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观汉记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东观汉记》书影(清刻本)

  《东观汉记》汉语拼音:Dong Guan Han Ji),汉代人称之为《东观记》,凡一百四十三卷,是一部以纪传体撰写东汉历史史书,同时也是中国第一部官修当代史。东汉班固刘珍蔡邑等撰。记事起于光武帝,终于灵帝,因馆修史设于东观而得名。

  在三国时代以后,将之与《史记》、《汉书》并举,合称“三史”,唐代以后渐以范晔后汉书》取代《东观汉记》。

  《东观汉记》经过几代人的修撰才最后成书。汉明帝班固等共撰《世祖本纪》,又撰列传、载记28篇奏上,这是该书的草创时期,著书处所在兰台和仁寿闼。安帝时,刘珍等奉命续撰纪、表、列传,起自光武帝建武年间,终于安帝永初时期,书始名《汉记》,写作地点从此徙至南宫东观。此后伏无忌、黄景等又承命撰诸王、王子、功臣、恩泽侯表和南单于、西羌传,以及地理志。桓帝时,又命边韶、崔寔等补撰传、表。至此,共撰成 114 篇,始具规模。灵帝时,马日磾、蔡邕、杨彪、卢植、韩说等又补作纪、志、传数十篇,下限延伸到灵帝。范晔 《后汉书》 问世前,该书影响较大,与 《史记》、《汉书》并称三史,人多诵习。范书流行后,逐渐被人忽视。到宋代,此书已散佚殆尽。清姚之駰曾辑集佚文8卷,乾隆时修《四库全书》 ,馆臣以姚辑本为基础,参以《永乐大典》 诸韵所载,又旁考其他各书,补其阙失,厘订为24卷,刊入《武英殿聚珍丛书》。

修纂过程

  《东观汉记》前后经过四次修纂。汉明帝时,明帝让班固陈宗尹敏孟异三人共撰《世祖本纪》,又编次光武帝功臣和平林、新市、公孙述事,作列传、载记二十八篇。此次与班固合力修史者,除陈宗、尹敏、孟异三人外,尚有杜抚、马严、刘复、贾逵等四人,是《东观汉记》的初次修纂。

  第二次修纂在汉安帝永宁年间,邓太后下诏命刘珍、李尤、刘騊駼、刘毅等著“中兴以下名臣列士传”。据《史通·古今正史篇》,还尚有《纪》、《表》、《外戚》等传,时间起于建武,终于永初,书始名《汉记》,不久,工作地点迁至南宫东观。后来刘珍、李尤等人相继去世,伏无忌、黄景等奉命续修〈诸王〉、〈王子〉、〈功臣〉、〈恩泽侯表〉及〈匈奴南单于〉、〈西羌传〉、〈地理志〉,此书自此始具规模。

  第三次修纂在汉桓帝元嘉元年(151年),桓帝命边韶、崔寔、朱穆、曹寿续修,作〈孝穆皇传〉、〈孝崇皇传〉和〈顺烈皇后传〉,又增安思等皇后入〈外威传〉,崔篆诸人入〈儒林传〉。崔寔、曹寿又与延笃作〈百官表〉和顺帝功臣〈孙程传〉、〈郭镇传〉,又作〈郑众〉、〈蔡伦〉等传,共撰成一百一十四篇。

  第四次修纂在汉灵帝、汉献帝时,灵帝熹平年间,蔡邕、马日磾、杨彪、卢植、韩说、刘洪等继续修书,作〈灵帝纪〉和列传四十二篇。蔡邕据其师胡广传授给他的“旧事”草成十志初稿,入东观后即与张华、刘洪共撰十志,作《朝会》、《车服》二志。后因事徙朔方郡,上书求还,并续成十志,后避桓帝名讳,改称“意”。此十志,据《后汉书·蔡邕传》李贤注引《蔡邕别传》,有〈律历〉、〈礼〉、〈乐〉、〈郊祀〉、〈天文〉、〈车服〉,据《史通》,尚有〈朝会〉。但因汉末战可及董卓西迁长安,以至散佚不全。汉献帝建安元年(196年)迁都许昌之后,杨彪进行最后一次总整理,但未能把散逸的篇章如数补齐。

  《东观汉记》成于众人之手,经几代人不断递修才成书。[5]直至东汉以后,仍有续补。但无一人对此从头至尾进行整理加工,形成“著述无主,条章靡立”的现象,所以各篇之间,详略不一,笔调不一。但由于《东观汉记》是官修当代史,修史者拥有丰富的材料来源,从起居注到私家著作,都可以直接取材,故保留大量原始材料。

流传过程

  东汉时初名《汉记》,三国两晋时如此,至南北朝时改称《东观汉记》。晋代以前《东观汉记》和《史记》、《汉书》合称三史。晚出的后汉史著作,无不取材于《东观汉记》。傅玄认为《东观汉记》烦杂。南朝宋范晔依据《东观汉记》,“穷览旧籍,删烦补略”,历时十三年,完成《后汉书》。《后汉书》取代《东观汉记》跃居东汉正史地位。

  《东观汉记》在魏晋南北朝时未闻有亡失,隋代时尚有143卷之多,至唐代开元年间着录有127卷。至宋代时散佚愈多,北宋末年时尚存着录43卷,此本在宋高宗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时亡去,后获一蜀本刚经校勘,厘定为八卷,至此散佚殆尽。自元代以后,则无一完篇传世。

辑佚过程

  清代康熙时,姚之骃首次网罗断简残篇,查阅《后汉书》李贤注等五种书籍,共得840余条,辑为8卷,简称《姚本》。因收罗不广,挂漏殊多,且编排杂乱及考证不精,至乾隆时修《四库全书》,据姚本,以《永乐大典》、《太平御览》等书所载补葺,增加十分之六,厘订为24卷,分帝纪3卷、年表1卷、志1卷、列传17卷、载记1卷,并编佚文1卷,刊入《武英殿聚珍丛书》,简称《聚珍本》。

  但聚珍本存有三个缺点,其一在辑文方面尚有不足,未能辑出所有佚文,其二在帝纪、列传部分,有关某一人的遗文,皆连缀成一篇,在连缀过程中,或增或删,有失原貌。其三承姚之骃辑本之弊,在每条辑文之后,一律不注出处,使后人在征引时,欲加校核而无从入手。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近人吴树平依据武英本《东观汉记》,重新翻检大量古类书、史书和古注,辑得遗文数百条,并利用各种资料比勘互校,厘订歧异舛误文字,并注明出处及注释,整理出《东观汉记校注》二十二卷,是目前《东观汉记》版本中最好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