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刻拍案惊奇•第七回 生报华萼恩 死谢徐海义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三刻拍案惊奇
第七回 生报华萼恩 死谢徐海义

(上一卷:第六回 冰心还独抱 恶计枉教施 下一卷:第八回 义仆还自守 浪子宁不回


  鹿台黯黯烟初灭,又见骊山血。馆娃歌舞更何如?唯有旧时明月满平芜。笑是金莲消国步,玉树迷烟雾。潼关烽火彻甘泉,由来倾国遗恨在婵娟。

  右《虞美人》

  这词单道女人遗祸。但有一班,是无意害人国家的,君王自惑她颜色,荒弃政事,致丧国家。如夏桀的妹喜,商纣的妲己,周幽王褒姒,齐东昏侯潘玉儿,陈后主张丽华,唐明皇杨玉环。有有意害人国家,似当日的西施。但昔贤又有诗道:

  谋臣自古系安危,贱妾何能作祸基?

  但愿君臣诛宰嚭,不愁宫里有西施。

  却终是怨君王不是。我试论之:古人又有诗道昭君。

  汉恩自浅胡自深,人生乐在相知心。

  当日西施遨游、蹀廊闲步、采香幽径、斗鸡山坡,清歌妙舞馆娃宫中,醉月吟风姑苏台畔,不可说恩不深,不可说不知心。怎衽席吴宫,肝胆越国,复随范蠡遨游五湖?回首故园麋鹿,想念向日欢娱,能不愧心?世又说范蠡沉她在五湖。沉她极是,是为越去这祸种,为吴杀这薄情妇人,不是女中奇侠。  独有我朝王翠翘,她便是个义侠女子。这翠翘是山东临淄县人,父亲叫做王邦兴,母亲邢氏。她父亲是个吏员。三考满听选,是杂职行头,除授了个浙江宁波府象山县广积仓大使。此时叫名翘儿,已十五岁了。

  眉欺新月鬓欺云,一段娇痴自轶群,

  柳絮填词疑谢女,云和斜抱压湘君。

  随父到任不及一年,不料仓中失火,延烧了仓粮。上司坐仓官、吏员斗级赔偿。可怜王邦兴尽任上所得,赔偿不来。日久不完,上司批行监比(逼?)。此时身边并无财物,夫妻两个慌做一团。倒是翘儿道:“看这光景,监追不出,父亲必竟死在狱中。父亲死,必竟连累妻女。是死,则三个死。如今除告减之外,所少不及百担,不若将奴卖与人家,一来得完钱粮,免父亲监比;二来若有多余,父亲、母亲还可将来盘缠回乡,使女儿死在此处,也得瞑目。”老两口也还不肯。

  延挨几日,果然县中要将王邦兴监比。再三哀求得放,便央一个惯做媒的徐妈妈来寻亲。只见这妈妈道:“王老爹,不是我冲突你说,如今老爹要将小姐与人,但是近来人,用了三五十两娶个妾,便思量赔嫁。如今赔是不望的,还怕老爹仓中首尾不清,日后贻累,哪个肯来?只除老爹肯与人做小,这便不消赔嫁,还可多得几两银子。”

  王邦兴道:“我为钱粮,将她丢在异乡已是不忍的;若说作小,女人有几人不妒忌的?若使拈酸吃醋,甚至争闹打骂,叫她四顾无亲,这苦怎了?”不肯应声。媒婆自去了。

  那诓挨了两限不完,县中竟将王邦兴监下。这番只得又寻这媒婆,道情愿做小。那妈妈便为他寻出一个人来。这人姓张名大德,号望桥。祖父原是个财主,在乡村广放私债。每年冬底春初将来借人,糙米一石,蚕罢还熟米一石。四月放蚕帐,熟米一石,冬天还银一两,还要五分钱起利。借银九折五分钱,来借的写他田地房产,到田地房产盘完了,又写他本身。每年纳帮银,不还,便锁在家中吊打。打死了,原为本身只作义男,不偿命。但虽是大户,还怕徭役,生下张大德到十五六岁,便与纳了个吏。在象山又谋管了库。他为人最啬吝,假好风月,极是惧内。讨下一个本县舟山钱仰峰女儿,生得:

  面皮靛样,抹上粉犹是乌青;嘴唇铁般,涂尽脂还同深紫。稀稀疏疏,两边蝉翼鬓半黑半黄;歪歪踹踹,双只牵蒲脚不男不女。圆睁星眼,扫帚星天半高悬;倒竖柳眉,水杨柳堤边斜挂。更有一腔如斗胆,再饶一片破锣声。人人尽道‘鸠盘茶’,个个皆称‘鬼子母’。

  他在家里,把这丈夫轻则抓、捋、嚷、骂,重便踢、打、拳槌;在房中服侍的,便丑是她十分,还说与丈夫偷情,防闲打闹;在家里走动,便大似她十岁,还说与丈夫勾搭,絮聒动喃。弄得个丈夫在家安身不得,只得借在县服役,躲离了她。

  有个不怕事库书赵仰楼道:“张老官,似你这等青年,怎挨这寂寞?何不去小娘家一走?”

  张望桥道:“小娘儿须比不得浑家,没情。”

  赵书手道:“似你这独坐,没人服事相陪,不若讨了个两头大罢!”。张望桥只是摇头。后边想起浑家又丑又恶,难以近身,这边娶妾,家中未便得知,就也起了一个娶小的心。

  却好凑着。起初只要十来两省事些的;后来相见了王翘儿是个十分绝色,便肯多出些。又为徐婆撮合,赵书手撺哄,道他不过要完仓粮,为他出个浮收,再找几两银子与他盘缠,极是相应。张望桥便也慨然。王邦兴还有未完谷八十石,作财礼钱三十二两,又将库内银挪出八两找他,便择日来娶。

  翘儿临别时,母子痛哭。翘儿嘱咐叫她早早还乡,不要流落别所,不要以她为念。王邦兴已自去了。

  这边翘儿过门,喜是做人温顺勤俭,与张望桥极其和睦,内外支持,无个不喜,故此家中人不时往来。一则怕大娘子生性惫懒,恐惹口面,不敢去;二则因她待人有恩,越发不肯说,且是安逸。

  争奈张望桥是个乡下小官,不大晓世务,当日接管,被上首哄弄,把些借与人的作帐还有不足,众人招起,要他出结。后边县官又有挪应,因坏官去,不曾抵还。其余衙门工食,九当十预先支去,虽有领状,县官未曾剳放;铺户料价,八当十预先领去,也有领状,没有剳库;还有两廊吏书挪借,差人承追纸价未完,恐怕追比,倩出虚收。况且管库时是个好缺,与人争夺,官已贴肉揌,还要外边讨个分上,遮饰耳目,兼之两边家伙。一旦接管官来,逐封兑过,缺了一千八百余两,说他监守自盗,将来打了三十板。再三诉出许多情由,那官道:“这也是作弊侵刻,我不管你。”将来监下。重复央分上,准他一月完赃,免申上司。

  可怜张望桥不曾吃苦惯的,这一番监并,竟死在监内。又提妻子到县。那钱氏是个泼妇,一到县中,得知娶王翘儿一节,先来打闹一场,将衣饰尽行抢去。到官,道:“原是丈夫将来娶妾并挪借与人,不关妇人事。”将些怕事来还银的,却抹下银子鳖在腰边,把些不肯还银冷租帐、借欠开出。又开王翘儿身价一百两。县官怜她妇人,又要完局,为他追比。王翘儿官卖,竟落了娼家。正是:

  红颜命薄如鹈翼,一任东风上下飘。

  可怜翘儿一到门户人家,就逼她见客。起初羞得不奈烦,渐渐也闪了脸,陪茶陪酒,终是初出行货,不会)捉客,又有癖性。见些文人,她也还与他说些趣话,相得时,也做首诗儿。若是那些蠢东西,只会得酣酒行房,舍了这三、五钱银子,吃酒时搂抱,要歌要唱,摸手摸脚,夜间颠倒腾挪,不得安息,不免撒些娇痴,倚懒撒懒待他。那在行的不取厌,取厌的不在行,便使性,或出些言语,另到别家撒漫。那鸨儿见了,好不将她难为,不时打骂。

  似这样年余,恰一个姓华名萼,字棣卿,是象山一个财主,为人仗义疏财,乡里都推尊他,虽人在中年,却也耽些风月。偶然来嫖她,说起,怜她是好人家儿女,便应承借她一百两赎身。因鸨儿不肯,又为他做了个百两会,加了鸨儿八十两才得放手。

  为她寻了一所僻静房儿,置办家伙。这次翘儿方得自做主张,改号翠翘。除华棣卿是她恩人,其余客商俗子尽皆谢绝。但只与些文墨之士联诗社,弹棋鼓琴,放浪山水。或时与些风流子弟清歌短唱,吹箫拍板,嘲弄风月。积年余,她虽不起钱,人自肯厚赠她,先赔还了人上会银,次华棣卿银。日用存留,见文人苦寒豪俊落魄的,就周给他。此时浙东地方哪一个不晓得王翠翘。

  到了嘉靖三十三年,海贼作乱。王五峰这起寇掠宁绍地方:

  楼舡十万海西头,剑戟横空雪浪浮。

  一夜烽生庐舍尽,几番战血士民愁。

  横戈浪奏平夷曲,借著谁舒灭敌筹。

  满眼凄其数行泪,一时寄向越江流。

  一路来,官吏婴城固守;百姓望风奔逃,抛家弃业,掣女抱儿。若一遇着男妇,老弱的都杀了;男子强壮的着他引路;女妇年少的将来奸宿,不从的,也便将来砍杀。也不知污了多少名门妇女,也不知害了多少贞节妇女。此时真是各不相顾之时。

  翠翘想起:“我在此风尘实非了局,如今幸得无人拘管,身边颇有资蓄,不若收拾走回山东,寻觅父母,就在那边适一个人,也是结果。”便雇了一个人,备下行李,前往山东。

  沿途闻得浙西南直都有倭寇。逡巡进发,离了省城,叫船。将到崇德,不期海贼陈东、徐海又率领倭子杀到嘉、湖地面,城中恐有奸细,不肯收留逃难百姓。北兵参将宗礼领兵杀贼,前三次俱大胜,后边被他伏兵桥下突出,杀了。倭势愈大。翠翘只得随逃难百姓再走邻县。路上风声鹤唳。才到东,又道东边倭子来了,急奔到西;方到西,又道倭子在这厢杀人,又奔到东,惊得走投没路。行路强壮的凌虐老弱,男子欺弄妇人,恐吓抢夺,无所不至。及到撞了倭子,一个个走动不得,要杀要缚,只得凭他。

  翠翘已是失了挑行李的人,没及奈何,且随人奔到桐乡。不期徐海正围阮副使在桐乡,一彪兵撞出,早已把王翠翘拿了。

  梦中故国三千里,目下风波顷刻时。

  一入雕笼难自脱,两行情泪落如丝。

  此时翠翘年方才二十岁,虽是布服乱头,却也不减妖艳。解在徐海面前时,又夹着几个村姑,越显得她好了。这徐海号明山,绰号‘徐和尚’。他在人丛中见了翠翘,道:“我营中也有十余个子女,不似这女子标致。”便留入营中。先前在身边得宠的妇女,都叫来叩头。问她,知她是王翠翘,吩咐都称她做王夫人。

  已将飘泊似虚舟,谁料相逢意气投,

  虎豹寨中鸳凤侣,阿奴老亦解风流。

  初时翠翘尚在疑惧之际,到后来见徐和尚输情输意,便也用心笼络他。今日显出一件手段来,明日显出一件手段来,吹箫唱曲,吟诗鼓琴,把个徐和尚弄得又敬又爱,魂不着体。凡掳得珍奇服玩,俱拣上等的与王夫人;凡是王夫人开口,没有不依的。不唯女侍们尊重了王夫人,连这干头目们,哪个不晓得王夫人!她又在军中劝他少行杀戮,凡是被掳掠的,多得释放。又日把歌酒欢乐他,使他把军事懈怠。故此虽围了阮副使,也不十分急攻。只是他与陈东两相犄角,声势极大。总制胡梅林要发兵来救,此时王五峰又在海上,参将俞大猷等兵又不能轻移;若不救,恐失了桐乡或坏了阮副使,朝廷罪责。只得差人招抚,缓他攻击,便差下一个旗牌。这旗牌便是华萼。他因倭子到象山时,纠合乡兵驱逐得去,县间申他的功次,取在督府听用,做了食粮旗牌。领了这差,甚是不喜,但总制军令,只得带了两三个军伴来见陈东、徐海。一路来,好凄凉光景也:

  村村断火,户户无人。颓垣败壁,经几多瓦砾之场;委骨横尸,何处是桑麻之地?凄凄切切,时听怪禽声;寂寂寥寥,哪存鸡犬影。

  正打着马儿慢慢走,忽然破屋中突出一队倭兵,华旗牌忙叫:“我是总制爷差来见你大王的。”早已揪翻马下。有一个道:“依也其奴瞎咀郎[华言:不要杀!]”各倭便将华旗牌与军伴一齐捆了,解到中军来。却是徐明山部下巡哨倭兵。过了几个营盘,是个大营。只见密密匝匝的排上数万髡头跣足倭兵,纷纷纭纭的列了许多器械。头目先行禀报,道:“拿得一个南朝差官。”

  此时徐明山正与王翠翘在帐中弹着琵琶吃酒,已自半酣了,瞪着眼道:“拿去砍了!”

  翠翘道:“既是官,不可轻易坏他。”

  明山道:“抓进来!”外边应了一声,却有带刀的倭奴约五七十个,押着华旗牌到帐前跪下。那旗牌偷眼一看。但见:

  左首坐着个雄纠纠倭将,绣甲锦袍多猛勇;右首坐着个娇倩美女,翠翘金凤绝妖娆。左首的怒生铁面,一似虎豹离山;右首的酒映红腮,一似芙蕖出水。左首的腰横秋水,常怀一片杀人心;右首的斜拥银筝,每带几分倾国态。蒹葭玉树,穹庐中老上醉明妃;丹凤乌鸦,锦帐内虞姬陪项羽。

  那左首的雷也似问一声道:“你什么官,敢到俺军前缉听?”

  华旗牌听了,准准的挣了半日,出得一声道:“旗牌是总制胡爷差来招大王的。”

  那左首的笑了笑道:“我徐明山不属大明,不属日本,是个海外天子,生杀自由。我来就招,受你这干鸟官气么?”

  旗牌道:“胡爷钧语,道:‘两边兵争,不免杀戮无辜。不若归降,胡爷保奏,与大王一个大官。’”

  左边的又笑道:“我想那严嵩弄权,只论钱财,管什功罪!连你那胡总制还保不得自己,怎保得我?可叫他快快退去,让我浙江。如若迟延,先打破桐乡,杀了阮鹗,随即踏平杭州,活拿胡宗宪。”

  旗牌道:“启大王,胜负难料,还是归降。”

  只见左边的道:“唗!怎见胜负难料?先砍这厮!”众倭兵忙将华旗牌簇下。

  喜得右首坐的道:“且莫砍!”众倭便停了手。他便对左首的道:“降不降自在你,何必杀他来使,以激恼他?”

  左首的听了道:“且饶这厮。”华旗牌得了命,就细看那救他的人,不惟声音厮熟,却也面貌甚善。

  那右边的又道:“与他酒饭压惊。”华旗牌出得帐,便悄悄问饶他这人,通事道:“这是王夫人,是你那边名妓。”

  华旗牌才悟是王翠翘:“我当日赎她身子,她今日救我性命。”

  这夜,王夫人乘徐明山酒醒,对他说:“我想你如今深入重地,后援已绝。若一蹉跌,便欲归无路。自古没有个做贼得了的。他来招你,也是一个机括。他款你,你也款他,使他不防备你,便可趁势入海,得以自由。不然,桐乡既攻打不下,各处兵马又来,四面合围,真是胜负难料。”

  明山道:“夫人言之有理,但我杀戮官民,屠掠城池,罪恶深重。纵使投降中国,恐不容我,且再计议。”

  次早,王夫人撺掇赏他二十两银子,还他鞍马、军伴,道:“拜上胡爷,这事情重大,待我与陈大王计议。”

  华旗牌得了命,星夜来见胡总制,备说前事。胡总制因想:“徐海既听王夫人言语,不杀华萼,是在军中做得主的了。不若贿她做了内应,或者也得力。”

  又差华旗牌赍了手书、礼物,又取绝大珍珠、赤金首饰、彩妆洒线衣服兼送王夫人。

  此时徐明山因王夫人朝夕劝谕,已有归降之意。这番得胡总制书,便与王翠翘开读道:

  君雄才伟略,当取侯封如寄。奈何拥众异域,使人名之曰‘贼’乎?良可痛也!倘能自拔来归,必有重委。曒日在上,断无负心,君其裁之!

  两人看罢,明山遂对王夫人道:“我日前资给全靠掳掠,如今一归降,便不得如此,把什养活?又或者与我一官,把我调远,离了曲部,就便为他所制了!”

  王夫人道:“这何难?我们问他讨了舟山屯剳,部下已自不离;又要他开互市,将日本货物与南人交易,也可获利。况在海中,进退终自由我。”

  明山道:“这等,夫人便作一书答他。”翠翘便援笔写:

  海以华人,乃为倭用,屡递颜行,死罪,死罪!倘恩台曲赐湔除,许以洗涤,假以空衔,屯牧舟山,便当率其部伍,藩辅东海,永为不侵不叛之臣,以伸衔环吐珠之报。

  又细对华旗牌说了,叫他来回报,方才投降。

  这边正如此往来,那边陈东便也心疑,怕他与南人合图谋害,也着人来请降。胡总制都应了。自轻骑到桐乡受降,约定了日期。只见陈东过营来见徐明山计议道:“若进城投降,恐有不测。莫若在城下一见,且先期去,出他不意。”计议已定。

  王翠翘对徐明山道:“督府方以诚相招,断不杀害。况闻他又着人招抚王五峰,若杀了降人,是阴绝五峰来路了。正当轻裘缓带,以示不疑。”

  至日,陈东来约,同到桐乡城,俱着介胄。明山也便依他。在于城下,报至城中。胡总制便与阮副使并一班文武坐在城楼上。徐海、陈东都在城下叩头。

  胡总制道:“既归降,当贷汝死;还与汝一官,率部曲在海上为国家戮力。勿有二心。”两个又叩了头,带领部曲各归寨中。

  胡总制与各官道:“看这二酋桀骜,部下尚多,若不提备他,他或有异志,反为腹心之患。若提备他,不惟兵力不足,反又起他叛端。弃小信成大功,势须剪除方可。”回至公署,定下一策:诈做陈东一封降书,说:“前日不解甲、不入城、不从日期都是徐海主意。如今他虽降,犹怀反侧。乞发兵攻之,我为内应。”叫华旗牌拿这封书与明山看,道督府不肯信他谗言,只是各官动疑,可速辨明。且严为防御,恐他袭你。

  明山见了大骂道:“这事都是你主张,缘何要卖我立功?”便要提兵与他厮杀。

  王翠翘道:“且莫轻举!俗言‘先下手为强’,如今可说胡爷有人在营,请他议事,因而拿下。不惟免祸,还是大功。”

  明山听了,便着人去请陈东。预先埋伏人等他。果是陈东不知就里,带了麻叶等一百多人来。进得营,明山一个暗号,尽皆拿下,解入城中。陈东部下比及得知来救,已不及了。

  从此日来报仇厮杀,互有胜负。

  王翠翘道:“君屠毒中国罪恶极多,但今日归降,又为国擒了陈东,功罪可以相准。不若再恳督府,离此去数十里有沈家庄,四围俱是水港,可以自守,乞移兵此处。仍再与督府合兵,尽杀陈东余党。如此则功愈高,尽可自赎。然后并散部曲,与你为临淄一布衣。何苦拥兵日受惊恐?”

  去求督府,慨然应允。移往沈家庄。又约日共击陈东余党,也杀个几尽。只是督府恐明山不死,祸终不息,先差人赍酒米犒赏他部下,内中暗置慢药。又赏他许多布帛饮食,道陈东余党尚有,叫他用心防守。这边暗传令箭,乘他疏虞,竟差兵船放火攻杀。

  这夜,明山正在熟寝,听得四下炮响。火光烛天,只说陈东余党,便披了衣,携了翠翘欲走南营。无奈四围兵已杀至,左膊中了一枪。明山情急,便向河中一跳。

  翠翘见了,也待同溺,只听得道:“不许杀害王夫人!”又道:“收得王夫人有重赏!”早为兵士扶住,不得跳水。

  次日进见督府,叩头请死。督府笑道:“亡吴伯越,皆卿之功。方将与卿为五湖之游以偿子,幸勿怖也!”因索其衣装还之,令华旗牌驿送武林。

  王翠翘常怏怏,以不得同明山死为恨。华旗牌请见,曰:“予向日蒙君惠,业有以报。今督府行且赏君功,亦惟妾故”拒不纳。因常自曰:“予尝劝明山降,且劝之执陈东,谓可免东南之兵祸。予与明山亦可藉手保全首领,悠游太平。今至此,督府负予,予负明山哉!”尽弃弦管,不复为艳妆。

  不半月,胡总制到杭,大宴将士。差人召翠翘,翠翘辞病。再召才到,憔悴之容可掬。这时三司官外,文人有徐文长、沈嘉则,武人彭宣慰、九宵。

  总制看各官对翠翘道:“此则种蠡,卿真西施也!”坐毕,大张鼓乐。翠翘悒郁不解。半酣,总制叫翠翘到面前道:“满堂宴笑,卿何向隅?全两浙生灵,卿功大矣!”因命文士作诗称其功,徐文长即席赋诗曰:

  仗钺为孙武,安攘役女戎。

  管弦消介胄,杯酒殪袅雄。

  歌奏平夷凯,钗悬却敌弓。

  当今青史上,勇不数当熊。

  沈嘉则诗:

  灰飞烟灭冷荒湾,伯越平湖一笑间,

  为问和戎汉公主,阿谁生入玉门关?

  胡梅林令翠翘诵之,曰:“卿素以文名,何不和之?”翠翘亦援笔曰:

  数载飘摇瀚海萍,不堪回盼泪痕零。

  舞沉玉鉴腰无力,笑倚银灯酒半醒。

  凯奏已看欢士庶,故巢何处问郊坰?

  无心为觅平吴赏,愿洗尘情理贝经。

  督府酣甚。因数令行酒,曰:“卿才如此,故宜明山醉心。然失一明山矣,老奴不堪赎乎?”因遽拥之坐,逼之歌三诗。三司起避,席上哄乱。

  彭宣慰亦少年豪隽,瞩目翠翘,魂不自禁,亦起进诗曰:

  转战城阴灭狡枭,解鞍孤馆气犹骄。

  功成何必铭钟鼎,愿向元戎借翠翘。

  督府已酩酊,翠翘与诸官亦相继谢出。次早,督府酒醒,殊悔昨之轻率。因阅彭宣慰诗,曰:“奴亦热中乎?吾何惜一姬,不收其死力。”因九霄入谢酒,且辞归。令取之。翠翘闻之不悦。

  九霄则舣舟钱塘江岸,以舆来迎。翠翘曰:“姑少待。”因市酒肴,召徐文长、沈嘉则诸君。曰:“翠翘幸脱鲸鲵巨波,将作蛮夷之鬼,故与诸君子诀。”因相与轰饮,席半,自起行酒,曰:“此会不可复得矣,妾当歌以为诸君侑觞。”自弄琵琶,亢声歌曰:

  妾本临淄良家子,娇痴少长深闺里。

  红颜直将芙蕖叹,的的星眸傲秋水。

  十三短咏弄柔翰,珠玑落纸何珊珊。

  洞箫夜响纤月冷,朱弦晓奏秋风寒。

  自矜应贮黄金屋,不羡石家珠十斛。

  命轻逐父宦江南,一身飘泊如转舢。

  倚门惭负妖冶姿,泪落青衫声漱漱。

  雕笼幸得逃鹦鹉,轻轲远指青齐土。

  干戈一夕满江关,执缚竟自羁囚伍。

  龙潭倏成鸳鸯巢,海滨寄迹同浮泡。

  从胡蔡琰岂所乐,靡风且作孤生茅。

  生灵涂炭良可恻,弢弓拟使烽烟熄。

  封侯不比金日蝉,诛降竟折双飞翼。

  北望乡关那得归,征帆又向越江飞。

  瘴雨蛮烟香骨碎,不堪愁绝减腰围。

  依依旧恨萦难扫,五湖羞逐鸱夷老。

  他时相忆不相亲,今日相逢且倾倒。

  夜阑星影落清波,游魂应绕蓬莱岛。

  歌竟欷歔,众皆不怿,罢酒。翠翘起更丽服,登舆,呼一樽自随,抵舟漏已下。

  彭宣慰见其朱裳翠袖,珠络金缨,修眉淡拂,江上远山,凤眼斜流,波心澄碧;玉颜与皎月相映,真天上人;神狂欲死,遽起迎之,欲进合卺之觞。

  翠翘曰:“待我奠明山,次与君饮。”因取所随酒洒于江,悲歌曰:

  星陨前营折羽旄,歌些江山一投醪。

  英魂岂逐狂澜逝,应作长风万里涛。

  又:

  红树苍山江上秋,孤蓬片月不胜愁。

  铩翎未许同遐举,且向长江此目游。

  歌竟。大呼曰:“明山,明山,我负尔!我负尔!失尔得此,何以生为!”因奋身投于江。

  红颜冉冉信波流,义气蓬然薄斗牛。

  清夜寒江湛明月,冰心一片恰相俦。

  彭宣慰急呼捞救,人已不知流在何处,大为惊悼,呈文督府,解维而去。正是:

  孤蓬只有鸳鸯梦,短渚谁寻鸾凤群。

  督府阅申文,不觉泪下。道:“吾杀之,吾杀之。”命中军沿江打捞其尸。尸随潮而上,得于曹娥渡,面色如生。申报督府。曰:“娥死孝,翘死义,气固相应也。”命葬于曹娥祠右。为文以祭之。曰:

  嗟乎!翠翘,尔固天壤一奇女子也。冰玉为姿,则奇于色;云霞为藻,则奇于文;而调弦弄管,则奇于技。虽然,犹未奇也,奇莫奇于柔豺虎于衽席。苏东南半壁之生灵,竖九重安攘之大烈,息郡国之转输,免羽檄之征扰。奇功未酬,竟逐逝波不返耶。以寸舌屈敌,不必如夷光之盅惑,以一死殉恩,不必如夷光之再逐鸱夷。尔更奇于忠,奇于义,尔之声誉,即决海不能写其芳也。顾予之功,维尔之功,尔之死,实予之死。予能无怃然欤?聊荐尔觞,以将予忱,尔其享之。

  时徐文长有诗吊之曰:

  弹铗江皋一放歌,哭君清泪惹衣罗。

  功成走狗自宜死,谊重攀髯定不磨。

  香韵远留江渚芷,冰心时映晚来波。

  西风落日曹娥渡,应听珊珊动玉珂。

  沈嘉则有诗曰:

  羞把明珰汉渚邀,却随片月落寒潮。

  波沉红袖翻祧浪,魂返蓬山泣柳腰。

  马鬣常新青草色,凤台难觅旧丰标。

  穹碑未许曹瞒识,聊把新词续天招。

  又过月余,华旗牌以功升把总。渡曹娥江,梦中恍有召,疑为督府,及至琼楼玉宇,瑶阶金殿,环以甲士。至门二黄衣立于外,更二女官导之。金钿翠裳,容色绝世。引之登阶,见一殿入云,玳瑁作梁,珊瑚为栋,八窗玲珑,嵌以异宝,一帘半垂,缀双明珠。外列女官,皆介胄、执戈戟,殿内列女史,皆袍带,抱文牍。卷帘中坐一人,如妃主,侧绕以霓裳羽衣女流数十人;或捧剑印,或执如意,或秉拂尘,皆艳绝,真牡丹傲然,名花四环,俱可倾国。

  俄殿上传旨,曰:“旗牌识予耶?予以不负明山,自湛罗刹巨涛,上帝悯予烈,且嘉予有生全两浙功德,特授予忠烈仙媛,佐天妃主东海诸洋。胡公诛降,复致予死,上帝已夺其禄,命毙于狱,尔其识之。”语讫,命送回。

  梦觉身在蓬窗,寒江正潮,纤月方坠,正夜漏五鼓。因忆所梦,盖王翠翘仅以上帝封翠翘事泄于人。后胡卒以糜费军资被劾下狱死,言卒验云。


  ( >>> 上一卷:第六回 冰心还独抱 恶计枉教施 下一卷:第八回 义仆还自守 浪子宁不回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