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刻拍案惊奇•第十三回 匿头计占红颜 发棺立苏呆婿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三刻拍案惊奇
第十三回 匿头计占红颜 发棺立苏呆婿

(上一卷:第十二回 坐怀能不乱 秉正自无偏 下一卷:第十四回 郎材莫与匹 女识更无双


  金鱼紫绶拜君恩,须念穷檐急抚存。

  丽日中天清积晦,阳春遍地满荒村。

  四郊盗寝同安盂,一境冤空少覆盆。

  勤勉弦歌歌化日,循良应不愧乘轩。

  读圣贤书,所学何事?未做官时须办有匡济之心,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做官时更当尽展经纶之手。即如管抚字,须要兴利除害,为百姓图生计,不要尸位素餐;管钱谷,须要搜奸剔弊,为国家足帑藏,不要侵官剥众;管刑罚,须要洗冤雪枉,为百姓求生路,不要依样葫芦。这方不负读书,不负为官。若是戴了一顶纱帽,或是作下司凭吏书,作上司凭府县,一味准词状,追纸赎,收礼物,岂不负了幼学壮行的心。但是做官多有不全美的:或有吏才未必有操守,极廉洁不免太威严,也是美中不美。

  我朝名卿甚多,如明断的有几个:当时有个黄绂,四川参政。忽一日,一阵旋风在马足边刮起,忽喇喇只望前吹去。他便疑心,着人随风去,直至崇庆州西边寺,吹入一个池塘里才住。黄参政竟往寺里,这些和尚出来迎接。他见两个形容凶恶,他便将醋来洗他额角,只见洗出网巾痕来。一打一招,是他每日出去打劫,将尸首沉在塘中。塘中打捞,果有尸首。

  又有一位鲁穆。出巡见一小蛇随他轿子,后边也走入池塘。鲁公便干了池,见一死尸缒一磨盘在水底。他把磨盘向附近村中去合,得了这谋死的人。

  还有一位郭子章。他做推官,有猴攀他轿杠,他把猴藏在衙中。假说衙人有椅,能言人祸福,哄人来看。驼猴出来,扯住一人,正是谋死弄猢狲花子的人。这几位都能为死者伸冤,不知更有个为死者伸冤,又为生者脱罪的。

  我朝正统中,有一位官,姓石名璞,仕至司马,讨贵州苗子有功。他做布政时,同僚夫人会酒,他夫人只荆钗布裙前去。只见这各位夫人,穿了锦绣,带了金银,大不快意。回来,石布政道:“适才会酒,妳坐第几位?”

  道:“第一位。”

  石布政道:“只为(我)不贪赃,所以到得这地位;若使要钱,怕第一位也没妳坐份。”正是一个清廉的人,谁晓他却又明决。

  话说江西临江府峡江县有一个人家,姓柏名茂,号叫做清江,是个本县书手。做人极是本分,不会得舞文弄法,瞒官作弊,只是赚些本份钱儿度日。抄状要他抄状钱,出牌要他出牌钱,好的,便是吃三盅也罢。众人讲公事,他只酣酒,也不知多少堂众,也不知哪个打后手。就在家中,饭可少得,酒脱不得。吃了一醉,便在家中胡歌乱唱,大呼小叫。白了眼是处便撞;垂着头随处便倒,也不管桌,也不管凳,也不管地下。到了年纪四十多岁,一发好酒。便是见官,也要吃了盅去,道是壮胆。人请他吃酒,也要润润喉咙去,道打脚地。十次吃酒,九次扶回,还要吐他一身作谢。多也醉,少也醉;不醉要吃,醉了也要吃。人人都道他是酒鬼。娶得一个老婆蓝氏,虽然不吃酒,倒也有些相称:不到日午不梳头,有时也便待明日总梳;不到日高不起床,有时也到日中爬起;鞋子常是倒跟,布衫都是油腻;一两麻绩有二十日,一匹布织一月余;喜得两不憎嫌。单生一女,叫名爱姐,极是出奇,她却极有颜色,又肯修饰:

  眉蹙湘山雨后,身轻垂柳风来,

  雪里梅英作额,露中桃萼成腮。

  人也是数一数二的。只是爹娘连累,人都道她是酒鬼的女儿,不来说亲。蹉跎日久,不觉早已十八岁了。愁香怨粉,泣月悲花,也是时常所有的。

  一日,有个表兄,姓徐叫徐铭,是个暴发儿财主。年纪约莫二十六七,人物儿也齐整。极是好色,家中义儿媳妇、丫头不择好丑,没一个肯放过。自小见表妹时已有心了。

  正是这日,因告两个租户,要柏清江出一出牌。

  走进门来,道:“母舅在家么?”此时柏清江已到衙门前,蓝氏还未起。

  爱姐走到中门边,回道:“不在。”

  那蓝氏在楼上听见是徐铭,平是极奉承他的,道:“爱姐,留里边坐,我来了!”爱姐就留来里边坐下,去煮茶。

  蓝氏先起来,床上缠了半日脚,穿好衣服,又去对镜子掠头,这边爱姐早已拿茶出来了。徐铭把茶放在桌上,两手按膝上,低了头,痴痴看了道:“爱姑,我记得妳今年十八岁了。”

  爱姐道:“是。”

  徐铭道:“说还不曾吃茶哩!想妳嫂嫂十八岁已养儿子了。”

  爱姐道:“哥哥是两个儿子么?”

  徐铭道:“还有一个怀抱儿,雇奶子奶的,是三个。”

  爱姐道:“嫂子好么?”

  徐铭故意差接头道:“丑,赶不上妳个脚指头!明日还要娶两个妾。”

  正说时,蓝氏下楼,问:“是为官司来么?”吃了茶,便要别去。

  蓝氏道:“明日我叫母舅来见你。”

  徐铭道:“不消,我自来。”

  次日,果然来,竟进里边。见爱姐独坐,像个思量什么的。他轻轻把她肩上一搭道:“母舅在么?”

  爱姐一惊,立起来道:“又出去了。昨日与他说,叫他等你,想是醉后忘了。”

  徐铭道:“舅母还未起来?”

  爱姐道:“未起。我去叫来。”

  徐铭道:“不要惊醒她。”就一把扯爱姐同坐。

  爱姐道:“这什么光景?”

  徐铭道:“我姊妹们何妨?”又扯她手道:“怎这一双笋尖样的手不带一双金镯子与金戒指?”

  爱姐道:“穷,哪得来?”

  徐铭道:“我替妹妹好歹做一头媒,叫妳穿金戴银不了。只是妳怎么谢媒?”腼腼腆腆的缠了一会,把她身上一个香囊扯了,道:“把这谢我罢!”随即起身道:“我明日再来。”去了。

  此时爱姐被他缠扰,已动心了。又是柏清江每日要在衙门前寻酒吃,蓝氏不肯早起,这徐铭便把官事做了媒头,日日早来,如入无人之境。

  忽一日,拿了支金簪、两个金戒子走来道:“贤妹,这回妳昨日香囊。”

  爱姐道:“什么物事?要哥哥回答。”看了,甚是可爱,就收了。

  徐铭道:“妹妹,我有一句话,不好对妳说,舅舅酒糊涂,不把妳亲事在心,把妳青年误了。妳嫂嫂妳见的,又丑又多病,我家里少妳这样一个能干人。我与妳是姊妹,料不把来做小待。”

  爱姐道:“这要凭爹娘。”

  徐铭道:“只要妳肯,怕他们不肯?”就把爱姐捧在膝上,把脸贴去,道:“妹妹,似我人材、性格、家事,也对得妳过。若凭舅老这酒糟头,寻不出好人。”

  爱姐道:“兄妹没个做亲的。”

  徐铭道:“尽多,尽多。明做亲多,暗做亲的也不少。”

  爱姐笑道:“不要胡说。”一推立了起身。只听得蓝氏睡醒讨脸汤。徐铭去了。

  自此来来往往,眉留目恋,两边都弄得火滚。

  一日,徐铭见无人,把爱姐一把抱定道:“我等不得了。”

  爱姐道:“这使不得!若有苟且,我明日怎么嫁人?”

  徐铭道:“原说嫁我。”

  爱姐道:“不曾议定。”

  徐铭道:“我们议定是了。”爱姐只是不肯。

  徐铭双膝跪下道:“妹子,我自小儿看上妳到如今,可怜可怜!”

  爱姐道:“哥哥不要歪缠,母亲听得不好。”

  徐铭道:“正要她听得。听得,强如央人说媒了。事已成,怕她不肯?”爱姐狠推,当不得他恳恳哀求,略一假撇呆,已被徐铭按住,揿在凳上。爱姐怕母亲得知,只把手推鬼厮闹,道:“罢,哥哥饶我罢!等做小时,凭你。”

  徐铭道:“先后一般,便早上手些儿更妙。”

  爱姐只说一句“羞答答,成什模样?”,也便俯从。

  早一点着,爱姐失惊要走起来。苦是怕人知,不敢高声。徐铭道:“因妳不肯,我急了些。如今好好儿的,不疼了。”爱姐只得听他再试。柳腰轻摆,修眉半蹙,嘤嘤甚不胜情。徐铭也只要略做一做破,也不要定在今日尽兴。爱姐已觉烦苦极了,鲜红溢于衣上。

  娇莺占高枝,摇荡飞红萼,

  可惜三春花,竟在一时落。

  凡人只在一时错,一时坚执不定。贞女淫妇,只在这一念关头。若一失手,后边越要挽回越差,必至有事。自此一次生,两次熟,两个渐入佳境。兴豪时,也便不觉丢出一二笑声,也便有些动荡声息。蓝氏有些疑心。

  一日,听得内坐起边竹椅“咯咯”有声,忙轻轻蹙到楼门边一张:却是爱姐坐在椅上,徐铭站着,把爱姐两腿架在臂上,爱姐两支手搂住徐铭脖子,下面动荡,上面亲嘴不了。

  蓝氏见了,流水跑下楼来。两个听得响,丢手时,蓝氏已到面前,要去打爱姐时,徐铭道:“舅母不要声张,声张起来,妳也不像(附注:没脸皮)。我们两个已说定,我娶她做小,只不好对舅母说。如今见了,要舅母做主调停了。十八九岁还把她留在家里,原也不是。”

  爱姐独养女儿,蓝氏原不舍难为的,平日又极趋炎这徐铭,不觉把这气丢在东洋大海,只说得几声:“你们不该做这事,叫我怎好?酒糊涂得知怎了?”只是叹气连声。

  徐铭低声道:“这全要舅母遮盖调停。”这日也弄得一个爱姐躲来躲去,不敢见母亲的面。

  第二日,徐铭带了一二十两首饰来送蓝氏,要她遮盖。蓝氏不收。徐铭再三求告,收了,道:“这酒糊涂没酒时,他做人执泥,说话未必听;有了酒,他使酒性,一发难说话。他也只为千择万选,把女儿留到老大。若说做你的小,怕人笑他,定是不肯。只是你两个做到其间,让你暗来往吧。”三个打了和局,只遮柏清江眼。甥舅们自小往来的,也没人疑心。任他两个倒在楼上行事,蓝氏在下观风。

  日往月来,半年有余。蓝氏自知女儿已破身,怕与了人家有口舌,凡是媒婆,都借名推却。那柏清江不知头,道:“男大须婚,女长须嫁,怎只管留她在家,替妳做用?”

  蓝氏乘机道:“徐家外甥说要她。”

  那柏清江带了分酒,把桌来一掀,道:“我女儿怎与人做小?姑舅姊妹嫡嫡亲,律上成亲也要离异的。”蓝氏与爱姐暗暗叫苦。

  又值一个,也是本县书手简胜,他新丧妻,上无父母,下无儿女,家事也过得。因寻柏清江,见了他女儿,央人来说。柏清江道他单头独颈,人也本分,要与他。娘儿两个执拗不定,行了礼,择三月初五娶亲。徐名知道也没奈何。

  一日走来望爱姐,爱姐便扯到后边一个小园里,胡床上,把个头眠紧在他怀里,道:“你害我,你负心!当时我不肯,你再三央及,许娶我回去,怎竟不说起?如今叫我破罐子怎到人家去?”

  徐铭道:“这是妳爹不肯。就是如今妳嫁的是简小官,他在我后门边住,做人极贫极狠,把一个花枝般妻子,叫她熬清守淡。又无日不打闹,将来送了性命。如今把妳凑第二个。”

  爱姐道:“爹说他家事好。”

  徐铭道:“你家也做书手,只听得妳爹打板子,不听得妳爹赚银子。”

  爱姐听了,好生不乐道:“适才你说在你后门头,不如我做亲后,竟走到你家来。”

  徐铭道:“他家没了人,怕要问妳爹讨人,累妳爹娘。”

  爱姐道:“若是我在他家里,说是破罐子,做出来到官,我毕竟说你强奸。”

  徐铭道:“强奸可是整半年奸去的?妳莫慌,我毕竟寻个两全之策才好。”

  杨花漂泊滞人衣,怪杀春风惊欲飞。

  何得押衙轻借力,顿教红粉出重围。

  爱姐道:“你作速计议。若我有事,你也不得干净!”

  徐铭一头说,一头还要来顽耍,被爱姐一推,道:“还有什心想缠帐?我嫁期只隔得五日,你须在明后日定下计策复我。”

  徐铭果然回去,粥饭没心吃,在自己后园一个小书房里,行来坐去,要想个计策。只见一个奶娘王靓娘抱了他一个小儿子进园来耍,就接他吃饭。这奶娘脸儿虽丑,身体苗条,与爱姐不甚相远,也挣得一双好小脚。徐铭见了道:“这妮子我平日寻寻她,做杀张致。我与家人媳妇、丫头有些帐目,她又来缉访我,又到我老婆身边挑拨,做她不着罢。”筹画定了,来回复爱姐。爱姐欢喜,两个又温一温旧,回来。

  做亲这日,自去送她上轿。那个小官因是填房,也不甚请亲眷。到晚,两个论起都是轻车熟路,只是那爱姐却怕做出来,故意的做腔做势。见他立拢来,脸就通红,略来看一看,不把头低,便将脸侧了,坐了灯前,再也不肯睡。简小官催了几次,道:“妳先睡”,她却:

  锦抹牢拴故殢郎,灯前羞自脱明珰.

  香消金鸭难成寐,寸断苏州刺史肠。

  漏下二鼓,那简小官在床上摸拟半日,伸头起来张一张,不见动静.停一会又张,只见她虽是卸了妆,里衣不脱,靠在桌上,小简道:“爱姑,夜深了,妳困倦了,睡了罢。”她还不肯。小简便一抱抱到床里,道:“不妨得,别个不知痛痒,我老经纪,服侍个过的。难道不晓得路数?”要替她解衣。

  扭扭捏捏又可一个更次,倒在腰带子与小衣带子都打了七八个结,定不肯解。急得小简情急,连把带子扯断。

  她道行经,小简道:“这等早不说!叫我吃这许多力。”只得搂在身边,干调了一会睡了。

  三朝,女婿到丈人家去拜见。家中一个小厮,叫做发财。

  爱姐道:“你今做新郎,须带了他去,还像模样。”

  小简道:“家中须没人做茶饭与妳。”

  爱姐道:“不妨,单夫独妻,少不得我今日也就要做用起。”小简听了好不欢喜。

  出门半晌,只见一个家人挑了两个盒子,随了一个妇人进门。爱姐也不认得。见了,道是徐家着人来望,送礼。爱姐便欢天喜地,忙将家中酒肴待她。那奶子道:“亲娘,我近在这里,常要来的,不要这等费心。”爱姐便扯来同坐,自斟酒与她。外边家人正是徐豹,是个蛮牛,爱姐也与他酒吃。吃了一会,奶娘原去得此货,又经爱姐狠劝,吃个开怀,醉得动不得了。外边徐豹忙赶来,道:“待我来服侍她。”将她衣服脱下,叫爱姐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与她;内外新衣与她穿扎停当。这奶子醉得哼哼的,凭他两个抟弄。徐豹叫爱姐快把桌上酒肴收拾,送来礼并奶子旧衣都收拾盒内。怕存形迹被人识破。他早将奶子头切下,放入盒里。爱姐扮做奶子,连忙出门。

  纷纷雨血洒西风,一叶新红别院中。

  纪信(附注:楚汉相争时刘邦部将,曾假扮刘邦以诳楚,为项羽所杀。)计成能诳楚,是非应自混重瞳。

  徐铭已开后门接出来,挽着爱姐道:“没人见么?”

  爱姐道:“没人。”

  又道:“不吃惊么?”

  爱姐道:“几乎惊死,如今走还是抖的。”进了后园,重赏了徐豹。又徐铭便一面叫人买材,将奶子头盛了,雇仵作抬出去。

  只因奶子日日在街上走东家、跑西家的,怕人不见动疑。

  况且她丈夫来时也好领他看材,他便心死。一面自叫了一乘轿,竟赶到柏家。小简也待起身。徐铭道:“简妹丈当日近邻,如今新亲,怎不等我陪一盅?”扯住又灌了半日,道:“罢,罢!晚间有事,做十分醉了,不惟妹丈怪我,连舍妹也怪我。”大家一笑送别了。

  只见小简带了小厮到家。一路道:“落得醉,左右今日还是行经。”

  踉踉跄跄走回,道:“爱姑,我回来了。妳娘上复妳,叫妳不要记挂。”正走进门,忽见一个尸首,又没了头,吃上一惊,道:“是、是、是哪个的?”叫爱姑时,并不见应,寻时并不见人。仔细看时,穿的正是爱姐衣服。他做亲得两三日,也认不真,便放声哭起“我的人”来,道:“什狠心贼!把我一个标标致致的真黄花老婆杀死了!”哭得振天响。

  邻舍问时,发财道:“是不知什人,把我们新娘杀死。”

  众人便跟进来,见小简看着个没头尸首哭。众人道:“是你妻子么?”

  小简道:“怎不是?穿的衣服都是,只不见头。”众人都道奇怪。帮他去寻,并不见头。

  众人道:“这等该着人到她家里报。”小简便着发财去报。柏清江吃得个沉醉,蓝氏也睡了。听得敲门,蓝氏问时,是发财。得了这报,放声大哭,把一个柏清江惊醒,道:“女大须嫁,这时她好不快活在那里,要妳哭?”

  蓝氏道:“活酒鬼,女儿都死了!”

  柏江青道:“怎就弄得死?我不信。”

  蓝氏道:“现有人报。”

  柏清江这番也流水赶起来,道:“有这等事?去,去,去!”也不戴巾帽,扯了蓝氏,反锁了门,一径赶到简家。也只认衣衫,哭儿哭肉,问小简要头。

  小简道:“我才在你家来,我并不得知。”

  柏清江道:“你家难道没人?”

  小简道:“实是没人。”

  蓝氏道:“我好端端一个人嫁你,你好端要还我个人,我只问你要!斧打凿,凿入木。”

  小简对这些邻舍道:“今日曾有人来么?”道:“我们都出外生理,并不看见。”再没一个人捉得头路着。

  大家道:“只除非是贼,他又不要这头?又不曾拿家里什东西,真是奇怪!”胡猜鬼混,过了一夜。

  天明,一齐去告,告在本县钮知县手里。知县问两家口词:一边是嫁来的,须不关事;一边又在丈人家才回,贼又不拿东西,奸又没个踪影。忙去请一个蒙四衙计议。四衙道:“待晚生去相验便知。”知县便委了他。他就打轿去看了,先把一个总甲道:“是地方杀死人命大事,不到我衙里报,打下十板发威。”

  后边道:“这人命奇得紧!都是偿得命,都是走不开的。若依我问,平白一个人家,谁人敢来?一定新娘子做腔不从,撞了这简胜酒头上,杀死有之;或者柏茂夫妻纵女通奸,如今奸夫吃醋,杀死有之;只是岂有个地方不知?这是邻里见他做亲甚齐备,朋谋杀人劫财,也是有的。如今并里长一齐带到我衙中,且发监,明日具个由两请。”果然把这些人监下。

  柏茂与简胜央两廊人去讲。典史道:“论起都是重犯,既来见教,柏茂夫妻略轻些,且与计保。”这些邻舍是日趁日吃穷民,没奈何,怕作人命干连,五斗一石,加上些船儿钱,管家包儿、小包儿、直衙管门包儿,都去求放,抹下名字。他得了,只把两个紧邻解堂。里长,他道不行救护,该十四石,直诈到三两才歇。

  次日解堂,堂尊道:“我要劳长官问一个明白,怎端然这等葫芦提?我想这人,柏茂嫁与简胜,不干柏茂事了。若说两邻,他家死人,怎害别人?只在简胜身上罢。”把个简胜双夹棍。

  简胜是个小官儿,当不过,只得招“酒狂一时杀人”。

  问他头,他道“撇在水中,不知去向”。知县将来打了二十监下。审单道:

  简胜娶妻方三日耳,何仇何恨?竟以酒狂手刃,委弃其头,惨亦甚矣。律以无故杀妻之条,一抵不枉。里邻邴魁、荣显坐视不救,亦宜杖惩。

  多问几个罪,奉承上司,原是下司法儿。做了招,将一干人申解按察司,正是石廉使。他审了一审,也不难为,驳道:“简胜三日之婚,爱固不深,仇亦甚浅。招曰‘酒狂’,何狂之至是也?首既不获,证亦无人,难拟以辟。仰本府刑厅确审解报。”

  这刑厅姓扶,他道:“这廉宪好多事,他已招了水[氵呑]头去,自然没处寻;他家里杀,自然没人见。”取来一问。也只原招。道:

  手刃出自简胜口供,无人往来,则吐之邴魁、荣显者,正自杀之证也。虽委头于水,茫然无迹,岂得为转脱之地乎?

  解去,石廉使又不释然,道:“捶楚之下,要使没有含冤的才好。若使枉问,生者抱屈,那死的也仇不曾雪,终是生死皆恨了。这事我亲审,且暂寄监。”

  他亲自沐浴焚香,到城隍庙去烧香,又投一疏,道:“璞以上命,秉宪一省;神以圣恩,血食一方。理冤雪屈,途有隔于幽明,心无分于显晦。倘使柏氏负冤,简胜抱枉,因璞之罪,亦神之羞。唯示响迩,以昭诬枉。”石廉使烧了投词。

  晚间坐在公堂,梦见一个“麥”字。醒来道:“字有两个‘人’字,想是两个人杀的。”反复解不出,心生一计,调审这起事。

  人说石廉使亲提这起,都来看。不知他一捱直到二鼓才坐,等不得的人都散了。石廉使又逐个个问。简胜道:“是冤枉,实是在丈人家吃酒,并不曾杀妻。”

  又叫发财,恐吓他,都一样话。只见石廉使叫两个皂隶上前,秘密吩咐道:“看外边有什人来。”

  皂隶赶出去见一个小厮,一把捉了。便去带进,石廉使问他:“你什事?在此窥伺。”小厮惊得半日做不得声。

  停一会,道:“徐家。”

  石廉使问道:“家主叫什?”

  小厮道:“徐铭。”

  石廉使把笔在纸上写。是“双立人”,一个“夕”字。有些疑心,道:“你家主与哪一个是亲友?”

  小厮道:“是柏老爹外甥。”

  石廉使想道:“莫非原与柏茂女有奸,怪他嫁杀的?”

  叫放去这起犯人,另日审。外边都哄然笑道:“好个石老爷,也不曾断得什事。”

  过了一日,又叫两个皂隶:“你密访徐铭的紧邻,与我悄地拿来。”两个果然做打听亲事的,到徐家门前去。

  问他左邻卖鞋的谢东山,折巾的一个高东坡,又哄他出门道:“石老爷请你。”两个死挣,皂隶如何肯放?

  到司,石廉使悄悄叫谢东山道:“徐铭三月十一的事,你知道么?”

  谢东山道:“小的不知。”

  石廉使道:“他那日曾做什事?”

  道:“没什事。”

  石廉道:“想来!”

  想了一会,道:“三月他家曾死了一个奶子。”

  石廉使道:“谁人殡殓,扛抬?”

  道:“仵作卢麟。”石廉使即吩咐登时叫仵作卢麟,即刻赴司,候检柏氏身尸。差人飞去叫来。

  石廉使叫卢麟;“你与徐铭家抬奶子身尸在何处?”

  道:“在那城外义冢地上。”

  石廉使道:“是你入的殓么?”

  道:“不是小人,小人只扛。”

  石廉使道:“有些古怪么?”

  卢麟道:“轻些。”石廉使就打轿。带了仵作到义冢地上,叫仵作寻认。寻认了一会,认出来。

  石廉使道:“仍旧轻的么?”

  忤作道:“是轻的。”

  石廉使道:“且掀开来。”只见里边骨碌碌滚着一个人头。

  石廉使便叫人速将徐铭拿来。一面叫柏茂认领尸棺。柏茂夫妻望着棺材哭,简胜也来哭。谁知天理昭昭,奶子阴灵不散,便这头端然如故。柏茂夫妻两个哭了半日,揩着眼看时,道:“这不是我女儿头。”

  石廉使道:“这又奇怪了,莫不差开了棺?”

  叫仵作,仵作道:“小人认得极清的。”

  石廉使道:“只待徐铭到便知道了。”

  两个差人去时,他正把爱姐藏在书房里,笑那简胜无辜受苦:“连妳爹还在哭……”

  听得小厮道“石爷来拿”,他道一定为小厮去看的缘故,说:“我打点也无实迹。”

  爱姐道:“莫不有些脚蹋?”

  徐铭笑道:“我这机谋,鬼神莫测。从哪边想得来?”就挺身去见。

  不期这两个差人不带到按察司,竟带到义冢地。柏茂、简胜一齐都在,一口材掀开。见了,吃上一惊,道:“有这等事?”

  带到,石廉使道:“你这奴才!你好好将这两条人命一一招来。”

  徐铭道:“小的家里三月间原死一个奶子,是时病死的。完完全全一个人,怎只得头?这是别人家的。”

  卢麟道:“这是你家抬来的三[扌甹]松板材。我那日叫你记认,见你说‘不消’,我怕他家有亲人来不便,我在材上写个‘王靓娘’。风吹雨打,字迹还在。”石廉使叫带回衙门。

  一到,叫把徐铭夹起来。夹了半个时辰,只得招是”因奸不从,含怒杀死“。石廉使道:“她身子在哪里?”

  徐铭道:“原叫家人徐豹埋藏。徐豹因常见王靓娘在眼前,惊悸成病身死,不知所在。”

  石廉使道:“好胡说!若埋都埋了,怎分作两边?这简胜家身子定是了。再夹起来!要招出柏氏在哪里,不然两个人命都在你身上。”

  夹得晕去,只得把前情招出,道:“原与柏氏通奸,要娶为妾。因柏茂不肯,许嫁简胜,怕露出奸情,乘她嫁时,假称探望,着奶子王靓娘前往,随令已故义男徐豹,将靓娘杀死,把柏氏衣衫着上,竟领柏氏回家。因恐面庞不对,故将头带回。又恐王氏家中人来探望,将头殓葬,以图遮饰。柏氏现在后园书房内。”

  石廉使一发叫人拘了来。问时,供出与徐铭话无异。石廉使便捉笔判:

  徐铭奸神鬼蜮,惨毒虺蛇。镜台未下,遽登柏氏之床;借箸偏奇,巧作不韦之计。纪信诳楚,而无罪见杀;冯亭嫁祸,而无辜受冤。律虽以雇工从宽,法当以故杀从重。仍于名下追银四十两,给还简胜财礼。柏茂怠于防御,蓝氏敢于卖奸,均宜拟杖。柏氏虽非预谋杀人,而背夫在逃,罪宜罚赎官卖。徐豹据称已死,姑不深求,余发放宁家。

  判毕,将徐铭重责四十板。道:“柏氏,当日人在妳家杀,妳不行阻滞,本该问妳从谋才是。但妳是女流,不知法度,罪都坐在徐铭身上。但未嫁与人通奸,既嫁背夫逃走,其情可恶!”打了廿五。“柏茂!本该打你主家不正,还可原你个不知情,已问罪,姑免打。”蓝氏纵女与徐铭通奸,酿成祸端,打了十五。徐豹取两邻结状:“委于五月十九身死。”姑不究。卢麟扛尸原不知情,邻里邴魁等该问他一个“不行觉察,不行救护”,但拖累日久,也不深罪。还恐内中有未尽隐情,批临江府详察,却已是石廉使问得明白了。知府只就石廉使审单敷演成招,自送文书极赞道:“大人神明,幽隐尽烛。知府不能。”赞一辞,称颂一番罢了。

  后来徐铭解司、解院,都道他罪不至死,其情可恶,都重责。解几处,死了。江西一省都仰石廉使如神明,称他做“断鬼石”。若他当日也只凭着下司,因人成事,不为他用心研求,王靓娘的死冤不得雪,简胜活活为人偿命,生冤不得雪。


  ( >>> 上一卷:第十二回 坐怀能不乱 秉正自无偏 下一卷:第十四回 郎材莫与匹 女识更无双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