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南京路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上海市黄浦区:南京路(老照片)

  南京路,是上海商业的象征,也是上海对外开放的窗口;是万商云集的寸金宝地,也是国内外购物者的天堂。南京东路和南京西路全长5465米。成都北路以东属黄浦区,长2528米;以西属静安区,长2937米。下文中的“南京路”,均指黄浦区段。南京路凭借其风格迥异的商厦、先进的装备设施、繁花似锦的橱窗、琳琅满目的商品、现代化的管理、舒适的购物环境,成为与纽约的第五大街、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伦敦的牛津街、东京的银座齐名的世界超一流商业街。从一条田间遛马小道到“冒险家的乐园”,直至发展为誉满全球的中华商业第一街,南京路不仅拥有繁荣和辉煌,也曾有过艰辛和屈辱。

南京路商业街的形成

跑马场三迁与南京路的形成

  鸦片战争以后,清政府与英国签订《南京条约》,上海被辟为通商口岸。1945年,英国殖民当局在洋泾浜以北设立租界,当时南京路一带还是“溪涧纵横”的“卑湿之地”。

  南京路商业街是在租界不断扩张中形成的。为满足外国人日益增长的娱乐要求,英国麟瑞洋行大班霍克于1848年组织跑马总会,并越出英租界,圈占五圣庙(今河南路西、南京东路北)附近80亩地,辟建花园和抛球场,在花园四周筑跑马道,成为上海最早的跑马场。从花园通往黄浦滩的小道名为“花园弄”,又称“派克(Park)弄”,这就是南京路的最东段。跑马场建立后,商贩纷至,街市大兴,此时小刀会战火蔓延,上海县城居民大量涌入租界,租界地价陡涨10倍。跑马总会以12倍的价格将原跑马场出卖,另购进周家浜(今西藏中路以东,湖北路以西)170亩地,于1854年建第二跑马场,称“新花园”。花园弄随即修至新花园,街市同时延伸。新筑的花园弄宽20英尺,表面铺碎砖、石屑,用石滚碾平,马车可在上面奔驰,俗称“马路”。随着新花园周围日益繁华,跑马总会又将新花园高价出售。1863年在泥城浜西岸(今人民广场、人民公园一带)建成占地430亩的跑马厅。这个跑马厅号称“远东最大的赛马场”,当时赛马赌博名目繁多、层出不穷,如香槟赛、金樽赛、大皮赛等,被称为“上海第一赌窟”。

  花园弄再次延伸至跑马厅,并拓宽至40英尺,表面铺煤屑。扩建后的花园弄成为英租界的交通主干道,人称“大马路”或“英大马路”。跑马道继续向西延伸至静安寺,名“涌泉路”,又称“静安寺路”。为纪念《南京条约》带来的利益,1865年英租界工部局正式命名大马路为“南京路”。

南京路商业街的兴起

  开埠初,南京路商业活动集中在界路(今河南中路)以东,以流动摊贩为主。1850年以后,华人在抛球场附近创办增泰、恒兴祥等规模较大的洋布店以及恒昌京货店、五方斋点心店等。洋商在此间开设高档商店、酒店、西餐店和专营进出口业务的同珍洋行,英国人开设了大英医院、老德记药房等。1853年小刀会起义,县城富户大批躲进租界。租界出现华洋杂居局面,中国人可以在租界经商,这是南京路商业发展的一次飞跃。60年代初,南京路上已有公道、公平等洋行14家,药房3家,洋布呢羽庄9家。70年代,洋货大量涌进上海,洋杂货店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现,南京路商业进一步兴旺。据统计,当时南京路上有32家洋行,占全上海20%;经营12个行业,以亨达利为龙头。房地产大亨沙逊洋行和金融巨子汇丰银行初期均设在南京路外滩。80年代初,南京路商业行业增至30个,商号多由平房改建为楼房。南京路洋行进出口贸易不断扩大,洋行杂货大户恒昌生、兴昌祥等由零售兼营批发业务,后因业务日盛,便专营批发。批零分工推动了商业各行业的发展。如德国礼和洋行由专营包销后转批给洋广杂货和京货店,再由它们批售给小批发商和外地富帮,形成三级批发网络。19世纪末,据《上海华商行号簿册》统计,当时南京路上仅华商网点就有184户,分布100个行业。《沪江商业景词》描绘南京路上繁华的景象:“满街装饰让银楼,其次绸庄与疋头,更有东西洋广货,奇珍异产宝光流。”此时南京路已取代广东路和福州路,成为上海的商业中心。1904年清政府颁布《钦定商律》,南京路推广股份制公司,资本主义企业体制得到发展。

鼎盛时期的南京路

  进入20世纪后,南京路商业进一步兴盛,据1915年《字林西报·南京路行名簿》载,南京路上已有公平、大来、伯兴等洋行和哈同地产、谦和地产等公司11家,泰晤时报、德文新报等报馆6家,洋酒烟草铺以及珠宝首饰、钟表、服装、呢绒、食品、南货、木器等商店星罗棋布。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西方列强忙于战争,暂时放松了对我国的经济控制。由于外贸基本停止,进口商品匮乏,促使民族工商业较快发展,先施公司、永安公司先后在南京路开张。老城厢的大纶、老年九、老年和绸缎局以及费文元、方九霞、老凤翔银楼纷纷迁至南京路。20年代至30年代中期,新雅粤菜馆、国光瓷器商店、培罗蒙西服店、吴良材眼镜店、盛锡富帽店、大昌祥绸布店等名店竞相在南京路择地建房开业,新新、大新、国货等公司相继建立,金门、国际、沙逊、哈同、慈淑等一批高级商厦、办公大楼投入商业运行,有些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其中国际饭店设施为远东一流,通高83。8米,冠盖中国半个世纪。南京路商业由传统的专业商业向现代化、综合性、多功能型方向发展;同时南京路商业网点、资金逐渐集中,有实力的商号经营网络面向全国,走向世界,形成两个“扇面”,控制上海乃至全国的行情。30年代南京路商业达到空前的繁荣,号称“世界商业巨擘”,“不夜城”、“声光电化之都”。抗日战争开始直至上海解放,南京路商业几经起伏。“孤岛”时期,租界再次成为避难所,人口和游资剧增,南京路商业畸形繁荣。街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不断有商店、酒楼、游乐场开业。永安公司1941年营业额比1938年增长5.5倍,利润增长11倍以上。大新公司在1938至1941年间获纯利1808万元,超过原始资本3倍。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占领租界,多次封锁南京路,五金、药品、棉布、皮革等列为统制物资,经营受到限制;1948年,国民政府进行币制改革,南京路受到抢购风潮冲击,货物紧缺。《大公报》报道,“所有日用百货,各店都抢购一空。”丽华公司钮扣柜台甚至规定每人限购一粒,令人啼笑皆非。但相对其他地区而言,南京路这一时期仍保持着一种较繁荣的格局,占据上海商业龙头老大的地位。据统计,1938年南京路有商号275户,至1947年南京路有门面记载的商号达340户(见《上海市行号路图录》1947年版)。40年代末,南京路及两侧横街支路上有数千家批发字号,对整个上海商业的批发和零售业务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解放初期至“文革”时期的南京路

  20世纪50年代起,南京路商业经营方向和方式有了不少变化。一方面由于外国的经济封锁,外商大量离境,外资企业纷纷关闭,洋货进口中断,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等高消费对象失去了经济基础,以经营高档商品为主的南京路商业销售一落千丈。不少私营企业经营困难,宏兴、南洋药房,大纶、老九章、老九和绸缎庄等一批商店歇业倒闭。另一方面在所有制上追求“一大二公”,经济形式日趋单一。在商业管理体制上,片面强调高度集中,统得过死,使南京路原来大进大出、转口贸易的功能大大削弱,进出口及批发业务都由国营专业公司经营,南京路商业以批发和批零兼营为主逐渐演变成以零售为主。1956年“公私合营”,对南京路上纺织、钟表、医药、百货等行业高度集中,而食品服务行业不足的商业布局作了较大调整。迁入大丰、采芝斋、朋街、海达、老日升、恒源祥等老字号商店及理发、科学仪器、打字机等26家商店;扩充了张小泉、上海帐子店、中和电讯器材、亨达利等9家商店;整顿改造和撤销一些行业和商店,关闭9家钟表店和1家香烛店,拆迁11家绸布店、23家百货店;改变新世界、华新百货商店一摊一户杂乱无章局面,建成综合性商场;新设一批诸如新华书店、工艺美术品服务部、邮票公司、报刊门市部等网点;另有一批服装、绸布、家具店和照相馆支援北京等外省市。经过一系列网点调整,南京路形成了行业配备比较齐全,网点布局基本合理,名特商点相对集中的综合性商业街。“文化大革命”期间,“破四旧,立四新”之风横扫南京路,90%以上名特商店招牌被砸烂,原先汇集全国各地传统的手工艺品、著名的土特产品,京、粤、川、扬等10余个地方风味的菜肴、糕点,以及独特技艺和风格的照相、理发、服装、鞋帽业等全部被否定,出现商品大众化、品种单一化、服务简单化的倾向。 南京路是上海商业的象征,也是上海对外开放的窗口;是万商云集的寸金宝地,也是国内外购物者的天堂。南京路凭借其风格迥异的商厦、先进的装备设施、繁花似锦的橱窗、琳琅满目的商品、现代化的管理、舒适的购物环境,成为与纽约的第五大街、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伦敦的牛津街、东京的银座齐名的世界超一流商业街。从一条田间遛马小道到“冒险家的乐园”,直至发展为誉满全球的中华商业第一街,南京路不仅拥有繁荣和辉煌,也曾有过艰辛和屈辱。经历一个半世纪风雨沧桑的南京路,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勃发出新的生机。在新世纪里,南京路将向世界展现一幅更绚烂宏伟的画卷。

旧南京路商业街的特点

地区优势

  南京路地处租界,濒临黄浦江,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租界对西方人来说,是移植在异国的一方乐土,他们竭力按本国的观念和模式改变这里的一切。欧风东渐,租界先知。西方文化和先进的经营管理方式使南京路大踏步走在社会的前列。租界建立后,工部局在南京路上陆续建造高楼大厦。南京路于1865年安装煤气灯,1881年部分商店开始使用电话和电报,1882年出现上海第一部公用电话并有了电灯,1883年接通自来水,1908年开通有轨电车,1906年汇中饭店设置了远东第一架载人电梯。房地产巨子哈同斥资60万两白银于1875年在南京路铺设400万块印度铁藜木,使之成为远东最华贵的道路,附近的地价自然就扶摇直上了。南京路、四川路转角处的地价曾高达每亩35万两白银,为开埠时的7万倍。工部局十分重视南京路的市政建设和环境保护。据《沪游日记》载,当时南京路“其平如砥”,一经损坏,随时修补;马路每日打扫两次,又有洒水车洒道,“终久异常洁净”;十里长街“两旁所植,葱郁成林,洵堪入画”。以上的一切使租界与华界形成截然不同的两个天地,促使了南京路商业街的高速发展。

洋货充斥市场

  南京路商业街兴起后,洋行大力推销洋货,销量逐渐超过京广杂货,兼售洋货的广货店改称洋广杂货店。一批大型批发商向洋货“包牌经营”或自定牌号,独家批售,垄断市场。19世纪70年代以来,经营洋货的商店、拍卖行大量开设,南京路和金陵路上的洋货店占上海的59%。由于洋行的日用品、布匹、呢绒等进口量逐年增大,在抛球场、盆汤弄一带洋货“聚集成市”。在南京路上,不但外商的惠罗、福利等公司推销洋货,甚至华商开设的先施、永安、新新、大新四大公司,洋货也占了相当比例。永安公司在1918年开业时,洋货占75%(其中化妆品为95%),30年代末占60%,40年代末占70%;大新公司1936年开业,洋货占50%,40年代末占40%。原大新公司老职工回忆道,大新公司“26个商品部,除了南货部以外,部部都有洋货,甚至草纸、扫帚,都是舶来品”(据黄浦区档案馆资料)。在南京路上可以买到世界各地的名品,如英国的纺织品、法国的化妆品和油画颜料、瑞士的钟表、美国的电器、德国的五金器材、瑞典的搪瓷、捷克的玻璃器皿、日本的毛巾等,南京路成了各国名牌产品的陈列所。抗战胜利后,美国在上海倾销剩余物资,以低廉的价格占领了上海市场。南京路上,无论是大公司货架还是小摊贩货堆里都摆满了美货。在中央弄、沙市路旁边还开设了一个专营美货的集市“新康联合商场”(习称“中央商场”),经营范围包罗万象,有军用大衣、牛仔裤、尼龙丝袜、巧克力、奶粉、香烟、罐头食品、药品、钢笔、打火机、剃须刀、香水、胭脂等。人们形容南京路是“玻璃(塑料、尼龙制品)的世界,美货的天下”。

商业与文化娱乐联姻

  五光十色的商品和流派纷呈的文化,交织出南京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南京路的繁荣是商业和文化娱乐活动相互促进的结果。早期的跑马场、抛球场都是沪上著名的娱乐场所。每至春秋赛马,观者人山人海,“万人空巷,厥状如狂”,尤其青年士女“看者如堵”。19世纪60年代,南京路新花园旁开设一洞天茶楼,三层杰阁,是观看“宝马香车”和欣赏“笙歌夜谱霓裳曲”的好去处。清末民初,在租界繁华之处,有不少歌舞娱乐场所。舞厅内有歌星伴唱,以舞为主,南京路、西藏路北侧的黑猫舞场是上海第一个有中国舞女的营业性舞厅;另有一类茶楼里的演唱,如—乐天茶馆有唱曲者挂牌演唱,属清唱配以简单的乐器伴奏。民国以来南京路上大量兴办各类游乐场。1914年,在新新舞台屋顶创办上海第一家游乐场“楼外楼”,有说书、杂耍、滩簧等节目,还举办兰花会、菊花山、梅花集等花展。1917年,先施公司在屋顶开设先施花园,演唱戏曲和歌曲,因游客踊跃,又将四楼北部及以上部分增辟为游乐场,真正做到了“集衣、食、住、玩、消费为一楼”。1918年永安公司开设游乐场,以后又增设溜冰场、影剧院、舞厅等。同年,新世界在原址对面创办北部游乐场,设大剧场、说书场、布篷献艺场、自由厅和跑驴场。1927年,新新公司也开办屋顶花园游乐场,并在五楼创建全国第一个中国人自办的广播电台“凯旋电台”,播出新闻、广告、商情、音乐等。电台四周用玻璃装饰,玲珑剔透,俗称“玻璃电台”,大做广告,促进销售。1936年,大新公司在四楼开设书画部,展览名家作品。五楼设舞厅。从六楼至十楼及屋顶为游乐场,内有戏马台、银河桥、垂虹径、万花棚等景点,号称天台十六景;还设有剧场8个,座位2000余个,每日游客近万人。不久,新世界游乐场在三楼开办高乐歌场,集群芳会唱、京剧彩排和时代歌曲于一炉。南京路上的各家游乐场还经常举办花卉、盆景、书画、灯彩等展览。1933年,大光明电影院改建竣工,设施豪华,号称远东第一。30年代中期,永安公司挑选容貌标致的女职员,创办上海第一支时装表演队。30年代后期,沪上不少餐馆利用就餐前后间隙举办各种音乐茶座,南京路上新雅、大三元、新都、南华、五层楼等餐馆聘请女子唱曲,并有乐队伴奏,游客还能携伴跳舞,餐馆生意颇佳。南京路上的商业有浓郁的文化气息,而南京路上的文化娱乐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为商业服务的,在招徕顾客、广告宣传方面起了很大作用。

  南京路是上海商业的象征,也是上海对外开放的窗口;是万商云集的寸金宝地,也是国内外购物者的天堂。南京路凭借其风格迥异的商厦、先进的装备设施、繁花似锦的橱窗、琳琅满目的商品、现代化的管理、舒适的购物环境,成为与纽约的第五大街、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伦敦的牛津街、东京的银座齐名的世界超一流商业街。从一条田间遛马小道到“冒险家的乐园”,直至发展为誉满全球的中华商业第一街,南京路不仅拥有繁荣和辉煌,也曾有过艰辛和屈辱。经历一个半世纪风雨沧桑的南京路,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勃发出新的生机。在新世纪里,南京路将向世界展现一幅更绚烂宏伟的画卷。

南京路与社会政治

  南京路是上海政治风云际会之地。早在1851年英国人圈地筹建第二跑马场时,当地农民就 进行了强烈反抗,“聚众予以袭击”。1905年,上海人民抗议会审公廨藐视中国司法并打伤中国廨员,南京路见证了中国人不容凌辱的民族气节。1919年,上海民众响应北京“五四”运动,进行罢工、罢课、罢市,在南京路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号召抵制日货、严惩国贼。1925年,南京路发生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公共租界巡捕公然向示威群众开枪,当场打死13人,重伤15人。抗议活动席卷全国,拉开了中国第一次大革命高潮的序幕。“八·一三”淞沪抗战时,南京路成为抗日宣传的前沿阵地,救亡歌曲回响不绝,抗日标语触目皆是。南京路百货业职工还踊跃捐款、捐物,支援前线。1930年3月,戏剧家洪深在大光明电影院呼吁禁映美国反华影片《不怕死》,被巡捕拘捕。文化界群起抗议,最终迫使租界当局释放洪深,国民政府也下令禁映该片。1937年8月23日,日军飞机轰炸先施公司,殃及永安、沈大成、采芝斋、一乐天等,南京路上血肉横飞,共炸死173人,炸伤549人,欠下中国人又一笔血债。为抗议美国士兵强奸北大女学生和打死上海黄包车夫,上海人民于1947年元旦在南京路举行反美抗暴大游行,齐呼“美国兵滚回去!”随即还在南京路发动抵制美货运动。

  上世纪50年代以来,随着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的上演和对“南京路上好八连”先进事迹的宣传,艰苦奋斗和为人民服务的风尚得到大力弘扬,南京路的知名度也进一步提高。由于当时的历史原因,往往把南京路当成“资产阶级腐朽生活方式”、“糖衣炮弹”的典型进行批判,对南京路商业的发展有一定的负面作用。“文化大革命”中,1966年8月23日,一批批红卫兵 南京路路牌曾被贴上“反帝大街”、“东方红大道”标签,国际饭店和新永安大楼顶部高悬“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巨幅对联,高音喇叭整天播放“大海航行靠舵手”、“造反有理”等歌曲。为把南京路办成“红彤彤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阵地”,毛泽东像、语录和各种标语铺天盖地,沿街商店橱窗陈列商品全部撤掉。国际饭店200多个客房及礼堂、客厅全部挂上毛泽东像,周围张贴语录。1967年还上演了一幕“炮轰南京路”的闹剧。造反派在新雅粤菜馆、朋街女子服装店、中艺绣品店等13个商店里,“店堂摆战场,狠批封资修”,把南京路的商业街特色和优良服务传统说成是“为一小撮地主资产阶级分子服务”,是“散发封建迷信、腐化没落臭气”的源头,“寿”字裱花蛋糕被称为“封建遗毒”,月饼被改名为“包馅饼”、“包心饼”,旗袍、高跟鞋高悬店堂,成了大批判的靶子。造反派还提出砸掉大店、名店、特色店,把中百一店改成毛主席著作展览馆,永安公司改为各条战线经济成就展览会,鼓动南京路商业职工“勇猛地杀出来,砸烂旧商店,彻底闹革命”。1968年6月,造反派在黄浦区文化馆举办“叛徒、特务罪证展览会”,搜罗区领导干部的“罪证”,绘制87块版面展出。

  从历史上看,南京路上发生的社会政治事件都有很大的影响和号召力。由于各国各地区各阶层的人出入频繁,信息传播迅速,南京路成了上海乃至全国政治风云的晴雨表。

南京路商业街的现状

改革开放以来对南京路的改造

  1978年以来,南京路商业街无论从外观到内涵都有了巨大的变化。80年代,根据上海市《南京东路地区综合改建规划纲要》,黄浦区对南京路上的第一百货、时装公司、第一食品公司等200多家名特商店进行了全面改造,把陈旧、简陋的店堂修葺一新。和平饭店、国际饭店等近10家名牌老饭店,耗巨资进行内部全面改造。改造后的和平饭店有中、英、美、法、日、德等亚欧国家风格的豪华套房420套,中西各种风格的餐厅17个,成为上海最有特色的大饭店。南京路上部分商店缩小办公用房,拆迁仓库,变一层为两层,增加经营面积。1990年,在南京路、西藏路口拆迁9家商店,建造起中国第一座大型豪华的精品商店——上海精品商厦。1992年,黄浦区邀请近百名国内外专家举办“让南京路成为世界著名商业街”改造规划研讨会。从南京路历史上形成的商业布局出发,分三个阶段进行开发,一是外滩至河南路属中央商务区,建成以文档专卖店、餐厅和宾馆为主的商务旅游区;二是河南路至西藏路,以浙江路为界,东段集中兴建综合性商厦,以突出现代化商业特色,西端保持大公司历史风格,建设以名优商业特色为主体的旅游、购物景点;三是西藏路至成都路,根据绿化布局和休闲场所集中的特点,以文化、餐饮、游乐为主要商业特色。按照规划,于1993年启动了改造南京路的十大工程,并于当年竣工。改造后的南洋商城总建筑面积6300平方米,比原来增加6.7倍;新建的电子商厦内设电子信息中心、中央监控室,并开设上海首家家用电器超市,成为上海最大、货源最齐的电子商店;中国照相馆的婚纱厂成了富有欧美风格的豪华摄影城;大光明电影院在上海首创大银幕360○立体混响;全市首家沪港合资商业零售企业先施公司和中外合资企业曼克顿广场以齐全的国内外精品及舒适、新潮的购物环境,成为南京路上高档特色商厦。十大工程的竣工使南京商业街跃上一个新台阶。

南京路的商业特色

  南京路是集吃、穿、用、住、行、游为一体的综合性商业街,以特色产品、特色工艺、特色服务著称,奉行“人有我先”、“人先我特”、“人特我优”的经营原则。改革开放20余年,南京路商业特色形成规模和系列化,从而进一步促进了街市的繁华。在菜肴方面:新雅饭店的广帮,燕云楼的京帮,人民饭店的苏锡帮,东海、喜来临的西菜、中菜,洪长兴的涮羊肉;食品方面:老大房的苏式糕点和熏青鱼,泰康的各式饼干和罐头食品,浙江茶叶店的杭州龙井茶,北方万有全的金华火腿和腌腊,三阳的宁式糕点,邵万生糟醉食品,蔡同德药酒,沈大成糕团;穿着方面:培罗蒙的西服,朋街、鸿翔的女式时装,海达、万象的衬纱和羊毛衫,盛锡福的帽子,大不同、中华的皮鞋,小花园的女布鞋,大集成的裘皮服装等;日用方面:亨达利、亨得利的钟表,老凤祥、上海金店的金银饰品,珠宝玉器店的饰品,工艺美术品服务部的工艺美术品,张小泉的刀剪,美丽华的现代办公用品,第一医药公司的医疗器械,朵云轩的字画,国际、电子商厦的家用电器,国华的陶瓷,老介福的丝绸呢绒,帐子公司的床上用品,室内装饰用品公司的藤制品,民族乐器一厂的中西乐器,茂昌、吴良材、精益的眼镜,翼风的航模船模,新新、南京、华安的美容美发,王开、中国、科艺的照相,冠龙的摄影器材,老日升的洗涤,中央商场的各类廉价物品。南京路上还有海内外闻名的国际、和平、南新雅、东亚、七重天、金门等大饭店。必须指出,在市场经济背景下,有些专业特色店在承包经营中追求高额利润,任意扩大经营范围,以致出现专业不专,特色不特,经营商品一般化的现象。

南京路步行街

  90年代以来,黄浦区大力进行旧区改造,居民大量动迁,人口密度减少,同时由于周边地区商业迅速发展,市场竞争加剧,黄浦区于1995年7月起在南京路(外滩至西藏路段)试行周末步行街,向市民和游人提供了一个集购物、美食、休闲娱乐、旅游观光为一体的场所。为适应社会新的需求,沿街商店纷纷调整布局,在黄金位置开设休闲小区,推出“温馨家宴”,举办电器咨询、电脑讲座、鞋文化图片展示等活动。一些商厦还设置了保龄球、网球、舞厅、卡拉OK等娱乐设施。不少商家推出特价商品,给消费者实惠;还增加了旅游商品和快餐的供应,以吸引游客。培罗蒙、亨达利、冠龙、邵万生、康泰等名特商店扩大了特色商品的经营面积。1999年9月20日,南京路(河南路至西藏路段)建成全天候步行街,全长1033米,路幅20~28米,绿化面积8000余平方米。马路与人行道拉平,地面铺设大理石,路中间为7米宽的观光旅游车道,在中线以北用印度红花岗石铺设一条宽4.2米的“金带”,有完备的服务设施、环境小品,营造海派韵味的街头风情。在浙江路以东开辟世纪广场,是大型文化活动、商业宣传和游人观景的场所。步行街进一步突出了“购物、旅游、休闲、商务、展示”五大功能,体现了“万国商品博览会,繁荣繁华不夜城,购物天堂欢乐游,两个文明大窗口”四大特点。步行街的建成将大大提高南京路在世界商业界的地位,对繁荣上海经济,发展都市旅游,促进与周边地区及国内外的经济、文化交流都具有深远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