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刻拍案惊奇•第九回 淫妇情可诛 侠士心当宥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三刻拍案惊奇
第九回 淫妇情可诛 侠士心当宥

(上一卷:第八回 义仆还自守 浪子宁不回 下一卷:第十回 千秋盟友谊 双璧返他乡


  鱼肠剑,搏风利,华阴土光芒起。匣中时吼蛟龙声,要与世间除不义。虽彼薄情娘,不惜青琐香。吠厖撼帨不知耻,恩情忍把结发忘。不平暗触双眉竖,数点娇红落如雨。朱颜瞬息血模糊,断头聊雪胸中怒。无辜叹息罹飞灾,三木囊头实可哀。杀人竟令人代死,天理于今安在哉?长跪诉衷曲,延颈俟诛戳。节侠终令圣主怜,声名奕奕犹堪录。

  昔日沈亚之作《冯燕歌》。这冯燕是唐时渔阳人,他曾与一个渔阳牙将张婴妻私通。一日,两下正在那边苟合,适值张婴回家,冯燕慌忙走起,躲在床后,不觉把头上巾帻落在床中。不知这张婴是个酒徒,此时已吃得烂醉,扯着张椅儿,鼾鼾睡去,不曾看见。冯燕却怕他醒时见了巾帻,有累妇人,不敢做声,只把手去指,叫妇人取巾帻。不期妇人差会了意,把床头一把佩刀递来。冯燕见了,怒从心起,道:“天下有这等恶妇!怎么一个结发夫妇,一毫情义也没?倒要我杀他。我且先开除这淫妇。”手起刀落,把妇人砍死,只见鲜血迸流。张婴尚自醉着,不知。冯燕自取了巾帻去了。

  直到五鼓,张婴醉醒讨茶吃,再唤不应。到天明一看,一团血污,其妻已被人杀死。忙到街坊上叫道:“夜间不知谁人将我妻杀死!”

  只见这邻里道:“你家妻子你不知道,却向谁叫?”

  张婴道:“我昨夜醉了一夜,哪里知得?”

  邻里道:“这也是好笑!难道同在一房,人都杀死了,还不醒的?分明是你杀了,却要赖人!”一齐将他缚了,解与范阳贾节度。

  节度见是人命重情,况且凶犯模糊未的,转发节度推官审勘。一夹一打,张婴只得招了。

  冯燕知道:“有这等糊涂官!怎我杀了人,却叫张婴偿命?是那淫妇教我杀张婴,我前日不杀得他,今日又把他偿命,端然是我杀他了。”便自向贾节度处出首。

  贾节度道:“好一个汉子,这等直气!”一面放了张婴,一面上一个本道:“冯燕奋义杀人,除无情之淫蠹;挺身认死,救不白之张婴。乞圣恩赦宥”。果然唐主赦了。当时沈亚之作歌咏他奇侠。后人都道范阳燕地,人性悻直;唐时去古未远,风俗朴厚,常有这等人。

  不知在我朝也有。话说永乐时,有一人姓耿名埴,宛平县人。年纪不多,二十余岁。父母双亡。生来性地聪明,意气刚直,又且风流倜傥。他父亲原充锦衣卫校尉,后边父死了,他接了役缉事。心儿灵,眼儿快,惯会拿贼。

  一日,在棋盘街见一个汉子打小厮,下老实打。那小厮把个山西客人靴子紧紧捧定,叫‘救命’。这客人也苦苦去劝他,正劝得开。汉子先去,这小厮也待走,耿埴道:“小子且慢着!”一把扯住,叫:“客官,你靴桶里没什物么?”客人去摸时,便喊道:“咱靴桶里没了二十两银子!”

  耿埴道:“莫慌。只问这小厮要!”一搜,却在小厮身边搜出来。这是那汉子见这客人买货时,把银子放在靴内,故设此局,不料被他看破送官。

  又一日,在玉河桥十王府前,见一伙人喊叫道:“抢去一□□(个貂)鼠胡帽!”在那两头张望。问他是什人,道:“不见有人”。

  耿埴见远远一个人顶着一个大栲栳走,他便赶上去道:“你栲栳里什物儿?”

  那人道:“是米。”被耿埴夺下来,却是个四五岁小厮坐在里边,胡帽藏在身下。

  还有一个光棍,装做书办模样,在顺城门象房边见一个花子,有五十多岁,且是吃得肥胖。那光棍见了,一把捧住哭道:“我的爷!我再寻你不着,怎在这里?”

  那花子不知何故,心里道:“且将错就错,也吃些快活茶饭,省得终日去伸手。”随到家里,家里都叫他是“老爷爷”,浑身都与换了衣服,好酒好食待他。

  过了五六日,光棍道:“今日工部大堂叫咱买三五百两尺头,老爷爷便同去,一去晦气!”

  才出得门,恰撞了耿埴。耿埴眼清,道:“这个老花子怎这样打扮?毕竟有些怪。远远随他,往前□□(门上)一个大缎铺内走进去。耿埴也做去扯两尺零□□(绢,说)这件不好,那件不好歪缠。

  冷眼瞧那人一单开了二三百尺头。两个小厮,一个驼着挂箱,一个钳了拜匣,先在拜匣里拿出一封十两雪白锭银作样,把店家帐略略更改了些,道:“银子留在这边,咱老爷爷瞧着。尺头每样拿几件去瞧一瞧。中意了便好兑银。”

  两个小厮便将拜匣、挂箱放在柜上,各人捧了二三十匹尺头待走,耿埴向前“咄!”的一声道:“花子!你哪里来钱?也与咱瞧一瞧。”一个小厮早捧了缎去了。这“书办”也待要走时,那花子急了,道:“儿,这是工部大堂着买缎子的官银,便与他瞧。”

  那“书办”道:“这直到工部大堂上才开,谁人敢动一动儿?叫他有胆力拿去!”正争时,这小厮脸都失色,急急也要跑。

  耿埴道:“去不得!你待把花子作当,赚他缎子去么?”

  店主人听了这话,也便瞧头,留住不放。耿埴道:“有众人在此,我便开看不妨。”打开匣子,里边二十封,封封都是石块。

  大家哄了一声,道:“真神道!”那花子才知道认爷都是假的。倒被那光榻先拿去二十多匹尺头,其余都不曾赚得去。

  人见他了得,起了他个绰号,都叫他做“三只眼耿埴”。这都是耿埴伶俐处。不知伶俐人也便有伶俐事做出来。不题。

  且说崇文门城墙下,玄宁观前,有一个董秃子,叫名董文,是个户部长班。他生得秃颈黄须,声哑身小。做人极好,不诈人钱,只是好酒。每晚定要在外边噇几碗酒,归家糊糊涂涂,一觉直睡到天亮。娶得一个妻子邓氏,生得苗条身材,瓜子面庞,柳叶眉,樱珠口,光溜溜一双眼睛,直条条一个鼻子,手如玉笋乍茁新芽,脚是金莲飞来窄瓣,说不得似飞燕轻盈、玉环丰腻,却也有八九分人物。那董文待她极其奉承:日间遇着在家,搬汤送水、做茶煮饭;晚间便去铺床叠被、扇枕捶腰。若道一声要什吃,便没钱典当也要买与她吃;若道一声哪厢去,便脚瘤死挣也要前去,只求她一个欢喜脸儿。只是年纪大了妇人十多岁,三十余了,“酒”字紧了些,酒字下便懈了些。

  常时邓氏去撩拨他,他道:“罢,嫂子。今日我跟官辛苦哩!”

  邓氏道:“咱便不跟官。”

  或是道:“明日要起早哩!怕失了晓。”

  邓氏道:“天光亮咱叫你。”没奈何应卯的时节多,推辞躲闪也不少,邓氏好不气苦。

  一日回家,姐妹们会着。邓氏告诉,董文只噇酒,一觉只是睡到天亮。

  大姐道:“这等苦了妹儿。岂不蹉跎了少年的快活?”

  二姐道:“下死实捶他两拳,怕他不醒?”

  邓氏道:“捶醒他,又撒懒溜痴不肯来。”

  大姐道:“只要问他,讨咱们做什来?咱们送他下乡去罢。”

  二姐道:“他捶不起,咱们捶得起来?要送老子下乡,他也不肯去,条直招个帮的罢!”

  邓氏道:“他好不妆膀儿,要做汉子哩!怎么肯做这事?”

  大姐道:“他要做汉子,怎不夜间也做一做?他不肯明招,妳却暗招罢了。”

  邓氏道:“怎么招的来?姐,没奈何,妳替妹妹招一个。”

  二姐笑道:“姐招姐自要,有的让妳?老实说,教与妳题目,妳自去做罢。”

  邓氏也便留心。只是邻近不多几家,有几个后生都是担葱、卖菜不成人的;家里一个挑水的老白,年纪有四十来岁,不堪作养。正在那厢寻人。

  巧巧儿锦衣卫差耿埴去崇文税课司讨关,往城下过。因在城下女墙里解手,正值邓氏在门前闲看,忽见女墙上一影,却是一个人跳过去。仔细一看,生得雪团白一个面皮,眉清目朗,须影没半根,又标致,又青年,已是中意了。

  不知京里风俗,只爱新,不惜钱。比如冬天做就一身崭新绸缎衣服,到夏天典了,又去做纱罗的。到冬不去取赎,又做新的。故此常是一身新。只见他掀起一领玄色绢道袍,里面穿的是白绫袄、白绫裤,华华丽丽,又是可爱。及至蹲在地上时,又露出一件又长又大好本钱,妇人看了,不觉笑了一声。将手上两个戒指,把袖中红绸汗巾裹了,向耿埴头上“扑”地打去,把耿埴绒帽打了一个凹。

  耿埴道:“瞎了眼!什黄黄打在人头上?”抬起头一看,却是个标致妇人,还掩着口在门边笑。耿埴一见,气都没了。忙起身拴了裤带,拾了汗巾,打开,却是两个戒指。

  耿埴道:“噫!这妇人看上咱哩!”复看那妇人,还闪在那边张耿埴。耿埴看看四下无人,就将袖里一个银挑牙,连着筒儿,把白绸汗巾包了,也打到妇人身边。那妇人也笑吟吟收了。妳看我,我看你,看了一会儿。正如肚饿人看着别人吃酒饭,看得清,一时到不得口。

  这边耿埴官差不能久滞,只索身去心留。这边邓氏也便以目送之。把一个伶俐的耿埴,摄得他魂不附体。一路便去打听,却是个良家妇人,丈夫做长班的。

  他道:“既是良家,不可造次进去。”因想了一夜,道:“我且明日做送戒指去,看她怎生。”

  那边邓氏见他丢挑牙来,知是有意。但不知是哪里人,姓什名谁。晚间只得心里想着耿埴,身子搂着董文云雨一场,略解渴想。早间送了董文出去,绝早梳头,就倚着门前张望。

  只见远远一个人来,好似昨日少年。正在那厢望他。只见人迳闯进来,邓氏忙缩在布帘内道:“是谁?”帘子影出半个身子来,果是打扮得齐整:

  眼溜半江秋水,眉舒一点巫峰。蝉鬟微露影濛濛,已觉香风飞送。帘映五枝寒玉,鞋呈一簇新红。何须全体见芳容,早把人心牵动。

  她轻开檀口道:“你老人家有什见教?”

  耿埴便戏了脸捱近帘边道:“昨日承奶奶赐咱表记,今日特来谢奶奶。”脚儿趄趄便往里边跨来。

  邓氏道:“哥不要罗唣!怕外厢有人瞧见。”这明递“春”与耿埴道,内里没人。

  耿埴道:“这等,咱替奶奶拴了门来。”

  邓氏道:“哥不要歪缠。”耿埴已为她将门掩上,复近帘边。邓氏将身一闪,耿埴狠抢进来,一把抱住,亲过嘴去。

  邓氏道:“定要咱叫唤起来?”口里是这样讲,又早被耿埴把舌尖塞住嘴了。正伸手扯她小衣,忽听得推门响,耿埴急寻后路。

  邓氏道:“哥莫慌,是老白挑水来。你且到房里去。”便把耿埴领进房中。

  却也好个房!上边顶格,侧边泥壁,都用绵纸糊得雪白的。内中一张凉床,一张桌儿,摆列些茶壶、茶杯。送了他进房,却去放老白。

  老白道:“整整等了半日,压得肩上生疼。”

  邓氏道:“起得早些,又睡一睡,便睡熟了。”又道:“老白,今日水够了。你明日挑罢。”打发了,依旧拴了门进来。道:“哥恁点点胆儿要来偷婆娘?”

  耿埴道:“怕一时间藏不去带累奶奶。”便一把抱住,替她解衣服。

  邓氏任他解,口里道:“咱那烂驴蹄早间去,直待晚才回;亲戚们咱也不大往来;便邻舍们都隔远,不管闲事。哥要来只管来。就是他来,这灶前有一个空米桶,房里床下尽宽。这酒糊涂料不疑心着我。”一边说时,两个都已宽衣解带,双双到炕儿上恣意欢娱。但见:

  一个仰观天,一个俯地察;一个轻骞玉腿,一个款搂柳腰;一个笑孜孜,猛然独进,恰似玉笋穿泥。一个战抖抖,高举双鸳,好似金莲泛水;一个凭着坚刚意气,意待要直捣长驱。一个旷荡情怀,那怕你翻江搅海。正是:

  战酣红日随戈转,兴尽轻云带雨来。

  两个你贪我爱,整整顽够两个时辰。邓氏道:“哥,不知道你有这样又长、又大、又硬的本钱,又有这等长久气力,当日嫁得哥,也早有几年快活。咱家忘八倒着力奉承咱,可有哥一毫光景么?哥不嫌妹子丑,可常到这里来。他是早去了,定到晚些来的。”两个儿甚是眷眷不舍。耿埴也约她偷空必来。

  以后耿埴事也懒去缉,日日到锦衣卫走了一次,便到董文家来。邓氏终日问董文要钱买肉,买鸡、果子、黄酒吃,却是将来与耿埴同吃。

  耿埴也时常做东道,常教他留些酒肴请董文,(她)道:“不要睬他!有的多,把与狗吃。”

  一日晚了,正送耿埴出门,不曾开闩,只听得董文怪唱来了。

  耿埴道:“哪里躲?”

  邓氏道:“莫忙,只站在门背后是哩!”说话不曾了,董文已是打门。

  邓氏道:“汗邪哩?这等怪叫唤!”开门,只见董文手里拿着一盏两个钱买的茹桔灯笼进来。邓氏怕照见耿埴,接来往地下一丢,道:“日日夜晚才来。破费两个钱留在家买米不得?”又把董文往里一推道:“拿灯来!照咱闩门。”推得董文这醉汉,东嗑了脸,西嗑了脚。叫唤进去,拿得灯来。耿埴已自出门去。邓氏已把门闩了。

  耿埴躲在檐下听,她还忘八长忘八短:“以后随你卧街倒巷,不许夜来惊动咱哩,要咱关门闭户。”

  董文道:“嫂子,可怜咱是个官身,脱得空一定早早回来。”千赔不是,万赔不是,还骂个不了。

  第二日,耿埴又去。邓氏忙迎着道:“哥,不吃惊么?咱的计策好么?”

  耿埴道:“嫂子,他是在官的人,也是没奈何。将就些罢。”

  邓氏道:“他不伏侍老娘,倒要老娘伏侍他么?吃了一包子酒,死人般睡在身边,厌刺刺看他不上眼。好歹与哥计较,闪了他,与哥别处去过活罢。”

  耿埴道:“罢,嫂子怎丢了窠坐儿别处去?他不来管咱们,便且胡乱着。”

  邓氏道:“管是料不敢管,咱只是懒待与他合伙。”从此,任董文千方百计奉承,只是不睬,还饶得些嚷骂。

  一日,与耿埴吃酒,撒娇撒痴的一把搂住道:“可意哥,咱委实喜欢你!真意儿要随着你图个长久快乐。只吃这攮刀的碍手碍脚。怎生设一计儿了了他,才得个干净。”

  逼着耿埴定计,耿埴也便假装痴道:“妳妇人家不晓事,一个人怎么就害得他?”

  这妇人便不慌不忙设出两条计来,要耿埴去行,道:“哥,这有何难?或是买些毒药,放在饮食里面药杀了他,他须没个亲人,料没什大官司;再不或是哥拿着强盗,教人扳他,一下狱时,摆布杀他,一发死得干干净净。要钱,咱还拿出钱来使。然后老娘才脱了个“董”字儿,与你做一个成双捉对。哥,你道好么?”

  哪知这耿埴心里拂然起来,想道:“怎奸了他妻子,又害他?”便有个不爽快之色,不大答应。

  不期这日董文衙门里没事,只在外吃了个醉,早早回来。邓氏道:“哥,今还不曾与哥哥耍,且桶里躲着。”耿埴躲了。

  只听得董文醉得似杀不倒鹅一般,道:“嫂子,吃晚饭也未?”

  邓氏道:“天光亮亮的吃饭?”

  董文道:“等待咱打酒请嫂子。”

  邓氏道:“不要吃!不要你扯寡淡!”

  只见耿埴在桶闷得慌,轻轻把桶盖顶一顶起,那董文虽是醉眼,早已看见,道:“活作怪,怎么米桶的盖会这等动起来?”便蹱蹱动要来掀看。耿埴听了,惊个小死。

  邓氏也有些着忙,道:“花眼哩!是籴得米多,蛀虫拱起来。噇醉了去挺尸罢!休在这里怪惊怪唤的蒿恼老娘!”

  董文也便不去掀桶看,道:“咱去,咱去,不敢拗嫂子。”躘躘蹱蹱自进房去。喜是一上床便雷也似打鼾。

  邓氏忙把桶盖来揭道:“哥闷坏了。”

  耿埴道:“还几乎吓死。”

  一跨出桶来便要去,邓氏道:“哥,还未曾与哥耍哩,怎就去?”两个就在凳儿上,做了个骑龙点穴势。耍够一个时辰。

  邓氏轻轻开门放了,道:“哥明日千定要来。”

  只是耿埴心里不然道:“董文歹不中也是结发夫妻,又百依百随,便吃两盅酒也不碍,怎这等奚落他?明日咱去劝她,毕竟要她夫妻和睦才是。”常时劝她,邓氏道:“哥,他也原没什不好,只是咱心里不大喜他。”

  一日,耿埴去,邓氏欢天喜地道:“咱与你来往了几时,从不曾痛快睡得一夜。今日攮刀的道,明日他的官转了员外,五鼓去伏侍到任。我道夜间我懒得开门,你自别处去歇。撵了他去,咱两个儿且快活一夜。”

  两个打了些酒儿,在房里你一口、我一口吃个爽利。到得上灯,只听得董文来叫门,两个忙把酒肴收去。邓氏去开门便嚷道:“你道不回了,咱闭好了门,正待睡个安耽觉儿,又来鸟叫唤!”

  董文道:“咱怕妳独自个宿寒冷,回来陪妳。”迳往里边来。耿埴听了,记得前日桶里闷得慌,迳往床下一躲。

  只见进得房来,邓氏又嚷道:“叫你不要回,偏要回来!如今门是咱开了,谁为你冷冰冰夜里起来关门?”

  董文道:“嫂子,咱记念妳家来是好事。夜间冷,咱自靠一靠门去罢,嫂子不要起。”

  邓氏道:“咱不起来!”还把一床被自己滚在身道:“你自去睡,不要在咱被里钻进钻出冻了咱。”董文只得在脚后和衣自睡,倒也睡得着。苦是一个邓氏,有了汉子不得在身边,翻来覆去不得成梦,只啯啯哝哝把丈夫出气。更苦是一个耿埴,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床下,远隔似天样。下边又冷飕飕起来,冻得要抖。却又怕上边知觉,动也不敢动,声也不敢作。

  挨到三更,邓氏把董文踢两脚道:“天亮了,快去!”

  董文失惊里跳起来,便去煤炉里取了火,砂锅里烧了些脸水,煮了些饭,安排些菜蔬。自己梳洗了,吃了饭,道:“嫂子,咱去。妳吃的早饭咱已整治下了,没事便晏起来些。”

  邓氏道:“去便去,只恁琐碎,把人睡头搅醒了。”董文便轻轻把房门拽上,一路把门靠了出去。

  耿埴冻闷了半夜,才得爬出床来。邓氏又道:“哥冻坏了。快来趁咱热被。”耿埴也便脱衣跳上床来。

  忽听外边推门响,耿埴道:“想忘了什物又来也。”仍旧钻入床下。

  董文一路进门来,邓氏道:“是谁?”

  董文道:“是咱。适才忘替嫂子摁摁肩,盖些衣服,放帐子,故此又来。”

  邓氏嚷道:“扯鸟淡!教咱只道是贼,吓得一跳,□(这)攮刀子的!”董文听了,不敢做声,依旧靠门去了。可是:

  意厚衾疑薄,情深语自重。

  谁知不贤妇,心向别人浓。

  这边耿埴一时恼起,道:“有这等怪妇人!平日要摆布杀丈夫,我屡屡劝阻不行,至今毫不知悔。再要何等一个恩爱丈夫?她竟只是嚷骂,这真是不义的淫妇了。要她何用!”当时见床上挂着一把解手刀,便掣在手要杀邓氏。邓氏不知道,正揭起了被道:“哥快来,天冷冻坏了!”那耿埴并不听她,把刀在她喉下一勒,只听得跌上几跌,鲜血迸流,可怜。

  情衰结发恋私夫,谬谓恩情永不殊,

  谁料不平挑壮士,身餐一剑血模糊。

  若论前船就是后船眼。他今日薄董文,就是后日薄耿埴的样子。只是与她断绝往来也够了,但耿埴是个一勇之夫,只见目前的不义,便不顾平日的恩情,把一个惜玉怜香的情郎换做了杀人不眨眼的侠士。哪惜手刃一妇人以舒不平之气。此时耿埴见妇人气绝,也不惊忙,也不顾虑,将刀藏在床边门槛下,就一迳走了。出门来,人都不觉。

  晦气是这白老儿。挑了担水,推门直走进里边,并不见人。他倾了水,道:“难道董大嫂还未起来?若是叫不应,停会不见什物事,只说咱老白不老实。叫应了去。”连叫几声,只是不应。还肩着这两个桶在房门叫,又不见应,只得歇下了。

  走进房中,看见血淋淋的妇人死在床上,惊得魂不附体。急走出门叫道:“董家杀了人!”只见这些邻舍一齐赶来道:“是什么人杀的?”

  老白道:“不知道。咱挑水来,叫不人应,看时已是杀死了。”

  众人道:“岂有此理!这一定是你杀的了。”

  老白道:“我与她有什冤仇来?”众人一边把老白留住,一边去叫董文。

  董文道:“我五鼓出去,谁人来杀她?这便是你挑水进去,见她孤身,非奸即盗,故此将人杀了。”

  一齐拥住老白道:“讲得有理,有理。且到官再处。”一直到南城御史衙门来。

  免不得投文唱名,跪在丹墀听候审理。那御史道:“原告是董文,叫董文上来。你怎么说?”

  董文道:“小的户部浙江司于爷长班。家里只有夫妻两口,并无别人。今早五鼓伏侍于爷上任,小的妻子邓氏好好睡在床里。早饭时,忽然小的挑水的白大,挑水到家来,向四邻叫唤道,小的妻子被杀。众邻人道,小的去后,并无人到家。只有白大。这明明是白大欺妻子孤身,辄起不良之心,不知怎么杀了。只求青天老爷明察。”

  这御史就叫紧邻上来,问道:“董文做人可凶暴么?他夫妻平日也和睦么?”

  众人答应道:“董文极是本分的。夫妻极过得和睦。”

  御史又道:“他妻子平日可与人有奸么?他家还有什人时常来往么?”

  众人道:“并没有。”

  御史道:“可有姿色么?”

  众人道:“极标致的。”

  御史叫:“带着,随我相验。”

  果然打了轿,众人跟随,直到城下看时,果然这妇人生得标致,赤着身体,还是被儿罩着的。揭开上半截,看项下果是刀伤。

  御史便叫白大:“你水挑在哪边?”

  白大道:“挑在灶前。”御史便叫带起回衙门审。

  一到衙门,叫董文:“董文!你莫不是与邓氏有什口舌,杀了她,反卸与人?”

  董文道:“爷爷,小的妻子,平日骂也不敢骂她一声,敢去杀她?实是小的出门时,好好睡在床上。怎么不多时就把她杀死了,爷爷可怜见。”

  御史道:“你出去时节,还是你锁的门;妇人闩的门?”

  董文道:“是小的靠的门。推得进去的。”

  御史便叫白大:“你挑水去时,开的门、关的门?”

  白大道:“是掩上的。”

  御史道:“你挑水到他灶前,缘何知她房里杀了人?”

  白大道:“小的连叫几声不应,待要走时,又恐不见了物件,疑是小的。到房门口寻个人闩门,只见人已杀死。小的怎么敢去行凶。”

  御史“咄!”的一声道:“胡说!她家有人没人,于你什事?要你去寻?这一定你平日贪她姿色,这日乘她未起,家中无人,希图强奸,这妇人不从,以致杀害。还要将花言巧语来抵赖,夹起来!”

  初时老白不招,一连两夹棍,只得认了,道“图奸不遂,以致杀死。”做一个“强奸杀死人命”参送刑部。发山西司成招,也只仍旧。追他凶器,道是本家厨刀所杀,取来封贮了。书一个审单道:

  审得白大以卖水之佣作贪花之想,乘董文之他出,瞷(见?)邓氏之未起,图奸不遂,凶念顿生,遂使红颜碎兹白刃。惊四邻而祈嫁祸,其将能乎?以一死而谢贞姬,莫可逭也。强奸杀人,大辟何辞?监候。具题处决。

  吴堂奏请。不一日,奉旨处决。免不得点了监斩官,写了犯由牌,监里取出老白花绑了,一簇押赴市曹。闹动了三街六市,纷纷也有替邓氏称说贞节以致丧命的;也有道白大贪色自害的。那白大的妻子一路哭向白大道:“你在家也懒干这营生,怎想这天鹅肉吃?害了这命!”那白大只是流泪,也说不出一句话儿。

  单是耿埴听得这日杀老白,心上便忿激起来,想道:“今日法场上的白大,明明是老耿的替身。我们做好汉的,为何自己杀人,要别人去偿命?况且那日一时不平之气,手刃妇人是我;今日杀这老白,又是替我。倒因我一个人杀了两个人。今日阳间躲得过,阴间也饶不过。做汉子的人怎么爱惜这颗头颅,做这样缩头的事?”就赶到法场上来。

  正值老白押到,两个刽子手按住,只要等时辰到了。周围也都是军兵围住。

  耿埴就人背后平空一声“屈”叫起来,监斩官叫拿了问时,他道:“小人耿埴,向与董文妻通奸。那日躲在他家,见董文极其恩爱,邓氏恣情凌辱,小人忿她不义,将她杀死。刀现藏董文房中床边槛下。小人杀人,小人情愿认罪典刑,小人自应抵命。求老爷释放白大。”

  监斩官道:“这定是真情了,也须候旨定夺。”将两人一齐监候。本日撤了法场,备述口词,具本申请。正是:

  是是非非未易论,笑他廷尉号无冤。

  饴甘一死偿红粉,肯令无辜泣九原。

  此时永乐爷砺精求治,批本道:“白大既无杀人情踪,准与释放;耿埴杀一不义,生一不辜,亦饶死;原问官谳狱不详,着革职。钦此。”

  此时满京城才知道白大是个老实人,遭了屈官司;邓氏是个不长进淫妇,也该杀的;耿埴是个汉子。若不是他自首,一个白大,莫说人道他强奸杀人,连妻子也信不过;一个邓氏,莫说丈夫道她贞节,连满京人也信她贞节。

  只是这耿埴,得蒙圣恩免死,自又未曾娶妻,他道:“只今日我与老白一件事,世上的是非无定,也不过如此了;人生的生死无常,也不过如此了。今日我活得一日,都是圣恩留我一日。为何还向是非生死场中去混帐?”便削了发为僧。把向来攒的家私约有百余金,将一半赠与董文,助他娶亲;一半赠与白大,谢他受累。就在西山出家,法名智果。

  其时京城这些风太监,有送他衣服的,助道粮的,起造精舍的。他在西山住了三年,后来道近着京师,受人供养,不是个修行的,转入五台山。粗衣淡食,朝夕念佛。人与他谈些佛法,也能领悟。到八十二岁,忽然别了合寺僧行,趺坐禅床,说偈道:

  生平问我修持,一味直肠直肚。

  养成无垢灵明,早证西方净土。

  言讫合掌而逝,盖已成正果云。

  剑诛无义心何直,金赠恩人利自轻,

  放下屠刀成正觉,何须念佛想无生。


  ( >>> 上一卷:第八回 义仆还自守 浪子宁不回 下一卷:第十回 千秋盟友谊 双璧返他乡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