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繁体.png 简体.png

中国共产党党旗

  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汉语拼音:Zhongguo Gongchandang Disi Ci Quanguo Daibiao Dahui),1925年1月11日至22日在上海召开。出席大会的有陈独秀蔡和森瞿秋白谭平山周恩来彭述之张太雷陈潭秋李维汉李立三王荷波项英向警予等20人,代表着全国994名党员。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参加了大会。陈独秀代表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作了工作报告。

  大会通过了《对于民族革命运动之议决案》等11个议决案,并选出了新的中央执行委员会。新当选的中央执行委员共9人:陈独秀、李大钊、蔡和森、张国焘、项英、瞿秋白、彭述之、谭平山、李维汉;候补执行委员5人:邓培、王荷波、罗章龙、张太雷、朱锦堂。在随后举行的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陈独秀当选为中央总书记兼中央组织部主任,彭述之任中央宣传部主任,张国焘任中央工农部主任,蔡和森、瞿秋白任中央宣传部委员,以上5人组成中央局。

  中共四大最重要的贡献是第一次明确提出了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中的领导权和工农联盟问题。《对于民族革命运动之议决案》明确指出:“无产阶级的政党应该知道无产阶级参加民族运动,不是附属资产阶级而参加,乃以自己阶级独立的地位与目的参加”。“无产阶级是最有革命性的阶级”。所以,民主革命“必须最革命的无产阶级有力的参加,并且取得领导的地位,才能够得到胜利”。关于工农联盟,《对于农民运动的议决案》阐明了农民是无产阶级同盟军的原理,强调了农民在中国民族革命中的重要地位,指出:如果不发动农民起来斗争,无产阶级的领导地位和中国革命的成功是不可能取得的。此外,大会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内容作了较完整的规定,指出在“反对国际帝国主义”的同时,既要“反对封建的军阀政治”,又要“反对封建的经济关系”,这表明,此时党已把新民主主义革命基本思想的要点提出来了。

  中共四大作出的各项正确决策,为大革命高潮的到来作了政治上、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准备。此后,全国的革命形势迅速发展,工人运动风起云涌,农民运动轰轰烈烈,大革命的高潮来临了。

中国共产党党旗.jpg
中国共产党历次全国代表大会
一大  二大  三大  四大  五大  六大  七大  八大  九大  十大  十一大  十二大  十三大  十四大  十五大  十六大  十七大  十八大  十九大

中共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

  工人们!农民们!全中国被压迫的民众!中国共产党--中国无产阶级的政党,当国内战争正烈之时,曾向你们表示过自己的主张和态度。

  直系军阀虽然一时倾复,而现在又图重新保持其力量,把国内战争延长不息。在别一方面,反直系--奉系、安福系,最反动的段祺瑞以及基督将军冯玉祥,虽然将北京政权抓住了,但是他们不仅不能统一中国,消灭军阀战争,并且他们自己仍旧耍着军阀的老把戏,争权夺地,无有息时。他们所给与人民的,不过是教工人及无数穷苦的农民更为遭殃,更为受苦!

  无论直系或反直系军阀的背后,都站立着列强的阴谋,他们为着要干涉中国内政,不断的援助军阀战争以与中国人民为敌。英美帝国主义者利用治外法权,在租界里面给失意军阀齐燮元等以机会,教他组织势力,继续战争。但是当另一派军阀匿居租界有所动作时,他们便把他捉住,并逐出国外。这两种行动,在表面上虽然不一样,但是其目的都是要加紧中国的内乱,都是要利用军阀以达到他们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

  美国的军舰早已停泊在南京,近又从菲律宾调动大批海军向我们的海岸进迫。每一个在中国的帝国主义机关报,总是天天高喊什么有积极对华政策之必要,公然地号召列强用武力干涉中国。

  日本帝国主义者在这次国内的战争中,比较别国更会利用机会,然而也就因此引起与英美帝国主义者的关系更加冲突。现在日本帝国主义者正图借口中国人民的愿望,要他的敌人(英美各国)对于他有所让步。

  日本帝国主义者又重新要立在为中国人民“保护者”的地位,如以前在欧洲大战、袁世凯时代和凡尔赛会议时代一样。日本为掩饰自己强盗的行为和趋向,已开始宣传所谓“大亚细亚主义”和“亚洲人的亚洲”之口号。

  工农们和被压迫的民众!中国共产党号召你们起来,努力对世界帝国主义迎头痛击,努力打消帝国主义者的阴谋。世界帝国主义者确实想把中国变为殖民地,将中国人民沦到万劫不复的地位!

  中国人民应当知道,世界帝国主义者以美国为领导,去年秋季在伦敦曾经共同筹划了一个反对欧洲和亚洲人民的阴谋。他们所定的道威斯计划是什么东西?就是一方面要把德国变成英美的殖民地,而别一方面要把德国工人所生产出来的商品找一销场,好教英美的银行家和工业家更加发财致富。为着要强迫东方特别是中国的人民及苏俄购买这些商品,英美帝国主义者不顾忌一切罪恶和残忍行为,非达到此目的不已。

  在欧美我们已看出反动的现象,世界的反动势力正在聚集向劳农的国家苏俄进攻。列强的银行家和资本家绝不能静听着他们的商品不能自由地输入苏俄,一定要把苏俄陷于奴隶的地位。他们更不愿意丢却这么一个好市场的中国!他们老喊着要保全中国的市场,他们一定要成为中国财富的主人,一定要陷中国人民为他们的奴隶!

  为着要达到这目的,所以要供给中国军阀以金钱火药,所以美国要扩充太平洋的海军,所以英国要在新加坡建筑军港,所以他们都派军舰到我们的海岸和扬子江及西江等内河来。

  为着掩饰自己的贪欲,帝国主义者更说他们自己爱和平,主张和平主义,最近期中战争是不可能的,应当创造世界永久的和平……这些好听的话。帝国主义列强的外交家现在更加不知羞耻地说什么列强间邦交和睦,什么对中国人民怀着善意……等鬼话。当帝国主义者说这些谎话的时候,完全不看看列强军费之如何增加,军舰、飞机、军事工业之如何扩充,大家对于快要爆发的战争之如何准备。

  工农们和被压迫的民众!在这些事实之前,世界帝国主义努力扩充军备,努力发展军事工业以及那些被金钱收买的各国的学者尽力寻找杀人的武器之时,东方的人民是如何危险!东方人民自卫的武器,比较起来,不过是帝国主义者的小玩意儿,如何是他们的对手!将我们的国土变为荒漠,将我们的城市和乡村变为坟墓--这一种危险就在眼前啊!

  但若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和农民暴动起来,反对自己的压迫者,将这些武器拿到手里;同时东方被压迫的民众起来反对自己的军阀,用自己的力量发展国家,对外国帝国主义施以最后的总攻击,那末,世界帝国主义之破坏力量也可转变为反对其自身的工具。

  全世界革命的无产阶级之总机关--共产国际,已经组织了无数万的工人立在社会革命的红旗之下。共产国际下的红色农民国际,也已经聚集了无数万的农民环绕着红旗。世界工农的军队和帝国主义的武备并排生长,在一切资本主义的国家中,劳农与资本统治之最后的斗争日见逼近了。

  中国共产党在自己的责任上,很诚恳地向中国的劳动群众不断地说:劳农反对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压迫之斗争已临近了,这种斗争将永远把人类解放出来,将永远消灭一切的战争。中国共产党以为不断地向群众解释,用什么方法中国人民才可以脱离帝国主义和军阀的压迫,如何才能与世界劳农革命运动联合起来……是自己唯一的责任。

  中国的解放运动现在已日见膨胀起来。全国各城市里面的群众现正努力达到召集国民会议的要求,差不多都组织了国民会议促成会。工人、农民、手工业者、商人、学生现正组织这种机关,并且高叫着消灭一切军阀阴谋,反对段祺瑞所要召集的军阀善后会议。中国共产党正式向中国人民说:段祺瑞的善后会议是段祺瑞要用军阀制度而借着帝国主义者的帮助,以统治中国人民的工具。这个善后会议,如段祺瑞所预料的,将成为段氏团结己派军阀的工具,借此工具以对付别派军阀,而引起将来无穷的战争。

  中国共产党号召全中国的劳动群众,起来制止段氏这种恶劣的计划。倘若国民要求派自己的代表参加段氏所要召集的善后会议,段氏对于召集国民会议之虚伪的宣言一定要被揭破。国民会议促成会是人民真正的机关,应当要求在善后会议中有最大多数之国民代表。

  中国共产党不仅尽力向群众解释军阀愚弄国家之巨大的危险和帝国主义者扩张军备对于我们是如何的可怕,并且要使中国民众知道国内军阀不给人民召集国民会议及组织群众的保护国家利益的机会,则帝国主义者及其工具所加于我们的危险将更为扩充。

  我们号召工人和农民,手工业者和知识阶级,来巩固自己的组织,并极力赞助国民会议促成会,要求国民会议之召集。无数万中国民众的命运真不能再静听军阀的愚弄了!革命的力量在我们国家中日长一日,军阀和帝国主义者的锁链已经开始摇动。

  英美所扶植的直系势力之崩坏,是民族革命运动进展的机会,但军阀和帝国主义者又谋重新制服民众的运动。他们正在那里预备最严酷的反动,我们应当明白现在时机之迫切啊!

  中国共产党将使中国解放运动由自然的历程生长进于觉悟的状况。我们惟有在民众的组织中,在召集国民会议的要求中,在反对帝国主义和军阀的奋斗中,才能找得一条出路,才能避免现在资本帝国主义世界的危险。

  工人、农民、学生、手工业者,你们赶快组织起来,赶快制止军阀的阴谋,赶快要求在善后会议中参加最大多数的国民代表,赶快努力国民会议之召集!你们赶快组织大示威运动反对外舰驶入中国内地,要求外兵不得驻扎在我们的领土以内,取消一切领事裁判权!要使中国不陷于奴隶的地位,完全靠着中国劳苦群众的努力,完全靠着全世界劳农联合起来反对资本主义的奋斗!


  打倒国际帝国主义的侵略!

  推翻国内的军阀!

  国民会议万岁!

  中国劳动群众万岁!

  中国共产党万岁!

  共产国际万岁!

  全世界劳农反对资本主义的同盟万岁!

  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大会万岁!


中国共产党第二次修正章程(一九二五年二月)

  (一九二五年二月,中国共产竞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议决)


  第一章 党员


  第一条 本党党员无国籍性别之分,凡承认本党党纲及章程并愿忠实为本党服务者,均得为本党党员。

  第二条 党员入党时,须有正式入党半年以上之党员二人之介绍,经支部会议之通过,地方委员会之审查批准,始得为本党候补党员。候补期劳动者三个月,非劳动者六个月,但地方委员会得酌量情形伸缩之。候补党员参加支部会议(遇必要时,得由地方执行委员会决定其参加地方大会,但无表决权)只有发言权无表决权,但其义务与正式党员同。

  第三条 凡经中央执行委员会直接承认之党员,当通告该党员所在地之地方委员会,亦须经过候补期;凡已加入第三国际所承认之各国共产党者,经中央审查后,得为本党正式党员。

  第四条 党员自请出党须经过地方之决定,收回其党证及其他重要文件,并须由介绍人担保其严守本党一切秘密,如违反时,由地方执行委员会采用适当手段对待之。


  第二章 组织


  第五条 各农村各工厂各铁路各矿山各兵营各学校等机关及附近,凡有党员三人以上均得成立一支部,每支部公推书记一人或推三人组织干事会,隶属地方执行委员会,不满三人之处,设一通信员,属于附近之地方或直接属于中央。支部人数过多时,得斟酌情形分为若干小组,每组设组长一人,由支部干事会指定之。如支部所在地尚无地方执行委员会时,则由区执行委员会直辖之,未有区执行委员会之处,则由中央直辖之。

  第六条 一地方有三个支部以上,经中央执行委员会之许可,区执行委员会得派员至该地方召集全体党员大会或代表会由该会推举三人组织该地方执行委员会,并推举候补委员二人---如委员因事离职时,得以候补委员代理之,未有区执行委员会之地方,则由中央执行委员会直接派员召集组织该地方执行委员会,直接隶属中央。区执行委员会所在地,得以区执行委员会代行该地方执行委员会之职权。

  第七条 各区有二个地方执行委员会以上,中央执行委员会认为有组织区执行委员会必要时,即派员到该区召集区代表会,由该代表会推举五人组织该区执行委员会;并推举候补委员三人,如委员因事离职时,得以候补委员代理之。中央执行委员会认为必要时,得委托一个地方执行委员会暂时代行区执行委员会之职权。区之范围由中央执行委员会规定并得随时变更之。

  第八条 中央执行委员会由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九人组织之;并选举候补委员五人,如委员离职时,得以候补委员代理之。

  第九条 中央执行委员会任期一年,区及地方执行委员会任期均半年,支部干事或书记任期三月,区及地方委员支部干事或书记辞职时,须得上级机关之许可。

  第十条 中央执行委员会执行大会的各种决议,审议及决定本党政策及一切进行方法;区及地方执行委员会执行上级机关的决议,并在其范围及权限以内审议及决定一切进行方法。中央执行委员会须互推总书记一人总理全国党务,各级执行委员会及干事会均须互推书记一人总理各级党务,其余委员协同总书记或各级书记分掌党务。

  第十一条 大会或中央执行委员会议决之各种议案及各地临时发生之特别问题,区及地方执行委员会均得指定若干党员组织各种特别委员会处理之;此项特别委员会开会时,须以各该执行委员会一人为主席。


  第三章 会议


  第十二条 各支部每星期至少须开会一次由支部书记召集之。但已分成小组之支部,其小组每星期至少须开会一次由小组组长召集之,至支部全体会议,至少须每月举行一次。各地每月至少召集全体党员会议一次(其有特别情形之地方,得改全体会议为支部书记或干事联席会议,但全体会议至少须两月一次)。各区每半年由执行委员会定期召集该区全体党员代表会议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每年由中央执行委员会定期召集一次,各代表表决权以其代表人数计算。中央执行委员会,每四月开全体委员会一次。

  第十三条 中央执行委员会认为必要时,得召集全国代表临时会议或扩大中央执行委员会,有三分之一区代表全党三分一之党员之请求,中央执行委员会亦必须召集临时会议。

  第十四条 全国代表大会或临时会议之代表人数,每地方必须派代表一人,但人数在百人以上者得派二人,二百人以上者得派三人,以上每加百人得加派代表一人。未成地方之处,中央执行委员会认为必要时,得令其派出代表一人出席。

  第十五条 凡一问题发生,上级执行委员会得临时命令下级执行委员会召集各种形式的临时会议。

  第十六条 中央执行委员会得随时派员到各处召集各种形式的临时会议,此项会议应以中央特派员为主席。

  第十七条 中央及区与地方执行委员会与支部干事会,由总书记或各级书记随时召集之。


  第四章 纪律


  第十八条 全国代表大会为本党最高机关,在全国大会闭会期间,中央执行委员会为最高机关。

  第十九条 全国大会及中央执行委员会之议决,本党党员皆须绝对服从之。

  第二十条 下级机关须完全执行上级机关之命令;不执行时,上级机关得取消或改组之。

  第二十一条 各地方党员半数以上对于执行委员会之命令有抗议时,得提出上级执行委员会判决;地方执行委员会对于区执行委员会之命令有抗议时,得提出中央执行委员会判决;对于中央执行委员会有抗议时,得提出全国大会之临时大会判决;但在未判决期间均仍须执行上级机关之命令。

  第二十二条 区或地方执行委员会及各级均须执行及宣传中央执行委员会所定政策,不得自定政策,凡有关系全国之重大政治问题发生,中央执行委员会未发表意见时,区或地方执行委员会,均不得单独发表意见,区或地方执行委员会所发表之一切言论倘与本党宣言章程及中央执行委员会之议决案及所定政策有抵触时,中央执行委员会得令其改组之。

  第二十三条 凡党员若不经中央执行委员会之特许,不得加入一切政治的党派。其前已隶属一切政治的党派者,加入本党时,若不经特许,应正式宣告脱离。

  第二十四条 凡党员若不经中央执行委员会之特许,不得为任何资本阶级的国家之政务官。

  第二十五条 本党一切会议均取决多数,少数绝对服从多数。

  第二十六条 凡党员离开其所在地时必须经该地方党部许可。其所前往之地如有党部时必须向该党部报到。

  第二十七条 凡党员有犯左列各项之一者,该地方执行委员会必须开除之:

  (一)言论行动有违背本党党纲章程及大会和各执行委员会之议决案;

  (二)无故联续三次不到会;

  (三)无故欠缴党费三个月;

  (四)联续四个星期不为本党服务;

  (五)不守纪律经各级执行委员会命令其停止出席留党察看期满而不改悟;

  (六)泄漏本党秘密。


  地方执行委员会开除党员后,必须报告其理由于中央及区执行委员会。


  第五章 经费


  第二十八条 本党经费的收入如左各项:

  (一)党费 党员每月收入在三十元以内者,月缴党费两角;但无收入及月薪不满二十元者,得由地方斟酌情形核减之;在三十元以上至六十元者缴一元;六十元以上至八十元者缴百分之三;八十元以上至百元者缴百分之五;在一百元以上至二百元者缴百分之十;二百元以外者特别征收之。失业工人及在狱或在S . Y . 的党员均免缴党费。

  (二)党内义务捐由地方执行委员会酌量地方经费及党员经济力定之。

  (三)党外协助。

  第二十九条 本党一切经费收支,均由中央执行委员会支配之。


  第六章 附则


  第三十条 本章程修改之权属全国代表大会,解释之权属中央执行委员会。

  第三十一条 本章程由本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一九二五年一月十一日——二十二日)议决,中央执行委员会公布之日起发生效力。


  (原载《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大会决议案及宣言》)


中共第四次大会对于列宁逝世一周年纪念宣言

  去年——一九二四年——的今日,是我们全世界工农阶级和一切被压迫民族永不能忘记的一日,因为这是我们全世界工农阶级和一切被压迫民族的首领、教师、同志列宁离开我们而去世的一日。

  自马克思以后,全世界没有一个人比我们的首领列宁还更伟大,列宁不但把解放全世界工农阶级和被压迫民众的理论,革命的马克思主义,从机会主义的第二国际垄断下挽救出来,他并且已经应用到实际上去。他手创了一个领导俄罗斯工农阶级能够取得最后胜利的政党--俄国共产党,他把俄罗斯的沙皇、贵族、资产阶级、地主、神父……等一般压迫工农阶级的魔王根本扑灭了,他把大俄罗斯民族压迫其他弱小民族的锁链完全打断了,他并且为工农阶级和一切被压迫民族创造了一个劳农社会主义苏维埃联邦。不但如此,他并且替全世界的工农阶级创设了一个共产国际,把全世界工农阶级的先进分子都联合在这个国际之下,进行指导解放全世界工农阶级和一切被压迫民族的工作。

  现在全世界都在资本帝国主义的统治之下,全世界的工农阶级和被压迫民族完全成了世界资本帝国主义的奴隶,全世界的工农阶级和被压迫民族要想脱离此种奴隶地位,只有联合起来根本消灭世界资本帝国主义,列宁主义就是资本帝国主义专权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是消灭帝国主义的唯一武器。

  中国的工农群众和一切被压迫民众所受国际帝国主义和其工具军阀之剥削与压迫,比任何地方更要厉害。最近英、美、日、法等帝国主义的进攻和备战及其工具军阀的私斗日趋险恶,在此种趋势之下,中国的工农阶级和被压迫民众有立即变成第二次世界帝国主义大战牺牲品之危险。我们要根本避免此种危险,我们只有站在列宁主义的旗帜之下,实行列宁主义,与全世界的工农阶级联合起来去消灭世界资本帝国主义。

  中国的工人们、农人们和一切被压迫民众!你们要想脱离你们的重重压迫与奴隶地位,只有起来努力了解列宁主义,实行列宁主义,因为只有列宁主义才是我们自己解放自己的唯一武器,才是消灭帝国主义和一切压迫阶级的唯一武器。我们在列宁逝世一周纪念日子里,应该高呼着:


  打倒世界资本帝国主义和一切压迫阶级!

  全世界的工农阶级和被压迫民族解放万岁!

  列宁主义最后的胜利万岁!

  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大会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