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变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七七卢沟桥抗战示意图
七七事变:驻宛平城的中国军队紧急开赴卢沟桥头
七七事变:日军炮轰宛平城

  七事变汉语拼音:Qi-qi Shi bian;英语:July 7th Incident),又称卢沟桥事变,发生于1937年7月7日,为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起点,也象征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区战事的起始。是日军为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在中国北平西南宛平县卢沟桥(今属北京市丰台区)附近制造的一起军事冲突。事源日本中国驻屯军一部在北平附近的宛平县进行军事演习,夜间日本军队以有已方士兵失踪为借口(部份日籍平民称中方发射实弹至驻华日军阵地之内),是故要求进入宛平县城调查。遭到拒绝后,日本军队于7月8日凌晨向宛平县城和卢沟桥发动进攻。

概述

  1935年华北事变后,日本开始大力进行以征服中国和称霸亚洲为主要目标的扩军备战。1936年4月,将原天津驻屯军扩编为中国驻屯军。5月,派驻华北的军队增至6,000人。9月再次制造丰台事件,强占北平门户丰台镇,控制津浦要道。1937年初,又从本土和中国东北抽调大批武器弹药,充实华北驻军的实力。自6月起,占领丰台的日军经常在卢沟桥附近举行以中国军队为假想敌的军事演习。面对日军的挑衅,中国守军第29军加强了警戒,增加了卢沟桥一带的兵力,6月26日起开始对北平实行夜间特别警戒。

  7月7日傍晚,日军在卢沟桥西北龙王庙附近举行夜间演习。晚上10时半左右,演习中止,附近突然响起几声枪声。日军随后以一名士兵失踪为借口,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遭到中国守城官兵的拒绝。很快,所谓失踪士兵便归了队,但日方仍不肯罢休,又要求调查该士兵失踪的原因,并蛮横指称先前突然响起的枪声为中国军队所放,蓄意扩大事态。经反复交涉,中方同意派员与日方共同开展调查。8日晨4时许,双方代表到达宛平。但日军增派部队300多人也赶到了卢沟桥附近,与原在该地演习的部队一起对宛平县城形成包围态势,且随即向中国军队阵地发动猛攻,炮轰宛平县城。29军官兵奋起抵抗,激战一天一夜,至9日凌晨,不但挫败了日军迅速占领宛平县城的企图,且夺回了一度被日军占领的卢沟桥铁路桥和龙王庙。

  卢沟桥的枪声,激起了中华民族的同声愤慨,促进了国内各种政治势力的团结。7月8日,中共中央发出《中国共产党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号召“全中国同胞、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寇的侵略”。南京国民政府亦采取自卫抵抗方针,调兵北上增援。17日蒋介石发表谈话,声明“我们希望和平而不求苟安,准备应战而决不求战”,“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全国各族人民用各种形式支援29军抗战,迅速掀起了抗日救亡的新高潮。

  日本一面以和谈为缓兵之计,一面决定增兵华北,并任命香月清司为中国驻屯军司令官。到7月下旬,日军在平津一带增兵已达10万人,并完成了对平津的军事包围。26日,日军向29军发出最后通牒,限37师于28日正午以前从北平附近撤退完毕;同时向南苑一带发动猛烈进攻。29军奋起抗击,副军长佟麟阁和132师师长赵登禹在激战中殉国。29日北平沦陷,30日天津也被侵占。中国人民从此开始了8年艰苦卓绝的全面抗战。七七事变是多年来日本在华北种种侵略活动的继续和大升级,也是长期以来日本独霸中国野心的总爆发。

事变经过

  事变发生后,中日、国共各方都对事变的起因各执一词,当事人关于卢沟桥事变的回忆中也常有互不相符的细节。

  根据蒋中正的传记《蒋中正》中收录的《何(应钦)上将军事报告》一文,以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记录的秦德纯的证词: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七月七日夜十一时,驻扎在丰台的日本军队在未通知中国北平地方当局的情况下,在国民革命军驻地附近进行夜间军事演习,并之后以“一名士兵失踪”为理由,要求进入宛平城内搜查。当时驻扎在卢沟桥的是国民革命军第37师219团吉星文部队的一营,营长是金振中。由于时间已是深夜,中国驻军拒绝了日军的要求。之后日军包围了卢沟桥,双方都同意天亮后派出代表去现场调查。但是日本的寺平副官依然坚持日军入城搜索的要求,在中方回绝这一要求后,日军开始从东西两门外炮击城内,城内守军未予反击。在日军强化攻击后,中方守军以正当防卫为目的开始反击,双方互有伤亡。随后卢沟桥北方进入相持状态。”

  而根据日本陆军1937年发表的消息,“1937年7月7日晚10时40分许,日本陆军中国驻扎步兵第一连队第三大队第八中队在北平西南12公里的卢沟桥北侧,永定河左岸荒地进行了夜间军事演习。演习结束后,在河畔的龙王庙方向突然响了三发枪声。随后清水节郎中队长,野地第一小队长等人看到在河畔和卢沟桥城墙之间,有人用手电筒发出明暗交替的光亮,随即判断为中方军队士兵在用暗号互相联络。之后又有十几发子弹从龙王庙方向射出,日军未予以反击。清水中队长派遣岩谷曹长和两名传令兵马上向丰台驻军报告。收到报告的牟田口廉也第一连队长在联络北平特务机关后,决定在天亮后与宛平县县长王冷斋一同前往事发现场。

  随后清水中队长率队向东面的西五里店转移,与从丰台赶来的第三大队在一文字山会合。凌晨3时25分,龙王庙方向又有3发射击。牟田口连队长认为频频出现的射击目的在于进攻日本军队,于是在4时20分下达了战斗命令。

  此时之前由森田中佐带领的对中谈判代表到达了该地区,森田中佐作为代理连队长命令禁止装填子弹。日军代表随即要求中方将集结在卢沟桥周围的部队撤走,但该地区的中方部队已开始从龙王庙附近及长辛店高地方向开始对日军阵地进行迫击炮炮击。日军开始还击的时间是1937年7月8日凌晨5点30分。战斗开始后,日军歼灭了龙王庙附近的中方部队,进入永定河右岸,包围了卢沟桥。从被击毙的士兵身上搜出的证件表明,该士兵属于二十九军正规军。至此中方战死20名,负伤60名左右。

  5时30分,日军第8中队开始向中方军队进攻,双方进入全面冲突,战斗持续2个小时后逐渐沉静。

  上午9点半,中方提出停战,双方进入僵持状态。”

  僵持阶段持续到7月9日凌晨2点左右,此间双方互有射击,但并无重大冲突。7月9日凌晨2点,中日交战双方对“日军占领永定河东岸,中方占领永定河西岸,日方撤走交战军队”达成一致,开始撤军,直到当日12时20分撤军完毕。

  7月9日之后,交战双方开始进入谈判,主要围绕“相关地区撤军”,“今后的治安保障”,“中方对挑起事端道歉”以及“取缔当地抗日活动”展开争论。同时日军也开始加紧对华北地区派兵,以增加对南京国民政府的压力。这一派兵的举动客观上增加了华北地区的反日情绪,为以后的大规模冲突埋下了伏笔。

  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蒋介石在7月17日在庐山上宣布准备应战和必要时守土抗战到底的决心。7月19日,蒋中正发表了《最后的关头》的演说,正式宣布开始全面抗战。随后,7月25日发生廊坊事件,7月26日发生广安门事件,7月29日、7月30日,日军相继占领北平、天津。中国抗日战争正式爆发。

时间表

  7月7日 日本中国驻屯军在未通知中国北平当局的情况下,在国民革命军驻地附近龙王庙大瓦窑之间进行军事演习。入夜后,日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电冀察当局,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北平西南的宛平县城搜查。国军拒绝此一要求,但为防止事态扩大,派出河北省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兼宛平县长王冷斋、冀察政务委员会外交委员会专员林耕宇、冀察绥靖公署交通处副处长周永业三人,与日方代表缨井、日军补给官寺平、秘书齐藤三人前往调查,但日军于晚上八点左右开始炮击卢沟桥。

  7月8日 凌晨5:30左右,日军联队长牟田口廉也率步、炮兵400多人,开始发动攻击。共产党发表抗日通电,要求蒋介石尽快履行西安事变时的承诺。下午,日军向城内中国守军猛攻。国军第29军37师109旅219团(团长吉星文)奋起还击。

  7月9日 双方达成口头停火协议,仅两个小时,日军又开始炮击宛平城,双方达成协议退至永定河两岸,国军开始退兵,但日军却按兵不动。

  7月10日 日本撕毁9日的协定,重提三点协定,要求29军道歉,日军四次挑起战事,又四次进行谈判。

  7月11日 双方签订秦德纯松井协定。然而日本近卫内阁已经决定向华北增兵。

  7月12日 独立混成第11旅团,从古北口出发。

  7月13日 关东军独立混成第一旅团从公主岭出发。

  7月17日 蒋介石在庐山谈话会上宣布守土抗战的决心。宋哲元到天津与日驻屯军司令香月清司谈判停战。独立混成第一旅团到达指定地区。朝鲜军第20师团从朝鲜龙山出发。

  7月18日 朝鲜军第20师团到达预定地区。

  7月19日 宋哲元两手空空回到北平。独立混成第11旅团抵达指定地区。以18日日军侦察机遭射击为借口,22时发表声明要求日军得自由行动,撤去37师,并取缔排日运动,23时29军张自忠张允荣签字同意。

  7月20日 虽日本中国驻屯军所属部队集结于密云、高丽营、天津和北平附近地区,宋哲元以19日秘密协定下令37师向西苑集结。第29军令132师在永定河以南集结,另该师独立第27旅进入北平担任城防。日军却突然炮击宛平县、长辛店,致使遭受损伤,吉星文亦负伤。

  7月21日 37师集结完毕。

  7月22日 37师开始撤退。

  7月25日 日军在天津塘沽港卸下大批军用品,用40辆车日夜不停向丰台运送,此时,华北日军共集结了十万多人。随即,日军20师团77联队11中队侵入廊坊(38师113旅226团驻地)。

  7月26日 廊坊沦陷,守军退至通州,下午,日军向第29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29军撤出。19时,日军第一大队乘车经广安门向北平城内开进,受到守军阻击。

  7月27日 发现和平无望的宋哲元,拒绝日军一切要求,急令29军各部集结平津一带,派人星夜赴保定,催促孙连仲北上支援,日军参谋总长下达武力占领平津的命令。日军对通县、团河、小汤山等地的第29军驻军袭击。守军分别退至南苑及北苑。

  7月28日 8时,日军在军司令香月清司指挥下向北平地区第29军发动总攻。主攻为第20师团,在飞机、炮兵支援下,对驻守南苑的第29军特务旅、第38师第114旅、骑兵第九师等部发起攻击。南苑守军在日军攻击之下,指挥失灵,各自为战。位于丰台的日军驻屯旅团主力,前进到大红门地区,切断南苑到城内的道路,阻击向城内撤退的第29军,战至13时,南苑陷落,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第132师师长赵登禹殉国,此时,第29军第37师一部向丰台日军发动攻击,被日军增援部队击退。后,日军独立混成旅攻占清河镇。该地守军冀北保安部队第2旅退守黄寺。日军独立混成第1旅团占领沙河。下午,宋哲元委派张自忠代理冀察政务委员长、冀察绥靖公署主任兼北平市市长,于当日晚离北平赴保定。第37师奉令向保定撤退。

  7月29日 8时,独立混成第11旅团攻击北苑和黄寺。黄寺守军冀北保安部队战至18时撤退。北苑守军独立第39旅退至古城。战后又回到北苑。北京城内独立27旅改编为保安队维持治安。驻防天津的29军38师部队,凌晨主动向日军进攻,攻占天津总站日军驻地,并向驻海光寺日军司令部和东局子飞机场攻击。开始时较为顺利,后在日军飞机大炮反击之下,15时开始撤退,天津陷落。

  7月30日 驻通县伪冀混成第1旅团进占长辛店西面高地。

  7月31日 独立39旅被解除武装。驻屯旅团占领大灰厂附近地区。改编为保安队的独立27旅突围到察哈尔回归143师序列。此时平津完全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