铁钱流通区是富庶的四川。由于在大宗交易及支付方面缺乏适宜的支付手段,因而在10世纪末产生了世界最早的纸币即四川的交子。此后,南宋、金、元、明各朝都继续发行不同名称的纸币。版图辽阔的元朝时期,纸币是全国通行的唯一合法货币。

  明初,在一些地方就发生不论货物贵贱,一以金银论价的情形。面对现实,明封建政府虽终明之世未明令废止纸币大明宝钞,但从正统元年(1436)起,解除用银禁令。以国家正赋征收“金花银”为标志,形成大额交易用银、小额支付用钱的银、钱并用的货币流通制度。银以重量计,以两为单位。银钱比价各朝屡有规定,如规定白银一两,分别折合洪武钱1000文、前代钱3000文、嘉靖钱700文等,但在流通中变化很大。清代币制大体上仍是银、钱并行,规定白银一两合铜钱1000文,但实际上经常变化。贵金属白银从宋、元以来,多铸成50两重的银锭,后来俗称元宝。直到20世纪初,宝银仍有流通,但已逐渐为银元所代替。

春秋战国时期的货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春秋战国时期(公元前770—前211年),商品交换大为发展,引起货币的大量流通。由于500多年的封建割据,造成各地经济发展不平衡,在各地不同经济条件下,产生了不同的货币形态,建立了不同的货币体系。它们的共同特点是:(1)以铜币为主,兼用金、玉、银、锡、布帛及贝币,各地自由铸造,分散发行,货币形制不一,轻重大小比价各异,均源于当地的生产工具,并由原始形态转向轻小适用和圆形化。(2)黄金铸币,战国中期以后,金币在南北各地广泛行用,以金钣、金饼两种形态为主。各国金币虽各自为政,但区域性限制并不明显。战国末期,金币和铜币已成主要货币。这些货币,概括起来,有以下四个货币体系:

布钱体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布钱流行于两周、三晋、郑卫等农业区域,即今黄河中游的河南、山西、河北地区。布钱的发展,又经历了四个阶段:

  第一,原始布。约在殷商后期及西周初期已经存在。又名大铲布,形如农具铲,是中国最早的实物货币之一,也是金属铸币的雏型。它尚未脱离钱镈农具原状,体大銎短,厚重粗糙。此布有多种,主要有无字布,益字原始布,庐氏原始布,有纹饰,较美观。

  第二,空首布。西周晚期开始出现,盛行于春秋战国时期。其形体比原始布大为缩小,轻薄整齐,制作精良,也称铲布。此布銎长,空可纳柄。币身有多种形状。平(方)肩弧足或足面稍向内凹者,如方肩空首布。钱身近正方形,正背有三道直纹及文字,如安臧布。尖肩尖足空首布,正背也有三道直纹,如甘丹布。斜肩空首布,晚期出,最大的为三川釿布,最小的为东周布。这些布钱多附有文字,记干支、数字、地名、天象、事物等内容,一字二字不等。其货币单位为“釿”,春秋时重35克,战国早期12—17克,晚期轻至10克左右。

  第三,平首布。又叫实首布,形体比空首布更小而薄,相当精美平整,基本上已脱离农具镈的原形,如銎和三条背直纹均消失。春秋末期始见,盛行于战国中晚期。平首布种类很多,均布首扁平无銎,布背素面,布面有各种文字,记地名和货币单位釿、寽等。布的重量也从30克至五六克不等,变成一种有一首两肩两足的扁平光亮的小铜片。又可按重量分成大小几种,有以铭文表示二釿、一釿、半釿的,寓有子母相权之意。形制上有平肩、耸肩、圆肩、方足、圆足、尖足等等。战国中期盛行的平首布有晋阳、梁、安邑等釿字布,各分为半釿、一釿、二釿三种,重量不等,如“安邑一釿”重17克,“梁一釿”重10—16克。另一种叫爰字布,魏国大梁铸,文字多,有两套:一是“梁正尚金当爰”和“梁半尚二金当爰”;二是“梁充釿金当爰”和“梁充釿五、二十当爰”。形同第二套的还有“山阳布”,分大、中、小三种。晚期平首布更轻小精致,重约五克,钱面多记地名,有三种类型:方肩方足平首布,多铸三晋地名,背有表示货币单位的一半、半等字;尖肩尖足平首布;圆肩圆足平首布。

  第四,三孔布。系圆足布的一种。布首和两足各有一孔,备穿扎。钱背有数字表示币值,大布为“一两”,小布为“十二朱”。这是铢两币的先导,秦半两钱实源于此。

  同期还有些异形布,如分布,涅金,陈布当釿,垂字布,忻字布等,制作比较规整,字数一般较多,上有地名、重量名称或价值单位,重约15—30克。

刀币体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刀币主要由齐、燕、赵三国铸造发行,流通于今山东、河北、内蒙古、东北及山西北部,即当时的东方渔猎和手工业发达地区。刀在这些地区是普遍有用的渔猎工具,在一个较长时间内被用作交换媒介,逐渐形成一般等价物,最后采取货币形式。计有四种类型:

  一是齐刀。俗称大刀,体型较大,有重达53克的,一般重在40克左右。齐国铸造发行,流通于该国和邻近地区。西周成康之际已经流行,故有人推想是姜太公封于齐并制订九府圜法后在其封疆内推行的。一般列为古刀货。其著名的有:六字刀,按其面文又名“齐建(造)邦[立长](就)法化”,简称“建邦刀”或“造邦刀”,约重42克;四字刀,面文“齐之法化”,文字秀丽;三字刀,面文为“”,即“齐法化”或“齐之化”,制作粗糙,铸于晚期。上述刀币前二种制作较好,出土稀少,后一种数量较多。此外,从币面所铸地名分,计有:“即墨刀”,有大小两种,大者面文“节[墨阝]之法化”“节[墨阝]邑之化”,重56克以上。小者面文“节[墨阝]化”,重在40克以下,币面有开邦、安邦等字;“安阳刀”,面文“安易之化”,约重48克;“谭刀”或“簟〔dian电〕邦刀”,因只发现半片,又叫断头刀。这些刀币的形体有大小,弧背凹刃,面背均有文字,背上端另有三道斜纹。刀末有环,刀柄扁平,上有二纵纹。后三种均系齐国地名,系齐国采用山东地区原有古国的货币形式铸造的。

  二是燕刀。系燕国铸造发行,流通于北方。按刀面文字,又叫“明刀”“易刀”。这是刀币中出土数量最多的,朝鲜日本均有发现。形制上有方折和圆折两种。方折刀因其弧度较骤,呈磬折形,叫折背,又名“磬折刀”。圆折刀有在博山出土的,又叫“博山刀”。明字刀按其明字书法的不同,前二种弧背,后者折背,分为三个类型。

  三是尖首刀。为燕国所铸行,形制比较大。尖首是这类刀币的特殊标志,全体很薄,刀柄较细,刀环小而扁。钱文多在刀背,或无文,多数仅一字,记数目或干支,均无纹饰,重约16克。又有刀尖细长刀身短薄的针首刀,因在匈奴故地出土,又名“匈奴刀”,多无文字。

  四是直刀。又叫圆首刀钝首刀,刀身平直,圆首,体型薄小,重约10克,赵国所铸。

圜钱体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圜钱又称为环钱,来源于纺轮。中国旧、新石器时代有石珠石环。古史典籍如《尔雅》《说文》等多有记载。在河南仰韶村附近发现许多土制或石制纺轮,中间穿孔,与早期圜钱相似,故有此说。有说源于古代珠玉,环贝出于饰品。《管子》说古时以珠玉为上币,指玉璧,呈环状,对圜钱的产生有一定影响。西周已有圜钱,以后渗入刀布钱区。战国后期,除楚国外,其余诸国大都铸行圜钱,已有取代刀布诸钱之势。适应当时商品交换发展的需要,在北方各国流通中的货币趋向统一,这是符合货币发展规律的。它是以后在中国流行了2000多年方孔圆钱的先驱,也是承上启下的货币形态。

  圜钱的基本形制是扁平圆形,中央有穿孔,有肉(钱身)有好(穿孔)。演变规律表现为穿孔先圆后方,钱边缘先无郭后有郭。钱面有钱文表示地名、币值、重量及其他。钱背多是光背,少数有些符号。圜钱有大小各种,不同地区的环钱各有不同特征以及行用时的各种不同习惯,可分为三个类型:

  一是布钱区圜钱。沿用此区货币单位釿,记地名,圆钱圆穿,从周缘无郭而有郭,由圆孔逐步演变为方孔。钱文有多种,书地名,如垣、共、蔺、离石、东周、周化、虞釿等。其中以垣、共二种铭文的圜钱出土最多。此钱分大小两等,一般重10克左右。主要在周、韩、魏等地区使用。垣、共二钱是圜钱中最早的。

  二是刀币区圜钱或刀布并行区圜钱。此区圜钱的基本形制是圆形方孔,货币单位仍沿用刀币的“化”。计有“一化圜钱”,面文“一”,轻小,质劣,面有郭;“賹〔ai爱〕圜钱”,又分四种,即賹化“”,賹二化,賹四化,賹六化;“明字圜钱”,有明化“”,明四“”两种。賹化钱面有郭,明字圜钱周缘无郭。此钱多在齐、燕、赵等地区行用,又统称东方系圜钱。

  三是秦圜钱。与布钱区圜钱统称西方系圜钱,受布钱区圜钱的影响较大而有所发展。圆形圆孔,无郭,货币单位改为记重铢两。秦钱的“半睘”〔huan环〕就是半个货币单位的圜钱。钱文“重十二铢”的秦圜钱是秦半两钱的先驱。

楚币体系[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楚国所铸行货币自成独立体系,总称楚币。它包括三个部分。

  一是爰金。又称楚金钣印子金金钣,俗称金饼、饼金。爰金铭文最多的是“郢爰”。郢乃楚都,先在湖北江陵,几次迁都,最后迁寿春(今安徽寿县),均以郢为都名。也是国名,与楚同用。爰是重量名称。爰金是楚国法定通货,属称量货币性质,铸成扁平块状,块上有若干钤印,多为方形,也有圆形印。铭文中有爯,即称,权衡轻重之意。如郢爯。钤印为“郢爰”,另有“陈爰”、“鄟爰”,“[鬲阝]爰”,“眇或[卣少](颍或蔡)”等。爰金是由许多小块连在一起铸造。当时除楚国有完备的金币制度外,北方诸国也曾使用各种饼金、金钣、马蹄金等黄金货币。

  二是楚铜贝,通称“蚁鼻钱”。是一种青铜仿制贝,形似背面磨平的贝壳。

  三是楚布。楚国晚期受北方影响还铸行一种异形布币。币身狭长,币面铭文“殊布当忻”,或释为大布当釿或旆钱当釿。另一面有“十货”二字,释为一个大布当蚁鼻钱十个。另一种“四布当釿”布,大布一当小布四,小布二枚连在一起,一正一倒,四足相连,又称连布。

  这一时期货币发展有以下特点:第一,由货币分散发行流通趋向相对统一。布钱、刀币、圜钱分别反映农业、渔猎、手工业等不同社会经济活动情况。经过500多年的不断竞争,不断兼并,秦国势力向东扩张,使圜钱随之深入布刀区域,而成为北方诸国的主要货币形制。到战国晚期,北方货币渗入南方,与南方的楚币相互影响,为秦汉的货币统一准备了条件。第二,货币形制渐趋规范化、圆形化,由原始工具形状,逐步发展为圆体币型;由笨重粗大,变为轻便小型,最后环钱更由无孔到有孔,再到方孔。钱面并铸有文字,标明钱名和币值。半两钱的出现及其迅速扩展有划时代的意义。第三,货币思想和货币理论各家体系林立,诸子百家各具特色,硕果累累。管仲、商鞅、韩非等人更把货币政策作为富国强兵、安民生民的重要手段,都留下大量丰富多彩的历史文献,对后来的中华货币文化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秦汉时期的货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战国后期,各种布钱刀币形制逐步趋向统一,圜钱广泛流通,渗入当时经济尚属落后的秦国,冲击秦国社会经济。秦国为了对付和控制这种局面,满足向东扩张的需要,采取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措施,统一本国货币,增强国力。公元前336年,秦惠文王决定集中货币发行,统一货币价值标准,铸行秦圜钱,以两为单位,在钱面上刻印秦王朝的标记。实施“货币王室专铸,盐铁王室专营”的政策。这样把秦国的货币先从形制上统一起来,由王室控制货币铸造发行权,再统一为秦半两钱,为以后统一全国币制打下基础。

  秦在统一六国之后十一年(公元前210年),即始皇帝三十七年,颁布中国最早的货币立法,改革货币,规定“以秦法同天下之法,以秦币同天下之币”;黄金为上币,单位为镒,每镒20两;半两钱为下币,重如其文。两者均为法定通货,由朝廷统一掌握铸造发行权,银、锡、珠、玉、龟、贝等不得再充当货币。规定归规定,实际上很难做到统一铸造和发行。据近来出土文物看,秦半两形状轻重悬殊,有的重达27克以上,轻的仅有五六克。秦二世打算进一步加强货币统一铸造发行权,但已是天下大乱,难以做到。

中国古代货币:流通700年的汉五铢钱

  汉王朝建立后,仍沿袭秦币制,同时使用黄金和半两钱,以后改用五铢钱,民间还习用粮食、布帛等实物货币。故在汉朝近400年中是实行黄金、谷帛和铜钱并行的币制。西汉交易中盛用黄金,凡是价值大的和收支数额大的均以黄金计算,关系重大的种种活动,如赏赐、进贡、助祭、平贾、算赋、买卖官爵、对外往来、窖藏等等,也多用黄金。为了流通方便,汉朝曾铸过“麟趾褭蹏”,即麟趾金、马蹄金。公元前119年,武帝因对匈奴作战,财政困难,又发行类似纸币的“白鹿皮币”,强迫使用。同时又发行银锡合金的“白金三品”,即圆形龙币,又名白选、白馔,重八两,值三千;方形马币,重六两,值五百;椭圆形龟币,重四两,值三百。因作价过高,私铸泛滥,不到两年即取消。王莽也实行黄金国有政策,其货币中有“金错刀”,并屡次改变币制,借以搜括民间藏金。新莽“宝货制”中就有金货一品银货二品。他败殁后,在他的宫中搜出库存黄金60余万斤。东汉用金大为减少。西汉中期以后,金银器饰盛行。明帝以后,佛教道教盛行,庙宇道观装饰及神佛像多用黄金。和帝以后各代,奢侈无度,外戚宦官争权,又连年对外用兵,公私匮乏,黄金价贵,官民竞藏黄金保值。

中国古代货币:西汉时期的金饼

  西汉前期的94年中,政局不稳,再加对外用兵,负担沉重,货币状况也是起伏不定,经过十次变化,半两钱逐渐转变成五铢钱体制。

  (1)公元前206年,刘邦初建汉朝时,历经楚汉相争战乱,经济尚未恢复,物资匮乏,因秦钱重不便使用,允许民间自由铸造半两钱,于是地方势力和豪绅富商趁机大肆滥铸恶钱,称为“荚钱”,即“榆荚半两”。钱身轻小粗劣,肉薄,广穿,形同榆荚。初重三铢,旋即重二铢,约二克,后仅重一铢左右。奸商囤积居奇,物价飞涨,米每石高达万钱,马一匹值百金,造成汉朝第一次通货膨胀。

  (2)高后二年(公元前186年),朝廷垄断铸币权,禁民私铸。官铸“八铢八两”,钱文半两,铸币质量改进,文字扁平,大样薄肉。这是汉王朝首次整顿币制。

  (3)高后六年(公元前182年),自吕后当政,刘吕两家争权,斗争激烈。吕氏三王专权,再次搞钱币减重,改铸“五分钱”,钱文半两,重二铢四累,为半两钱(秦)的1/5,减重为类似榆荚钱的轻小恶钱。文帝初年,货币又一次贬值,出现第二次通货膨胀。

  (4)文帝五年(公元前175年),为稳定局势而取消五分钱,改铸“四铢半两”,文曰半两,重四铢,平背,极少数有外郭,准民间自铸,也准大臣诸侯铸钱,如吴王濞和宠臣邓通均各自大量铸钱,形成吴邓钱遍天下。同时还注意让民休整,发展生产,紧缩通货,一直持续到景帝时,促成汉王朝第一次通货稳定。

  (5)武帝建元元年(公元前140年),对内对外年年用兵,征调频繁,国库枯竭,再次求助于铸币减重,改铸钱文为三铢的“三铢钱”,重如其文,私铸更多,钱愈轻而物愈贵。自此以后20余年间,断断续续,时轻时重,处于货币贬值状态,造成汉初第三次严重的通货膨胀。

  (6)建元五年(公元前136年),因三铢钱过轻,武帝不得不取消这种货币,又铸行四铢半两钱。钱文半两,实重四铢,又叫“三分钱”。

  (7)行三分钱不久,为了财政需要,朝廷仍恢复三铢钱,造成私铸泛滥,钱更多更轻薄而钱价更贱,物价更高。

  (8)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武帝再次取消三铢钱,令郡国(相当于地方政府)铸五铢钱,通称“郡国五铢”。钱文“五铢”,重如其文,正面仅有外郭,背面有内外郭,形制不规整。后郡国竞相杂铸轻小薄钱,形制重量不一,钱制又乱。如1982年西安灞桥出土的郡国五铢,仅重0.8克,即一铢,径1.5厘米,铢字无金旁,是五铢钱标准重量的1/5,秦半两钱的1/12。

  (9)武帝于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年),收回郡国铸币权,改由专司铸造发行钱币的机关“锺官”专铸“赤仄五铢”,又称“赤仄钱”、“赤侧钱”、“孑绀钱”,面背边郭制作规整。规定此钱一当郡国五铢五枚,税赋官用只准用赤仄钱,行了两年废止。

  (10)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汉武帝严禁郡国铸钱,专令上林三官铸造发行标准五铢钱。废除以前各种钱币,通令收回销毁。此后,只准发行流通官铸“上林三官五铢钱”。这种由中央集中统一铸造发行的标准官炉钱,重约四克,制作精整,郭纹细致,文字古朴遒劲,轻重适中,颇受欢迎。从此五铢钱制定型,一直沿用了2000年。武帝以后的昭、宣、元、成、哀、平六帝均继续铸行上林三官五铢钱,总体形制不变,在钱文书法和穿孔等方面稍有变化。如“宣帝五铢”的五字相交两划向内收缩,外郭稍宽,穿上加横画。西汉五铢钱从元狩五铢到平帝时为止,共铸有280余亿枚。

  五铢钱的诞生及上林三官五铢钱的定型定制,对中华货币文化的发展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首先,肯定了封建王朝必须实施货币铸造发行的中央集中统一,明确了货币稳定与否对国家社会都有重大关系。其次,为中国古代货币开创了新的货币体制,确定了方孔圆形、肉好精整、有内外郭、轻重大小体型适度、以铜为主的金属货币。

  西汉后期,从武帝元鼎年间(公元前116年—前111年)到平帝初年的100多年中,出现了中华货币文化史上第一次全局性货币稳定。

中国古代货币:“大布黄千”铜币,王莽建国初期(公元11年)发行的货币。该币仿春秋战国时期的布币铸造,属平肩平足类型,铭文有战国古韵味。

  王莽从居摄二年(公元7年)到天凤元年(公元14年)的八年中,标榜“复古,好名,好货”,四次修改币制,以削弱刘汉统治势力。搜括天下财富,以应付繁重的军政开支。

  居摄二年王莽始行第一次修改币制。同时推行四种货币:五铢钱;“大钱五十”,重12铢,值五铢钱五十;“金错刀”,钱文“一刀平五千”,值五铢钱五千;“契刀”,首有大环,身形如刀,钱文“契刀五百”,值五铢钱五百。后三种都是虚增钱值倍数,即官定的铸币减重,造成严重的通货贬值。

  始建国元年(公元9年),王莽第二次币改,宣布废除两种刀钱和五铢钱,保留“大钱五十”,另铸“小钱直一”钱,重一铢,毁12枚小钱可铸成一枚大钱,私铸大盛,加剧币制混乱。

  始建国二年(公元10年),王莽实行“宝货制”,计有五物(金、银、铜、龟、贝)、六名二十八品,即钱货六品,金货一品,银货二品,龟货四品,贝货五品,布货十品。也就是有六大类28个品种货币同时流通,无主辅币关系,各币种间比价关系也不明确,均平行流通。这是一种庞杂繁琐、稀奇古怪、荒谬绝伦的币制,违背了货币流通规律的基本要求,虽严刑竣法也行不通。币制混乱,民怨沸腾,社会骚动。这已经不是什么通货膨胀大小的问题,而是中国货币史上一次极其严重的货币与政治经济大混乱。后因宝货制彻底垮台,复行大小钱。

  天凤元年(公元14年),王莽废大小钱,改行“货布”与“货泉”两钱。货布重25铢,值25;货泉重5铢,值一。两钱书法纤秀,为垂针篆。民不乐用,复准大钱五十与货泉并行。此外尚有“国宝金匮值万”及“布泉”“布钱”垂针篆圆钱。

  建武十六年(公元40年),光武帝采纳马援建议,复铸行五铢钱,以后各代照办。东汉晚期政治混乱,财政困窘。桓帝打算铸大钱未成。灵帝铸“四出五铢钱”,钱背有四道斜纹由穿孔四角直达边郭,又叫角钱。民间传言此钱象征天子四面下堂而去,乃将亡之兆。此时汉室腐败至极,宫廷荒虐,官吏贪残,民不聊生,黄巾蜂起,诸镇纷争,天下大乱。献帝初平元年(公元190年),董卓搜括长安洛阳铜人铜器和五铢钱,改铸小钱,轻小粗恶,大五分,无文字。因物价飞涨,米每石高达五六万至数十万钱,此种恶钱旋即作废。

魏晋南北朝至隋的货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公元220年曹丕篡汉建立魏朝,经过三国两晋南北朝,迄于公元589年杨坚灭陈,南北统一,才结束了近400年的战乱局面。货币也是随之长期处于混乱状态,有时甚至退回到不用货币的物物交换境地。其间既有膨胀,也有紧缩,随时局战争的演变而不断变化。

  汉末,群雄纷争,经济衰退,币制崩溃,民间以谷帛为交易媒介。魏文帝黄初二年(公元221年)复用五铢钱,只行了七个月,不成,只好废钱仍用谷帛。

中国古代货币:“大泉当千”铜币,公元238年吴国孙权铸造。汉以后基本定型的圆形方孔铜币,运用了二千多年,至清末才被无孔铜元取代。

  蜀汉孙吴的币制不稳定,均铸行大钱,实行通货膨胀政策,官民交困。刘备初取巴蜀,因军用不足,用刘巴建议,先铸“直百五铢”,后铸“犍为五铢”,钱背有一“为”字。它是记地名最早的方孔圆钱。初重八克以上,旋即减重至约二克的小钱,通称“蜀五铢”。蜀汉还先后铸行许多形同五铢的钱,如传形五铢,铁直五百金,直百钱,小直百,直一钱,定平百钱等等。这些货币变化之多,反映蜀汉经济力弱和财政困难情况。孙吴虽处长江中下游和闽广地区,经济情况相对较好。但年年用兵,君臣奢侈无度,为弥补财政的捉襟见肘,就借助于铸大钱。从公元232年起,先后铸大泉五百、大泉当千、当二千、当五千,都用红铜,强制推行十余年,因迭遭民众反对和拒用,于赤乌九年(公元246年)收回。

  司马氏统一三国,建立西晋王朝,继续行用魏五铢钱。前凉张轨在凉州铸行“张轨五铢”,以纠正用布交易之弊。后赵石勒曾令所辖中原地区铸行“丰货钱”,因民不乐用未成。成(汉)李寿在成都地区铸行“汉兴钱”,有直横、汉兴两种,均重一克,是中国最早的年号钱。1983年陕西曾出土张轨的“凉造新泉”,形同小五铢,重1.5克。所以,这段时期或者不用钱,或者行小钱,多数地区恢复实物交换。

  东晋东晋沿用孙吴旧钱,有大钱“比轮”,中钱“四文”,和沈充所铸小五铢,时称“沈郎钱”,仅重一克,薄小如榆荚。

  从公元420年刘裕灭东晋建立宋王朝起,至公元589年隋灭陈止,共计170年。刘宋初建国时,采纳范泰意见,不增加铸钱。文帝实施一些减轻民众负担的措施,形成30余年的“元嘉之治”。元嘉七年(公元430年),立钱署,铸“元嘉四铢钱”,形制同五铢钱,质量较好,推行较顺利。至元嘉中期,钱币流通相对平稳。后期渐次减重,引起私铸增多,钱恶值贱。元嘉二十四年(公元447年),准刘义恭建议,行大钱,以五铢钱一当四铢钱二,公私均感不便,旋即取消。当时沈演之、何尚之等均对铸大钱驳斥,认为货币数量过多,会刺激物价上涨,动摇国本。孝武帝孝建元年(公元454年),改铸“孝建四铢”,重1.2克,钱文为薤叶书,钱益薄小,百物踊贵。废帝永光元年(公元465年),又铸孝建、永光、景和三种二铢钱,更轻小恶劣。且私铸成灾,大小轻重不一,质量更差,如“耒子”或“来子”,无轮廓,不磨鑢〔lu滤〕。最轻小者叫“荇〔xing杏〕叶”、“鹅眼钱”、“綖环钱”,一千钱积起来不到三寸长,入水不沉,极易破碎,斗米万钱,商旅裹足。造成一次历时20余年的恶性通货膨胀。明帝泰始元年(公元465年)整顿钱制,废钱署,停铸钱,禁私铸,专用古钱,准钱谷通用,大力收缩通货,结果造成宋末市场钱荒。

  萧齐(南齐)继续加强紧缩通货,很少铸钱。仅有一次令刘浚在四川试铸,因成本太高而停止。由于多方过分收缩,又引起钱荒。

  萧梁铸钱种类很多,钱制更乱,因而引起一次长达数十年的恶性通货膨胀。随之四方兵起,战火蔓延全国,生产停滞,库空如洗,就赖实施铸币减重减值来对付,最终专用铁钱,更加速其政权解体。晚期国土分裂为三,互相攻伐,为强邻所吞并,国亡族灭,一败涂地。据《古今图书集成·食货典》卷三四六载:“梁初,惟京师及三吴荆郢江湖梁益用钱,其余州郡则杂以谷帛交易,交广之域全以金银为货。”武帝始铸“大样五铢”和“公式女钱”,分别各重三克多和二克半,前者肉好周郭皆备,后者无外郭。二品并行。民间或私以古钱交易,有直百五铢,太平百钱,五铢女钱,定平一百,五铢雉钱,五铢对文等。普通四年(公元523年)禁用铜钱,铸行铁五铢,值更低,引起大量私铸。晚期铁钱堆积如山,币值惨跌,交易者以车载钱,论贯使用,不复计数。敬帝太平二年(公元557年)铸“四柱钱”,正反面各有两个星点,故称四柱,钱径2.3厘米,重2.3克,色发暗,一当细钱二十,后改当十。细钱指当时私铸二柱钱及鹅眼钱。后铸正面有二星点的“二柱五铢”,禁用细钱。

  陈初,承梁丧乱之余,铁钱不行,钱货混乱。市间杂用二柱钱和鹅眼钱,其价相同。但二柱钱重而鹅眼钱轻,民间乃私熔钱牟利,又间杂以锡铁。文帝天嘉三年(公元562年)“改铸五铢”,重约2.5克,一当鹅眼钱十。宣帝太建十一年(公元579年)铸“太货六铢”,以一当五铢钱十,后改当一,与五铢钱并行,重约6.5克,是六朝钱中最精美者。但因不便使用,旋废,仍用五铢钱,直至陈亡。其岭南诸州多以盐米布交易,不用钱。陈朝疆域狭小,因原来三梁各地多被强邻吞并,陈钱的流通范围也很狭窄。

  在中国北方大分裂的十六国时期,鲜卑族拓跋部崛起于晋北。公元386年改国号为魏,史称北魏。孝文帝(公元471—499年)改制,厉行新政,实施均田制,很快发展农业生产,内外商业也迅速展开。太和十九年(公元495年)始铸“太和五铢”,重三至四克,铜质粗恶,文字湮漫,强令全国通用;在各地设炉为民铸钱。官俸也以钱支付。宣武帝永平三年(公元510年)铸“永平五铢”,重约3.4克,五字交股作直笔,边缘阔。初时制作稍好,不久大为减重,有所谓鸡眼、环凿等名目,有些钱比榆荚还薄。各地流通情况复杂,有的只用古钱,有的则用绢帛。钱轻物重,米价一斗千文。孝庄帝永安二年(公元529年)改铸“永安五铢”,形制重量同永平钱,少数钱有四出纹或穿上有“二”字。允许民众携铜到官炉铸钱。故意抬高币值,当时绢布市价一匹300钱,政府按每匹200钱出售,原意用以回笼民间钱币,不料反而刺激私铸,币值更为惨跌。而且当时铜价一斤81文,熔铸小钱可得200余文,钱多而滥,钱币流通情况更为杂乱。

  公元534年,北魏分裂为东魏(公元534—550年)和西魏(公元534—557年)。东魏政治腐败,财政困难,币制混乱,官定沿用永安五铢,私铸多而杂,钱币名目繁多,如青赤、紧钱、吉钱、生厚、生涩、天柱、赤牵等钱。冀州以北拒用钱,只用绢布。孝静帝武定元年(公元543年),改铸减重的小样永安五铢,并在各地收集铜和恶钱,私铸仍难禁止。东魏末年曾打算规定钱必须重五铢才准通行和置官秤检验,行不通。高洋灭东魏建北齐(公元550—577年),于文宣帝天保四年(公元553年)铸“常平五铢”,制作精巧,重4.2克,币值较高。但因北齐宫廷荒淫无度,贪赃成风,横征暴敛,民众乃以私铸来对付。乾明、皇建年间(公元560—561年),私铸更多,至有用铜铁合金多杂铅锡大铸恶钱,名目繁杂,有青熟、赤熟、赤生、细眉、青薄等。后主武平(公元570—575年)以后私铸充斥,竟有用生铁块充当货币。

  西魏的情况同东魏差不多。文帝于大统六年(公元540年)先铸“大统六铢”,文曰五铢,形制仿永安五铢,铜色苍白,右边穿孔处有一划。六年后再铸,减重缩型。有一说还铸仿永安钱的“置样五铢”,待考。公元557年,北周灭西魏,577年灭北齐,统一北方。北周铸过三种新钱。武帝保定元年(公元561年)铸“布泉”,一当西魏钱五枚,与五铢钱并行。钱文书法是玉筋篆,笔划古朴饱满,泉字中竖不断,与王莽布泉钱文不同。外郭隆起,重约4.3克。武帝建德三年(公元574年),又铸“五行大布”钱,重量与布泉差不多,一当布泉十,两钱并行。因边境盗铸太多,乃禁止五行大布钱进出关,布泉只进不出,严禁私铸。后又废布泉。静帝大象元年(公元579年)铸“永通万国”钱,一般重六克,以一当五行大布十枚,合五铢钱500枚,等于减重至1/166。此钱大小不等,又有阔边及铅钱。初铸时,钱极精巧,篆法绝工,艺术价值高,为收藏珍品。但因减重贬值过甚,人不乐用。民间有用绢帛和金银作币者,甚至有些地区使用国外来的金银币。

中国古代货币:公元581年,隋文帝铸造的开皇五铢钱

  公元581年,杨坚北周建立隋朝。在经济稳定发展的基础上,清除北齐北周和梁陈的货币积弊,实施通货紧缩政策,建立稳定的货币形制,发行符合标准的“开皇五铢”,又名“置样五铢”。法定钱一千文重四斤二两,完全禁止古钱和私钱流通。令各关置百钱为样,进关的人所带钱币,要受检查,符合标准,才许入关,否则收去熔铸。隋开皇五铢制作规整,背面肉好皆有周郭,笔划精细清楚,五字交股处稍曲而圆。有些钱白色,又叫“白钱”。这样就稳定了币值,形成了约20年的货币稳定局面。炀帝(公元605-618年)“骄矜自用,口诵尧舜之言,身为桀纣之行”(《通鉴》卷一九二),穷奢极侈,游幸无度,大兴土木,并挑起对外战争,耗费巨大财力,财经枯竭,很快摧毁了隋朝的经济基础,只好大铸恶钱,每千文减到只有一斤重,后来八九万钱才满半斤,最后,甚至剪铁鍱〔ye夜〕裁皮糊纸当钱用。

  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大转变时期,其货币形制也在中华货币文化史上形成一个过渡阶段,并提供若干宝贵的历史经验,也表现出若干币制发展的特点:第一,钱币名称,由重量的铢两等渐次演变,突破传统习惯。如布泉、五行大布、永通万国等钱,就不以重量为钱名。第二,年号钱出现,后期增多,如孝建五铢、永光二铢、太和五铢、常平五铢、永安五铢、开皇五铢等钱,是后世年号钱之先驱。第三,币材繁杂。除铜铸币比较普遍使用外,还有铁钱、铅锡钱、金银钱、各种合金钱、粮食、绢帛,有些地方特产实物也充当货币。第四,货币的品种多,变化快,能够保值的少,减重减值降价的多。这种状况,在本期内的各朝各代都有。第五,钱文书法变化多端,由篆书向隶楷书体演变,趋向美观实用。其中有些钱文书法及其刻印很精美,已成为历史文物中的艺术珍品。

唐朝及五代十国的货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唐朝货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中国古代货币:自“开元通宝”后,“通宝”钱流通了1,300年,直至民国初年。
中国古代货币:唐朝怀集庸调银饼

  唐高祖武德四年(公元621年),铸行“开元通宝”钱,其形制与书法均以上林三官五铢钱为样板,是标准的方孔圆钱。此钱外圆内方,有肉有好及内外郭,径八分(即二·四厘米),重二铢四累,即约四克,一千文重六斤四两,为以后历代王朝的铸钱标准。每十钱重一两,后世称“一个钱”、“一文钱”。这个“一钱”,同清朝库平一钱的重量相符,为后世两以下十进位衡法开其端。铢累等秤量单位从此不用。此后不再以重量为钱币名称,改称通宝、元宝、重宝等等。开元通宝不是年号钱,原意是开辟新纪元的通行宝货。不以重量为货币名称为后世钱币减重打下埋伏,消除了钱名重量同钱的实际重量不符时导致的麻烦。此钱成色规定有统一标准:铜占83.32%,白腊14.56%,黑锡2.12%。开元钱的钱文书法精美,为唐初书法家欧阳询所书,篆、隶体,极工整,为后世所推崇,被奉为字帖楷模,印行至今。高宗之后,铸过几次年号钱。唐以后各朝所铸多数为年号钱。

  开元通宝钱发行后,因其形制轻重大小适中,制作精整,质量可靠,市场乐用,就驱除一切古钱和私钱。终贞观之世,此钱币值稳定,购买力也较高。贞观初,米斗仅值三个钱。贞观以后各代所铸开元钱,基本形制不变。有些钱的钱面或钱背刻划各种标记,如星、月、双月、莲纹等等。有的“元”字双挑、左挑、右挑,所处部位也不同。还有当十的大开元钱和仅重二克的小开元钱。一般是:早期开元钱,轮郭精细,文字精美;中期的背多星月及其他花纹;晚期的外郭阔、粗糙。

  高宗乾封元年(公元666年)因对高丽作战,财政紧张,乃铸行“乾封泉宝”当十钱,钱径2.5厘米,重3.3—3.5克,即一钱一分多,当开元钱十文,严重贬值,民众拒用,不到一年废止。此后直到玄宗晚年,开元钱仍继续行用。但私钱充斥,恶钱盛行。

  肃宗时,因对付安史战乱,军政费用紧缺,财源无着,乃求助于铸大钱。乾元元年(公元758年)十月,铸行“乾元重宝”当十钱,钱径7.7厘米,重5.97克,每千文重十斤,法定重宝一当开元钱十文。次年再铸“重轮乾元重宝”,又叫“重稜钱”,径3.5厘米,重11.94克,每千文重20斤,法定一当开元钱50文。大幅度的铸币减重和严重贬值,造成物价狂涨,米斗7000文,“饿死者相枕于道”(《旧唐书·食货志》)。上元元年(公元760年),把开元钱增为一当十,重稜钱降为一当三十。这样,民间就把两种乾元钱叫做“虚钱”,称开元钱为“实钱”,从而产生虚价与实价两种物价。盗铸蜂起,严刑竣法也禁不了。同时,史思明在洛阳铸行“得壹元宝”和“顺天元宝”,径一寸四分,重约21克,一当开元钱百文。这是一种严重贬值的军用货币。

  代宗宝应元年(公元762年),改重轮钱和普通乾元钱一当三文开元钱,乾元小钱一当二。后改为大小钱均是一当一。于是私铸又转为私镕,每千个重棱钱可熔得铜20斤,能改铸开元钱3200枚,获利三倍多。大历年间(公元766—779年),因安史战乱结束,朝廷采取种种增收节支措施,使物价逐渐趋向平稳,但币值仍低于战前。因感钱数量不足,朝廷便增炉铸造“大历元宝”和“大历通宝”。德宗建中(公元780—783年)初又铸“建中通宝”和“建中元宝”。以上两种都是减重的劣质小钱。建中初,曾采连州白铜铸开元大钱,一当十文用,径4.5厘米,重16.8—18克。在此之后约60年,因通货过少值低,发生一次通货紧缩,到武宗时才宽松。

  武宗会昌五年(公元845年),废天下佛寺,征集寺庙铜佛像钟磬器物,令各地增设钱坊,大铸“会昌开元”钱,制作不精,大小轻重不一,一般径2.3厘米,重3.4—3.5克。钱背刻有地名,计22处,即:京(京钱)、昌(扬州)、洛、益、梓、蓝、荆、襄、越、宣、洪、潭、兖、润、鄂、平、兴、梁、广、福、丹、桂。次年,明令全国只准用新钱,但旧钱也未收回,通货紧缩稍稍宽解。宣宗(公元847—859年)曾推翻武宗的政策,熔新钱再铸佛像,但效果不大。懿宗咸通十一年(公元870年),曾铸“咸通玄宝”钱。武宗以后各代多仿铸会昌开元钱,迄于唐亡。唐末,黄巢攻取长安,建国大齐,改元金统,铸行“大齐通宝”钱,此钱存世不多。

  唐朝的币制属于多元化类型。以通宝钱为主,金银绢帛粮食同时行用。金银仍视为财富宝藏,赏赐和馈赠贿赂等也用。如开元和贞观年间,多次以金银赏赐将士臣僚。唐代产金地区较多,《新唐书》列举73州府产金,此外还从海陆两道大量流入黄金。唐初,岭南地区通用白银为货币。唐代金银以两为货币单位,多铸成饼铤等形使用,币面均有文字记号。中唐后期,白银已成货币流通中的一种重要货币。

五代十国的货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五代(907—960)十国(891—979)是中国历史上又一次大分裂时期,这一时期,政治上分裂割据,年年混战,从无宁日,灾难深重。各国多铸恶钱,作为增强本身实力削弱他国的手段。楚、闽、南汉等广收铜钱金银,专用铅铁杂钱及低质合金钱。北方诸国严禁恶钱入境,形成错综复杂的货币战。官铸私铸,今钱古钱,大小不等,名目繁多。有的互相流通,有的限地区使用。生金银、各种铸币、金银器饰、谷帛、泥土等都充当货币。

五代的钱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五代是相继偏安北方的五个封建割据政权。后梁、后唐沿用开元钱。后梁铸“开平通宝”大钱。后唐明宗铸“天成元宝”小平钱,严禁楚铅锡钱入境。因梁、唐恶战持续数十年,加上同光末年内乱,财政困难,拟铸大钱,未成。后晋石敬瑭卖国换得皇位,官民唾弃,为缓和矛盾,于天福三年(公元938年)颁钱样,听官民自铸“天福元宝”钱,轻重随意,行不通。以上三钱很少。后汉政权仅五年,乾祐元年(公元948年)铸“汉元通宝”,形制质量仿开元钱。后周情况比前四朝好。周世宗励精图治,整饬纪纲,改革币制,铸币权集中王室,严禁私铸私熔,官府统购统销铜材,重奖官民采铜,毁佛寺3336所,熔其铜像铜器铸钱,禁铸用铜器。排斥各国恶钱。铸行大量“周元通宝”钱,阔郭,工整,径2.5厘米,重3.5—3.6克,钱背有月纹星月纹,以会昌开元为准绳。后周全套改革收效大,为赵宋整顿币制准备了条件。

十国钱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十国所占地区大,人口多,经济条件较好,铸钱也多,其中吴越、北汉据《通考》卷九载曾铸钱,待考;荆南未铸钱。

  南唐 其前身吴国未见铸钱。据说其权臣李昪未受禅前曾铸大齐通宝。南唐铸钱较多。中主李璟铸“保大元宝”、“大唐通宝”、“开元通宝”、“唐国通宝”四种钱,后两种是有篆隶或篆真隶书体的对钱。初铸一千钱重三斤十二两,后减为一斤。唐国通宝有大小两种,大者一当二,比唐开元钱整齐。又铸“永通泉货”当十钱,盗铸多,不到两月即废。后主李煜铸铁钱,按铜铁钱四六比例搭配使用;后只用铁钱,民间藏匿铜钱。末年十文铁钱才换一文铜钱,私铸泛滥,恶钱充斥。

   马殷据有湖南,境内多产铅铁,楚乃大铸铅铁锡钱及大铜钱等劣质钱,使外来商旅不能把这些钱带出去,只好买本地土货,借此发展本国经济。公元907—930年间,铸有“天策府宝”大铜、铁钱;“乾封泉宝”大铁钱,重28克,以一当十,九文为贯;乾封泉宝铜钱极少。因铁钱笨重难用,民间用契券交易,略有纸币雏型。

  前后蜀 王建立国前蜀(公元903—925年),与其子王衍均骄奢贪佞,被后唐所灭。王建铸“永平”、“通正”、“天汉”、“光天”等四种元宝钱。王衍铸“乾德元宝”和“咸康元宝”。后唐末年,孟知祥趁乱据有西川,史称后蜀。其子孟昶懦弱,被宋所灭。曾铸“广政通宝”大铜铁钱。

  南汉 刘隐据岭南交趾,国号汉。其后几代均荒淫酷虐,强行铸造恶钱。计有“乾亨通宝”铜钱,“乾亨重宝”铜钱和铅钱,十文当铜钱一文,钱背铸地名示铸地,有多种低质合金钱。

  闽殷 国小民贫,闽主暴虐,内乱不休,币制混乱。铸过“开元通宝”大铜、铁钱,“永隆通宝”大铜、铁钱,“天德重宝”、“天德通宝”大铁钱,以一当百。

  此外,刘仁恭父子盘据幽州,仿铸大量铜铁古钱,强令行用。尽敛各钱于大安山巅,凿穴藏之。

宋代货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公元960年,赵匡胤通过陈桥兵变,夺取后周皇权,建立北宋王朝。宋朝开国不久,就发行钱币。仁宗时开始官发纸币,实行钱币、白银和纸币同等流通的币制。在近300年中,此种币制随着时局动荡而波涛起伏,变化多端。总的是混乱多于治平。北宋前期和南宋孝宗年间(公元1163—1189年)稍为平稳,币值相对稳定。

  宋代各时期都自铸年号钱或国号钱,显示帝王的权威。宋太祖首先铸国号钱宋元通宝,以后两宋各铸了三种四个国号钱。太宗首铸的太平通宝,是宋代的第一次年号钱。综计北宋九帝,改年号35次,铸了28种年号钱。南宋九帝(包括在闽粤逃亡的末代两王),改了22次年号,铸了18种年号钱。除末代两王外,几乎是改一次年号,就铸一种新钱。南宋还铸过“钱牌”,是带有通行证性质的代用货币。有上圆下方、上方下圆、长方形三种。表面有“临安府行用”字样,牌背有“准贰佰文省”等表示各种币值的文字。再把信用货币算上,更难说清有多少币种。

  关于纸钞和钱币发行流通,有种种官方规定和民间习惯。宋初曾禁铁钱,开宝三年(公元970年)在雅州百丈设监铸行;此后,在多处扩大铸造使用铁钱。神宗元丰年间(公元1078—1085年),有钱监26处,其中铁钱监九,铸铁钱889234贯,占总铸钱数的15%。还用铁钱作钞本(发行准备金)来发行纸钞。由于铁钱和铜铁钱广泛并行,形成钱币发行流通的地方性。当时成都、梓州、利州、夔州四路专行铁钱,陕西及河东西路则铜铁钱兼用,其余地区多流通铜钱。川蜀的铁钱,限在本区内自铸行用,不准外区铜铁钱流入,本区钱也不准流出。因各地所铸铜铁钱,重量、大小、成色、形状和使用习惯,不尽相同,只能在区内使用,这就加深了钱币流通的地方割据性。有的相互排斥,有的相互渗透,形成地区之间的货币战。这种情况在南宋后期更为激烈。

  宋钱分大小,已成为经常制度。每种新钱,一般都有“小平”、“折二”两种大小不同的钱;有的还有“折三”、“当(折)五”、“当十”等大钱。南宋还有淳祐通宝当百大铜、铁钱。铜铁钱各个等级之间并不是刚好按照钱面表示的数量来区别的,有的折二折三反而比小平轻小,折五当十也不是刚好为小平的五倍十倍。各种大小不同的宋钱,又有各种丰富多彩的钱文书法。优美的宋代钱币是珍贵的历史文物,是中国书法史和文字发展史上的瑰宝,更是一部中外推崇的法帖。其书法一般都出自名家手笔,对研究中国书法、文字,确是一部真实可靠的历史资料。一般的钱,多有两种书体,形成对钱,有的还有三种。如“淳化元宝”,就有宋太宗亲笔书写的真、行、草三种书体,即御笔钱。钱文用草书自此起。“崇宁通宝”中的真书体和“大观通宝”的文字,都是徽宗赵佶所书,铁画银钩,号称“瘦金体”,引人入胜。仁宗宝元年间(公元1038—1040年)所铸九迭篆文“皇宋通宝”,更是稀世之珍,目前国内陆续有所发现。从仁宗到哲宗前后四代,钱文书法出自名家手笔的很多,如“元祐通宝”的钱文,就是大名家司马光、苏轼等写的。对宋钱的钱文书法推崇、珍藏、鉴赏、临摹、学习,几百年来从未间断过。

  宋币成色差,质量低。宋代初行宋元通宝时,曾以唐初开元钱为样品,严守不变。实际上各地所铸宋钱的质地成色都不及唐钱,以后更是每况愈下,相差很大。唐初开元钱一般含铜83%以上。宋钱最好的,如太平通宝,含铜65.98%,天禧通宝含铜64.44%,以后各代铸钱逐渐降低含铜比例。如蔡京所铸夹锡钱,含铜57.14%,还官定当两个铜钱用,贬值一半多。绍兴(公元1131—1162年)以后的钱,搀杂将近一半。如绍兴通宝,含铜降为54.48%。而所谓折三、当五、当十等大钱,更是名实不符,公开减重贬值。例如,崇宁(公元1102-1106年)中,立《钱纲验样法》,要求当十钱每缗(一千钱)用铜九斤七两余,铅半之,锡居1/3。而仁宗时规定皇宋通宝小平一千钱重五斤,其中铜三斤十两,铅一斤八两,锡八两。同时建州铜钱,增铜五两,减铅五两。这样,当十钱的含铜量仅比小平钱高不到三倍,而钱值要扩大十倍。再如宋钱的重量,官铸钱也是大小轻重不一。例如在小平钱中,最高的重3.8克,有天禧、政和、宣和三通宝钱;次重3.7克,有皇宋通宝及淳化、景德、天圣、明道、景祐等元宝钱;再次3.6克,有治平和熙宁两钱。以下递减,至和钱仅重3.4克,圣宋元宝3.3克,崇宁通宝3.25克最低。在折二钱中,熙宁重宝7.5克,建炎通宝5.5-7克。在当十大钱中,崇宁重宝11-12克,庆历重宝6.6-7克,与折二钱相近。就这些钱的重量比较,与其所代表的面值相差很大。两宋王朝在铸钱上多次用这种偷天换日手段来掩饰其铸钱贬值的实质,从中盘剥人民。

  宋初,即着手整顿五代以来币制。太祖建隆元年(公元960年)铸“宋元通宝”(《宋史·食货志》名宋通元宝);悉禁诸州铸行轻小恶钱和铁镴〔lao蜡〕钱,私铸者弃市;铜钱阑出江南塞外南蕃诸国三贯以上者死罪;收兑江南铁钱销毁;准四川铸用铁钱。太宗于太平兴国年间(公元976—984年)又铸“太平通宝”,有楷隶八分书三书体,还有大铁钱。太平兴国二年禁江南诸州新小铁钱。太平兴国四年开铜钱入川之禁,商贾竞运铜钱入川互市,铜钱一换铁钱14。太平兴国五年始定77文为百。雍熙(公元984—987年)初,令江南诸州官库所贮杂钱送往京师或就地销毁;京城民有铜器限两月送官。端拱元年(公元988年)严禁私铸及销毁好钱。淳化元年(公元990年)铸淳化元宝御笔钱及小平当十铁钱。至道年间(公元995—997年)铸至道元宝御笔钱,真行草三书体。

  真宗年间(公元998—1022年),多次禁新小钱并令官置场尽收之,对犯铜禁放宽处裁限额。咸平年间(公元998-1003年)铸“咸平元宝”,真书,有折二折三和铁钱。法定以铁钱十易铜钱一发吏卒俸给。景德年间(公元1004-1007年)铸“景德元宝”,真书,重3.7克,又有大铜钱和大小铁钱。大中祥符年间(公元1008-1016年)铸“祥符元宝”和“祥符通宝”,真书,重3.4-4克,有折二。祥符七年益州铸祥符大铁钱,岁铸21万贯。诸路钱岁输京师,四方钱重货轻。天禧三年(公元1019年)铸“天禧通宝”及铁钱,真书。此时铜钱有铸钱监四,即饶州永平,池州永丰,江州广宁,建州丰国,其他旧监先后废;铸钱数,至道年间80万贯,景德年间增至183万贯,天禧末减为105万贯。铁钱有三监:邛州惠民,嘉州丰远,兴州济众。

  仁宗共铸12种钱。其中国号钱一,为皇宋通宝,真篆书对钱,也有铁钱。年号钱有11种,在天圣、明道、景祐年间各铸三种元宝钱,均真篆书对钱,天圣、景祐还有铁钱。康定元年(公元1040年)铸“康定元宝”铁钱,小平,径2.2厘米,重3.5克。宝元二年(公元1039年)西夏入侵,庆历年间铸“庆历重宝”大铜铁钱充军费,当十,径3厘米,重6.6-7克,有直读旋读两种。之后又铸“皇祐元宝”当十大铜铁钱。小铜钱三枚可改铸大钱一枚,私铸蜂起,钱制混乱,物价飞涨,铁钱值更低,民间竞藏铜钱,不用铁钱。庆历八年(公元1048年)秋,罢铸铁钱,改大钱一当小钱三,令商州罢铸青黄铜钱,改大钱皆一当二。至和年间(公元1054—1056年)铸“至和元宝”、“至和通宝”,均真篆书对钱,径2.4厘米,重3.4克。又铸“至和重宝”折二折三钱,真书,径3.3厘米,重9.4克,背穿铸“虢”字,为宋钱纪地最早者。嘉祐年间(公元1056—1063年)铸“嘉祐元宝”、“嘉祐通宝”,均真篆书对钱,重3.6克。英宗治平年间(公元1064—1067年)铸“治平元宝”、“治平通宝”两钱。元宝有真、篆、古篆三书体,有铁钱。通宝有真、篆、柳篆三书体,均重3.6克。饶、池、江、建、韶、仪六州铸钱170万缗,嘉、邛、兴三州铸钱27万缗。

  神宗时铸钱很多,流通钱量大增,折二钱通行,各监多铸折二钱。熙宁元年(公元1068年)铸“熙宁元宝”小平钱,重3.6克。熙宁四年铸“熙宁重宝”当十钱,后因盗铸改为折三,六年改为折二,重7.5克。两钱均为真篆书对钱。八年改铸大钱,增铸小钱,又铸铁折二钱。元丰年间(公元1078—1085年)铸钱最多,有“元丰通宝”小平、折二及铁钱,篆、隶、草三书体,版别极多。据《文献通考》载:“诸路铸钱,总二十六监,每年铸铜铁钱五百九十四万九千二百三十四贯。内铜钱十七监,铸钱五百零六万贯;铁钱九监,铸钱八十八万九千二百三十四贯。”元丰时,商品经济迅速发展,对钱的需要相应增加,市场钱量大增。王安石变法,所行募役法、免行钱等,使官库存钱猛增。对外开放,钱大量流到外国,当时四邻诸国大量使用宋钱。这样,铸钱数量大而流通需要更多。哲宗初,铜产量减少,铸钱量也减,即罢铸钱监14所。元祐八年(公元1093年)罢铸折二钱,复铸小铜钱,从元祐、绍圣至元符年间,先后铸“元祐通宝”、“绍圣元宝”、“元符元宝”等钱,有小平、折二及铜铁钱,篆行书体对钱,绍圣元宝还有折三。绍圣通宝小平钱,真书,字细小工整,无对钱。还有元符重宝,少见。多次申钱币阑出之禁,如限陕西铁钱东行每人不得超过5000。

  徽宗铸钱种类最多,钱制混乱,引起数十年恶性通货膨胀。有国号钱二:“圣宋通宝”,罕见;“圣宋元宝”,为篆行书对钱,小平亦有真书,重3.3克,折二,重7.4克,另有铁钱。年号钱十四种,有“建国通宝”,小平真篆书对钱。崇宁年间(公元1102—1106年)铸“崇宁通宝”小平、当五、当十钱,隶真书体,真书瘦金体。次年铸“崇宁重宝”当十铜铁大钱,重11—12克。三年令专用当十钱,把熙宁以来积压的折二钱也作当十用,引起罢市,导致钱分两等,市有二价,盗铸云起。四年把当十钱改当三,又铸“崇宁元宝”铁钱及“崇宁重宝”夹锡钱,一当铜钱二。大观元年(公元1107年)蔡京再相,先铸“大观通宝”夹锡钱,官定一当铜钱五,因其成色太差,反而跌到八文才抵铜钱一文。又铸大观通宝小平、折二、折三及当十铜铁钱,瘦金体,有合背钱。崇宁大观两种钱的膺品很多。三年,除陕西外,各路夹锡钱均废止,致夹锡钱跌到20文当一。政和年间(公元1111—1117年),铸“政和通宝”小平和“政和重宝”折二大钱,篆隶书体,又铸真书重宝铁钱。蔡京第三次执政,大肆鼓铸推销政和通宝夹锡钱。夹锡钱时用时废,人民拒用,其为害之烈,远超当十钱。再铸“重和通宝”小平篆隶书对钱、夹锡钱及“宣和通宝”、“宣和元宝”小平对钱和铁钱,通宝还有折二,元宝小平改为当二,钱质越铸越恶劣。钦宗铸“靖康元宝”、“靖康通宝”,均篆隶书对钱,有小平折二及铁钱。

中国古代货币:淳熙元宝,1174年铸。南宋时期开始在钱的背面铸明年份,为中国钱币史上首创。

  南宋推行纸币,铸钱较少。铜钱限于东南地区,铁钱只在川鄂、两淮限地区铸行。南宋钱规格统一,只有少数例外。私铸无利,私钱也少。因纸币贬值严重,各级官府和官民均乐于藏钱保值,金银更是珍稀品。南渡后原在北方流通的钱仍在北方流通。金兵南下时,大肆搜抢钱物,满载而归,使南方的钱大减。到理宗时,市上铜钱绝迹,晚期连铁钱也少见。各代皇室只是象征性铸些本身的年号钱,表示皇权仍在而已。高宗和孝宗淳熙(公元1174—1189年)以前铸过对钱,此后改铸纪年钱纪监钱。原想恢复铸钱,因铜铁铅锡很少,绍兴初铸钱年10万缗,成本20万。以后几代不断削减铸钱监和铸钱额,严禁熔钱制器,强令民间存钱和铜铁器物限期交官,均无用。高宗铸“建炎通宝”、“建炎元宝”篆隶真三书体对钱,有小平折二折三及铁钱。“建炎重宝”除与上述二钱相同外,又有当十钱。南宋以后各钱形制仿此。“绍兴元宝”、“绍兴通宝”均有小平、折二、折三及铁钱,篆真书体对钱。孝宗朝从隆兴(公元1163—1164年)、乾道(公元1165—1173年)至淳熙六年(公元1179年),铸有“隆兴元宝”折二对钱及小平折二铁钱;“隆兴通宝”小平折二和铁钱;“乾道元宝”折二对钱和小平铁钱;“淳熙元宝”小平折二篆真书体对钱和折三铁钱。从淳熙年起改铸纪年钱,钱背铸上年份或铸监名加年份。“淳熙通宝”折三钱和铁钱,钱背有星月或纪监名。光宗绍熙年间(公元1190—1194年)有“绍熙元宝”、“绍兴通宝”,各有小平折二折三及铁钱,通宝另有折三大铜钱,亦有纪地背文。宁宗铸钱繁杂,铸行“庆元通宝”、“庆元元宝”,各有小平折二折三铜、铁钱;“嘉泰通宝”、“嘉泰元宝”小平折二铜、铁钱和当五大铜钱、折三大铁钱;“开禧通宝”小平折二铜、铁钱;“开禧元宝”折三大铁钱;“嘉定通宝”小平及折二钱;“嘉定元宝”小平和当十大铜钱;“嘉定×宝”小平、折二、折三、折五等四大类,钱文有通、元、重、之、全、永、兴、安、洪、万、正、真、崇、泉、至、珍、隆、封等20余个宝名,背文纪值纪监。理宗铸钱种类也很多,计有国号钱四种:有“大宋元宝”小平折二铜、铁钱和折三铁钱;“大宋通宝”当十大钱;“圣宋重宝”铁钱,这三种均纪年;皇宋元宝小平折二钱。年号钱有12种。从宝庆元年(公元1225年)起,铸“宝庆元宝”铁钱;“绍定通宝”小平折二铜钱及小平铁钱;“绍定元宝”折三折五当十铜、铁钱;“端平元宝”小平钱纪年元字;“端平重宝”折五纪年元字;“端平通宝”折三折五纪年元字,大铁钱多至折十二;“嘉熙通宝”小平折二铜钱及折五折十铁钱;“嘉熙重宝”折三铜钱;“淳祐元宝”、“淳祐通宝”,各有小平折二钱;通宝另有折三,另在四川铸当百大铜、铁钱,有大中小三种;“开庆通宝”和“景定元宝”各有小平折二钱;度宗铸“咸淳元宝”小平铜钱和折二铜铁钱,纪年至八为止。《洪遵泉志》上还载有:“太祖圣宋元宝,真宗大中通宝,理宗嘉熙元宝、宝祐元宝、开庆元宝,端宗德祐元宝。宋朝钱共一百三十五样。”

交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中国古代货币:交子钞版拓本

  纸币创立于北宋。宋初,成都地区的商人,出具收据形式的证券,正背面都有出票人印记,有密码花押,朱墨间错,临时填写金额。式样不一,分散发行。太宗初年,由成都16家富商集资联合兴办交子铺,或称交子户,发行“交子”,系纸币性质,在远近地区当现钱行用。其印刷、版面、图案、花纹都较好,并在外地设分铺。后因富商经营不善,资金被挪用,不能兑现,再加伪造不少,争讼多,官家出面干预。仁宗天圣元年(公元1023年)批准成都府知事薛田等人的建议,设立益州交子务主持其事。二年二月(公元1024年)起发行官交子,基本上仿照商办交子的形制,加盖本州州印,文字不同,用铜板印制,图案精美,三色套印,在世界印刷史、出版史、版画史上,有很大的历史价值。

  宋初制订有关交子发行流通的制度,通称“钞法”。规划颇为周密,在货币史上是创举。到20世纪30年代西方国家所用币制办法,还可以反映它的轨迹。察其主要内容,计有:首先,交子发行权和管理权集中于朝廷,实行高度的中央集中统一。由朝廷制订统一的政策制度、印制措施、发行数额、流通地区。其次,规定三年一界(相当一期),即每三年换印一次,又叫易界。界满以新钞平价(即一比一)收换旧钞销毁。第三,规定发行限额,每界交子发额为1256340缗,不准超过此限。第四,以36万铁钱存库充“钞本”,即发行交子的保证金,相当于现代银行纸币发行准备金。第五,规定等级,初为一贯至十贯,在交子券面印好,照此金额行用。宝元二年(公元1039年)改为十贯、五贯两种,十贯八成,五贯二成。熙宁元年(公元1068年)再改为一贯与500文两种,前者六成,后者四成。第六,严禁伪造、涂改、销毁及地方擅自印行。第七,限制流通地区。第八,交子的兑现,以钱为主,也用金银或度牒等。历次兑换的比例、做法,均由朝廷制定并派员监督执行。但这些规定,到下面并不完全遵办。

  仁宗庆历年间(公元1041—1048年),益州交子务在陕西发行没有兑现保证的交子60万贯,购储军用粮草。熙宁二年(公元1069年)在潞州另设交子务扩大交子发行。熙宁四年在陕西行交子法。绍圣元年(公元1094年)增造成都路交子。因滥发状况有增无减,于是定一界增造15万缗。是岁交子存额1406340缗,地方仍不断申请增造。元符年间(公元1098—1100年)新钞收换旧钞比价一比五,即官价下跌为原价的1/5,民间下跌尤甚。徽宗崇宁元年(公元1102年),行陕西交子,置京西北路交子所,并立伪造法,拟予严管。总之,北宋的财政收支是一代比一代紧,到晚期徽宗时,已是国势垂危,朝不保夕,内忧外患,疮痍满目,已临山穷水尽绝境,滥铸恶钱,也难解困,全赖滥发纸钞。

钱引[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徽宗崇宁四年(公元1105年)改变滥发手法,将交子改名“钱引”,除浙湖闽广之外,在其他诸路发行。大观元年(公元1107年)改交子务为钱引务。大观三年大量发行钱引,猛增至2000多万缗,为天圣年间(公元1023—1032年)最高发行限额的20多倍,没有钞本,旧交子不准兑换,等于朝廷赖帐;且更增造不已,致钱引一缗只值数十钱。商民束手无策,一夜之间百万家私成空,怨声载道。各地农民起义风起云涌,金兵大举侵逼勒索抢劫。钱引币值惨跌,爆发一次恶性通货膨胀,一直延续到高宗绍兴七年(公元1137年),三界并行,达到3780多万缗。 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三月,增发钱引500万缗。绍兴三十一年(公元1161年)竟增发到4100多万缗,30年间猛增30余倍。钞本只有铁钱70贯,不成比例(即十万分之一点几)。孝宗淳熙五年(公元1178年),发行钱引4500余贯,打四折使用。宁宗嘉定(公元1208—1224年)末,三界并行,合计已达8000万缗,钱引每缗仅值100文钱。到理宗末年已是一文不值。但钱引印制精良,艺术价值很高。三色套印,每张用六颗印信,四黑一红一蓝,每颗印上饰以花纹,每界不同,钱引面上写明界分、年号,分一贯和500文两种。它不仅是文物珍品,也是世界印刷史上多色套印的鼻祖。

关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关子初办时,其性质和做法类似飞钱便换。高宗绍兴元年(公元1131年),因在婺州屯兵,交通困难,运送现钱不便,就由驻军招商人在婺州出现钱,发给“关子”,持它向临安的榷货务换回现钱或钞引(即特准采购茶叶香货的合法执照)。其中指定专兑现钱的叫“贝钱关子”。实际上商人在兑领钱钞时,榷货务百般刁难,限制兑现额,每天只兑应收现钱数的1/3。各州县政府又借机强迫摊派购买军粮。此法难行。故变换手法,改发交子。绍兴六年在临安设行在交子务,再次试发交子,无钞本,民间拒用,旋罢。改令榷货务储现钱印关子,公私同现钱使用。绍兴二十九年(公元1159年)印发“公据关子”,面额自十千(一万文)至百千(十万文)共五个等级的大面额纸币,可用二年,许商人银钱中半入纳,付三路总领所、淮西湖广关子各80万缗,淮东公据关子40万缗。这是严重的通货贬值。理宗景定五年(公元1264年),奸相贾似道印发“金银见钱关子”,以一等于18界会子三,自制其印文如贾字形状。同时,贾还造一种“公田关子”。度宗咸淳四年(公元1268年),发行“内关子”,可行用三年。五年复申严禁关子减价,规定每年印发500万缗。这种内关子是两宋最后一种纸币。

会子[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中国古代货币:南宋会子

  这是两宋四大类纸币中最为庞杂混乱的一种,它集中反映南宋王朝政治经济败坏惨象,也是对这个腐败王朝的催命符。南宋初期,民间流行“便钱会子”,类似飞钱便换。绍兴三十年(公元1160年)改为官办。初行于两浙,储现钱于城内外流转。次年二月,始立会子务,发行新造会子;以后又推行于两淮、湖广、京西各路,改会子务隶都茶场。会子面额初以一贯为一会,其后增发500文、300文、200文等三种,由行在会子库发行,系红、蓝、黑三色铜版印刷,长方形,上半部为赏格,写明严禁伪造及重赏告发字样,金额印就,标明发行机关,图案花纹不及钱引精美。隆兴元年(公元1163年)在湖北造用“直便会子”。这些官办会子,初无发行限额及限期,到乾道二年(公元1166年)已发行1560余万道(贯),除收兑外,市面流通980万道。乾道四年(公元1168年)定三年为一界,每界限额1000万贯。乾道九年,会子每贯只值600文钱,六折。淳熙初年,会子流通额增为2200多万贯,超过限额一倍多。乾道十二年,二三两界会子各展期三年,八九两界也照此展期,会子流通额成倍上涨,其钞值日益低落。宁宗庆元元年(公元1195年)将每界发行额增至3000万贯,钞值进一步下跌。嘉定二年(公元1209年),时值金宋交兵,军费猛升,滥发会子,陡增至11500多万贯,比乾道初猛涨11倍,会子一贯只值三四百文。以后逐年下落。嘉定年间(公元1208—1224年),三界会子数额太多,11界会子尚有1360余万贯,12、13界尚有10200余万贯,虽采取种种对付贬值措施,收效甚微。开禧(公元1205—1207年)以后,军政各费,全赖发行纸钞维持。理宗年间(公元1225—1264年),会子折阅不行,置会子库监官,对措置会子不力之官吏严惩。绍定五年(公元1232年),14、15两界会子增至32900多万贯,65年中猛增33倍。淳祐六年(公元1246年)再增至65000万贯。淳祐七年二月,法定17、18两界会子不再立限,永远行用。对反对此法之臣僚和民众论罪。咸淳元年(公元1265年),督州县严钱法,禁民间用牌帖。理宗末年和度宗时,蒙古大军压境,宋王朝已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还在滥发会子,物价飞涨,市上只见纸钞不见米麦。会子已不值一文钱。18界会子二万贯还买不到一双草鞋,通货膨胀恶化已到了不可收拾地步,人民苦不堪言。

地方纸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南宋还发行几种限地区行用的地方纸币,除了流通时间长影响大的四川钱引外(简称川引),还有:“河池银会子”,绍兴七年(公元1137年)川陕宣抚副使吴玠在河池发行,有两种,一钱者14万纸,四纸折合钱引一贯。半钱者一万纸。以后每两年印发61万纸,共折合川引15万缗;“铁钱会子”,隆兴元年(公元1163年)始在兴元府发行,限在兴元府金洋州用,分300、200、100文三等,每二年印发240万缗。以上两项,均抵军用,不久均大贬值;“两淮交子”,简称淮交,孝宗乾道年间(公元1165—1173年)在淮东淮西地区发行,分200、300、500、一贯四等,年印300万缗,限两淮专用;“湖广会子”,简称湖会,印造500至一贯会子,在湖广地区印发专用。以上几种地方性纸币,都是由朝廷规定在各该地区发行并限当地使用。

辽、金、西夏和元朝的货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辽(契丹)国钱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辽国,又名契丹,是居住在中国东北地区的契丹族所建立的国家,与同时的北宋、西夏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契丹多铜,有人把某些古钱说是契丹早期铸币,如“通行泉货”,“开丹圣宝”、“丹巡贴宝”、“百贴之宝”、“巡贴千宝”、“大泉五铢”、“千秋万岁”等,形制大小不同,书体各异。太祖天赞元年(公元922年)铸“天赞通宝”钱,有三种:楷书背平无文,径2.4厘米,重2.9克;隶书背有月纹,径2.3厘米,重2.65克;另一种篆文奇古。从此起到天祚帝止合计八代共铸23种年号钱。太宗耶律德光设五冶太师以总四方钱铁,天显二年(公元927年)铸“天显通宝”,背平,径2.4厘米,重2.7克。天显、天赞两钱以后成为辽钱的统一形制。穆宗铸“应历通宝”及铁钱。景宗铸“保宁通宝”和“乾亨元宝”,设铸钱院多铸新钱以补旧钱之不足。圣宗铸“统和元宝”、“开泰元宝”、“太平元宝”、“太平通宝”、“太平兴宝”等钱。兴宗铸“重熙通宝”,在长春诸州设钱帛司专主其事。道宗禁民间卖钱和运钱出境,铸“清宁通宝”、“清宁元宝”当十钱、“咸雍通宝”小平折二折三、“大康元宝”、“大康通宝”、“大安元宝”、“寿昌元宝”等钱。天祚帝铸“乾统元宝”、“天庆元宝”、“天庆通宝”、“大辽天庆”当十钱。 以上辽钱除大泉五铢用契丹文外,其余用汉文隶书楷书,均年号钱。多为小平。形制统一稳定。岁铸500贯。铸制粗糙,钱背常有错范,钱文书法也差。

金(女真)国货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金立国不稳,其货币始终处于风雨飘摇状态。白银、钱币和交钞三种货币同时流通,既无主辅币关系,也无一定比价及调控规定。初期使用宋辽钱币,未建币制,只在山东齐地发行“阜昌元宝”小平、“阜昌通宝”折二和“阜昌重宝”折三钱。从海陵王起,发行交钞和钱币,钱钞并行。正隆二年(公元1157年)设宝源、宝丰等三钱监,铸正隆通宝钱小平和大钱,轻重仿宋钱。金钱均用汉文。多次严禁民间铸钱和运钱及铜材出国,除佛像法器及官服佩件外,禁制造藏匿铜器铜材,已有者交官半价收购或没收。世宗大定十八年(公元1178年)设阜通钱监于代州,铸“大定通宝”小平折二及当十等三钱,仿大观钱,瘦金体,有平背星月。大定二十七年(公元1187年)在曲阳设利通监,铸大定通宝纪年钱,背有申酉等字,略含白银。因产铜少,铸钱成本高,如曲阳诸监铸钱14万贯,成本80万贯。官铸极少,加上交钞贬值,钱少价贵,官民竞藏钱,钱荒一直持续到金亡。章宗明昌年间(公元1190—1196年)铸“明昌通宝”,并定“官民存留现钱法”,按官职和资产高下,限定各人藏钱额,违者重刑。此后,银、钞、钱三币并用,混乱不堪。泰和年间(公元1201—1208年)铸“泰和通宝”及“泰和重宝”、小平折二折三当十等四钱,铸钱成本为一比十。卫绍王铸“崇庆通宝”小平折二钱,“崇庆元宝”当五钱,篆书;“至宁元宝”小平折五钱。晚期钱质愈劣。宣宗铸“贞祐通宝”小平小样和大样又折二钱。哀宗铸“天兴宝会”行书小平钱。金国也行过旧铁钱,中期废除。宣宗贞祐三年(公元1215年)严令禁用钱,只准行钞,民间拒钞用钱。金国所铸各钱,数量不多,制作精美,有些钱颇具特色,如玉筋篆的泰和重宝、带瘦金体钱文等。

  金国银锭 金国一向通用白银,以50两为一锭,价百贯文。银锭乃称量货币,民间每加截凿,使用时必须临时秤量计重。章宗承安二年(公元1197年)铸“承安宝货”银币,自一两至十两分五等,公私均作现钱使用。这是我国开始有法定计数银铸币。但因无严格规定,伪造蜂起,搀杂铅锡,至1200年底废止。宣宗时,曾经打算铸造兴定银元宝,济军用,未行。哀宗发行天兴宝会钞时,还以银为单位。由于金交钞贬值严重,官府多次严令限制用银数量和强迫搭用交钞,民间一概不理,交易往来完全用银,拒用交钞。哀宗正大元年(公元1224年)以后民间交易只以银为货币。

  金交钞 交钞是金国主要货币,共发行九种。海陵王贞元二年(公元1154年)设交钞库,发行“贞元交钞”,与辽宋钱并行。分大小钞各五等,即一贯、二贯、三贯、五贯、十贯及一百文、二百文、三百文、五百文、七百文。定七年厘革制,七年一期,到期以旧换新;大定二十九年(公元1189年)取消,改为无限期流通。破旧钞可倒换新钞,叫倒钞。倒钞时收工本费,从每贯15文逐次减为2文。章宗年间(公元1190—1208年),通货膨胀加剧,钱荒更加严重,各种钞法全部失效,交钞屡遭拒用。明昌四年(公元1193年),官俸兵饷全发交钞。强令民间交易典质在一贯以上者一律用钞,不准用钱。商旅带现钱不准超过十贯。泰和六年(公元1206年),陕西交钞已无人要。 贞祐二年(公元1214年)发行大钞,面值自20贯至100贯,明增十倍。 又发行面值自百贯到千贯的特大钞(即10万文、100万文),每贯跌至1‰,即一贯只值一文钱。富家遭此巨变,财产瞬间化为乌有,时称“坐化”。 贞祐三年(公元1215年)发行“贞祐宝券”,钞值猛跌。政府实行议价、限价、严法强制执行,想以此压住交钞贬值,引起罢市。 贞祐五年(公元1217年)发行“贞祐通宝”,一贯当宝券1000贯,再跌成1‰。元光元年(公元1222年)改发“兴定宝泉”,每贯当贞祐通宝400贯;次年,此钞跌得无用。最后几年,还发行“元光珍货”、“元光重宝”和“天兴宝会”等纸钞,珍货钞用绫织印,也无济于事。天兴宝会以银为单位,分一钱、二钱、三钱、四钱四等。据官方记载,物价已比初发钞时上涨6000万倍,市价远超过此数。金国如此滥发新钞,漫无限制,不管兑现,不备钞本,形同儿戏。南宋吴潜说,末年金交钞一百缗(10万文)只能买一碗面。元耶律楚材也说万贯(1000万文)唯易一饼。这种恶性通货膨胀,加速了金国的覆灭。

西夏钱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西夏除长期使用宋钱外,还自铸多种钱币。西夏钱有铜钱和铁钱,形制仿唐初开元钱,制作精整,钱文清秀,铸工很好,规格统一,轻重适用,外圆内方,大体一致。这反映西夏的商品货币经济、文化和手工业相当发达,铸造工艺水平较高。西夏钱的文字有西夏文和汉文两大类。西夏文钱的钱文方整规矩,笔划复杂,叠床架屋,故称“屋驮钱”。据现在已知的西夏文钱有毅宗的“福圣宝钱”,惠宗的“大安宝钱”,崇宗的“贞观宝钱”,仁宗的“乾祐宝钱”,桓宗的“天庆宝钱”。以汉文为钱文的西夏钱,已知的有崇宗的“元德通宝”和“元德重宝”,仁宗的“天盛元宝”和“乾祐元宝”,桓宗的“天庆元宝”,襄宗的“皇建元宝”,神宗的“光定元宝”。此外,还有几种钱尚待考证:其中汉文钱有“天授通宝”、“正德通宝”、“大德通宝”、“大德元宝”、“应天元宝”、“乾定元宝”以及另有两种西夏文汉文合璧钱“天赐钱宝”、“大安钱宝”。

元朝货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中国古代货币:银元宝,元代将银锭之外的银铸币统称元宝,形状逐渐变为马蹄形。

  元朝是中国历史上国力最强、疆域最广、横跨欧亚大陆的封建王朝。元军在入主中原以前,已用白银。蒙古所灭的金及花刺子模等国均曾普遍用银,蒙古受其影响而准用银币。至元十三年(公元1276年)元兵征服南宋时,把从征将士搜集的散花银,熔铸成元宝状,通称银锭,取名元宝,分赐有功将士,流通市上,每锭50两。嗣后政府也铸过,中国式银元宝从此开始。元朝还铸过银币,面有人骑马持刀像。一般银币打一兽印代表年份,如虎儿年、鼠儿年等。至元以后实施不兑换纸币政策,禁用银和钱,民间仍用。官府所发中统钞等纸钞,仍以银为本位,单位两,用银锭作钞本,有的纸币就名银钞,所发纸钞,多与白银挂钩。

  元朝铸过一些蒙汉文钱,铸额少,流通不广,钱上纪年纪值纪监。且多庙宇钱,撒帐钱、供养钱等有特殊用途的钱以及权钞钱。终元之世,民间始终用钱,屡禁不止。元钱还大量输往邻近各国。入主中原前,铸“大朝通宝”汉文钱。世祖中统年间(公元1260—1264年)铸“中统元宝”汉文钱;至元二十二年(公元1285年)铸“至元通宝”汉文小平和蒙文新字折二钱。成宗年间铸“元贞通宝”小平铜钱银钱和折二蒙文新字钱;“大德通宝”小平折二折三钱。武宗至大三年(公元1310年)铸“至大元宝”、“至大通宝”汉文小平钱,一文当至大银钞一厘;“大元通宝”蒙文当十大钱,一当至大钱十文;特许历代铜钱和原有折二折三当五各钱行用。仅行两年被仁宗废止。仁宗仍铸“皇庆元宝”铜钱银钱,“皇庆通宝”小平及“延祐元宝”;延祐三年(公元1316年)铸大昊天寺庙宇钱。英宗铸“至治元宝”、“至治通宝”,泰定帝铸“泰定通宝”和“致和元宝”,文宗铸“天历元宝”和“至顺元宝”、“至顺通宝”。顺帝铸钱复杂,先铸“元统元宝”,后铸“至元钱”,与至正交钞并行,以至正钞一贯当铜钱一千文。这些钱计有:“至正通宝地支纪年钱”,钱背有蒙文纪年字样的寅、卯、辰、己、午等五类,有小平折二折三三种,合计15品,仿瘦金体;“至元戊寅香炉钱”等供养钱;“至正元宝”、“至正通宝”纪值钱,最复杂,钱背有蒙汉文,如折二钱穿上有八思巴文,穿下有汉文,有折二折三当五当十和特大当十等钱;“至正之宝权钞钱”,均大钱,钱背穿上有一“吉”字,穿左有“权钞”二字,穿右标明金额,分伍分、壹钱、壹钱伍分、贰钱伍分、伍钱等五种。其中作五钱用的权钞钱是我国直径最大的钱币。权钞钱是用金属货币来代表纸币,与货币流通中一般情况相反,是一种独特币制。

  元末,各地农民揭竿而起,反抗元朝暴政争战20余年,各地义军建立政权,铸行钱币。首先起义的是刘福通的红巾军。于1351年在广平永年县发动,1355年建都亳州(治所在今安徽毫县),国号大宋,拥韩林儿为帝,号小明王,铸行“龙凤通宝”钱,有小平折二折三三种,光背,质地厚实,流通于淮泗一带。1353年张士诚占据淮扬、苏常和浙西地区,建国大周,自号诚王,铸“天佑通宝”,有小平折二折三折五四级,钱背有篆书壹、贰、叁、伍等字,面文楷书。1351年徐寿辉以红军为号起义,据湖广蕲〔qi骑〕州(治所在今湖北蕲州镇西北)称帝,建都蕲水(治所在今湖北浠水东),国号天完,建元治平。后改元太平,建都汉阳,先后铸有“天启通宝”和“天定通宝”,各有小平折二折三三种。1360年陈友谅取而代之,改国号汉,改元大义,铸“大义通宝”,分小平折二折三三种。田九成据西川称汉明皇帝,于1397年铸“龙凤钱”,钱背有一“永”字,穿下有一较大的新月,又称为永字新月龙凤通宝钱。

  蒙古汗国成吉思汗晚年,发行博州会子,以丝为单位。太宗八年(公元1236年)发行交钞,定发行总额不超过万锭。宪宗初,因纸钞贬值,立银钞相权法,用白银维持钞价。不久设交钞提举司专管行钞事宜。

  世祖中统元年(公元1260年)发行“中统元宝交钞”,又名“丝钞”。以两为单位,丝钞二两值银一两,15两值金一两,同年十月,发行“中统元宝宝钞”(银钞),共分十等:10文、20文、30文、50文、100文、200文、300文、500文、一贯、二贯。一贯等于丝钞一两。前发旧钞用中统钞平价收回。法定钞为唯一合法通货,悉禁金、银、铜钱行用。又以文绫织成“中统银货”,每十两值银一两,未行。至元十二年(公元1275年)加发小额纸钞,叫“厘钞”,分二文、三文、五文三种。次年,阿合马当国,滥发纸钞,物价大涨。至元十七年(公元1280年)行钞法于江南,以中统钞收兑南宋会子,禁用宋钱。以后几年物价不断上涨,至元二十四年物价比至元十三年涨几十倍,故改发“至元宝钞”,分11等,与“中统钞”并行,一贯当旧钞五贯,仍以金银为本,银一两合钞二贯,金一两合钞20贯。至元三十一年八月将各路交钞库现银再次收归京师。

  武宗至大二年(公元1309年)改发“至大银钞”,自二厘至二两,分13等,每两合“至元钞”五贯,中统钞15贯,银一两,金一钱。后罢“中统钞”,限100天收回,恢复用钱。仁宗推翻此制,仍用“至元钞”和“中统钞”。顺帝至正十年(公元1350年)发行“至正交钞”,一贯合“至元钞”二贯或铜钱一千文。初以“中统钞”加盖至正钞字样发行,无钞本,为首次法定的不兑现纸币。

  综观元代纸钞凡四变。初为“中统钞”,有元一代始终通行,晚期才逐渐被“至正钞”取代。次为“至元钞”,已五倍于“中统钞”。再更以“至大钞”,又五倍于“至元钞”。“至大钞”旋废,由“至正钞”来对付残局。

明朝的货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中国古代货币:明代仅发行了“大明通行宝钞”一种纸币,洪武年号也一直未变,这钞也是历史上面积最大的钞票。

  明朝实行中央集中的货币政策,货币铸造、印制、发行、流通、管理均听命朝廷。太祖定都金陵,仿元钞法,以宝钞为主币,在全国推行。因其钞法措施不当,事与愿违,只行了几代就销声匿迹。多次禁民间用银锭,但时禁时放,后来只好由官府带头将银作货币。对钱禁也是时紧时松,民间习用已久,只好放开。中叶前,宝钞已不用,形成银锭、铜钱并行币制,直到明亡。

  洪武八年(公元1375年)建立纸币本位制,设宝钞提举司,立钞法,发行“大明通行宝钞”,面额六种,自100文至500文和一贯。钞一贯折铜钱一千文或银一两,钞四贯合金一两。禁用金银交易,只准向官府领用宝钞,金银只收进,不兑出。税课收钱三钞七成,100文以下可用钱支付。九年,令天下税课银、钞、钱、米兼用,银一两,钱千文,钞一贯,皆折纳税粮一石。二十二年增造钞五等,自10文递增至50文。这是中国最大型纸钞,用桑皮纸做钞料,一贯钞约长一尺,阔六寸,即36.4×22厘米。其形制花纹等均仿宋元钞。明代只发行此钞,始终由朝廷掌握,不分界,不改币名,不换形式,无发行限额,无钞本,不限时间地区,也不兑换或倒钞,多出少进,只投放不回笼,即只发出不收回,越发越多。

  洪武年间(公元1368—1398年),财政日紧,靠发钞济急,问题很多,钞值日跌。洪武十三年(公元1380年),新旧钞各有不同价,民间竞以旧换新。洪武二十三年,宝钞一贯仅值钱250文,跌去3/4。次年旧钞又进一步贬值。洪武二十七年在浙、赣、闽、广地区,一贯钞只值钱160文。洪武三十年因江浙诸郡以金银定价,只用银钱不用钞,钞值大跌,物价已比初发钞时涨十倍以上。成祖夺取侄建文帝皇位,大兴土木,筑京城,财政极困,大量发钞。永乐年间(公元1403—1424年),物价成倍暴涨,米一石值钞30贯。政府多次禁用金银,违者灭族。官俸改以宝钞折米核发,钞十贯折米一石,比洪武时涨十倍。宣宗宣德年间(公元1426—1435年),民间仍用金银,钞法不行。宣德三年(公元1428年)停发新钞,收回昏烂旧钞烧毁。规定有不用钞一贯者罚钞千贯,关店潜自贸易抬高物价者罚钞万贯,交易用银一钱者买卖双方各罚钞千贯。宣德四年(公元1429年)令州县将市镇店肆门摊税增五倍。凡种蔬菜、果木和手工业作坊、车辆都纳税,如塌坊、客舍每间月纳钞500贯,骡车运载每次每辆纳钞200贯,船只运载每次按地域纳税100至500贯,蔬菜地每亩月纳钞300贯,果树每棵年纳钞100贯。设钞关征收客商往来各税。政府多次严令照法定用钞,不许伪造,违者处以极刑。英宗时明令税粮折收白银,取消用银禁令和塌坊、客舍、舟车等交税用钞的规定。宣德九年米价比洪武时涨千倍。代宗景泰三年(公元1452年)官俸改以银支给,每500贯给银一两,钞对银比价下跌为1/500。宪宗成化元年(公元1465年)宝钞一贯折钱四文。孝宗弘治六年(公元1493年)令钞关钱钞折银,钱七文折银一分,钞一贯折银三厘,钞只用于发官兵俸饷。世宗嘉靖(公元1522—1566年)初年,官库入库只收银不要钞。嘉靖十四年(公元1535年)宝钞1000贯折银四钱,折钱276文。万历四十六年(公元1618年),钞十万贯才值钱一文。以后,除发俸外,民间拒用宝钞。思宗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蒋臣建议行钞。一年发钞3000万贯,贯价银一两,商民可九七折兑钞,令宝钞局赶造,不行。明代行钞完全失败。

  嘉靖八年(公元1529年)令解京银两皆铸成锭,锭上印有年月、官吏及工匠姓名。至此,银两币制正式成立。世宗及以后各代,官方大数用银,小数用钱。一条鞭法实施后,推广代役银,普遍征银。《天下郡国利病书》说官民收付均用银。万历年间的矿银钱,大的重四钱,小的四分。

  万历年间,西方殖民主义国家西班牙、葡萄牙、荷兰等,在同中国贸易中,把他们所铸银元,陆续输入中国。如西班牙铸重七钱二分的双柱银元,荷兰铸库平八钱以上大银币马钱或马剑等等。崇祯年间,中英通商,白银输入更多。

  世宗以后,钱制混乱。嘉靖六年(公元1527年)铸“嘉靖通宝”,铜九锡一成色,重一钱三分,有金背、火漆、镟边、一条棍等名,质量很差。嘉靖三十二年补铸自洪武以后八代的钱。穆宗隆庆四年(公元1570年)铸“隆庆通宝”。神宗万历四年(公元1576年)铸“万历通宝”,重一钱二分五厘,成色铜93.8%,锡6. 2%,分小平折二两种。万历二十八年设铸钱炉129座,扩大铸钱,钱价跌,铜价涨,铸钱无利。有些铸炉停办,遣散的炉匠就从事私铸。熹宗时官府也铸恶钱,与民争铸利。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铸“天启通宝”小平钱,钱背纪局名、纪地名或纪重。 又铸当十钱,钱背有十一两、镇、密十等等。此两钱种类繁多。补铸泰昌通宝有折二当十两种。私铸恶钱充斥,当收回泰昌当十钱时,竟越收越多。天启二年减重至七分;二年后再减为铜铅各半,有些地方则是铜三铅七。苏州发生民变,拒用官钱十个月。崇祯元年(公元1628年)铸“崇祯通宝”,小平钱初重一钱三分,崇祯三年北方改为 一钱,南方改为八分。大小轻重,千变万化,钱背文字也有好几十种,如纪局名、地名、天干、重量、奉旨、奉制等字样。还有折二当五当十等大钱。天启崇祯两钱数量最多,质量差,花样杂,成色低,减重减值,有100多种。官民竞铸恶钱争利。如官家铸利,万历年间,从33.8%至89.9%。天启二年到崇祯四年的10年间,铸钱成本银为12400余两,获铸利107080两,近10倍利,经手官吏贪污在外。当时铜价已大涨,铸利尚如此大,可见官府腐败情况。滥铸,引发恶性通货膨胀达数十年之久,更加速明王朝的灭亡。

南明及明末起义地区的钱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南明诸王均曾铸钱。公元1644年,福王弘光在南京铸行“弘光通宝”,分小平折二两等,背有凤字。同年,鲁王在越铸“大明通宝”钱,背有户、工、州等字。1645年,唐王在福州铸行“隆武通宝”,有小平折五两种。以上铸数不多,流通不广。公元1647年,永明王在肇庆称帝,即永历帝,铸“永历通宝”,种类很多,背文二厘、五厘、一分,又有大小两等,钱背还有户、工、御、敕、督、府等字,钱文有楷、草、篆、行等书体。

  明末,农民起义军也曾铸钱。1644年闯王李自成攻克长安,国号大顺,改元永昌,铸“永昌通宝”,有小平折五两种。同年,张献忠在成都建国大西,改元大顺,铸“大顺通宝”和西王赏功钱,后者系军功纪念币。1665年,张献忠养子孙可望入滇,称东平王,铸“兴朝通宝”折银钱,分三等。小钱折银一厘,重一钱五分,光背;稍大的重二钱六分,背文五厘;最大的重六钱四分,背文一分。

清朝的货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中国古代货币:“龙洋”银元,1898年成都造币厂铸造,首次在币面上用帝王像(光绪帝)
中国古代货币:“光绪元宝”一两银币,1903年铸
中国古代货币:清代铜元——光绪元宝和大清铜币

  清朝制钱,承袭明制,鸦片战争前,定钱制钱式,银钱并行。五口通商前后,西方列强大肆入侵,制钱由初期稳定渐趋衰落。

  清廷入关前已在满洲铸钱。1616年铸满文天命汗钱和汉文天命通宝,1627年铸满文当十天聪钱,仿天启大钱形制。这些钱的满文都是旧字体。入关后,在工部设宝源局,户部设宝泉局,开铸“顺治通宝”。又在各省设局铸钱,历代铸局常有增减,前后设置60所以上。这是官炉钱,私铸不可胜计。这种分散铸钱政策,行了200多年,直到1905年天津设造币总厂,才统一铸钱。

  顺治制定标准钱样“顺治五式”,定足陌一千文为一串,成色是七成红铜,三成白铅。钱每文重一钱,顺治十七年(公元1660年)改为一钱四分。要求照此铸钱。其中顺治元年(公元1644年)至四年铸顺治钱一式,光背仿古钱,每十文当银一分,银一两值钱100文。顺治五年铸顺治二式,仿开元钱,钱背一汉字标明24局名,如户、工、陕、江、浙等等。顺治十年铸顺治三式“一厘钱”,钱背穿左直书一厘二字,即一文值银一厘,穿左有局名,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收回销毁。康熙十七年改铸顺治四式满文钱,钱背有两满字宝源或宝泉。同年又铸顺治五式满汉文钱,钱背穿左一满字,穿右一汉字,均局名。嗣后各代铸钱均照此办理。计有康熙(仿四、五式)、雍正(仿五式)、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和宣统九种通宝钱。咸丰还有元宝、重宝。同治初另铸祺祥通宝,未用。同治钱有小钱及重宝当十钱。光绪钱最乱,另有重宝当十大钱及机制钱,小钱众多,有的只重六分。宣统钱只有宝泉局铸大小两种及少量机制钱。清制钱只在形状上保持规定式样,其余均由各省各自为政,随铜价和铸利而变。私钱更滥。制钱危害人民之惨烈,无可比拟。

  康熙五十二年(公元1713年),宝泉局为祝贺康熙60寿辰,熔庙中金罗汉铸万寿钱,后名“罗汉钱”,钱面文康熙通宝,钱背两满文,左宝右泉,文字方正。种类版别不少,制作精整,有金光闪闪之感,传说其中含有三厘黄金。新疆伊犁等地行“普尔钱”,系自成系统地方货币,用纯铜铸,又叫红钱。乾隆二十四年(公元1685年)在叶尔羌改铸,搀铝锌,钱面汉文乾隆通宝,钱背铸地名。重量二钱,后减为一钱二分。嘉庆时加铸当五钱,道光时铸当十大钱,不久均停铸,小钱仍用。光绪八年(公元1882年)李鸿章在天津试铸机制钱。光绪十四年在广东开铸,不久均改铸铜元。

  钱币的发行流通,自两宋以后,始终处于不稳定状态,到清朝末期混乱至极。分析其原因,主要有二:第一,从钱币本身看,充当货币的起码条件是定制、定值、定型、定位、稳定、方便,使民以信。清钱对这些要求都办不到,关键是失信于民,钱制乱而多变。官钱私钱相继为患。官钱以制钱为主,还有小钱恶钱,又分古钱今钱。今钱中有本朝各代钱,轻重规格不同。官铸的有样钱、制钱、普尔钱、罗汉钱、白钱、卡钱(纳税专用)。私铸更繁,随时随地而异,如沙壳、鱼眼、老砂板等名目。行使时,因私钱混杂数目多少而有多种,如制钱大钱千中夹私钱百个者曰毛钱或一九钱,以下类推,计有二八钱,三七钱,四六钱,对开钱,倒四六钱,以及青果、当头炮等等。清廷法定顺治钱重一钱四分,康熙二十三年(公元1684年)降到一钱,以后几代钱重约在一钱至一钱二分之间,光绪晚期降到六分。钱的成色,清初法定铜六铅四,云南局铜八铅二。雍正五年(公元1727年)和乾隆五年(公元1740年)东局及云贵改为铜铅各半。嘉庆以后各代,多维持铜占52—55%之间,个别局降为铜三铅锡七。又如铜十两可铸钱数,顺治时定为100文,咸丰为125文,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为300文以上。这类事例很多,钱制之乱,古今罕见。第二,清钱流通时,花样最多,因时因地而异,官府钱商从中盘剥。如制钱使用时的计算方法,顺治钱法规定铜钱一个叫一文,千文叫 一吊(贯、串)。但各地各搞一套。直隶一带以100文为一吊,东三省以160文为一吊,山东、河北以500文为一吊,长江一带通行九八钱,即980文为一串,南方九九八钱最高,即以998文为一贯。

  清廷鉴于前代行钞之害,对发钞持谨慎态度。只在顺治八年(公元1651年)因军用急,乃造钞与钱,并行,年发行128172贯470文,共发行十年就停发。但民间发行的会票却盛行,其他典当当票、钱庄庄票、商店各种票券,也在一定条件下当货币用。

  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发行户部官票,简称官票、银票。以银两为单位,有一两、三两、五两、10两、50两等多种,形制仿明钞而略小,票形大小因票面额而异。同年颁发钱钞章程,印发大清宝钞,简称钱钞、钱票。面额初分200文至2000文六种,后增发面额五千文、十千文、百千文等特大钞。这些官票宝钞都不兑现,无钞本,无限额期限,不倒钞。公告上说:“银票即是实银,钱钞即是制钱。”令公私限五成用钞,官方不遵行。官票在发出六个月,钱票在发出后十天,均打折扣。商民和外商趁机压价收钞,再按五成纳税交库或抵付关税。除京师外,只有晋、陕、闽三省用,天津给商人承包发行。咸丰十一年(公元1860年)官票无人要,宝钞每千只值二三十文。同治初财政收支都不要钞,也不再发。官票宝钞告终。

  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还铸咸丰大钱应急。初铸“咸丰重宝”当十大钱,重六钱。八月以后,铸当五十钱,重一两八钱,及当百钱,重一两四钱,均为黄色铜;所铸当五百钱,重一两六钱,当千钱,重二两,均为紫色铜,文曰“咸丰元宝”。还有少量当五钱,重二钱二分。又铸当十铁钱及铅钱。后多减重,如当十钱减为二钱六分。钱的面值大小、轻重分量随币值波动而变,致大小错出,轻重倒置,质量日差。钱名也是复杂难辨,宝名钱文不一。从其面值看,大致有15个等级:当五、当八、当十、当二十、当三十、当四十、当五十、当百、当二百、当三百、当四百直到当千。其复杂繁琐超过王莽宝货制。咸丰四年(公元1854年),当百以上大钱停铸不用。铁钱、铅钱因强制推行引起罢市拒用。咸丰九年(公元1859年),除当十钱外,其余钱全停用。

太平天国货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太平天国起义之初,就铸行货币,并逐步建立天国货币制度。据史书记载,天国曾在天京发行过金币,形同古钱,也发行银币。在罗尔纲《太平天国货币所见录》,简又文《太平天国典志通考》和丁福保等权威著作中,对天国钱制有精湛论述,有的说天国钱币有八类,有的说近百品,有的说二三百品,并著有图录。马定祥《太平天国货币》论述尤详,颇有创见,按其分类略述如次:(1)“太平天国信钱”。公元1850年,洪秀全、杨秀清、冯云山、石达开等在广西桂平筹划起义时,用锡铸此钱作起义信物。钱径11/4寸,钱文“太平通宝”,钱背穿左有龙虎图形,穿右有“会”及“风云”等字,含义“龙虎风云会”。据说仅铸50枚。(2)“太平天国圣宝”。这是天国的主要货币,数量多,大小形制各异。小者如小平钱,大者如铜镜,湖南省博物馆藏有残钱,直径33.5厘米,厚0.8厘米,推算约重4500克。钱文均汉字,有太平天国、天国、圣宝等字,国字作“国”,方框里边为“王”,非“玉”,分列钱背或钱面。书法有真书、宋体字之分。形制有小平、当五、当十、当五十、当百等五级,也有当千的。(3)“平靖胜宝”。天国四年(公元1854年),为纪念岳州之役大败清军于靖港的战功,铸此钱奖将士,属战功纪念币,后流通于市。钱文“平靖胜宝”,钱背有多种文字,如前营、后营、左营、右营、中营、御林军、常胜军等等。(4)1853年,刘丽川领导天地会分支小刀会起义,占领上海县城,响应太平天国。次年,铸“小刀会日月钱”或“明字钱”,钱面文“太平通宝”,钱背有太阳和月亮图案,以日月纹合为明,意为反清复明。(5)天地会其他支派铸发信钱作为起义者凭证。如天台金钱会曾发“罗汉金钱”,平阳金钱会发“义记金钱”。南京支派钟灵堂曾发行“钟灵堂五两布币”。这种币长22厘米、宽11厘米,木刻雕板,将紫色印于白布上,顶端有四爪盘龙图案,上盖有“统一天下地久天长”八字朱印。下有钟灵堂三字朱红大印。币面左右下三边有旋读诗:“钟灵灵光光万方,三江五湖四海王。一到风云聚会日,龙盘回水气昂昂。”面值银五两。此币乃稀世珍品。此外,1854年广西省三合会陈开建大成国,铸“洪德通宝”,李文茂铸“平靖胜宝”。这两种钱,铸数少,仅在铸地附近行用,流传不广。

晚清和民国时期的货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清中期,西方列强向中国输入鸦片,骗走中国大量白银和物资。因银元使用比银两方便,外商乃以银元一元(含银六钱多)换去银钱一两,作不等值交换。早期的西班牙银元“本洋”是流入最早的一批外币,约15世纪先在闽粤行用,再向全国扩展,称为花边银、番银。外国银元流入种类不少,如荷兰大马钱,墨西哥双柱花边钱,葡萄牙十字钱,威尼斯银元等,还有日本龙洋,法国安南银元,美国贸易银元,菲律宾比沙,新加坡银元以及各种银铜镍辅币。墨西哥后期所铸银元又称鹰洋,正英,英洋,取代本洋,流通最广,辛亥革命时估计在中国已有四五百万元。次为英国银元,又称站洋,番洋,人洋,先在两广使用。后又铸英国贸易银元,在华竟有150余万元。清末自铸银元与银两并行。

  帝国主义国家还在中国发行纸币。这些外国纸币,除少数几家外,多无发行保证。鸦片战争后十余年,香港丽如银行,首先到广州上海设分行,发行纸币。接着,英国的麦加利、汇丰等银行也相继在上海等商埠设分行发纸钞。汇丰银行还垄断上海金融市场和外汇市场,控制上海进出口贸易和商品市场,甚至左右当时中国政局。美国的花旗银行和联邦储备银行,法国的东方汇理银行,沙俄的国家银行及华俄道胜银行,日本的横滨正金等银行,都发行在中国流通的纸币,形成势力范围。英美控制以上海为中心长江中下游地区,沙俄霸占东北、蒙古和新疆,法国控制云桂,德国控制胶东,日本控制福建、辽东。以后美国势力日益扩张,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更形成由美元独霸局面,在幕后操纵政局及财经活动。

  外国银元侵入中国后,引起各方注意。清中期,民间仿铸,有广板、杭板、福板、苏板等品名。后在福建铸台湾寿星银饼和漳州军饷币。还有咸丰如意银饼、同治笔宝银饼、同治寿星银饼和谨慎军饷银饼。咸丰年间(公元1851—1861年),上海有王永盛、郁森盛、经正纪等银号自铸银饼。清廷在西藏铸西藏银币,有乾隆宝藏、嘉庆宝藏、道光宝藏三种,成色较高,限西藏行用。四川仿铸卢比,抵制印度币入侵,币面有光绪半身像,是中国最早人像币。新疆铸“饷银”和两种“饷金”币;还铸土耳其式铁勒金币,全部回文,均限本地流通。光绪十五年(公元1889年)张之洞在广东首铸光绪元宝银币,通称“龙洋”,币面汉文,币背有龙纹和英文。制定铸币章程,法定一元币含银九成,重七钱二分,半元(五角)重三钱六分、八六成,二角(双毫)、一角(单毫)及五分三种,分别重一钱四分八厘、七分二厘、三分六厘,均含银八成。后四种又称对开、四开、八开、十六开。各省均仿此铸行,因有大利,由竞铸到滥铸,减重变质。光绪二十五年(公元1899年)已有十多省铸银元,轻重成色不等,平均每枚重0.7177两,含银0.6403库平两,均低于标准,如奉天的仅含银0.5959两。光绪末年,争论银元单位问题,以慈禧为首的一派主张用“一两”,并制订章程,开铸一两银元,行不通。另一派于宣统二年,照一元重量七钱二分标准再铸龙洋。同时制订《国币条例》二十四条,规定铸币权统一归中央,停止各省自铸,设币制局,统管铸币;规定以元为单位,重七钱二分,成色九成。次年五月在南京、武汉照此要求铸大清银币及宣统元宝。

  民国初年,铸开国纪念币,各省仍自铸,四川铸过大汉银元。民国三年(公元1914年)公布新国币条例,规定银元为国币,即本位币,重七钱二分,银89%,有袁世凯头像,通称袁大头。一切税收和财政收支均用国币,不准用外国钞票及生银。此币信用好,很快风行全国。首先在上海取代龙洋并排斥鹰洋和其他外国银元。据估计,民初银元一元币约铸造14亿枚,其重量多数为26.8641克,含纯银23.9024808克。民国十六年(公元1927年)国民政府改铸孙中山像开国纪念币,通称“孙币”或“船洋”。从此,船洋与袁大头同时流通,其他中外银元逐渐退出。民初,还铸有几种金币,如袁世凯金币,洪宪纪念金币,云南拥护共和纪念金币。从民初到北伐战争前还出现一些银币:孙中山半身侧面币,黎元洪币,袁世凯军装像币,袁世凯开国纪念币,洪宪币,四川军政府币,曹琨币,段祺瑞币,徐世昌纪念币等。废两改元后,颁布“银本位铸造条例草案”,改为银元一元重26.6921克,银88%,铜12%,含纯银23.493448克,为本位币。两年后,行法币政策,银元不再成为法货。但银元始终被城乡居民窖藏,晚期尤甚。

  清代晚期,在铸币章程中规定铸行银辅币,各省所铸品种繁多,粗制滥造,折扣使用。从光绪十六年(公元1890年)起,广东铸五角、二角、一角、五分四种辅币。其中二角者叫双毫,作为主要货币行用,一切公私收支,均以毫洋计算,不用大洋。后与单毫(一角)一道扩展到两湖、两广及东南沿海地区。广东通称毫洋,他处叫小洋、银角子。云南半开银元(即五角或半元)作为主币在当地流通数十年。

  铜元起源于10文、20文两种咸丰大钱和香港港仙,俗称铜板、铜钿、铜角子、铜子儿,是一种无方孔的大钱,钱文写明当制钱若干文。计有面值200文、100文、50文、20文、10文、五文、二文、一文等八种,后三种极少。前三种俗称大铜元,四川全省通用头两种,50文者主要在鄂西、湘西北地区行用。20文、10文两种数量最多,通称双铜元和单铜元,除大铜元流行区和边疆外,几乎全国通用。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李鸿章在广东首铸铜元,每枚重二钱,成色铜95%,铅4%,锡1%,圆形无方孔。钱面正中圆圈内有汉文光绪元宝四字,内加满文宝广,圈外有字标明钱值,钱背圈中有蟠龙花纹。以后各省照此仿铸,版别极多,内容五花八门,每省都有数百种。又有大清铜币和宣统元宝。到1905年,已有17省设厂自铸。当时80至90枚铜元折合银元一元,是年已铸行75亿枚。民国所铸铜元极其复杂,各省封建割据势力,作为军饷来源,竞相滥铸,偷工减料,恶币充斥市场,与银元比价,已下跌到130—180枚换一银元,其质量都低于官定标准,有的含铜量竟相差26%以上。民初铜元图案有交叉五色旗和18星旗的(简称双旗),有开国纪念币、共和纪念币等。清政府和北洋政府多次制订改革措施,完全无效,铜元贬值,一泻千里。与银元比价下跌到300枚换一银元,北方有些地方甚至跌到五百枚换一银元。而且各省互相封锁,不准外省铜元进入,又低价向外省推销。外商趁机私铸劣质铜元,更是火上加油,增加混乱。从北伐到抗战前后,市场上铜元逐渐减少。以后也就烟消云散,退出市场。铜元的发行流通,前后约有30余年的历史。

  清末,德国曾在青岛发行五分与一角两种镍币。国币条例中规定过铸镍币,未行。云南、广东都发行过一角和五分镍币,流通不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