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线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三八线”上某山口
  三八线(国际通称:The 38th parallel),特指位于朝鲜半岛上北纬38度线附近的一条军事分界线,朝鲜战争之后称为“休战线”。休战线北部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控制,南部为大韩民国控制。长度248公里,按照朝鲜停战协定,三八线两侧的非军事区宽度大约4公里。

  1945年9月2日,根据盟国协议,盟军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在第一号指令中,以北纬38度线为界作为美、苏两国军队分别受理驻朝日军的投降事宜和对日开展军事活动的临时分界线,以北为驻朝苏军受降区,以南为美军受降区。日本投降后,美、苏军队分别进驻三八线南北地区。1948年8月和9月,朝鲜南北地区先后成立大韩民国政府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10月,苏联把三八线以北的行政权移交朝鲜人民,到12月苏军全部撤离。美军则继续驻扎三八线以南。1950年6月,南北双方在三八线附近发生军事冲突,朝鲜战争由此爆发。

  1953年7月,在三八线的基础上调整南北军事分界线,划定临时军事分界线两侧各两公里内为非军事区。习惯上仍称其为三八线。

“三八线”的由来

今日“三八线”一瞥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美英三国首先在开罗会议提出朝鲜独立的主张,后来美国苏联又在德黑兰会议上同意朝鲜半岛在“适当的时候”应实现独立。1945年8月9日,在日本战败投降的前夕,美国提出以北纬38度线(即三八线)为界,美国和苏联分别占领朝鲜半岛南北的提议,并得到了苏联的认可。8月24日,苏军占领北部后在三八线停止了进军,9月8日美军占领了南部。三八线以北面积占朝鲜半岛总面积的57%,人口占总人口的40%,南部面积占总面积的43%,人口占60%。朝鲜半岛北部为工业区,南部则是主要的粮食产区。美国一开始在南部地区任用日本殖民时期的行政人员,激起了朝鲜人的不满,之后美国驻军开始使用不了解当地情况的美国人替代日本人,受到朝鲜人民的反对。北部地区则以金日成为首成立了朝鲜劳动党(由朝鲜共产党和新民党合并而成),并在1946年2月8日成立北朝鲜临时人民委员会,管理朝鲜半岛北部事务。

  1947年11月14日,美国将朝鲜问题提交联合国,在苏联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问题抵制联合国的情况下,联合国通过大会决议,决定由联合国朝鲜临时委员会(后改称联合国韩国问题委员会)监督,在美苏管辖区同时举行选举,然后美苏军队撤出朝鲜半岛,由当地人民自己管理自己的国家。此后苏联拒不承认这一决议,并拒绝委员会进入其管辖的朝鲜半岛北部地区。

  1948年4月,济州人民六万人被韩国国军杀害(济州四·三事件)。1948年5月,美军以联合国的名义坐镇朝鲜半岛南部,开始进行选举,而南方的左翼组织抵制这次选举。8月15日,亲西方的李承晚当选总统,接替了自1945年以来在朝鲜半岛南部执政的左派政府。1948年8月大韩民国宣布建国。同年9月9日,北方选举了金日成为首相,成立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苏联及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立即予以承认。

  由此,朝鲜半岛形成了两个意识形态上敌对的政权。但根据历次大韩民国宪法以及历次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宪法,朝鲜半岛南北双方都认为朝鲜半岛上只存在一个国家,国家目前处于分裂状态之中,国家统一是双方努力追求的目标。

历史背景

  中日甲午战争之后,朝鲜这个曾在某种程度上依附于中国的王国便受到了日本的统治。1910年,日本吞并朝鲜,使它成为一个被征服的省份。

  在1945年2月召开的雅尔塔会议上,二战后由中、美、苏、英四国对朝鲜实行临时托管的方案确定下来。后来,由于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引起了远东军事和政治局势的突然变化,在四大国尚未就朝鲜的托管问题达成具体协议之前,首先要解决美国苏联分别在朝鲜半岛日本军队进行受降以及实行军事占领的问题。这时,便引出了“三八线”的划分问题。

  北纬38度线原本是一条自然的和地理的划线,虽然在朝鲜境内的这条长248公里的无形的划线将朝鲜半岛分为面积大体相同的两部分,但是其本身并没有任何军事上、政治上和经济上的意义。人为地从军事或政治上利用这条划线,最早是由日本和沙皇俄国提出来的。1896年日俄密谋瓜分朝鲜,日本曾向沙俄秘密提出以“三八线”为分界线。1904年日俄战争前夕,沙皇也曾做出决定,俄国只控制“三八线”以北,听凭日本在“三八线”以南任何地方登陆。但这两次划分均因双方利害冲突而未能实现。

  真正使“三八线”成为从军事角度利用的分界线,是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对朝鲜驻军的兵力部署进行调整时实现的。1945年2月,日本把部署在朝鲜半岛的日军以“三八线”为界划分为两部分,北部的军队归关东军指挥,南部的军队为大本营所属。“三八线”在实际上就为后来苏联在中国东北和北朝鲜对日本关东军作战,而美国则在南朝鲜和日本列岛与大本营直接指挥的日军作战提供了客观依据。

  然而,“三八线”事实上被美苏两国加以利用,又有其突然性相偶然性。在苏联出兵对日作战之前,美苏两国没有就各自的作战区域进行明确划分。在1945年7月的波茨坦会议上,美、英、苏三国军事首脑曾同意,在苏联参加对日作战以后,应当在朝鲜整个地区就美苏两国的空军和海军的作战范围划一条界线。其目的显然在于避免在战争中发生误会而混淆各自承担的责任。至于在地面上的作战或占领区域问题,则根本没有讨论。

  苏联突然宣布对日作战和与此同时日本天皇决定无条件投降这两件事,使情况发生了急促变化。当苏联军队向满洲和朝鲜的日本关东军大举进攻时。距离朝鲜最近的美国地面部队还远在600英里以外的冲绳岛。因日本战争机构的突然崩溃,在朝鲜半岛造成了真空局面。正是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由美国方面迫不及待地提出了美苏双方分别占领朝鲜和接受日军投降的具体分界线问题。

“三八线”的提出

早期三八线地区的对峙

  至于把“三八线”作为分界线问题的提出,有几种不同的说法。其中比较可靠的一种说法是:在得知日本决定投降和苏军已对日宣战并大举“涌进”朝鲜半岛的消息后,1945年8月10日深夜,美国国务院一陆军部一海军部协调委员会在五角大楼举行紧急会议。主要议题是在朝鲜的受降问题。出席会议的有助理国务卿邓恩、陆军部助理部长麦克洛伊和海军部高级官员巴德等五人。会上,邓恩提出美国军队应赶到尽可能北面的地区去受降。但马歇尔的一位年轻参谋人员腊斯克上校指出,军方缺乏可供立即投入使用的兵力,加上时间和空间的因素,美国军队在苏军进入朝鲜北部地区之前抵达北部纵深地区有困难。这时,麦克洛伊便请腊斯克和另一位上校博尼斯蒂尔到第三休息室去,要求他们搞出“一条尽可能向北推进”,但又不致“被苏联拒绝”的界线。于是,“三八线”就这样在一次会议上,匆忙地由两位美国上校提出来了。

  这个关于以“三八线”划界的建议迅速得到美国军方和国务院的同意。并于8月14日为杜鲁门批准。次日,杜鲁门便给斯大林发出密电,通报了已经杜鲁门批准的给盟军最高司令官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的有关日本武装部队投降细节的“总命令第一号”,该命令的内容之一即是以“三八线”为分界线,确定了美苏双方在朝鲜半岛的受降区域。8月16日,斯大林复信表示,“基本上不反对命令的内容”,对于有关朝鲜分界线的问题也没有提出异议。9月2日,麦克阿瑟在东京湾“密苏里”号舰上举行的日本投降签字仪式后,发布了“总命令第一号”,其内容根据斯大林提议略有修改。命令提到:“驻北纬38度线以北的韩国、满洲、库页岛、千岛列岛等地的日本军高级指挥官以及陆、海、空军和辅助部队,应向苏联远东军最高司令官投降;日本帝国政府大本营和驻日本本土及其周围诸岛以及驻北纬38度线以南的韩国、琉球列岛等地的日本军高级指挥官以及陆、海、空军和辅助部队,应向美国太平洋地区陆军最高司令官投降。”就这样,“三八线”作为美苏两国在朝鲜受降相实行军事占领的分界线便被明确地规定下来。受降命令传到战地时,分兵进击的苏联军队已经越过“三八线”,正沿着公路向汉城运动。但他们一接到关于分界线的命令,就迅速撤回到“三八线”以北。9月8日,首批抵达朝鲜的美国军队第7步兵师在仁川登陆。这是美苏两国在朝鲜半岛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名副其实的合作。

  这条248公里长的分界线斜穿朝鲜半岛,它截断了75条小溪和12条河流,以不同的角度越过崇山峻岭。穿过181条小路、104条乡村土路、15条道际公路和8条高级公路,以及6条南北铁路线。显然,对于行政管理和经济发展来说,以及从地理的角度来看,“三八线”都是一条极不合理的分界线。但是,这并不表明匆忙划出的这条分界线没有政治上的考虑。

美苏两国确认“三八线”的政治意义

  尽管美苏两国军队进驻朝鲜半岛时曾一致声明,“三八线”仅仅是两国军队在朝鲜驻扎时所划定的界线,并不具有政治意义。但是事实上,特别是后来历史的发展表明,“三八线”对于所谓受降的军事意义只是表面的和暂时的,美苏两国对“三八线”的确认本身已经包含着深远的政治意义。

  第一,美国方面在提出朝鲜分界线时就是有政治考虑的。早在1944年3月美国就开始考虑在朝鲜的军事占领问题。尽管朝鲜问题不是罗斯福战后远东政策的核心部分,但是他必须阻止苏联战后在朝鲜发挥统治作用的意图。罗斯福力图通过外交途径来实现这一目的,他曾对国务卿科德尔·赫尔说,朝鲜可以置于国际托管之下,由中国、美国以及其他一两个国家参加。他还曾向英国提出了这一建议。而美国国务院的计划甚至走得更远,它要求战后由美国对朝鲜实行统治,这意味着美国应该在武力解决朝鲜问题上发挥决定性作用。国务院的一份文件指出:美国参与在朝鲜及其周围地区的军事行动将大大加强它对朝鲜内部事务和对临时政府实行国际监督中发挥主要作用。该报告预计美国可能要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对朝鲜实行军事占领,而且可能会与将占领这个国家相当一部分面积的苏联共同实行军事占领。国务院的另一份文件警告说,如果苏联独自占领朝鲜,美国认为这将会危及未来太平洋地区的安全。这份文件及其他文件都提议,任何占领必须通过一个由各方参加的中央政府实行,而不是几个区域性政府分治。可见,美国在考虑军事问题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它的政治后果。

  第二,美国在提出以“三八线”划界的方案时,绝不是“起因于一个美国军官的偶然发现”。尽管“三八线”的提出带有偶然性和突然性,而且也确实是首先针对受降问题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人们从政治角度考虑问题。事实上,美国陆军上校们在划定分界线时,前提是要满足国务院的“政治方面的考虑”。“三八线”的划定,恰恰将朝鲜的旧都汉城仁川釜山两个重要港口都包括在美军受降的南部地区之内,这不是偶然的。提出“三八线”方案的腊斯克上校后来谈起过这件事,他在1950年7月的一份备忘录中承认:“如果这条线为苏联所拒绝,美军按实力并不可能到达这些地区。但我们认为把朝鲜的首都包括在美军管辖区内是很重要的,因此还是提出了这条线。”显然,对于首都汉城的考虑与国务院设想的“任何占领必须通过一个由各方参加的中央政府实行”的方案是有直接联系的。

  第三,苏联在接受“三八线”为界的方案时,也不是没有政治考虑的。如腊斯克估计的,按照当时的军事态势,苏联完全可以拒绝“三八线”,提出以三七线甚至更南面的一条线为军事受降分界线,而美国从实际出发也不得不接受这种修正方案。但是斯大林没有这样做,而是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三八线”的提议。这一点,不仅使当事人腊斯克和美国陆军部感到惊奇,而且也使后来的一些研究者感到迷惑。的确,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苏联的军事实力已经空前加强,以致斯大林可以踌躇满志地声称:“这次战争不比从前了。现在是,谁的军队到达哪里,谁就占领土地,也就在那里实行谁的社会制度。”那么,斯大林为什么会接受“三八线”呢?实际上,斯大林有更深远的考虑,他在接受“三八线”的提议时是有交换条件的。斯大林在1945年8月16日给杜鲁门回电表示同意美国的受降方案时,还提出了两个重要的修正意见:(1)将属于日本的整个千岛群岛交给苏联军队;(2)将属于日本本土的北海道北部交给苏联军队。斯大林还特别强调了第二点,他认为:“如果俄国军队在日本本土的任何部分没有占领区,俄国舆论就会大哗。”“我迫切希望上述的适中的意见不会遭到任何反对。”显然,斯大林是试图以苏联对日本部分领土的占领来交换美国对朝鲜半岛部分领土的占领。在8月18日给斯大林的绝密电中,杜鲁门同意了斯大林的第一点意见,即将千岛群岛划入苏军受降地区,但对斯大林的第二点意见,则巧妙地加以拒绝。杜鲁门说,麦克阿瑟将军指挥的盟国部队,“包括苏军在内”。斯大林一方面在8月22日复电中对美国拒绝苏联的要求表示遗憾,一方面却在回电之前,即8月20日向苏联军队下达了命令,要求苏联陆、海军全力进驻日本北海道,理由是北海道位于北纬38度线以北。就在斯大林下达命令的同时,苏联驻日代表库兹马·杰列维扬科中将拜访了麦克阿瑟,并声称不管美国是否同意,苏军将进驻北海道。麦克阿瑟当场以强硬的口气驳斥道:没有我的许可,哪怕是一兵一卒登上北海道,就将立即逮捕包括你在内的苏联驻日代表团全体人员。这样,苏联进驻北海道的计划终于受挫。但苏联在此前已同意在朝鲜半岛以“三八线”划界,覆水难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