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思林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丁思林

  丁思林,1915年4月出生在湖北黄安(今红安)县丁家岗一个贫苦农民家里。1932年5月,鄂豫皖红四军在第二次反“围剿”中路过丁家岗。一直渴望参加革命的丁思林毅然参加了红军。入伍不到三个月,就参加了几十次大小战斗。刚刚半年,他就成为红军里小有名气的“小”指挥员。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仅经过两年零两个月的锻炼和考验,丁思林就成为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第九十三师二七四团的参谋长。

  1934年8月9日夜,红二七四团奉命夜袭青龙观。青龙观战斗,为川陕红军大反攻开辟了通路,徐向前总指挥由孙玉清军长陪同,亲临红二七四团慰问。红四方面军总部授予二七四团一面锦旗,上书:夜摸常胜军。红二七四团不仅是一支“夜摸常胜军”,而且长于突击,在历次的攻坚战斗中,始终担任主力,冲锋在前,而冲在部队前面的必是年轻的丁思林。每次战斗,官兵们总能听到他的那句话:“同志们,跟我上!”

  1935年3月,强渡嘉陵江前夕。3月29日拂晓,一声令下。丁思林首先跳入江中,护着一只竹筏,始终冲在最前面。战士们说,“看到参谋长,斗志添三分。”刹那间,竹筏和小船一行行、一队队直驶对岸。过了嘉陵江,迅速全歼了火烧寺守敌,直插剑门雄关。

  1937年8月下旬,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9月初,红九十三师二七一团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二九师三八六旅七七二团一营,丁思林由二七一团团长改任一营营长。1938年8月1日,三八六旅组建新一团。9月3日,丁思林就任新一团团长。

  1939年2月上旬,日寇占据了束鹿、钜鹿、广宗、威县、临清、武邑等城镇,并继续向冀县、南宫、枣强地区合击。刚刚建立的冀南根据地处于两面夹击之中。2月9日晚,夜黑天沉,寒冷的西北风呼呼刺耳。丁思林召集各营营长布置了工事构筑任务。战壕筑成后,他一个连队一个连队地察看,并和战士一道,移裁一丛丛红柳,把阵地隐蔽得严严实实,随后,砍大树,堵街口,封道路。天快亮时,这个“口袋”就神不知鬼不觉地筑成了。2月10日,被激怒了的敌人果然中计,抽调第十师四十联队一部,派出汽车九辆,运载一个加强步兵中队,向威县以南进犯。12时许,这股敌人进至南草厂附近,遭到预先埋伏在那里的骑兵连的突然袭击。骑兵连随即向后撤退,敌人紧追不舍,其汽车一辆接一辆地钻进了“口袋”。在这次战斗中,新一团被朱德赞誉为“模范青年团”,后又被入路军前方总部授予“朱德青年团”的光荣称号。

  1939年7月初,敌抽调五万余人,对晋冀豫区进行大“扫荡”。为了粉碎敌人分割摧毁抗日根据地的企图,丁思林率新一团对太谷至分水岭一带敌军进行了连续的袭击。

  1939年7月5日,敌一〇九师团一〇七联队3000多人,由南关分水岭、来远镇分路来犯,当晚该敌会合于石盘镇,6日进至榆社云簇镇。为了给敌人以沉重打击,7月6日,丁思林和新一团的勇士们夜袭云簇。当夜23时发起战斗。敌遭袭击后全力反扑,7日与新一团在云簇附近的新庄、高庄、桃阳、乔家沟一带激战。8日上午8点至12点,暴雨倾盆,弹雨横飞。丁思林带新一团在西周村的高山上,没有休息,没有吃饭,同敌人激战了两天,战斗快要结束了,大家请求:“团长,这次你先撤,我们掩护!”丁思林瞥了一眼:“少罗嗦,老规矩,你们先下去,我和一连一班留下掩护。”正在这时,日军猛攻了上来。他从战士手中夺过机枪,一边射击一边说:“狠狠地打,不要让小鬼子占半点便宜!”敌人被雨点般的子弹压退了,丁思林高大的身子立起来。就在这时,敌人集中轻机枪扫射过来,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年轻的丁思林紧紧抓着驳壳枪,倒在了血泊之中……

  战士们在火线上听到了丁思林团长不幸牺牲消息的时候,正好接到撤退的命令,但是,谁也不肯下火线,他们虽然两天没吃饭,手麻腿软,但都争着抬团长的遗体。当天夜里,在山西榆社县南社村,三八六旅在旅政治委员王新亭、政治部主任苏精诚的主持下,召开了万余人参加的追悼大会。政治委员程悦长哭了,副团长魏开方哭了,全团上下哭声一片。他们握拳发誓:“我们要继续团长未完成的事业!”

  一二九师《拂晓报》和《新华日报》(华北版)迅速发出消息,痛悼丁思林。为表达对丁思林的哀思,邓小平写了《悼丁思林同志》一文。按照陈赓的意见,丁思林的遗体安葬在武乡县。是年8月,黎城、辽县、榆社、武乡等县的群众,在长乐村为丁思林团长和先一年牺牲的叶成焕团长建立起一座纪念碑。

参考条目